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北塞风起:盟约

    风雪覆盖的大地上,二十万黑旗军与鲜卑部落比邻而居,一顶又一顶的营帐连绵不绝,在雪地里似乎无穷无尽。那些鲜卑人神色复杂地看着那些代表力量的黑旗军军士,他们从小接受的观念就是服从强者,在草原上,战争从他们出生起就一直伴随,直到他们死亡,而就在十多年前,他们鲜卑还曾是北塞万里大地的主人,在他们的王檀石槐的旗帜下,有谁敢对他们不敬,但是自从那个更伟大的汉人之王出现后,他们鲜卑没落了,在小孤山血战后,他们的元气大伤,然后又陷入了三年内乱,当他们的王檀石槐再次将鲜卑一统后,他们忽然发现:曾经纵横北塞,不可一世的鲜卑骑兵已经成了过去,现在北塞的最强之族是,汉人,最强的军队是汉军,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虎视鹰扬,睥睨绝伦的男子,在他们心中比魔王更可怖,同时也更值得尊敬的苍天之王,曹操!

  金色的大帐内,檀石槐虽然已是苍老了不少,但是面容间的英武依旧如故,在曹操面前他表现出来的只有尊敬,而不是卑微,鲜卑的男人会顺从强者,但是绝不会出卖自己的尊严,因为他们也曾经是华夏的一支,他们的体内也有着不屈的龙魂,如苍天般高傲尊贵的龙魂,檀石槐心中满是激动,自从他决意归顺曹操之后,他答应了曹操鲜卑皆习汉语的条件,同时他看了曹操赠他的书卷,他很惊讶地发现,在汉人的记述中,他们这些并非出自匈奴一系的各族,都有着同一个祖先,那就是古华夏的东胡一脉,他们和汉人一样源于那块他们一直渴望能够居住的大地。

  “檀公,你觉得如何?”曹操注视着檀石槐,手上已是将一卷古朴的羊皮卷推了过去。被曹操的声音所惊,檀石槐回过了神,他看着那古卷,心中呐喊着,我们终于认祖归宗了,从今天起他们鲜卑将不再是什么荒野蛮族,他们同样是华夏的后裔,龙神的血脉。檀石槐无比严肃地接过了那羊皮古卷,肃穆地道,“从今天起,您就是我鲜卑之主,我檀石槐效忠的苍天之王!”

  “檀公,请起吧!”曹操神色泰然道,从今后起,汉人的北塞将多出一个大州,檀州。所有的蛮族,要么选择重归华夏的光荣,要么就选择灭亡。“是,我的王。”檀石槐站了起来,从今天起他就将是檀州之主,曹操的忠诚部下,鲜卑已经式微,只有依靠强者,才能够在这个残酷的世界存在下去,而且他们不是什么蛮族,他们同样是华夏的一族,有着属于自己的尊严和高贵。

  黑旗军中的汉人军士,虽然每个都是第一次踏上征途,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胆怯害怕,因为他们有着诸天祖先的庇佑,有着龙神的庇佑,死亡将是对生命的升华,战死的他们将会升入永恒的星空,与伟大的祖先同在,而且他们每个人都了无牵挂,他们没有亲人和羁绊,若说有,那也便是对身边袍泽深如兄弟一般的感情,他们原本只是孑然一身,懵懂无知的农夫,从出生起,他们只知道他们应当服从,在那黄色的土地耗尽自己的生命,除此之外,他们什么也不懂,如果没有那场战乱,也许他们将悲哀地死去,就如同那些饥饿的野狗一般,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被逼到绝境的他们相信了那位大闲良师,他们反抗,他们不想像自己的祖先那样没有自由,被束缚在那黄色的大地,被那些上位者吸干他们的精血,直至死亡。

  但是张角死了,他们的精神支柱不过也是个凡人,谁都没有被拯救,他们的战斗没有任何的意义,当他们放弃了最后希望,等待着朝廷对他们的判决,等待着引劲就戮时,一个英雄,一个一直被传诵的英雄拯救了他们,拯救了无数和他们一样只是为了吃上一口饱饭的人,当他们跟着他们的英雄向北走的时候,他们谁都忘不了那段艰难的岁月,他们的英雄始终在他们的身边,和他们吃着一样的粗粮,有时甚至将自己的粮食给了那些孩子,至始自终,他始终微笑着,引导着他们向北。

  北庭,那里无疑就是一块乐土,那些和他们一样,但是却有着家人的人家分到了土地,分到了农具,分到了马匹,分到了过冬的口粮,那一刻,英雄已不再是英雄,而是他们心中的神灵。他们这些无牵无挂的人一直很庆幸自己的身世,因为孤身,他们被选入了黑旗军,在军中的那段岁月,让他们永生难忘,蛮人原来也和他们一样,而他们也是可以如此的勇武,他们原来孱弱的身体最后变得如同狮虎一样雄壮,对他们而言,这一切只能用神迹来解释,而创造这一切的就是他们心目中的神,曹操。

  曹操走出了大帐,帐外,是漫天的风雪,而在那寒风大雪中,五千黑旗军士肃立如岩,巍然不动,一脸的骄傲。看着那些黑旗军,鲜卑人的脸上有的只是无比的尊敬和敬畏,黑旗军无形中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将他们的武魄军魂刻在了那些鲜卑人心中。

  曹操很骄傲,因为这些就是他的士兵,哪怕他让他们此刻横刀自刎,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汉人,或者说是华夏,他们的祖先本来就是从无尽的征伐中不断混聚汇融而成,战斗是刻在他们血液深处的烙印,即使沉睡,但是龙就是龙,只要一旦苏醒,就没人可以阻挡他们的咆哮,只是自秦以后,他们在大一统的江山下,失去了向外扩张的目标,那些塞北大漠,高山苦寒,密林水域阻挡了他们的视界,而更可悲的是在那些成王败寇论的帝王手中,他们日渐孱弱,汉武的征伐,不过是一时之功,一人之业,汉人被绑缚在了土地上,在那些陈旧腐朽但却稳定的体制下,磨灭着属于华夏战魂的血性,陷入了治乱的循环,在内耗中挥霍着汉人的力量,汉人的元气。

  五胡乱华,突厥,辽金,蒙古,满清,八国联军,日寇。曹操心中流转着这一个个后世屈辱的词语,看着眼前这些雄壮如狮虎,不畏风雪苦寒的士兵,他愤怒,愤懑,为什么后世会是那样,这样的汉人为什么会变得那般可怜可悲,是谁的错,帝王的错,儒家的错,还是汉人自己的错,但是一切都已变得不重要了,因为自己会改变这一切,曹操有着这样的自信,不为别的,只为那些全心全意信奉着他的那些百姓和军人。“回营。”曹操猛然在风雪中喝道,顿时五千铁甲轰然顿足,“诺!” 看着那消失在风雪中的铁甲洪流,那些鲜卑人跪了下来,口中高呼着‘苍天之王!’

  三日后,小雪初晴,鲜卑的王庭所在,无数的鲜卑人敬畏地看着那高台之上,曹操和檀石槐那遥不可及的身影,今天是他们鲜卑重归华夏,立下金卷血书之日,从今后起,再无鲜卑蛮族,有的只是华夏族的鲜卑汉人。“以苍天之上的祖先为誓,立此血书,如有毁诺,天地不容,死后为这荒原上的孤魂野鬼,永世不得超升!”曹操和檀石槐一同沉吟着,然后用那尖刀破开了手指,在清冽的酒中滴入了血液,然后一人一口,饮酒为约,至此,鲜卑正式并入北庭汉人一脉,无分彼此。

  盟约之后,鲜卑的斥候散落在了广阔的大地,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大规模地铺展开了,因为乌恒的崛起和他们自身的衰落,北塞的北部早就不再是他们的势力范围,但是现在他们可以骄傲地宣称他们将重新夺回过去他们的光荣,因为他们的王是苍天之王,他们现在也是苍天之王的子民,同样高贵的华夏后裔。

  在鲜卑的粮草支援下,曹操的黑旗军并没有损耗太多自备的粮草,现在鲜卑人在檀石槐的带领下,正在学习汉人真正的筑城之术,而鲜卑的小孩也在学习着曹操带去的蒙学书册,除了那些斥候部队,曹操不需要鲜卑人的任何军事支持,黑旗军是一支新军,想要成长为傲啸天下的无敌之师,就必须在这恶劣的气候下独自作战。

  曹操的军帐内,几个武将个个都看着曹操和戏志才,他们已经等待了太久,军人的存在就是保家卫国,开拓疆土,现在他们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主公,根据斥候的回报来看,乌恒共计人口八十多万余,控弦之士可达三十万,不过里面称得上是精锐的只有乌恒王塌顿的十万骑兵,如今塌顿整合了大部乌恒部族,其众约有五十万余,其王庭在距柳城以北五百里的地方,其余三十万则散居在各地。”戏志才整理了一下手头的消息道,然后将一副副画着乌恒部落分布的地图发到了众将手上。

  看着自己手头上地图的众将,皆是不明所以,赵云抬起了头,“主公,这地图?”“各位,这次主公不打算以大军直击乌恒王庭,而是要各位将军各领一军,自行征伐那三十万乌恒散部,没有主公的军令,谁也不得擅自与塌顿部接战。”戏志才解释道,心里却是为曹操这个决定捏了一把汗,黑旗军的训练一直是由许楮和曹陀掌管,勇则勇,军令也是严明,丝毫不差,但是此次随军的几人都是初到黑旗军,还未与黑旗军相熟,如今贸然就让他们各自领军出击,这实在是太冒险了。“怎么,你们不想去吗,那么我收回好了!”见众将不语,曹操随意地笑了起来。“主公万岁!”错愕了一下,赵云,张飞几人欢呼了起来,独自统领大军出击,这不就是他们一直所希望的吗。

  “主公,雨也要去。”忽然帐下一人出列道,正是赵云的小妹赵雨。“胡闹,你凑什么热闹。”见自己的妹妹跑出来,赵风头又大了。“雨儿,打仗不是儿戏,听大哥的话。”这次,就连最宠赵雨的赵云都出声阻止道。“就是,我们是去打仗杀人,你一个女孩子家,心肠软得要死,去了有什么用。”张飞豪声道,高顺在一旁点了点头,曹布典韦他们两个亦是表示同意。

  “你们就是看不起女人,主公,赵雨请您准许雨随军出战!”朝赵云他们喝了一声后,赵雨对着曹操道。看着赵雨那认真的神色,曹操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这个赵雨的确是很少见的刚强女子,在黑旗军中能打拼到百夫长,足见其能力,那么便让她随军而去亦无不可,“好,我准你去,子龙,她就归入你的麾下。”

  “主公,不可以啊!”赵风叫了起来,其他人也是一脸的惊色,主公疯了吗,让女人去打仗!“这是军令。”曹操的语气很淡,但是却让人觉得不能违逆。“诺!”赵云出列道,军人的职责就是服从。看着赵云脸上的表情,曹操知道赵云到时是决不会让赵雨上阵的,不过那个面容镇定的女孩子真得会那么听话吗?“现在你们各自去做准备吧。”“诺!”众将退出了军帐,一脸兴奋,当然赵云兄弟就不是了。

  “主公,这样做真的好吗?”又变得空空荡荡的大帐里,戏志才不无担心地道。“志才,一支强大的军队不能总是只靠一个人的,北庭黑旗,不知不觉中他们对我的依赖太大了,这并不是件好事。”“可是,那也可以慢慢来啊?”“志才,只有强大的敌人才能让成长变得更快,我没有时间让他们慢慢去成长。”曹操站了起来,“我知道你担心,但是如果他们自己不能过这一关,那么未来我如何能放心大胆地去用他们,更何况。”曹操笑了起来,“我对他们有信心。”“相信他们吗!”戏志才低吟了起来。

  “志才,你真地觉得我这样做很冒险吗?”曹操走到了他身边,笑着道。听到曹操的话,想到进入鲜卑后的种种,戏志才猛地发觉,曹操的一切决定都是在布置一个局,看似让赵云高顺他们出师的决定很冒险,但其实是有着相当的思量,二十万黑旗军,会有五万留下,不单是为了防止鲜卑降而复叛,同时也是以自身做饵,要钓塌顿这条大鱼,高顺他们在外围蚕食乌恒各部,塌顿很快便能知道柳城的虚实,到时候,恐怕他绝不会去理高顺他们,到是很有可能直接引大军杀向主公,想到这里,戏志才越想越心惊,主公用兵,实在是太喜欢冒险了,为了最大限度地夺取胜利,根本就连自己的安危都不放在心上。

  “主公,您这样做将自身置于何位,这已经不是您个人的安危,您怎能如此?”戏志才想都没想就厉声道。“志才,你觉得我会输给塌顿吗?”曹操并没有责怪戏志才的意思,戏志才的话并没有错,作为一个将军,可以行险,但是作为一个主君,任何的冒险都是不应该的,的确他的生死已经不在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在这个已经被他导入乱流的天下,他只要输了,一切都将化为乌有,汉人的将来也许会变得更糟,甚至还不如那治乱循环的内耗。

  “五万黑旗军加上檀石槐的四万鲜卑精骑,我若是连塌顿的十万兵都抗不到子龙他们回来,那我是不是也太没用了。”曹操轻笑了起来。“若是塌顿不来,而是引大军剿灭我们的偏师怎么办?”戏志才想到了另一方面。“十万骑兵尽出,他是欢迎我去踹他老巢吗,而且子龙严明他们在外围可以互相呼应,想剿灭他们不是那么简单。”“那如果他紧守老营,不予理睬怎么办?”“那么他就在那里慢慢等死好了。”曹操笑着道,“无论他怎么做,都是死路一条,守在那里是等死,而出兵剿灭子龙他们,只要他被缠上,我就去踹他老营,他还是要死,他唯一的活路就是带齐精兵,过来杀了我,不过这也只是找死而已,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死,无非是时间的长短罢了。”

  “主公,您真地放心子龙他们。”戏志才最后问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曹操负手道,“志才,你觉得当年的汉武帝真的信任卫青和霍去病吗?”“主公,您?”戏志才被曹操的突然问话弄得满脸疑惑。“志才,当年汉武帝倾文景二朝之力也不过得精骑十万,你觉得那是真的吗?”“志才不觉得那就是武帝的底线。”“你觉得是为什么?”“武帝猜忌心极高,他是不能容忍臣子握有太强的力量的。”“所以这就是为何最后大汉骑兵衰亡的原因,武帝是不会让那支骑军留于边塞,必须要掌控在自己身边他才安心,所以每次征伐匈奴,骑兵所消耗的粮草都要因为路程而成倍增长,这才是武帝以文景二朝之力只得十万精骑的真正原因,若是武帝肯让卫青霍去病一直为边将,统此十万精骑,你觉得当年伐匈奴之战会打那么久吗?”曹操道,“子龙严明他们都是极其优秀的将才,我不会重蹈武帝之路,得雄兵骁将而存猜忌之心,那不过是帝王心术。”“用,就要人尽其用!志才,你觉得如何?”曹操说完,已是走出了帐外,留下戏志才一个人在那帐内发呆,武帝虽然雄才大略,但是家天下的思维让他始终永远不会去相信任何人,包括卫青霍去病,但是他不会,曹操心中暗道。

  

第十六章 北塞风起:盟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