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解禁】第二十五章 乱起

    (曹操的后传正在努力中,大概下个月会上传吧,曹操的解禁以后每星期两到三章。)

  在西凉,董卓在费了数月功夫后,终于将边章和韩遂的叛乱镇压了下去,不过到了最后他听取了李儒的意见,没有彻底赶尽杀绝,而是招降了韩遂他们,至此羌人的铁枪盟也成了他的麾下,他的军力一时间急剧膨胀,甚至有着盖过袁绍之势,铁枪盟的那些羌人士兵可不是中原那些新军所能比的狠角色。

  “文约,寿成,你们觉得如何?”见李儒和边章都反对自己此时攻占汉中,董卓又看向了韩遂和他身后的马腾二人。“主公,如今西凉初定,还是与民休养,等到来年粮草充裕时,再去也不迟。”韩遂答道,汉中地势险要,西凉又刚刚平复,此时出兵,若是久攻不下,等到粮草不继,他们这刚刚整合的西凉势力恐怕又要分崩离析。“还请主公让百姓能够有休养生息之机。”马腾想得比较简单,他本来就是因为怜悯羌人才和韩遂一道反叛的。“那好吧,我便再忍耐一阵子。”见自己手下都是反对,董卓思量了一下,也终于下了决定。

  “主公,如今大军新成,如果不加磨砺,在战场上拼杀出来,日后对上曹操的虎狼之师,这胜算实在是不高啊!”在洛阳,曹操冬季灭亡乌桓的消息可以说是震惊整个京师,对于百姓来讲,自然是曹操的声望更炽,但是对袁绍和朝廷来讲就是无比的不安了,覆灭乌桓,袁绍也有自信能做到,只是如果要他在严寒的冬季去那荒芜之地转战千里,他办不到,更遑论曹操军那惊人的战绩,竟然损失不到四千人马,这几乎就是完胜。所以袁绍的几个谋士大将对目前的新军表示了担忧。

  “那你觉得该如何?”袁绍拿眼睛扫过了等人。“主公应当于此时用兵,磨砺新军。”“用兵,向何人用兵。”“西凉董卓。”“哦!”“曹操北地之军,皆是骑军,天下能与之相当者,不过西凉耳,如今曹操不可轻动,而西凉刚刚羌乱遂平,人心不稳,正是咱们用兵之时。”“你们怎么看?”袁绍又看向了另外几人。“元皓所言极是,如今汉中据于我手,进可攻退可守,大军出击,只要不冒进,当万无一失,而我新军也能获取与骑军作战之军略,主公当早下决断。”沮授亦是权道。“如曹贼趁我大军离境,前来攻打若何?”袁绍又道。

  “主公不必多虑,如今曹操远在乌桓,他想要回师,恐怕也得数月时间,而且主公也可以派军扰之。”逢纪亦是道。“不错,主公,并州丁原,徐州陶谦,咱们都可叫他们去攻打曹逆,他们若是不从,咱们便先下徐州,也算名正言顺,凉曹逆此时也无多余兵力可用。”审配盘算了一下道。“那好,便依你们之言,公则,陶谦那里仍旧你去吧。”袁绍瞬间做了决定,“元图,子远,正南留下镇守,其余人随我出征。”

  公元187年的春天,袁绍点齐了二十万大军,出了关中,直奔西凉而去。而并州的丁原在接到朝廷的饬令后,这个愚忠顽固的老人终于再也不顾手下的劝阻,发兵五万,攻打北庭。而陶谦,对于袁绍来使郭图,却是诈病避而不见,私底里,则是召见了陈登以及各家徐州名门,他这个还未站稳脚跟的外来人在这种大事上的决断,还是跟这些世家商量一下的好。

  “主公还是遵从朝廷的命令为好,毕竟我徐州还是大汉的治下。一切就都看主公自己的意思了。”陈登早已决定日后要投靠曹操,但是现在他却让陶谦进攻青州的举动完全让糜竺糊涂了,当陶谦最后采纳陈登之策,两人从州牧府中出来的时候,糜竺忍不住责问起来,“元龙,你刚才那是什么意思,你怎么劝陶谦去打青州,这不是与曹公为敌吗?”

  “子仲,你以为袁绍那二十万大军真地出了关中吗,若是我徐州不出兵攻打青州,恐怕那二十万大军就直接压到我徐州头上来了。”陈登冷笑道,“曹公骑军,世所难匹,能够勉力与之一战者,唯有西凉铁骑,袁绍攻打西凉,分明就是练兵之举,不过没有徐并衮三州同时牵制曹公,他如何敢放心的去。”“那?”“你放心,陶谦这只老狐狸岂会那么蠢,到时会真地死命去攻打青州,他到时最多是做做样子,派遣大军去青州走上一遭罢了。”其实陈登还有一重心思没说出来,陶谦为人善于投机,而投机者,看重得莫过于实力者,让陶谦去青州吃个亏,对以后行事要方便许多,毕竟陶谦从丹阳老家带来的那些精兵的实力很是强悍。

  “对了,子仲,你和你父亲谈妥了吗?”“差不多妥当了,父亲对于曹公的爵位很感兴趣,已经同意向曹公效忠,咱们家可是拿出了三亿钱出来,从水路运往青州了。”糜竺答道,“对了,元龙,这造船真地需要那么多钱吗?”想到墨名和自己的,糜竺又露出了不解之色,三亿钱,全部拿去造船,那能造多少啊?

  “这个应该你比我更清楚吧?”陈登笑着反问道。“子仲,若是真地只造运输的商船,我想你那三亿钱足够了,不过若是拿来造战船巨舰的话,你那三亿钱也不过是个少字。”“战船巨舰,曹公造那些做什么,难道曹公要打水战?”“子仲啊,你真该去趟冀州,你肯定不知道,在冀州北庭等地,据说是当年曹公手绘的一副地图极为受人尊崇,你可知道那图所画地方有多大?”陈登想到他在冀州他朋友那里所见到的那副庞大地图,眼睛里的光芒不可抑制的亮了起来。

  “到底有多大?”“起码是大汉全部地方的十倍以上。”“啊!”糜竺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从未想过天下如此之大。“你又可知道,在北地,那副地图被百姓有多推崇,他们时常会一起讨论那大汉以外的地方,哪处适合耕种,哪处适合居住,几代以后,等他们的子孙多了,家中田地不够,便可去那些地方。”“可是大汉北有崇山竣岭,南有密林,东临大海,西对流沙,哪还有什么土地可供汉人而出啊!”糜竺还是不太觉得汉人还有可去的地方。

  “所以说你该去冀州,你可知道越过北方的山脉便是一望无垠的万里大地,而穿过南方的密林则是土地肥沃的平原,而向西去,也有着无数的国家地方,至于东面大海,离咱们近的便有倭岛,琉球,亦是适合耕种的地方。”陈登慢慢道。“你说的是真的,大汉以外真有那么多的地方?”“我骗你做甚么,北面我不清楚,但是南面和西面,的确是有着广阔的天地,身毒,还有波斯这些国家你也该听说过的吧,只是咱们一直不清楚而已,而曹公那张图上,则是颇为清楚。子仲,你应该高兴,曹公造战船巨舰,分明就是为了你们商家所建。”陈登突然道。“为我们商家所建?”“不错,咱们东面汉人能去之地,不过倭岛和琉球而已,要那么多战船巨舰干什么,曹公造船的意思,我看多半是为了南面的身毒,天竺等地。”

  “造船去那些地方做什么?”糜竺更加疑惑。“子仲,你忘了旧时丝绸之路,商人往来一趟,所得之利了吗?”陈登大笑了起来,“曹公那图上注得清楚,越过南面密林,那几个国家皆是富裕之国,盛产黄金,我汉人所制之物,定能卖个好价钱,这岂不是水上的丝路,其中所能带来的利润,又岂是一星半点,说不定以后我都要去当个商人了。”“元龙,可是这走海上一说,凶险极甚,恐怕不是一时就能做到的。”“子仲,你为何不将眼光放长远一点,你赚不到的,难道你后人就赚不到了,莫要心疼你那些钱,曹公给你的那印刷之器,你很快就能将那三亿钱给赚回来了,更不用说北庭还有的那些物件,到时,若是真能打通那条航道,后人岂不是受用无穷。”“你能确定曹公所绘之图千真万确?”“子仲,你怎么这般婆婆妈妈,你可敢与我打赌,十年之后,天下必然为曹公一统,届时之世,绝不是如过去那般!”“我不与你赌,我信便是。”糜竺连道,“看起来我也得多找点工匠造船,先去探探航道再说。”“不错,你大可先将水路延伸到交州看看,方便的话,可以跟曹公商量一下,是否可去琼州(今海南岛)先筑一城,以为将来船队休憩之所。”“元龙,所言极是啊!”糜竺被陈登说得兴奋起来。“对了,元龙,你刚才说你日后也想当个商人,不是真的吧,你若来做生意,叫我怎么活啊!”“这个商人吗,我看日后我们这些大族死守着土地未必能有多少所得,倒不如二者兼备,至于我吗,以后再看吧!”陈登回了糜竺一个白眼。

  青州,在得到了糜家钱财之后,墨名和程昱立刻召集了大批工匠以及无地的农人,青州不比幽冀二地,攻取之后,曹操并未推行在其他几地打压豪强的政策,只要那些豪强不是做得太过火,基本上都是任他们去,所以青州没有土地的农人还是有很多,而他们也正是曹操想要的工人来源,青州靠海,又是东方重镇,不发展海运制船之业还真是浪费了,而且在他全面向中原开战之前,东面的倭岛也是他必须攻占的,那里的奴隶,来自后世的他根本就不需要去为倭人考虑什么死活公平的,更何况那里盛产黄金,也算是日后币制改革,帝国的黄金储备中的一环吧。

  在这一年里,整个天下突然乱了起来,徐衮并三州同时向雄据北方的曹操开战了,而占据大义名分的袁绍也带着大军压向了刚刚稳定下来的西凉,至于荆州的孙坚在用了一年时间整合了所有势力后,也不甘寂寞,在袁绍大军离开中原后,亲自挥军攻向了扬州,对他来讲,攻下扬州不难,但是他必须在袁绍回师前彻底占领扬州,并且布下坚实的防御,不然的话,一切只是徒劳,在他挥军而动的时候,他派出的密使也向着北方去了,汉失其德,有能者代之,这句话,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

  

【解禁】第二十五章 乱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