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鼠王惊变

    第八章 鼠王惊变

  我也紧紧的抓住了弹弓,上了一颗弹丸。心中不敢大意,恐怕来者不善,只待怪物出现便狠狠一弹弹去。只是四周空空荡荡的,只有几处草丛而已,似乎又不像是有什么强怪出现。

  傲无常一把拽住还在惊叫的冷无常,叫声嘎然而止后,四周突然变的寂静的可怕。我心中异样的声音感觉益发强烈起来。

  突然,云无常指着前面一堆草丛大喊:“在那里!”众人闻言心中一紧,傲无常大喝了一声,快步向前,挥起双刃大剑便向草丛砍去。而我却由于看不见怪物而没有办法攻击。“嗖”的一声,草丛里飞跃出一条黑影,冲着我的方向飞快的扑来。受到我长期作为一个弓箭手的影响,我几乎是第一时间把弹丸射了出去。攻击没有命中,不过这是在我意料之中的事。看这黑影移动速度这么快,敏捷应该低不了,凭我那8点感知,能够看的见它移动已经相当幸运了。

  “妖怪!哪里逃?”云无常娇呼一声,提着那把木枪刺了过来。木枪:重量3 伤害值 2-8 装备要求:敏捷11

  “啊!”我痛的惨叫了一声,生命值一下子掉了5点。气得我又惊又怒,冲着那蠢丫头大吼:“模式!”。当下寻思着,这下完了,只有14点生命,不知道能不能挡住这怪物的一轮攻击?

  哪知那怪物突然发出尖锐的厉吼,转身便向云无常扑去。惊的云无常连连呼救,并不停的往后退却。傲无常见事情不对,连忙赶来,却晚了一步。

  系统提示:“鼠王攻击云无常,攻击命中,致命一击 攻击伤害值39-5=34 云无常生命=-13 中伤 基本属性-2 。)

  云无常尖叫一声后,便跌倒在地,看样子,一时半会也站不起来了。我大怒,抡起弹弓,狠狠的把弹丸射了出去。傲无常也不闲着,闷声不吭的将手中的双刃大剑用力挥出。然而最先击中目标的,却是冷无常的箭,看见自己好姐妹的受伤,恐惧早已被惊怒的情绪取代。

  我和傲无常几乎也同时攻击命中鼠王,虽然没人打出致命一击,但也够这只怪物受的了,总减掉生命值8+10+1=19点。

  “糟了!”我心中大叫,这时只要鼠王再补上一爪,云无常就凶多吉少了。傲无常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祈祷鼠王转身攻击自己,连冷无常也藉着自己的移动速度快速赶来。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鼠王并没有继续攻击云无常,只是以哀怨的眼神回头望了我一眼。

  我啊了一声,胸口如同被锤子击中了一般,倒退了一步。天啊,我分明读懂了那眼神包含的意思:“你为什么攻击我,我是在帮你啊?”

  傲无常抓住了这个机会,又一剑狠狠斩向毫无反抗的鼠王。我见状不由得大叫:“住手!”傲无常愣了一下,却来不及收手。双刃大剑毫不留情的砍中了鼠王,致命一击,伤害值 3×9=27 重重的惯性将鼠王狠狠的摔了出去,倒地不起,身上几处伤口不停的流出猩红的血液。

  我赶紧跑了过去,拿出了金创药给鼠王止血,检查了一番后,确定没有生命危险后,我才舒了口气。幸好没有酿成无法挽回的错误。

  那边,傲无常帮云无常处理完伤口后,走了过来,疑惑的看着我,不解道:“天哥,这是?”

  我太起头来,严肃的看着他,缓缓的把刚才一瞬间发生的事告诉了他。

  “天啊!太不可思议了!”傲无常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仿佛要把自己的幻觉除掉。冷无常听了倒没有什么,毕竟她对女娲界不熟悉,这里的一切对她来讲都是新鲜的。

  我也为了确定刚才的是否幻觉,低下身子把鼠王抱在了手上。眼睛盯着它,尝试着向它传送了一道信息:“你?没事吧!”

  等了半天,并没有见鼠王有任何反应。我呆了呆,又重新试了一遍:“对不起啊!刚才我是见你突然攻击我的朋友,才出的手。”

  奇怪的事又发生了,鼠王缓缓挣开了双眼,也传递过来了它的回应:“我只是想帮你。受伤了,不能动了。”末了,我还从它眼神里读出了一丝痛苦。我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悲痛。

  仰起头来,对着傲无常询问的眼神,我肯定的点了点头。傲无常也第一次见到这种事,便问:“怎么办?你打算怎么处理鼠王?”

  “既然它因我而受伤,我怎么能够扔下它不管呢?我把他带回去,直到它伤势复原。”我坚定的说道。

  傲无常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点头道:“恩,确实不能不管,我看今天也练不成级了,我们先保护云无常回城。到时候再商量吧。”

  由冷无常扶着受伤的云无常,我和傲无常同来时一样,一前一后的保护着,鼠王则被我放在了包裹里,沉沉的谁了过去。虽然遇到了几股骚扰,但很快就被击退了。

  “小浩,再加把劲,很快就到城里了。”由于几乎由傲无常一个人挡了绝大部分攻击,还要照顾我们几个拖油瓶,他的身体也快扛不住了。

  “唉哟!MM受伤了啊?”几个明显看上去吊儿郎当的玩家挡住了我们去路:“看来这两个护花使者功力不够啊!不如跟我们吧,包你吃香喝辣不用愁。”

  “放你妈的屁!给老子傲无常滚开!”傲无常怒不可揭的挥了挥手中的双刃巨剑。

  “嘿!我道是谁呢?”为首的流氓啧了啧嘴,轻蔑道:“原来是天下第一草包――傲无常啊!果然是个名人耶!我怕怕!”说完,几个手下登时轰然大笑。

  “操!老子要你见识见识什么叫草包!”傲无常双手举起双刃大剑,迅速斩向流氓头子。但显然流氓头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攻击未命中。

  “废了他!让他在帮上再刷新一下记录。”流氓头子抽出自己的配剑,向手下们挥了挥手,几个人纷纷拔出配剑邪笑着围了上来。

  话音未落,流氓头子就被我一个弹丸击中,少了2点生命。只见他愣了一下,狂怒道:“操!哪来的野小子,竟然用弹弓打我。弟兄们,上。”

  我低声嘱咐了一下被吓坏了的冷无常,让她带扶着云无常躲一边去。

  傲无常虽然等级很低,但从无数次生死中磨练出的技巧其实这帮子杂碎可以比拟的。而我当时几近圣射手的水准,战斗经验自然也极为丰富。

  当下和傲无常打了个手势,展开了游击战。我不停从远处用弹弓骚扰敌人,虽然对他们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实际伤害,可成功的将他们的心火给撩了起来,弄的他们几个不顾傲无常,却跑来打我。正中下怀,我带着他们不停的绕着圈子跑。而傲无常则在背面偷袭,砍一下就跑。不一会儿就把他们弄的疲于奔命。不过,我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只是欺负一下他们的经验少而已。果然,流氓头子对他们手下喊了暂停,现场耳提面命起来。趁此机会,我和傲无常当然不可能手软,连续攻击,终于干掉了一个傻瓜。

  只见他们分出了一个人专门对付我。剩下的几个人,狂怒的都扑向傲无常。而对付我的那人,速度比较快,我估量着灵敏肯定不低。

  傲无常躲避技术虽然高超,但失去了自身的速度优势,就像被绑上了沉重的脚镣,舞不起来。很快就被围,左支右挡,好不狼狈。

  而我则被那个人追的自身难保,玩弓箭手的人知道,PK时,千万别停下你的脚步,那会使你丧命。虽然我玩的是弹弓,可道理是一样的。

  “嗖”一支箭,准确的命中了围攻傲无常的流氓头子,看他那痛苦的样子,差点把他射残咯!我趁乱回头一看,原来是冷无常加入了战圈。我暗道不好。果然,在那边分出一个人手对付冷无常时,她都不知道该继续射,还是该逃跑。

  看来今天是个全军覆没的局面了,我绝望的摇了摇头,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正准备拼命时。突然冒出了一声熟悉的声音:“嘿,人多欺负人少啊!?”

  我大大的送了口气,知道今天终于有救了,一个24级大剑师对付这帮杂碎简直不用费吹灰之力。

  果然,来人三下五除二的迅速解决了战斗,为首流氓趟在地上强作镇定道:“兄弟,我们也是北斗的人。你掂量掂量惹的起吗?”

  来人本来还好,闻言脸色突然一变,拔出剑来,毫不犹豫的把那几个杂碎送去重生去了。

  随后径直走到我的跟前,捶了我一拳道:“嘿,无常!你还当我们是你兄弟吗?咱们风liu世家的人哪一个兄弟转世不都有人专门保护着练级的啊?”

  我苦笑了一下,妈的!这小子出手没轻没重的,差点把我打的受伤了,来人正是我在女娲界里的好兄弟潇潇。也是我所属门派――风liu世家的护法。我只得抱歉道:“潇潇,这也是近几天的事,还没有来得及通知门里。怎么样?土匪他们还好吧!?”

  “亏你还记得老大。”潇潇神秘的笑了笑:“他们马上就到,我是先来探探路。”

  “土匪他们都要来?”我心中直打鼓,该不会发生大事情了吧,赶紧询问。

  “哼!不就是有几个小贼,惹到咱门头上去了。被咱门的人教训后,跑到皇城来了。这两天还不停的叫唤,说咱门风liu世家敢进皇城,就杀的咱门片甲不留。”潇潇绷紧了脸,发出了一股萧杀的气质:“这次土匪带我们来,是杀敌扬威。让这帮子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尝尝咱们风liu世家的厉害。”

  我皱起了眉头,担心道:“皇城可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我现在也帮不上忙。你要小心啊!”

  “哈!瞧你的样,都转世了,还是那付杞人忧天的样子。”潇潇一收杀气,调笑道:“大不了挂了和你一起重新开始练。哈!”

  “操!我是说真的。”我恼怒道。

  “得,还是那么开不起玩笑!”潇潇装出了一副受不了的样子,看了一眼我们几个伤兵,叹气道:“我先送你们进城吧!这事你别插手了,就等咱门的捷报吧!”言罢便扶起了傲无常,大步向城里走去。

  冷无常如今也受了轻伤,自己一个人走还可以,但……我只得咬牙走向前去,一把扶起满脸通红的云无常,紧跟在潇潇后头。

  前面的路突然变的好长好长…………

  

第八章 鼠王惊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