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英雄低头

    第四卷第五章英雄低头

  绕是有琼花这个裁缝大师级的人物帮助我,把这些龙皮全部制成靴子护腕也足足花了我一整天的时间。总算完工后,累的我躺在地上好半天也起不来,关键还是精神用的太多了!不过,看着这一堆自己制作的物品,心情自然也轻松了不少。

  休息一阵后,我开始逐一检查所有物品的属性。果然不出我所料,大多数是普通级别的。只有少数的几双加了移动速度和一些杂七杂八的属性。看来系统帮我自动分配物品属性上面,明显我的炼器学徒级别相当吃亏。看来有那么一个两个小极品,估计也是我的隐藏幸运属性起了积极作用。

  我和琼花打了一声招呼,把其中最好的一双防御+1灵敏+1移动速度增加18%的鞋子让她换上。这可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实在是她的移动速度让我觉得太恐怖了,有点忍受不了。看来以后有什么增加速度的东西,应该让给她穿是最合适的选择。

  琼花点了点头,把鞋子接过了手。只是她相当不满意我的手工,自己拿出了一些布料,开始仔细的装饰起那双鞋子起来。没有一会,便把一双粗糙的龙皮靴装点的美伦美焕。倒是让我十分佩服,不是佩服她的手艺,而是佩服她能在自己的靴子上搞出这么多花样来。

  “哇!无常你疯了吖,搞出来这么多的鞋子和护腕!”苦竹一上线就奔了过来,指着那堆物品吃惊道。

  我拿出一对比较满意的护腕,扔给了他,道:“你给看看,应该制作的不错吧,现在我也是炼器专业的了哦!”

  苦竹一看差点晕倒,苦笑道:“无常你搞的什么东西嘛!人家炼器学徒都拿一些垃圾材料先练手的。好家伙,你竟然拿了一张珍贵的龙皮在这里整着玩,全女娲界恐怕就你一个人了。”

  我登时愕然,尴尬的挠了挠头,嘴上却强辩道:“属性值还是不错的啊,你自己看看!”

  苦竹当真仔细的看了一下,眼睛差点翻白:“怎么可能,按理说炼器学徒制作不出这么牛的物品属性啊?”原来他手里拿的那一对护腕,算是这一堆里我最满意的了,重量1防御力+2力量+1灵敏+1需要等级8级。

  苦竹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对着我不好意思的道歉道:“原来无常你也是个大炼器师啊?真是失敬失敬。”却爱不释手的拿在手里不停把玩着。

  “苦竹兄!这护腕本身是给你的,换上吧!”我笑了起来,先不说我们几个患难之交难得可贵。就连狂沙龙也是我们三个并肩作战一起弄死的,其中的物品当然是要几个人均分的喽!况且我已经拿了最大头的几样东西了。

  苦竹兴奋的把自己把对护腕卸下,迅速换上那对龙皮护腕。这对护腕由于是最后制作的,我把剩下的龙逆磷都镶在上面了,倒也让这对护腕看上去精光闪闪。

  “就叫龙鳞护腕吧!”苦竹精神抖擞道。顷刻间增加了两点基础属性,怎能让人不兴奋啊?眼神又开始瞄向那一堆装备,恬不知耻的淘起好东西来!

  “哇靠!你别太贪心了!”我开玩笑的扑了上去,和他争抢起来。琼花也凑热闹的加入了争抢行列。一时间,护腕鞋子漫天飞舞,倒也颇为壮观。

  笑闹了好半天后,三个人都换上了比较满意的装备,由于我在禁地打出的一双护腕,比我所有制作的护腕都牛比不少,所以我仅仅换了一双鞋子。剩下的东西,仍旧堆到了储物坑里。

  顺便从储物坑里拿出了最后一点麝兽肉。就着夜色点起篝火,美美的搞了一顿晚宴。

  麝兽肉现在是我最为陶醉的食物了,我抹了抹嘴心满意足的躺到了地上。

  “无常,先说点正经事!咱们一直在这里发展好。还是出去发展好?”苦竹躺到了我的身边,拿起他那把蛇刺,装模作样的剔起牙齿来了。

  我看着他的动作,心理一阵发麻,还真是担心他一不小心把舌头给割了下来。不过听了他那一句话,倒也让我想起了婳筝所托的事情。沉思了一会后,便道:“总是呆在这个地方也不是办法,希望是能够出去。另外,现在外面也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呢!”我倒是真心想帮婳筝这个忙了,虽然她身为主系统,也有了自己的意识。但是,总觉得她没有恶意。执行起规则来,那真是一板一眼。

  “不过!咱们有多少成把握可以出去?”我转过了头,疑惑的望着苦竹。

  苦竹摇了摇头,苦笑道:“三个人都出去的几率,我看是一成都到不了。”眼神黯了下来,似乎在思考着。

  “恐怕要等傲无常上来了再说,他对这地方还算是比我们要熟捻的多!”我不禁想起了叶浩,怎么已经这么长时间没有上来了?按理说他知道了自己在这里等他,不可能拖这么久的啊?难道有什么事情让他脱不开身。虽然有点不好的预感,但是却强迫自己往好的一方面想。

  三个人凑在一块仔细的商量了一下,决定全体休息。等叶浩上来再一起试一把,看看能不能冲出这个有进无出的死亡沙漠。

  当下便不再多话,各自回营休息。而我则放出了夜牙,让它在外面守着。以便一有动静,便随时可以冲进来叫醒自己。反正的睡觉可不算是真正下线。

  

  叶浩大吃一惊,因为从天梯口率先爬上来的那个人。出乎意料的竟然是原先追杀自己的其中一人,当下便惊骇的拉起苑清穗往后退去。惊惧之心,竟然连伤口也感觉不到疼痛了。

  惊觉此处乃是天台,已经无路可走。那几个专业流氓人士,纷纷都冲了上来,只是,个个都衣衫不整,神情狼狈之极。发现叶浩立在天台边缘,便狞笑着走了过来。稍稍一散开,便合围了起来。

  叶浩“哼”了一声,强自保持镇定的语气:“你们,是为了钱还是什么?”此时看来已经被逼入绝境,只好开始尝试着说服他们。

  为首戴着眼镜的那人掏出一块手帕,优雅的给自己脸上擦拭起来,整了整衣衫才接着道:“叶公子,我知道你父亲很有钱!我也佩服你可以耍了我们这么久,这样吧!你不反抗的话,我可以保证我的兄弟不给你任何苦头吃。”对方连消带打,怕的就是把叶浩逼急了,跳楼也说不定。只好出言先稳住了他。

  叶浩眼神紧紧的锁住了那为首之人:“一个亿,咱们便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沉声说道。

  低下的人闻言纷纷骚动了起来,倒是那个领头之人回头冷眼一扫,立刻便把所有人都给镇住了。转身又道:“叶公子果然是爽快之人。不过,你这一个亿,恐怕我们兄弟无福消受!但是,你的心意我领了,只要你乖乖跟我们走。我保证一路待遇从优。”

  叶浩叹了一口气,这人竟然连一个亿都拒绝了。想来应该有更大目的,听他语气也有可能并非钱这么简单。回头望了一眼惊恐万分的苑清穗,恐怕这次是要连累她了。算了,先渡过眼前这个难关再说吧。当下便道:“我可以和你们走,但是这女孩子希望能够放了她,毕竟她是无辜的。”叶浩也不过是抱着一丝希望这么请求的,按照目前所见状况,恐怕是行不通的。

  果然,那个领头人物欠了欠身子道:“叶公子,很抱歉。不过,我可以暂时保证她的安全!”

  胸口又开始隐隐作痛,无奈之下,也只得答应了下来。领头之人见状,脸色一喜。便挥了挥手,后面的几个人登时上前夹住叶浩他们。

  在叶浩的右侧是一个瘦高个子,在下楼梯的时候,趁别人不注意,往叶浩胸口狠狠一撞,登时疼的叶浩差点叫了起来。

  叶浩怒目回视,却见那人眼色也是怒气充盈,如同叶浩砍过他亲人一般。叶浩“哼”了一声,回过了头,轻松的吹起口哨来,不再甩他。倒也把他气的眼睛泛白。

  

  叶浩和苑清穗一起被塞进了一俩封闭式的大车里,随之而上的。几乎是敌方所有的成员,看来对方对待自己,也算得上是照顾有加了。

  车子的空间虽然宽阔,但是窗户之处,都用黑色的金属全部封闭起来,完全看不见外面的任何一点点东西。不过,总算车厢内点着几盏大功率的灯,倒也照的里面亮堂。

  叶浩的双手被一付铐子同时铐在儿臂粗的铁柱上,分成个大字形,只能够稍微动弹一下。这种待遇,比一个死刑犯都优越不了多少。只好对坐在自己对面的苑清穗苦笑道:“不好意思,连累你了。”

  苑清穗脸色苍白,眼神黯淡。见到叶浩和自己说话,便摇了摇头,也没有答话。而她的双手则用一根绳子紧紧缚住,待遇总算比叶浩稍稍要好一点。

  车子仅仅开了二十多分钟,便停了下来。后车门打开,钻上来几个拎着各种箱子穿着白大卦的人。随着咣嘡一声,后车门有紧接着关了起来,发动机声响起,车子再次启动。

  待遇还真好啊!叶浩不由得暗想,还给自己准备医生。看来,虽然是敌人,也不希望自己死去吧!

  一个年纪教大的医生走了过来,也不说话。先给自己挂上个口罩,然后用剪刀想叶浩胸口的丝巾剪下来。

  叶浩见状喊道:“等等!别用剪刀,直接解下来就行。”

  那医生眼神微微一愣,便放下了剪刀。把丝巾散了开来,放到一边,却又发现贴在胸口的那张学员证。医生皱着眉头取了下来,终于开口说话了:“看来你知道一些小常识,会用塑胶片压住伤口。不过,你可知道这样很容易感染?”

  叶浩摇了摇头道:“先止住血才是正道理,要不恐怕都没等感染,我都失血而死了。”

  医生叹了一口气,不再多说。挥了挥手,示意后面的几个医生过来帮忙。先进行了一系列的消毒处理工作,然后才帮他的胸口缝上几针。看得出来,这几名医生的手段极为麻利,仅仅用了十多分钟,就完成了这个缝合手术。

  接着便又取出一袋子的鲜血,直接给叶浩打点滴。倒把叶浩唬的一愣一愣的,暗暗奇怪,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血型的?正在疑惑间,叶浩竟然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浩完全醒来的时候。却发现竟然是在一间宽广的屋子里,而自己则躺在一张奇异的床上。令人吃惊的是,周围竟然排放着一溜乱七八糟的仪器。

  一扇金属制造的门无声无息的向两旁闪开,陆陆续续的走进来七八个人物,领头之人赫然吓了叶浩一跳。

  “黄姨!”叶浩吃惊的望着她,挣扎着想爬了起来,谁知双手仍然被紧紧的扣在床杠上不得动弹。

  黄姨快步走来,轻轻的摁住叶浩的身体,表情紧张道:“小浩,别乱动,伤口要紧!”说着回头对那个抓自己来的眼镜,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刮子,怒声尖叫道:“不是说了不准伤他一根毫毛吗?你看看竟然弄成这样。”

  那个眼镜被打的话都说不出来,赶紧退到一旁。躬着身,脸色骇然。

  “黄姨,别在那里假仁假义了!”叶浩‘哼’了一声,冷冷道。眼睛却死死瞪着她。

  “啊!小浩,别怪你黄姨,这件事情,我自然是有我逼不得已,的理由的。但是这么伤了你,你知道你黄姨心里是多么的难受吗?”黄姨被叶浩瞪的满脸通红,坐到床边急急的解释起来,杏眼中竟然泪光闪闪。

  “我想知道的是,我老爸是不是死了!”叶浩并没有领着情,而是低沉的问道。拳头捏的紧紧的。

  “不!小浩,你别这么说!我怎么会去害天翔哥呢?你不胡思乱想了!”黄姨说着便站了起来,对着刚才帮叶浩治伤的医生问道:“钱医生,小浩的伤口不要紧吧?”语气中倒也充满了真诚。

  钱医生走到了叶浩旁边,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道:“没什么大碍了,这小伙子的体质出乎我意料的棒,也想不到他这么快就醒了!”

  黄姨这才舒了口气,捏着叶浩的手,轻声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叶浩心中厌恶,却有没有办法甩开她的手,只得把头回过去,表示抗议。黄姨见状,也只得尴尬的松开了双手,退后几步,依依不舍的望了叶浩一眼。

  几个人轻轻的商量了一会儿。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开口便道:“我叫楚山,有个叫吴天的是你最好的朋友吧?那他目前的状况,你应该很清楚吧!”

  叶浩惊讶的回过了头,疑惑的望着眼前这人。想不到对方的第一句话问的竟然是和天哥有关的,难道这件事情和天哥有关?

  楚山见到了叶浩的表情,又道:“其实吴天这个人,我们留意了很久了!现在他的意识体被困在一个叫女娲界的游戏中,这个我们都知道。”

  叶浩惊骇的望着他,倒不是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因为在有黄姨的存在,知道这件事情很自然。但是他说话的口气和角度,总觉得很不对劲,似乎牵扯面比自己想像中的要大的多。

  “说实话,自从知道了吴天的那种状况后。我们已经做过了76次模拟试验了,但是没有一次是成功的!”楚山叹了口气道,要不是我们无法办到,恐怕也不会把你找来。

  叶浩“哼”了一声,道:“别以为我还是个高中生就很好骗,恐怕这事只不过是你们其中的一个目的!对付我们父子,那是迟早的事情!”

  楚山惊异的望了一眼叶浩,哑然失笑道:“对于我个人来说,只有这个问题是最重要的了!至于其他目的,则不在我的关心范围之内!”说着回头望了一眼黄姨,顿了顿又道:“其实,我找你,对你也有好处。至少在营救吴天这个事情上我们能够帮上你的忙!”

  叶浩天大的事情都能不管,但是吴天始终是他的死穴,只好叹息道:“你先说说你的条件,和我要做的事情,我再考虑一下是否可行!”

  “果然是爽快人,当然对于你,不可能用来做白老鼠的!”楚山兴奋的笑了起来,接着又道:“你要做的事情,就是进入那个叫女娲界的游戏!然后一直待在吴天的身边,并保护他的安全。”

  叶浩愤怒道:“你有病啊,这事要你来说!要不是你们把我弄来,此时我还是和他在一起呢!”

  “先别激动,把你弄来,当然还有其他目的!首先,你在游戏中所作的一切,全部会通过这台全息放映仪播放出来,当然这不是你的主要工作,最重要的是,你要把握住吴天对你的意向,暗示他尽量和里面的智能生命搞好关系!当然,这不能说给他听!否则的话,恐怕就瞒不了那些成了精的智能生命了。”

  “放你的屁,我不干!”叶浩怒道,要自己算计天哥的事情,是怎么也干不出来的。

  “凭你这么聪明,也应该知道了你父亲如今掌握在我们手里吧!我也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成功的完成最终任务。你父亲和吴天,都不会有事!”楚山根本就是一付不怕他反抗的样子,定神的望着天花板。

  叶浩把骂人的话吞到了肚子,看来不仅仅是父亲,就连天哥的躯体,恐怕也已经落在了他们手里了!这些人都是什么来头啊?父亲少说附近也跟着几十个保镖的,怎么会?但是,仔细考虑,这人应该没有在说谎。从父亲刚才没接自己的电话来看,恐怕就已经……

  逼不得以,叶浩也只得投降了。

  楚山见状惊喜莫名,连忙往后面手一挥。两名男子立马走了过来,从旁边杂七杂八的仪器中接驳上了一个头盔。小心翼翼的帮叶浩戴上。

  叶浩的眼前登时一黑,耳边模模糊糊的传来楚山的声音,记住,千万别向任何人泄漏这件事情,我们在外面都看着呢。

  几乎就在瞬间,头盔便连接上了女娲系统。系统发出声音:“脑波辨认成功,欢迎再次来到女娲界,傲无常先生,希望您能得到愉快。”这个听过无数次的语句此时倒让叶浩心中一阵窝囊,这次竟然是被逼迫着进来的,哪有什么愉快可言。

  叶浩脑波一动,下一霎那!便出现在那座吴天制作的小屋子里了,爬起身来,竟然发现吴天正稳稳当当的睡着真香!当下也不打扰他,便走了出去。却见夜牙蹲在外面,眼睛滴溜溜的四周巡视着,见叶浩出来,倒也没有为难,吱吱叫了一声表示打招呼。

  叶浩叹了一口气,所谓的智能生命,恐怕夜牙也算得上其中一个了。难道那帮子人,真的对智能生命这么的感兴趣吗?

  抬头往了一眼蒙蒙亮的天空,已是黎明时分了!

  自从天哥被困游戏以后,一眨眼睛。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真是人生无常啊。叶浩想到这里,索性坐了下来。让他们外面的那帮子人干着急去。

  蓦的,身上发出一阵“啵啵”声音。叶浩低头一看,竟然是身上的龙铠有了裂痕。随手一拨, “啪”的一声剥落了下来。

  叶浩一愣间,站了起来,上下跳动了几下。果然,龙铠化为碎片,纷纷掉落到了地上。露出了原来自己穿的铁甲。

  “原来这龙铠是临时装备啊?该如何再次把它启动出来呢?”叶浩不由得暗暗动着脑筋。

  

  “小浩!你终于上线了啊?”我再次醒了过来,因为外面恍惚间传来一阵劈里啪啦的声响,便起身走了去处,竟然见到了小浩站在外边。

  “天哥!”叶浩见到我出来后,突然惊呼了起来,眼神中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我走了过去,对着他肚子上揍了一拳,笑骂道:“怎么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你上来啊?你不是在外面找到新欢了啊!”

  叶浩出乎我意料的没有还手,只见他满脸羞愧之色,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我不禁哑然失声道:“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叶浩如此的扭扭捏捏呢。

  叶浩犹豫了半晌后才道:“天哥,不好意思。我这两天有点累了,睡过了头。”

  我笑着搂住了他的肩膀道:“这有什么啊?正等着你上线呢,有事情和你商量!不过,你的龙铠怎么没有了?”我这才注意到他身上仍旧是穿着那套原先的铁甲!

  叶浩把龙铠的事情解释了一番,然后道:“天哥,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是了,别说客气话。”

  我便把昨晚三人商量的结果告诉了他,问道:“小浩,你有几成把握能够一起出去!”

  叶浩扭着脑袋想了一会道:“大概只有两成吧!我也说不好,以前都是死出去的。不过,只要被我们摸索到死亡沙漠的外围地区,我就能带着走出去,毕竟所有的外围地区我都逛过了。”

  晕,也就是两成啊?不过还好,比苦竹要强!照我看来应该有四成把握的,叶浩做出这个估计,也是因为他不了解苦竹他们的实力。

  接着,便和叶浩两个人坐了下来。东一句,西一句的扯了起来。有时聊到小时候的情景,不由得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大亮。苦竹和琼花也同时上了线,走了过来,见到我们相谈甚欢,便也插了上来。

  我一见不对劲,要是这么聊个半天的话,恐怕都来不及上路了。只好出声道:“我们准备一下,冲出沙漠。”

  当下几人都不再多话,先把坑洞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挑一些最值钱重要的东西,几个人身上都背的满满的。叶浩也把身上的几件垃圾装备换成了我做的狂沙龙套装,总算也把实力提升了不少。剩下的一些实在背不动的物品,还是扔到坑洞中,把一些残枝败草盖在了上头。

  趁着天色尚早,便赶紧出发。我走出了百来米后,竟然不自觉回头再望一眼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此次行动,几个人都下了死决心了,下次能不能再来到这里,还是个未知数呢!

  沙漠之风缓缓的流动着,没走出几分钟,就开始频频遇敌了。原来我们居住的那个地方,怪物早以被清理的所剩无几了。而怪物通常都有它自己独特的地域活动性,很少会跨地域活动的。而女娲界怪物的刷新率,则是低的恐怖,尤其是我们待的那个所谓的安全地带。

  死亡沙漠的沙子是柔软的,一脚踩了下去,直齐到靴口根。走路的时候异常困难。只能频频施展草上飞,才能轻松许多。不过,草上飞也是有内力限制的。并非可以无限制的施展下去。而叶浩由于等级还不够,没有学到草上飞,只好凭借着他无比的意志,艰难的前进着。每每遇到等级较低的怪物,通常都是靠琼花施展音波共振,待它们迷糊后,我们便通过。要是动手的话,恐怕都走不出多少路。

  我也顺手魅惑了两头麝兽,关键的时候就让它们上去当肉盾,反正在死亡沙漠里的怪,算是取之不尽了。如此倒也让夜牙轻省不少。

  经过叶浩的推算,黑暗森林的那段出口。应该是在我们走的这个方位,我们几个当然也是迷迷糊糊的顺着他指得方向走去。

  这鬼沙漠的天气,总是那么的容易令人烦躁,烈日当空之下,一连走了一个多小时,环目四周,仍旧到处都是一望无垠的沙地。

  蓦的,琼花脸色一变,道:“不好,有种奇怪的东西接近,速度相当快。”

  四个人登时都紧张了起来,不会又是什么龙吧!在这荒郊野地打龙,实在算不得是什么好事情。叶浩经验极为丰富,大喊道:“先伏地!”

  一干人闻言立马都趴在了地上。就连夜牙似乎也听明白了,趴地的动作竟然比我还迅速,一双鼠眼骨溜溜的四处乱转。我不禁暗骂道,这个胆小鬼。趴下去的同时,顺手给了它一个响头。夜牙委屈的望了我一眼,又把头撇到叶浩处,吱吱直叫唤。似乎在说,是那个家伙吩咐的啊!惹的我一阵好笑。

  正在此时,远方的地平线上奔跑过来一头东西。四周围的其他怪物见状,纷纷退让了开来。

  “天啊!竟然是独角兽!”待它进入我的视野后,我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只见它形状犹如一头白马,只是长的更为健壮,与普通马不同之处是头顶上有一根五彩斑斓的独角,煞是威武不凡。等级48级,虽然比不过狂沙龙的威猛,但是其实力已经不容小觑。更重要的是,独角兽的数量极其稀有,在整个女娲界中,算的上是珍稀怪物了。

  顷刻间那只独角兽就飞奔到了我们的面前,前啼一扬,马嘶声起,一片沙子铺天盖地的向我们飞来。一时间把我们几个都弄的灰头土脸。似乎在警告我们几个闯进了它的地盘。

  “哎哟!”琼花惊叫了起来,原来一些沙子竟然钻进了她的衣服里去了。惹的我一阵轻笑,谁教你爱美,穿着裙子上死亡沙漠。

  “杀了你这匹臭马!”苦竹见老婆受辱,不得不强出头,站了起来。轻喝一声,身影一闪,便消失在我面前。看来又要施展他的背刺技能了。

  “慢着!”叶浩喝了一声,站起身来,解释道:“独角兽是有数的几种可以用来当坐骑的怪兽,杀了怪浪费的。我来驯服它,苦竹你帮我缠住他!”说着便冲了过去。

  独角兽见这几个人类,竟然不受警告,当下便大怒起来。把独角一甩,往叶浩肚子上顶去。

  叶浩自然是躲避经验十足,轻轻一个折身后,便来到了独角兽身后,望它背上一按,身体登时趴到了它背上。接着又喊道,大家帮我缠住它,别让它乱跑……

  

第五章 英雄低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