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出人意料

    第四卷第八章出人意料

  我蓦的一惊,外面究竟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啊?嘱咐了一下小丫头,暂时先别出去。怕有个什么万一,可就麻烦大了。见她点头答应下来。我便擎出心爱的弹弓,三步并作两步走出门去。

  刚一出门,便见到宁柔杏眼圆瞪,俏生生的立在园中,仰头环望,似乎在警戒着什么。手上赫然持着一柄寒气逼人的长剑,剑身通盈剔透,晨时的阳光斜斜反射下,波纹斑斓,配合着一袭白色长裙,随风轻摆,煞是好看。

  见状不禁心生疑惑,难道宁柔还是个战斗型的NPC吗?怎么没见土匪提到过这件事情呢?宁柔的一声娇叱声打断了我的思维,只见她脚下轻轻在青石路面上一蹬,便斜身飘飘然的往房顶飞去,长剑掩在背后。其轻盈之气,无半点做作,长发白裙随风往后捋去,晃若天女下凡一般的气质飘逸,令人不禁心旷神怡。

  天啊,这是翼翔术!我差点惊呼了起来,怎么也没有想到,宁柔不仅是个战斗型NPC,还是个超级高手。这可让我看走了眼了。幸好昨晚没有想学土匪用强的,要不岂不是……,登时冷汗淋漓,不敢再想像下去。

  “铮!”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彻天空,宁柔倒退着往后飘去,剑尖指前,脸上罩着一层寒霜,顷刻间便又在空中旋转了几个圈,这才单足立在园中的假山顶上。脸色似乎也恢复了红润,轻抬长剑,远远指向房顶,四周围的空气开始有点异样,几秒钟后周遭渐渐的出现了一道水蓝色气流缓缓转动,越转越快。

  屋顶那人似乎也感受到了压力,从屋顶飘然而下,不作停留,径直朝宁柔飞身而去。剑尖轻指,一道寒气逼人的剑气往外扩散,登时弥漫在整个院落中。

  彻骨的寒气不禁让我打了个冷颤,心下亦登时大奇。想不到这个把宁柔一招逼退的高手,竟然也是个女人。身着一声深蓝色的女式薄盔甲,深色的水纹缓缓流动,想必至少是件极品。手中的长剑,窄而长,此刻正往外冒着丝丝寒气,外表纯白细腻,犹如工艺品般的好看。

  宁柔手中长剑一翻,举重若轻的向前劈去。气流随剑而动,化作一股强大的力量张牙舞爪的直扑紫衣女战士而去。仅仅是溢散出来的小股气流,业已经在一旁卷得落叶纷飞。紫衣女惊讶的‘咦’了一声,硬生生的折了个方向,往后飘去,白剑飞快的舞动,竟然一瞬间便在面前建起一道圆形冰墙。强大的气流腾的一声撞击到了刚刚建起的冰墙上面,刹那间冰墙发出阵阵破裂声,向四周激射开来。那紫衣女战士大吃一惊,虚空中脚尖一点,便往我这个方向折来,势不可挡的气流擦身而过撞击到了屋子上,蓬的一声巨响。整个屋顶被掀的翻了个,砖头瓦片顷刻间漫天飞舞,在空中盘旋一阵后,稀里哗啦的纷纷掉落了下来。我一时间躲避不及,登时被打的满头大包。

  不过,那个紫衣女战士似乎也没有完全能够逃脱那一击。虽然没有被正面击中,却被打了个擦边球。当下身子便从空中跌落下来,哪知她反应忒快。白玉般的长剑在地下一点,身体翻了个滚,俏立在了地上,长剑在头顶旋转飞舞,又是形成了一道保护薄冰墙,砖块瓦片纷纷掉落在薄冰墙上,劈里啪啦响个不停。

  我一见不对,脚尖点地疾往后退去。直到十多米处,才堪堪站定,逃脱开了瓦片雨的袭击。想不到平时乖巧的宁柔,发起威来,竟然如此恐怖。我看这一击,似乎是传说中剑圣的三大选修技能之一――暴风。与人剑合一,及冰雪连天合称剑圣最理想的三种技能。

  蓦的,登时惊觉,这紫衣女战士,似乎施展的是冰雪连天?真是晕啊,竟然碰到了两名女剑圣打架。连房子都给拆了。

  眼见着宁柔站在假山顶上,一个摇晃似乎站立不住了,想是这一招极为消耗精力。此时唯恐紫衣女战士趁机突袭,当下便摸起弹弓,捻起一个石子。“嗖”的一下向那个紫衣女战士飞去。不管怎么说宁柔是自己人,当然应该帮她喽!

  “铛!”白玉剑稍稍移动,便撞开了我的那粒石子,可怜的石子连敌人的身都没近上,便化为一蓬灰尘,消散在空气中。我倒,这也太夸张了吧!难道她背后也有眼睛?

  突觉不妙,那紫衣女战士回过了头,对我扬起一剑。登时一股寒冷之气破空而来,其速度之快,令我连躲避的念头都没有生出来便给击中。

  冰痛彻骨的感觉迅速在全身蔓延开来,四肢登觉僵硬麻木,浑身动弹不得。心下骇然,难道我被她冰封住了?好恐怖的技能啊!

  身后猛的传来一阵阵吵闹之声,大约十几个兄弟闻声赶来。迅速冲到我的前面,各自擎出武器,进入战斗状态。纷纷对着那紫衣女子喝骂起来。

  轩辕飞扬走过来,摸了摸我身上。骇然道:“老大,你怎么变成一个冰棍了啊?”

  我靠,这小子。只是苦于无法说话,要不肯定要开口骂他。

  “卓冰姐姐?”小丫头见到房子都给人扒了,不再理会我对她的嘱咐。擎着她的长弓小心翼翼出了房间,见到那个紫衣女战士,她竟然惊呼了起来,难道她们竟然是认识的?

  那紫衣女战士正欲对我那些出口不逊的兄弟教训起来,突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吃惊的向小丫头望去,也不禁惊呼道:“怪兽妹妹!”

  “冰姐姐,柔姐姐!不要打了,都是自己人!”小丫头见到两方对阵,不由得出口喊道。跑到了那个冰姐姐的面前,竟然拉住了她的手,连连撒娇道:“冰姐姐,我好想你哦!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打架啊?”

  此时的我,极想苦笑,却由于被冰封了起来,嘴巴也不得动弹。为了小丫头的安全,没敢让她出来,却把自己的房子给搭上去了。不过,听的她叫柔儿为柔姐姐,倒是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们什么时候把关系给处理好了啊?真是奇怪,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宁柔见状,便脚下一蹬,飘然越过人群,落在了我的面前,望着我突然扑哧的一笑。我被她笑的有点莫名其妙,不就是被冰封了吗?虽然第一次感觉怪怪的,也每没什么值得好笑的吧?

  十几名兄弟见小丫头已经把敌人摆平,当下也收起了武器。其实心中也不愿意和这么个厉害的女战士对敌,弄得不好,可能都要全军覆没也说不定。

  纷纷回头探视起我来,突然,有抿嘴偷笑的,也有哈哈大笑的。更有口无遮拦的勇士说道:“老大,你的样子好帅哦!”

  小丫头此时拉着她的冰姐姐走到了我的面前,甩着手央求道:“冰姐姐,你帮哥哥的冰解开吧!”

  卓冰疑惑的望了我一眼,转身道:“他是你什么人?”

  小丫头突然腾的一下,脸红到了脖子跟上,用那比蚊子还细的声音道:“他,他是怪兽的,的男朋友!”

  卓冰原本寒冷的脸上,蓦的闪现出了一丝笑容,轻道:“原来是你的老公啊?不过……”

  小丫头拉着她的手,焦急的蹦跳着,道:“好姐姐,快点啊!别到时候时间长了,冻出毛病来了!”说着,眼神还望我这边拐了一下。偷偷的望了我一眼,蓦的,也扑哧一下的笑了出来。

  真是受不了啊,此刻的我,犹如一块冰雕一般,让人在这里参观着。要不是我口不能言,早就要把他们一个个的骂的个狗血喷头了。

  轩辕飞扬此时快步跑进没了顶盖的屋子里,把一块铜镜抱了出来,放到了我的面前。掩嘴贱笑道:“老大,还是你自己看吧!”

  一看之下,我登时头昏目眩起来。虽然此刻的我,外面覆着一层冰块。但是冰块极其的透明清澈,即使在铜镜中也能毫厘不爽的将我的样子映到我的眼中。

  此时,若是我能笑,定要大笑三声,苦笑。此时铜镜中的我,样子极为古怪。左手抓着弹弓,凌空架着。双脚似乎是摆出了逃跑姿势,一付苦瓜脸被定格在了一瞬间。但是,我是在是看不出有什么好笑的。只好眼珠子上下翻滚,不停的警告他们。

  小丫头似乎见不得我难受,对着冰又撒起娇来:“好姐姐,我求你了!”

  卓冰几乎被她摇动的身子都晃动起来了,只好投降道:“好,好!只要他们把我老公放出来,我就答应!”

  小丫头疑惑道:“冰姐姐的老公是谁?我怎么不知道?”说着疑惑的往向四周。

  众人闻言也是一愣,左右疑惑道:“有哪位兄弟知道她老公是谁啊?”

  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卓冰“哼”的一声,冷冷道:“我老公前两天不是被你们抓了放到牢里了?还被判了十天的监禁,要不是他下线告诉我,我此刻还不知道呢!”

  轩辕飞扬登时想了起来了,朗声道:“原来是那个小偷,不过他跑到我们镇守府来偷东西!其罪名是很大。只能等十天的监禁期满了才能出来。”

  “锵!”卓冰抽出了那把刚入鞘的白玉剑,语气平静的道:“要是不放,我就铲平这个地方。”四周的空气登时一寒。

  我那帮子兄弟也不是欺软怕硬吃素之辈,当下各自擎出武器,把她团团围住。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把小丫头急得直跳,忙道:“有话好好说,别打架!”

  宁柔见状,上去打圆场道:“镇守大人在这里呢,不如去问问他的意见!”待众人同意后,便盈盈走到我的面前,轻声笑道:“公子,柔儿没有办法帮你解开冰封哩!刚才的话我相信你也全部听到了吧?你要是同意放,那就把眼珠子上下动两下。不同意放,那就左右摇摆两次。”

  说了那么多的废话,当然是要放喽!不仅仅是为了小丫头的颜面,更重要的是。难道就让我一辈子这么被冰封着啊?这帮子傻瓜,也不动动脑子。当下眼珠子上下晃动起来,两下不够,多晃几下。直到晃的自己头昏脑涨为止。

  宁柔转身对我那几个兄弟道:“镇守大人有令,把那个人放出来。不禁要放一次,还要多放几次!”

  晕,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多放几次了啊?但见宁柔偷笑的眼神,旋即明白了过来。原来那丫头是见自己眼睛上下晃动的次数多了,来捉弄我啊?

  轩辕飞扬忒也机灵,一见到不用打仗了。赶紧道:“我去把那老兄给放出来!”说着飞快的跑了出去。另外的人见状,忙跟了出去,追着道:“我帮你一起去放人。”这帮家伙,明明是怕我一会解封后,对他们处罚。才借机自动消失在我的面前。

  但是轩辕飞扬这小子,原本我已经任命了他作为队长了。不过,想不到队长还有抓人关人的权利啊?看来,我这镇守的权利恐怕更大吧?

  小丫头见皆大欢喜了,登时眉开眼笑起来。却不见刚才又蹦又跳的到底是谁?真是小孩子心性啊。

  宁柔走向前去,挽住了卓冰的手轻笑道:“卓姐姐真是身手不凡啊!柔儿差点败了呢。”

  卓冰见状,也微微不好意思道:“姐姐你才是高手,卓冰差点就挂在了那招暴风之下哩!”

  接着,两人便开始互相吹捧起来,从武功到相貌。最后连什么贤良淑德,持家有道都冒了出来了。

  要不是此刻我仍然被冰封着,恐怕汗毛全部要竖起来了。女人之间的阿谀奉承,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不过,宁柔作为一个NPC,智能也忒高了点了吧?看她那架势,似乎在拉拢那个卓冰!卓冰?我登时一愣,这名字怎么好熟悉?猛然间想起了一个人来,被誉为天下第七的高手,传闻中是十大里唯一的女孩。名字好像就是卓冰!天啊,原来这个紫衣女战士是十大高手之一。而宁柔,几乎与她打了个平手,实在太夸张了。顷刻间,心下久久不能平静。

  宁柔啊宁柔,难道真的是土匪买来的一个玩家专属性智能NPC吗?难道土匪的那个也是这么厉害?那全女娲界中不是凭空之间多出了一百名剑圣级别的超级高手吗?要是谁多买了几个,那还得了?游戏公司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为了赚钱吗?心下登时疑惑异常。

  小丫头见状不禁嘲笑道:“冰姐姐,柔姐姐,你们两人都好肉麻哦!不理你们了啦。”说着做了个鬼脸,便往我这边跑来。笑嘻嘻的望着我,见眼下无人注意,便偷偷的对着我的嘴巴方向亲了一下。虽然隔着一层冰块,却仍然弄的她脸红耳赤起来。

  趴在了我的耳边,轻声道:“大哥,谢谢帮我哦!”说着转身便轻快的跑开,加入到了女人堆里。拉着卓冰的手道:“好姐姐,你该帮我大哥解开冰封了吧?”

  惹得我心里一阵感动,这小丫头,事事帮我著想。不过,她什么时候开始对宁柔这么友好了啊?真是奇怪,难道是宁柔主动讨好的小丫头?

  卓冰正和宁柔聊的正欢,发现这个女孩特别能够抓住对方的心思,竟然令得自己不自觉的对她有了好感。突然听的怪兽拉着自己的手在说话,这才想起来还没有帮他解开冰封呢!想着,便对小丫头道:“怪兽妹妹,其实这冰封不用解,就让他在那里站个两个小时,便会自动解开了。”

  “啊!”小丫头惊呼起来,嘟着嘴道:“那不是还得让大哥这么站两个小时?”见她的表情,似乎极其的失望,小脚在地上轻踢着。

  卓冰捏了一下她的小手,似笑非笑道:“鬼丫头,你不是心疼了吧?我倒是还有一个办法可以立刻解开他的冰封!”

  小丫头闻的还有另外一种快捷方法,连忙道:“冰姐姐,那你还不快去帮忙解开啊!”

  卓冰轻笑道:“恐怕我是帮不了他的忙,不过,你可以试试,冰封的解方就是――情人之吻。”说完,便掩着嘴笑了起来,一时间倒也风情万种,煞是迷人。

  小丫头闻言登时惊呼起来,斜眼往向我,眼中一阵惊奇。

  我眼前,原本透明结实的冰块,此刻间,竟然慢慢的滑下一道水痕。冰融化了,我心下欣喜若狂之极。

  宁柔掩上了嘴,嘲笑道:“原来怪兽妹妹已经自己找到了这个办法哩,冰姐姐算是多事了!”和卓冰对望一眼后,相视一笑。

  小丫头登时脸红耳赤的跑进了没有房顶的屋子中,任那她们怎么叫喊也不肯出来。谁也没有想到,刚才无意中偷偷的一个吻,竟然凑巧的撞上了解冰封的秘方。果真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只花了一分多钟,原本结结实实覆在自己身上的冰块业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手脚开始慢慢的恢复了知觉,轻轻的甩动了两下,登时恢复原样。

  吱吱。一个叫声顿起,让我猛的想到了这个叛徒。只见夜牙此时正从对面门口一步三晃的走了进来。见到了我,猛的扑到了我的怀里,撒起娇来。

  我恨恨的抓住了它的尾巴,倒立了过来,怒骂道:“你这小子,夜不归宿。上哪去风流快活了啊,看你的德行,见到只母老鼠就像丢了魂似的!现在两腿无力了吧!老实交待,一个晚上究竟搞了几次啊?”

  我说的倒是痛快之极,却没有留意到现场还站着两位女士呢!登时两声娇叱把我惊醒了过来。我抬起头来,望向两位脸红耳赤的女孩,尴尬的挠着头,自我解嘲的笑了两声,也不好意思开口,怕越描越黑。当下就把夜牙塞到了背包里面,轻声纷纷然道:“待会儿再收拾你!”

  正在尴尬间,倒是轩辕飞扬进来解了我的围。只见他一路小跑过来。见我已经解开了冰封,先是恭喜了一下,接着愁眉苦脸道:“老大,那个小偷他不肯出来!怎么办?”

  我奇怪道:“怎么,放他出来也不愿意啊?”

  卓冰闻言,走了过来,冷声道:“你不是你们虐待他了?”说着,手已经握住了把柄白玉剑。

  轩辕飞扬连忙解释道:“怎么可能?虽然把他关了起来,但是还是给予他一定的自由性的,吃喝随便,还能随时下线!”

  没等我开口,卓冰便道:“你带我去看他!要是被我发现有任何一点不对劲的话,休怪我无情。”

  轩辕飞扬也是脾气极硬,哪受得了这种气啊!当下正欲发作。却被我提前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示意他忍耐。见他无奈的点了一下头后。我才道:“走,我们大家一起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架子这么大!若不是看在怪兽的面子上,岂能如此善罢甘休!要是再拿桥,当心我关他一辈子!”说着,便示意轩辕飞扬在前面带路。

  卓冰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再说话,低着头轻声嘟囔了两句。

  虽然我不想得罪身为十大高手之一的卓冰,但是终究是不能就此低头的。是以,说话声音也强硬了不少!否则以后兄弟们会对我有异心的。

  果然,轩辕飞扬高兴的点了点头,总算跟的老大不是软骨头。当下便瞪了一眼卓冰,趾高气扬的走在了前面。小丫头估计在里面偷窥了半天,见我们离开,忙不迭的也跟了出来,腻到了卓冰和宁柔身边。

  镇守府有专门关押敌人的牢房,门口有两个NPC牢头守着。只要有这个权利的人,都可以对牢头执行关押指令,犯人就会被关押在牢狱中,直至期满后,由牢头自行将人放出,但是前提是要先擒住敌人。轩辕飞扬是队长,我不在的时候,他的权利最大。是以,他有足够的资格对牢头使用关押指令。

  被关押的犯人玩家,有权选择下线,或者是要求伙食。但是具体关押的时间,将是以在线时间计算的。当然,玩家可以选择越狱,或者朋友也可以劫狱!这就是要看玩家的本事喽,通常劫狱和越狱的玩家,会受到系统二级杀人犯的待遇。是以,一般人都是老老实实的将牢底坐穿!出来后就又是一个清白之人了。不过,轩辕自行判断的十天监禁,时间还是稍稍长了点。(玩家势力管理范围内,有权对其他犯了法的玩家进行审判。但是必须按照系统的规定来执行,不能过分了!不服审判的玩家可以通过牢头向系统申诉,如果驳回,刑期将延长三分之一。如果系统采纳,那判决之人,会受到警告,连续两次出现错误,系统将强制性的剥夺他终生的审判权利。)

  牢房内的光线通常都是比较昏暗的,这个牢房也毫不例外!我还是第一次进入游戏中的牢房,不禁有点郁闷,游戏公司为了强调牢房的气氛,十八般刑具作为装饰品一般的将各个角落装饰的阴森恐怖,虽然不见的会用上。但是对犯了法的玩家在精神上也是一种打击吧!小丫头此时业已经害怕起来,顾不得此处有旁人在场,紧紧的挽住了我的手臂。我轻拍了一下她的背部,以示安慰。

  想到这里,不禁有点佩服起那个牛人了,竟然在这种环境下,主动放他还不走。想来这人定是位与众不同的人物,而且能够受到十大高手里唯一女性的青睐,想必不会是泛泛之辈吧!若是如此,好好结交一下倒也是好事。

  抱着这种心态,走到了最深处的一座牢房内。却见一人背对着外面,双手环抱在胸前。两腿微微岔开,一付武林高手的风范。只是,身材比例略显猥亵。

  我走进两步,试探性的道:“老兄,你的罪名被赦免了,可以出去了。”

  那人头也不回,伸出手捋了一下前额的头发,甩了一下头,嘎嘎笑道:“这里风景优美,景色宜人。吃的好,住的好。为什么要出去?还是下令多关我几天吧!”说话之声,颇有无赖之气。

  我阻止了正要说话的卓冰,点头道:“那好,我这就去下令,成全你的意愿。这辈子就待在这里吧!当然,你要是下线不玩这个游戏,我可管不着了!”

  那人嘎嘎大笑道:“你们这小小地方,焉能关得住我这条蛟龙,等我老婆来了,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了!”

  我倒,这家伙的自大,竟然不比尹达逊色多少!要是让他们两人凑到一块,想必是将遇良才,相知恨晚了。

  卓冰忍不住了,走向前两步抓住了铁拦栅,柔声道:“老公,我来救你了!你出来吧。”

  那人闻言“啊”的叫了出来,连忙转身,扑到了铁拦栅边上,握住了卓冰的手,道:“好老婆,你终于来了啊!要替老公好好的教训一下那些抓我进来的人啊!”

  我这才见到了那人的脸孔,细小的眼珠子,一付尖嘴猴腮的脸颊,丝毫没有对不起那猥亵的身材。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十大高手中唯一的女性玩家。平常有着冰美人的绰号,都是以一付冷冰冰的样子对付如潮水般追求者的。我实在是想不通,怎么会看上这个形象实在差劲之极的男人?什么眼光嘛!

  那个贼眉鼠眼的男子对着卓冰大大的诉起衷肠来,其夹杂着各种肉麻之话,令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差点掉落一地。

  难道是这男人有内涵?从他的表现来看,实在是不像。

  不过,有可能是她现实中的老公!如今我也只能这么想了。可叹啊,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小丫头一脸不相信的走了过去,对着卓冰道:“冰姐姐,这,这人就是你的老公?”

  卓冰抬头望了小丫头一眼,轻笑道:“是啊,还不快叫大哥!我老公,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了!”

  小丫头强笑了两声,战战兢兢的喊道:“大,大哥!”表情极为尴尬和勉强。

  那獐头鼠目的男子登时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道:“免礼,免礼!第一次见面,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说着便从身上胡乱摸了一番,如同变戏法的掏出了一套闪亮软甲,递给了小丫头。

  小丫头,犹豫了一下。不要的话,似乎有点对不起卓冰。至少硬着头皮接过了手,直接放到了储物袋里。

  我见她如此尴尬,便对她挤眉弄眼挤眉弄眼一番,以示嘲笑。

  小丫头猛的站了起来。腻着卓冰道:“冰姐姐,我们是好姐妹吧?”

  卓冰疑惑道:“是啊!这还有什么好疑问的,你是我最好的姐妹了!”

  小丫头点了点头,接着又大胆的腻到了我的身上,眼睛笑嘻嘻的望着我问道:“大哥哥,你是不是我男朋友啊?”

  我心中暗道,不好!此时却又否认不得,只好硬着头皮点着头道:“是,是的!”

  “耶!”小丫头高兴的跳了起来,兴奋道:“冰姐姐是我的姐姐,所以冰姐姐的男朋友是我大哥。你又是我的男朋友,那么同理得证!冰姐姐也是你的姐姐,她男朋友就是你的大哥!你还不快去叫姐姐哥哥。”

  我早料到她没安好心了,此时却又无法推脱,先对着卓冰叫了一声姐姐。接着强忍心中发毛的感觉,硬着头皮喊道:“大哥!”声音几乎是在我喉咙里挤出来的一般。

  更加可恶的是,那男子似乎很受用的样子。见我叫他大哥,竟然摆出了一付应该如此的表情。只见他眯着眼睛,缓缓的点头道:“无须多礼,也没有什么见面礼送给老弟!”

  我还以为他又要摸出什么东西来了,正想出声拒绝的时候。

  却见他猛的睁开双眼,倒也把细小的眼睛睁得突圆。沉声道:“蓝月镇此时已经危在旦夕!”

  我一惊,正待仔细询问的时候。外面的通道传来一阵剧烈的奔跑声,夹杂着一阵怒吼声!

  “老大!老大在吗?大事不好了!”练惊云从外面奔了进来,踉踉跄跄的跌撞到我的面前。身上竟然多处破裂,血流不止,背上好插着一支羽箭。

  我心下一寒,连忙把他扶起身来。掏出金创药,手忙脚乱的给他伤口撒去。

  练惊云疼的闷哼了一声,紧紧的抓住我的肩膀,断续道:“老大,敌人攻过来了!”

  ps:游戏中的冰封,不一定等同于现实中的冰冻,还望各位兄台海涵一二。

  

第八章 出人意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