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蓝月之战(一)

    第五卷第一章蓝月之战(一)

  我站在北门临时搭建的一个木制哨塔上,向远处望去,一大片的黑暗森林远远的映在了我眼里,其上绕着一层蕴蕴黑气,如同一头噬人的怪兽一般。其神秘的气氛,实在是让人无法看透其中的玄机。我眉头紧锁,练惊云所说的敌人此刻正隐藏在这谜一般的黑暗森林中,此刻似乎正在张开血盆大口,随时准备着把蓝月镇一口吞噬掉。

  这哨塔,是轩辕飞扬原先通过雇佣系统NPC建成的,为木架勾搭结构,高度约二十米,直直的一个木梯上去,无半点防护措施。顶端是一个四五平方的木平台,堪堪站立两三个弓箭手。从护栏的简陋程度可以看出,蓝月镇的建筑系统实在是有待提高。只是,这需要一定的资金来发展这门技术。

  如此的哨塔,轩辕飞扬一共建造了四个,花费了2000枚金币。另外还建造了四个箭楼,单价为800金币一座。箭楼除了高度不如哨塔外,其各种防护措施远远好于哨塔,可以基本保障弓箭手大体上的安全。另外那一溜的简陋围墙,也被他做过简单的修缮。如此一来,建造上面总共花费了9800枚金币。轩辕飞扬站在我旁边,一边和我报着账单,一边解释其中的用途。由于人手不够,轩辕飞扬考虑到了订购两挺连射巨驽,但是价格昂贵,每一挺都需要8000多枚金币。但是由于系统自动安排顶替的代理镇守,不能动用公款,也没有这么多公款可以让他用。所有的这些,都是一帮兄弟自己凑钱建造起来的。听得我心里一阵感动,忙表示道这些资金稍后会马上归还给各位弟兄。心下感叹轩辕飞扬的考虑周到,如此一来,蓝月镇的防御级别大大提高的了不少。

  轩辕飞扬摇头拒绝道:“现在蓝月镇就是大家自己的家园,为自己的家出一份力,可以说是天经地义之事。”

  我也不再多推辞,这些东西以后可以通过其他的途径慢慢的还给他们。眼向下望去,两挺连射巨驽业已经缓缓的被移动到了下面那栋箭楼的顶端。系统的木匠NPC,正在忙忙碌碌的做着最后的维护工作。

  当然这都是系统NPC的承包价格,若是要玩家自己动手建造的话,恐怕要比这个便宜的多,但是有没有能力建造出来,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女娲界中的建造系统是建立在现实物理基础上的,但是要简化了许多。绕是如此,恐怕也不是普通玩家能够搞定的。最佳的方法其实可以找专门负责建造的玩家组织来施工,听说有专门的建筑公司成员,在游戏里组成了组织,承揽各种建筑物的设计和施工,但是收费还比NPC便宜!当然,是否真有此事我还是不清楚,毕竟以前从来没有涉猎过这方面的事情。

  “唉!真亏了惊云想到了在各处巡逻啊!要不然,怎能提前发现敌人,竟然也是通过死亡沙漠过来的呢?要是没有叶浩和小南瓜,自己恐怕出来都不可能!”我感慨道。同时也惭愧自己对于这方面的忽略。忽然想到,叶浩究竟又有什么事情了?怎么会到这个时候还没有上线?自从这次重聚后,总是觉得他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一般。

  轩辕飞扬出言打断了我的思路:“惊云负责安全工作,这是他份内的事情。以前也就是在附近巡逻一下而已,但是昨晚见到老大你们从死亡沙漠活着出来。他就起了疑心,既然老大你们能够出来,说不定敌人也会从那里穿梭过来。要知道,死亡沙漠的另一头直接和无双城连着呢!是以,他昨晚没有下线,带着几名兄弟去边缘察看了一下。竟然还真给他们发现了敌人的踪影。可惜啊,能够活着回来的兄弟只有惊云一个人啊!不过,那些敌人只有一小部分进入了黑暗森林,好像在死亡沙漠边缘处,给什么东西缠住了?”

  我惊讶道:“有这种事情?”眼神向黑暗森林处望去,似乎想看见些什么。

  轩辕飞扬想了一下道:“是的,老大你跑出来的太早。惊云还没说完话呢!”

  我不好意思的挠着头道:“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太着急了!”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处事一定要沉稳。不过,究竟敌人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是?啊,不会是那个骨骸战士吧?

  心下登时欣喜若狂,要是敌人率先在那个无敌铁金刚那里受到一定的损失,那可对我们太有利了。当下便道:“飞扬,我们先去瞧瞧,说不定能在黑暗森林中给敌人一个完美的阻击呢。”不过,这要看运气了,敌人的大部队现在是否已经摆平那头骨骸战士了?

  迅速下了楼梯,由于我的命令,轩辕飞扬飞快的集结了三十多名射手,十个剑客,在北门处整合了一下队型。

  正在帮忙做临时防御设施的苦竹夫妇见状,连忙奔了过来。问明情况后,表示愿意一起去突击敌人。对于这点,我倒是非常乐意。苦竹他们现在只是朋友的身份,我也无权对他们指挥命令。既然他们愿意自动帮忙,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小丫头自然是不甘示弱的参加了队伍,我这次倒是没有反对,毕竟她的大射手身份,不是摆在那里让人看的。不过,这丫头忒也机灵,在我的眼神示意下。硬是把卓冰拉入了队伍,卓冰自然对小丫头感情亲如姐妹,无奈之下只得加入了我们这一方。我顺便给她扣了一个蓝月镇贵宾客卿的头衔。妇唱夫随,他的老公耗子虽然百般不愿意,但是见他老婆已经上当,也只好以保护老婆的名义加入了队伍。

  不过,耗子搂着我的肩膀道:“虽然你喊我大哥,但是亲兄弟明算帐。我和老婆帮你打仗,一天10000枚金币。怎么说也在你这里挂了贵宾头衔的!”

  靠,这家伙简直是混水摸鱼。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今蓝月镇。可真是缺少了一些超级高手坐镇。经过讨价还价后,敲定付给这死要钱的老鼠6000枚金币一天。我暗暗恨恨道:“就当做是买一搭一吧!”

  “哇!你们在干什么?打仗了啊?要不要帮忙?”

  我一听就知道,那个自大狂又来了。不过,倒也不好对他招呼不周。毕竟他兄弟小南瓜的实力实在是不容小觑。但是又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底细,看他们也刚好在死亡沙漠出现,别是敌人一起的才好。是以,我并不敢带他们一起去突袭。只得婉言相拒,请他们留守蓝月镇。

  匆匆交代了一下后,齐刷刷的队伍便朝着黑暗森林挺进。一时间倒也雄赳赳气昂昂。为了以防万一,轩辕飞扬把那匹土匪送我的白马让我带上。只是,我在这么多的兄弟面前,也不好意思大大咧咧的骑了上去。是以,便吩咐了后面一位兄弟帮忙牵着。

  由于是急行军,只花了半个小时左右,便已经来到了黑暗森林的边缘。之前轩辕飞扬已经从练惊云那里知道了敌人现在集结的大概地点,就是不知道是否已经挪动了位置。按理说练惊云被追杀了足足十多分钟以后,身受重伤躺到了地上装死才幸免于难的,恐怕这点可以让敌人产生麻痹的心思。也是我们这次行动的成败与否的关键所在。

  进入黑暗森林后,便立刻摆出了探险专用队型。几名身穿重型盔甲的战士在最前列小心翼翼的向前探去,两翼则是高敏的枪兵坐镇把守。远程攻击的射手则处在中间安全地带。

  我和几名特殊的高手处在第二线,随时准备应变。各自的武器全部装备在了手上,以保证第一时间迎击敌人。此刻我发现,好像兄弟们对这里的地理环境相当的熟悉,队伍的整齐性根本就不用指挥,一踏进来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我疑惑之下,快步走到前面开路的轩辕飞扬身边,轻声询问了一下,这才从他嘴里知道了大概。原来这段我不在的时间,除了必要的值班巡逻。其余时间都是由轩辕飞扬,或者练惊云他们带队,在黑暗森林中练级。虽然黑暗森林的怪物等级很高。但是由于一般都是二十人左右的组队单挑一头怪物而已,战斗策略也十分到位,倒也有惊无险的给他们平均冲上了三个等级。据说还给他们干出了一个极品,和若干正适合他们使用的小极品。真是佩服他们,竟然能把黑暗森林作为练级的地方。

  说到装备,我到想起了一件事情,我用龙皮可做了不少比较不错的护腕和鞋子。连忙叫了暂停前进,轻声把苦竹和琼花喊了过来。把从死亡沙漠带出来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尤其是龙皮靴和龙皮护腕这些比较轻省的东西,都是由我们几个背的。虽然不能够每个人都发一套,但也把整体实力提高了一层。

  把所有东西都分配完毕后,这才接着上路。琼花此时则体现出了高感知的好处,几乎只要有怪物进入队伍二十多米方圆,她立刻就可以知道,倒也让队伍的安全性提高了不少。否则在这黑暗之处,倒也颇为危险。

  在琼花的高级感知下,苦竹的背刺配合,一路几乎是没有惊险的便到达了黑暗森林的深处。

  蓦的,整个队伍停止了移动。轩辕飞扬从队伍前面瞧瞧的潜行了回来,压低着声音道:“老大,前面几百米处就是惊云所说的地方集结处了!你下令吧!”

  我眼神向前望去,思考了一番。要是估计的没有错误的话,敌人的实力远远高于己方。现在能做的事情是,依靠地头蛇熟悉地形的优势。尽量骚扰敌人,让他们分散开来,然后各个击破,能消灭多少敌人是多少。

  拜托苦竹利用隐身的优势,先前面去探视一下。当下便吩咐了一下,原地休整起来。仅仅五分多钟,苦竹身影一闪,便出现在我面前。悄声道:“风老弟,前方五百米处,约集结着两百多名玩家。但是好像极为混乱,很多人都在那里嘟囔着要强行退出游戏,士气萎靡。看来正是突袭的好机会。”

  我猛的站了起来,看来骨骸战士可真的帮了我不少忙了。下次见到它的时候,定要好好的请它喝酒。手一挥,便踌躇满志的向前潜行挺进。

  战争,靠的是智慧和勇气,当然也不排除一点点运气。我心下欣喜的望着不远处的那支如同残兵败将的队伍。很多玩家都毫无纪律的或躺或坐,懒洋洋的无精打采。甚至有几个正在争执着什么,互相揪着胸脯吵起架来。

  我向后面打了个攻击的手势,一霎那。三十多名早已经准备好的射手登时一次齐射,一时间,如飞蝗般的箭雨向敌人打去。我们几个也没有闲着,苦竹一个隐身,便向前面潜行过去。琼花则抽出了玉笛,轻沾朱唇,一阵悠扬的音乐飘忽忽的向敌人卷去。我则兴奋的望向敌人,似乎已经预见了那惊慌失措四处奔散的场面。

  哪知,出乎我的意料之中。原本慵懒不堪的敌人纷纷站起,立刻精神抖擞起来,纷纷大喝着擎出武器气势不凡的向我们冲击过来。原先正在争执打闹的玩家,则迅速的移动到了一些障碍物后面,擎出战弓,箭尖直指我们这个方向。其速度和气势,和原先所见到的那支残兵晃若天囊之别。

  第一波的攻击,除了少数几枝利箭射中敌人外,几乎是毫无用处。见状我心下登时一沉,一股汗毛淋漓的感觉侵满全身。身后的一些兄弟立刻发出了一些小骚动。

  “中计了!”这个念头立刻在我的脑海里冒了出来。连忙沉声喝道:“兄弟们别慌,边打边撤。”

  轩辕飞扬大吼道:“齐射!”登时又是一阵箭雨向敌人发射而去,只是稀稀落落的只有十多支箭而已。看来士气已经遭到了严重的打击。此时唯有往后撤退,保住性命。依着蓝月镇的防守设施顽抗了。

  前面不远处,追在最前面的一名敌军战士,蓬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当下便倒地不起。倒也把冲击中的敌人吓了一跳,缓了一下速度。苦竹的身影随着施展了背刺,立刻现显在了众人面前。几乎就在瞬间,黑暗中飞出一支羽箭,夹杂着尖锐的破空声,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的射中了还没来得及撤退的苦竹。整支箭从他的肩膀处,嗖的一下,穿了过去。直插在身后的一棵老树上,钉进去半根多,箭尾颤巍巍的抖动着。心下顿凉,至少是圣射手。

  “不要!”琼花尖叫着欲往前冲去,却被我一把拉住。苦竹兄,对不住了,我暗暗咬着牙恨恨道。正在此时,琼花身边的独角兽窜了过去,发出惊人的嘶叫声。一时间倒也把几名正欲对苦竹挥剑相向的敌人震住了。苦竹原本以为死定了,见到救星来了,立刻跳了上去,死命的拽住了它的七彩斑斓角。

  独角兽虽然最忌讳有人拽住自己的独角,但是怎么说眼前这位也算得上是自己的主人公(主人的老公)了。是以虽然心里不痛快,仍旧以最快的速度往回飞奔。只是颠簸了几下以示惩罚。

  “哪里走!”一阵巨喝之声,一名壮汉从树林中飞奔出来,挡在了前面。高高的跃起,手中的巨剑猛的向下劈去,呼呼的刮出了一阵罡风。

  “嗖!”一支箭快速的往那巨汉的背上射去,准确命中,飞溅起一片鲜血。那大汉惨叫了一声,被打断了跳跃攻击,跌落下来。独角兽见状,身子一折便绕过了那个受伤的壮汉。闪电般的飞奔了回来。我回头一望,赞叹道:“好样的!”原来是小丫头射出的一箭。不愧是大射手,其攻击准确和力道确实不错。

  待独角兽飞奔回来之际,轩辕飞扬又下令来了一次齐射。这次的威力比第二次提高了不少,倒把追赶的敌人势头压下了不少。看来是小丫头漂亮的一箭引发了本队伍射手们的士气。

  这一次齐射虽然没有对敌人有多大的损害,但是总算为我们的撤退找到了一次不错的空隙。

  队伍持续的往后退去,堪堪过了十多分钟,就已经和追兵做了三次短兵交锋。幸好队伍里有卓冰这个超级好手在里面,才没有被敌人占到多少便宜。

  蓦的,敌人的射手此时业已经冲到了前面,近百名射手同时齐射,一阵箭雨铺天盖地的向我们袭来,几乎所有的箭头都是冲着我一人而来,虽然其间被树木挡住了不少,却也是我们此时的实力无法阻挡得住的。我大吃一惊,心下一阵发麻,难道就此命葬于此吗?眼前迅速略过前事种种。

  就在我绝望之时,卓冰娇叱一声。飘飘然的飞身到了我的面前,手中白玉剑快速的舞动,顷刻间便在我们的面前撑开一片透明的冰墙。几乎就在同时,那百八十枝箭都穿刺在了冰墙上面。蓬的一声,冰墙炸裂,四处飞散。绕是以剑圣技能发出的冰墙,也无法完全抗住这么多人的一次齐射。只见卓冰娇哼了一声,往后倒退飞去,嘴中喷出了一股艳红的血雨。我骇然,这才想起卓冰早晨和宁柔的对战中,业已经受了伤。

  耗子飞快的跳了起来,接住了卓冰。惊呼道:“老婆!你没事吧!”转头对前面大声怒道:“你们这帮狗娘养的,我耗子要你们付出代价!”几名和我们一起垫后的武士兄弟,对着我和轩辕飞扬道:“老大,头儿!你们先走,我们留下来和敌人拼了!”

  我正想制止的时候。轩辕飞扬拉住了我,往后飞快的奔去,我望着他,只见他的表情极其的平静。我心下登时隐隐作痛,飞奔中回头望了一眼。那几名战士兄弟各自怪叫着杀向敌人,完全没有防守的招式,俱是以命搏命。一霎那间冲进了射手堆中,犹如狼入羊群般,见人便砍。只是这种气势仅仅是停留了一瞬间而已。顷刻间那几名勇士便给铺天盖地的弓箭射成了马蜂窝。远远传来一句:“老大,要记得给我们报仇!”

  我很恨,不仅仅是恨我的敌人。更多的是恨这游戏为什么要做的这么真实,自蝙蝠老哥以后,这是我第二次流泪。淡淡的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到了我的嘴里。味道咸咸的,突然我觉得,此刻尝到的,并非是我的泪水,而是那生命中无尽的苦涩。

  我悲伤,那是小小的一部分。更多的是自责,作为一名最高指挥官,盲目的操作,失去的,不仅仅是那几名垫后的兄弟,还有我那幼稚的心。我想,为什么人总是在做错后才知道后悔。现在,我又开始喜欢起这部游戏来了。因为它能够,让我成长,而不必付出无法挽回的损失。

  从悲伤到自责,最后转入空灵。几乎是在瞬间便已完成,心下狠狠的下了个决心。魔神殿,我要将你连根拔起。

  兄弟的牺牲并没有白费,为我们的安全撤退,提供了有力的保障。一个多小时的飞速奔命,便窜到了黑暗森林的边上。而敌人业已经被我们拉出了近两百米的安全距离。此刻,只要一直把这种优势保持到进入蓝月镇防御范围,就平安大吉了。

  一丝透亮的光线映入我的眼帘,心下稍稍安慰,总算逃了出来。望向身后那些疲惫不堪伤痕累累的兄弟,实在是愧疚之极。仅仅是自己的指挥失误,便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只是,现在也并非感叹万千的时候,唯有将兄弟们平安的带回去。这才对得起我惭愧不安的心。

  我的身体刚刚窜出了黑暗森林,迎面便枪影阵阵向我袭来,我骇然的往后连连退去。“铮!”轩辕飞扬长剑架上,替我挡了一枪,却把身体震的往后激退而去,嘴中一溜鲜血喷洒而出,刚好迎上了午时那道绚丽的日光。

  我惊骇欲绝的脚尖点了两下,飘身接住了他。入我眼的,是那付惨白的脸庞。我大声喊道:“飞扬,你没有事情吧?”

  轩辕飞扬缓缓的睁开眼皮子,挣扎了一下。强笑道:“那家伙,好强的力道。不过,我还死不了!”

  “风兄!你中计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第一章 蓝月之战(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