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斗智斗勇

    黑暗森林虽然距离我们有几公里远,但是蓝月平原的平坦地势,使得那巨大的骨骸战士毫发不差的映在了我的眼里。手中巨大的长剑在虚空中乱劈,右手擎着一面比圆桌还大上数倍的骨制盾牌。在火光的照耀下,森森白骨此刻也变的红色。

  “小浩!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惊觉的向叶浩望去,征求他的意见。

  叶浩望向正在开挖的巨坑,发觉已经差不多完工了。便道:“等一会,如果它过来的话,就把它引到这个坑里。到时候再想方法干掉它。

  我也向那巨坑望去,果然金钱便是效率,只睡了一觉而已。业已经搞的七七八八了。正在此时,一些下线休息的兄弟们也有几个陆陆续续的上线了。见到那骨骸战士业已经冲了出来,都露出的惊骇的目光。

  咚-咚-咚。即使距离还有数公里。那巨大的脚步声还是如雷贯耳的传到我们耳朵里。那骨骸战士倒也有点小聪明,竟然径直往蓝月镇的方向快奔而来,照着这种速度,不出二十分钟,就能赶到这里。

  “老大!”阿云在后面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奔到我面前时,快速道:“土匪城主派人过来协防了。就在镇守府里等你呢。”

  我心下一喜,这援军虽然来的迟了点,却被他们赶上了下一场的战斗。望着迅速接近的骨骸战士,便道:“你去把他们叫过来,说这里发生了危机。”

  阿云点头,旋即便又奔跑回去。想来土匪知道了敌人已经从死亡沙漠偷袭了过来,最安全的蓝月镇反而首当其冲,故而派人过来协防,不知道是谁带的队。最好是萧萧他们,这下可就实力大增了。

  刚刚过了没多久,地震的声音又大了不少。那骨骸战士的速度实在是快捷。仅仅几分钟的时间,便已经被它冲过了一半的距离。

  我眼见不能再等下去了,便快步跨上身边的逐日。轻轻的在它屁股上一拍,逐日轻嘶一声,径直向前奔去,速度如风似箭。

  叶浩没想到我会突然奔跑出去,吓了一跳,在后面追了上来,大声喊道:“天哥,等等我。”

  我手中缰绳轻收,回头喊道:“小浩,你和他们一起先做准备,别过来。”说着便把双脚一夹,马速旋即又提升开来。

  由于双方的速度均十分快捷,仅仅花了两分钟,便宣告相遇。我趁着骨骸战士还没有从剑士装备换到射手装备。便依靠着距离优势,率先发动攻击。掏出一把染毒的弹丸,一颗接着一颗向那庞大的身躯射去,几乎都不用瞄准。不过,即使弹丸准确的打在那敌人的身上,也会由系统计算命中,若是命中鉴定失败,那么将不会有任何伤害。别看这骨骸战士的块头极大,见其速度,灵敏应该不低。是以,直到第四颗弹丸,我才命中了一颗。

  系统提示:风无常攻击骨骸战士,命中,造成伤害值1+5点。我差点愣住了,竟然会有六点的伤害值。旋即又明白过来,那后面追加的5点伤害是我弹弓追加的风系攻击力,估计这骨骸战士根本没有抗风系属性。又是三颗弹丸落空,再次命中的时候。系统却提示,骨骸战士中毒了。心下稍喜,紧紧的一拉缰绳,立刻把马头调转过来。因为我知道,这个变态怪物受到远程攻击的时候,也会以远程攻击反击。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堪堪跑了五秒多钟。那巨大的骨箭便在我身后插入了平原之地。幸好我马速较快,跑的也较早。那老兄的弓箭几乎奈我莫何,不过,我也不能再用弹弓攻击了。说穿了,弹弓的攻击距离还没有它的弓箭牛比。是以,我只有骑着马牵引它往坑里跑去。虽说如此,每隔个几秒钟,那家伙的生命就降低一点,也足够我兴奋的了。

  我也计算出来了,那家伙的弓箭,攻击距离大约在百米左右。是以,我尽量和它保持若渐若离的状态,身上的毒发,让它更是火爆异常。巨大的骨箭导弹,一颗接着一颗向我发射而来,却总是落在了我的身后。把它气得更加暴跳如雷。

  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若是它冷静的状态,我还指不定能不能把它引到那个坑里呢?说时迟,那时快。一跑一追的时候,业已经接近了门口附近了,而那个大坑则直接刨在了城门的左侧一点,正好可以就乎那两挺连射巨弩。远远的见到一队人马正严阵以待的守在门口,似乎就是阿云口中所说的援军了。由于还有一段距离,看不清来的究竟是谁,又怕他们乱来,破坏我的计划。便急忙大声喊道:“前面的兄弟,都先退回到镇内,外面交给我一个人就行了。”

  远远见他们似乎已经会意,纷纷往城门里面退去。有几个机灵的弓箭手,纷纷登上箭楼,等待时机。我见状,倒也放心了不少。

  快马奔到大坑之处,只见那个就这么赤裸裸的躺在那里。心下登时一惊,万一这个骨骸战士头脑聪明。不上当的话,那我不是要被它追杀而死?不过,此时也唯有走一步算一步了。希望智商与块头成反比,这句话是对的。

  我手中缰绳轻轻一转,便绕着大坑的边缘向对面跑去。刚刚跑到对面的时候,我回头望了一眼,骨骸战士业已经跑到了坑洞的边缘。心下登时紧张起来,这可是成功与失败的边缘啊。为了保险起见,我又冒着巨险,连着发射了三个弹丸,目的是引诱它的脾气上来。

  果然那家伙被我逗的狂暴起来,脚步也没有停下,直直的往前冲去。我心下登时大喜过望。却没有料到那家伙边跑边射箭的本领,一连着两支巨箭向我飞来。正好对着我的胸膛。我大骇之下,本能反映的往马背上翻了下来,堪堪躲避掉其中一支。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此时好像在印证这句话的经典。“妈的!也不射的准一点。”我大骂了一声,身子却在空中不停的掉落下去。原来那骨骸战士的第二箭,纯粹是射偏了。直接把我脚下的一块土给射松了。又恰好我正站在大坑的边缘。导致我脚下踩空,身子直落下去。

  三十多米高的坑洞。我这么直直的掉下去,不死也得残废。是以,我强行脚下在墙壁上连连轻点几下,总算运气不错。还能够施展草上飞,把我的身体重量减轻了不少。下落的速度减慢不少,看来已经无生命危险了。

  正在我下落的时候,骨骸战士也止不住势子,一只脚率先踩空,跌了下来。我刚落地的时候,眼望着那庞大的阴影倒落下来的时候,心下惊惧万分。若是被这家伙的身体压在下面,即使不死。我这辈子也休想做人了。

  急忙闪到了一个小小角落里。巨大的轰鸣声,随之整个大坑颤动起来。大块大块的土,噼里啪啦的掉落下来。即使我在角落里也没有完全幸免于难,被我身后掉落的一大块泥巴砸在我的身上,活活的埋了进去。

  眼前登时一片黑暗,双手赶紧不停的乱扒,总算把我的脑袋从泥土中钻了出来。却见到那家伙的大腿根子,正好就在我边上一米多。心下大骇之极,不住的祈祷:“老大,千万别挪动你的腿啊,否则的话。我变成柿子饼的可能性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我不知道,上天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残忍。其实我也没有做错过什么事情啊?只是偶尔会因为自己的长相不尽人意,稍稍对你抱怨一下而已。又何必这样对我……?

  果然,那根巨大的萝卜腿提了起来,稍稍一挪动便往我头上移来。性命攸关之下,我极力挣脱着缠绕在我身上的泥巴。总算是在那只倒霉的大腿吻到我的之前,堪堪躲开。

  我抬头望去,三十多米高身材的巨大骨骸战士。远处看还要稍微好一点,就在它脚下一望。却感到一阵无力感,如同蚂蚁与大象一般的巨大对比,心里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不好,那绿油油的眼神望了下来,似乎在寻找着我。我赶紧悄悄的往后移动,只是空间实狭小,没走几步,业已经贴到了墙上。那骇人的眼神从我身上闪过,我的脑子中登时一片轰鸣。这下子玩完了。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想要凭借自身的速度和它游斗,无疑是痴人说梦话。

  骨骸战士发出一声似乎很兴奋的嗷嗷声。手上的长弓一收起来,身上的骨架转动,瞬间便变成了一副骨剑和骨盾。剑影晃动,便向我刺来。

  骇得我差点要闭上眼睛之时。突然那骨骸战士怪叫之声顿起。原来那挺连射巨弩已经发动,巨箭也恰好命中了骨骸战士得头部,估计对它伤害的不轻。只见那骨骸战士放弃用剑刺我,浑身抖动。身上的骨骼一变,顿时又形成了一把巨弓,向远处反击而去。仅仅是从那巨大得木架破裂声就可以推测得知。那挺连射巨弩已经完蛋大吉了。

  头顶纷纷扬扬的大喝声响起,土匪派来得一队人马已经把大坑团团围住。射手们纷纷擎出弓箭,一时间箭雨纷飞。

  我靠!这不是找死吗?我大喝道:“还不快跑!都在找死啊?”

  正在他们闻言急忙撤退的时候,几发巨箭业已经穿透了几个弓箭手,他们登时死得干脆利落,连呼叫声都没有发出来。顷刻间,大坑顶部的那队人马,撤离得无影无踪。

  蓦的,叶浩在上面大喊道:“天哥,我来也。”我抬头一看,他们竟然把那个巨大的铁箱子推到了边缘。用力一推,轰隆一声,直直的砸到了骨骸战士的头上,在坑壁上反弹了一下,才掉落到了坑底。

  只见叶浩大喊道:‘天哥,躲进那个箱子里。”说着,便又抽出了他那柄宽刃长剑,双手紧握。高高跃起,直往下劈去。

  在空中的他,瞬间便发出了异样的光芒,一股浓烈的紫色瞬间将他全身包裹而住。手中的长剑也变的紫光闪闪,往那骨骸战士的头顶劈落下去。

  只听得骨骸战士狂怒的大叫,大头上面隐隐出现一道裂痕。手中弓箭隐没,骨头瞬间变成一柄长骨剑,向虚空中下落得叶浩横扫而去。叶浩大吃一惊,急忙用剑格挡。“铮!”巨大的金铁交鸣声响起,叶浩手中的宽刃长剑登时寸寸断裂。嘴中喷出一股血液,瞬间变倒载的跌落下来。

  我赶紧跑过去,却由于跌落的速度极快,根本没有来得及接住他。“嘭!”重重的摔落在地。我惊骇欲绝,忙不迭将他抱了起来。径直朝那口铁箱子奔去。

  需要感谢老天的是,那口箱子的入口之处,正好朝在我们这一面,巨大的冲击,已经把门给打了开来。我迅速钻了进去,后面的泥土登时飞扬起来,想来是那家伙业已经发现了我。

  顺手一带,便将门关上,插上了一边的楔子。透过顶上的窟窿望去,那骨骸战士似乎正在瞪大着眼睛四处寻找我们的踪迹。想来,对于我们突然从它眼前消失,感到极为纳闷。

  见状心下不由得一松,看来这头骨骸战士的智商并不见得多高,可能和它没有大脑有直接的关系。暂时安全了,眼睛望向我身边的叶浩,心下焦急的喊道:“小浩,你没有事情吧?”

  叶浩忽悠悠的醒了过来,缓缓睁开眼睛,似乎正好听到我的呼喊声。摇了摇头,却又怒骂道:“那家伙的力量真是强的离谱,即使我无意中突然变身,也没有支持住它的一击。”环目四周一望,喃声道:“天哥,我们是否躲在了铁箱子里?”

  我点了点头,这花了我5000多枚金币的无用铁箱子,到头来竟然还救了我们一命。别说5000枚金币了。就算是50万枚金币也是值得的。

  不过,总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难道用弹弓把它磨死?旋即又摇了摇头,若是用弹弓的话,肯定会被它发现踪迹。对了,我可以用魅惑术啊?若是把这个骨骸战士魅惑过来,恐怕抵得过数百名战士呢。

  当下欣喜之极,悄悄得施展了一个魅惑术。一团紫色的光球从我手里飞出去,穿过铁箱子的孔洞。径直缠绕住了那头骨骸战士。系统提示:风无常使用魅惑术,鉴定失败,无效。

  我并不气馁,骨骸战士的等级应当是远远超出我能够正常魅惑的怪物等级,是以,即使加上我的结婚戒指。也仅仅有千分之一的几率而已。

  一次又一次的将我的魅惑术甩出去,但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几十次后,我的内力已经消耗殆尽。不禁暗骂道:“你这怪物,真是不知道好歹。难道老子的魅力太差啊?”

  不过,就这样光坐着,恐怕恢复内力的时间,就能让我无聊致死。要是会打坐术就好了。对,打坐术。我以前记得一次性买了不少书的啊?几乎都忘记了用了。

  想到这里,我翻开了我的背囊,找出了三本书。打坐术,观测术,翼翔术。除了翼翔术需要二十八级才能学习外。其余两本我都已经达到了学习的等级。

  我欣喜之下,忙用意念打开学习栏,思维发出命令:学习打坐术。系统登时传来消息,打坐术学习成功。您现在的打坐术为1级。强按着兴奋的思维,顺手把观测术也学到了手。

  由于一级的打坐术可以每秒钟恢复3点内力。是以,我坐下没多久,内力值也已经恢复得满满,46点。以二级魅惑术的要求,我至少可以使用三十次魅惑术。

  仅仅用了三分多种,我的内力又消耗殆尽。只得又使用打坐术。幸好那骨骸战士并不能够确定,我的魅惑术到底是从哪里发来的。瞪着一双水桶般大小的眼睛,四处乱转,倒也为我施展魅惑术提供了无限的时间。

  千分之一的几率,不代表每一千次总有一次能够成功。此刻我真是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个含义。因为据叶浩在旁边帮我数着,我已经使用了大概两千多次的魅惑术了。用了近五个小时的时间。期间那一队援军也冲刺了好几次,似乎想把我们救出来。可是在损失了十多名战士后,也只得让我们听由天命了。蹲在远处,望着骨骸战士身上忽然一紫,旋即消失。忽然又一紫,旋即又消失。

  我受不了了,大喊一声。在两千三百九十六次的时候,我又耗尽了内力。躺在铁箱子里面,懒得再动弹。蓦的,那一直咆哮不停的骨骸战士竟然停止的吼叫。我登时便坐了起来,趴在那个洞眼上望出去。却见原本四处扫射的大眼珠子,此刻竟然直瞪瞪的望向远处,一动也不动。

  难道?难道魅惑成功了?这么多次的失败,我都已经对系统的失败提示麻木,达到了充耳不闻的地步了。倒是没有留意到系统刚才提示的是成功还是失败。

  向前走一步!我尝试性的对骨骸战士发出了这个命令。让我兴奋之极的是,它真的向前踏出了一步。轰隆隆的撞到了坑壁上。落下一大片虚泥。

  “耶!”我和叶浩都跳了起来,连忙拔出楔子。往外钻出,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在那里面闷了五六个小时,换谁也受不了。

  死里逃生的感觉真好,我和叶浩相拥一下。却发现他身上的龙铠又开始片片裂开,掉落到地上。估计龙凯着身也有一定的时间性。我问了一下叶浩,他竟然摇头道:“他自己也不清楚,即使是怎么把龙凯呼唤出来,也不知道。”

  看来,以后要好好的实践一下。毕竟龙凯的威力不凡,至少可以毫无损伤的挡住骨骸战士的一击。

  不过,这大家伙也不能就此把他放在这里。既然魅惑过来了,就要好好的利用。说不定以后可以派上大用处。

  想到这里,我便扬起右手,对着骨骸战士大喊:“天之封印!来吧,宝贝。”一个酷酷的动作摆了出来。

  哪知却毫无反映,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叶浩疑惑道:“天哥,是否口令喊错了?或者动作摆的不对?”自从他听说了我的特殊技能封印以后,总想见识一下,却没有机会。

  我疑惑的望了一下我的手,不对啊?其实封印哪需要口令啊?我是喊着玩的,动作也是瞎摆的。蓦的,想到了原因。此刻竟然没有内力值了。苦笑的使用了一个打坐术,便犹如古代武侠小说一般。盘腿坐在了地上。原本空虚的内力值,迅速的爬上去,十多秒钟后,便已经补满。

  踌躇满志的站了起来,酷酷的伸出手,大喊道:“天之封印!来吧,宝贝。”一道炫目的白色光芒从我手中散开,直直的向骨骸战士席卷而去,光芒的强度。竟然把骨骸战士庞大的身体紧紧包裹住。下一刻,便慢慢的化作透明状,直至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幕倒把叶浩看的目瞪口呆,直直的望着我,不服气道:“天哥,你是否怪物来着?”

  我狠狠的朝他脑袋上揍了一下,佯怒道:“你变身的时候,更加像一头怪物。”

  叶浩并不介意,反而对着我胸口捶了一拳,哈哈大笑起来:“我们是怪物兄弟!”

  头顶上吵闹之声登时灌进了我的耳朵里,抬头望去,一百多人争先恐后的围着空旷的大坑议论纷纷。想必是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

  呵呵,能够让人把自己当成怪物看待,也算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了。半个钟头后,我们才从阿云帮忙弄来的一条软梯上爬了出去。我们可没有学到翼翔术,是以,还是没有办法就这么直接飞出去的。

  当我们爬到了顶端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围了上来。询问刚才发生的奇妙事情。

  惹得我心情大好,平时和同等级的玩家打架基本上是有输无赢。但是若是手上握着一只极品怪物的话,恐怕十大高手也不放在眼里。不过,极品怪物实在是难以收服啊?一想到刚才恐怖的经历,汗毛孔都不自觉的竖了起来。

  本来,这种特殊的能力还是少泄漏为好。但是如果现在说谎,日后战斗的时候,万一要用到的话,可就解释不清了。

  我正在考虑着如何圆一个比较完美的谎时,突然大坑的那边一人在大喊,快步推开人群。不一会儿就跑到了我的面前。我定睛一看,登时大喜:“水寒!”说着,和他搂在了一块。

  水寒也是大喜,捶着我笑道:“你小子真是命大啊!我们突然接到蓝月镇被攻打的消息,马不停蹄的赶来。原本我还以为要给你收尸了。”

  我呸了一下,说道:“你别诅咒我成不?你哥哥我大富大贵之相,岂是这么容易就挂了的。”

  水寒笑着道:“以刚才的情形看来,老哥你的确是个福将。现在已经无事,走,哥几个好好喝一盅去。”

  水寒是我在世家比较合得来的一个朋友,我挂了的时候才刚刚达到大射手的境界。估计现在应该有19级左右了。这次协防,估计是他带队。凭他以前经常和我配合着练级,应该能够合得来,看来土匪考虑的很周到啊。不过,这家伙最喜欢的就是喝一盅,尤其是在游戏里,若是有高兴伤心事,第一件要做的事情肯定是去喝酒,还总是拉着我一起。当时我也不知道游戏里的食物也是美妙异常,总是以各种借口溜掉。

  不过,这次可推脱不掉了,再说自从尝试了烹饪后。对女娲界中的食物也是大大的有了欲望。

  蓝月镇内就有一家客栈,其中还兼营着饭店的生意,位于镇中心,距离镇守府并不远。和建筑协会一样,也是天翔网络公司自己开的,其中的管理者都是NPC,说白了,这就是游戏公司赚钱的手段。

  有客来客栈,名字倒是不错。刚刚一跨进去,便见到一店小二模样的NPC走了过来,将手中的白色长条状抹布一甩,搭在了肩膀上。点头哈腰道:“客官,需要打尖还是住宿?”满口的武侠世界气氛。不过,以前也经常利用客栈的住宿来下线,是以,倒也听得懂他的话。

  水寒径直坐到一张靠着窗户的桌旁,对着小二道:“有什么好酒好菜通通拿上来!”接着便招呼我和叶浩都坐下。

  我还是第一次在客栈里面吃东西,以前一是没有兴趣,二是为了省钱。通常肚子饿的时候,都是吃干粮。环目四周,倒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好像是武侠小说中的客栈一般。只是,由于战乱,生意不好。现在也就是我们一桌人而已,由此可见,在游戏里投资开店,赚钱赔钱都是有的。

  几个哥们开始闲聊起来。由于叶浩和水寒是第一次见面,是以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根据往常习惯,一般人听到傲无常这个名字,总是会稍稍吃上一惊的。水寒也不例外,对叶浩刮目相看道:“傲兄可真是了不起啊!凶猛彪悍。能人所不能,这种真汉子,我水寒都是真心佩服的。”据我对水寒的了解,其话里一点讽刺的味道都没有,而是真心的佩服。只是,他的赞美词一般都和别人不尽相同。

  以叶浩的脸皮之厚,听了也不禁脸上一红,尴尬道:“水寒兄就别挖苦小弟了。”

  此时,店小二业已经端着一盆热乎乎的菜肴走了过来,热情洋溢的放在了桌面上。报着菜名道:“各位客官,这是本小店拿手好菜――糖醋貉肉。采用精选的貉兽肉制作而成,味道鲜美,回味无穷。”说着,又拿出了一壶酒,三个小盅子。一一摆到我们面前,分别给我们斟上。

  随着他的手上下灵巧的浮动,竟然一滴酒都没有洒出去。边斟边说:“这是本小店珍藏十年的高梁红,飘香万里,劲大威猛。”

  我靠,这牛比也吹的忒大了点吧?这游戏才出来多久啊?竟然会有珍藏十年的酒。至于什么飘香万里,虽然闻起来是有点香。但是万里之说,恐怕也不尽其实吧!

  水寒抽了几双筷子,递给我们。连声道:“先吃菜。要不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说着,率先夹了一块糖醋貉肉,递给了我。

  我谢过后,便将其放进了嘴里,一股酸甜香味直直的冲击着我的味蕾,和着香甜滑嫩的貉肉,竟然组成一种说不出的美妙感觉。我闭着眼睛,回味着那一刹那的享受。其感觉,竟然和麝兽肉不相上下。不过,恐怕也是我的烹调水平有限的原因,若是让中央城大师傅来烹饪。恐怕味道不尽于此吧!

  水寒见我颇为享受,继续道:“来,尝尝这堪比烧刀子的高梁红。”说着,自己率先一口闷掉。

  在我父亲的胁迫下,我以前也喝过白酒。知道那种味道实在不行。便出口言道:“我喝啤酒成不?”

  水寒闻言突然一怔,旋即大笑道:“这里可是客栈,没有啤酒卖。雾都城的酒吧里倒是有啤酒。”

  叶浩也笑道:“大老爷们,喝什么啤酒啊?来,弟弟陪你整一个。”说着,便拿起盅子,在我的盅子上一碰。旋即自己先干了。

  我再也不好意思推辞,学着他们。一个扬脖,便将那盅子子高梁红倒进了肚里。一股火辣的流状物体迅速从我的食道蔓延下去,形成长长的一条线状。真是又辣又呛,令我苦不堪言。心下暗骂道:“婳筝,你也不能把感觉模拟的轻一点?”

  不一会儿,酒气开始上涌。酒也喝的放开了。到最后,几乎都在抢那个酒坛子。

  迷迷糊糊中,我趴到了桌子上。脑中一片浆糊。眼睛向四处看去,俱是一片模模糊糊,重影叠叠。

  突然,阿云冲了进来死命的摇着我:“老大,不好了!我们的豁下村庄受到了怪物袭击。”

  怪物,我一听到这个名字,立刻站了起来。气概万千道:“怪物算个球啊?让我去摆平。”

  那两个醉鬼听到这句话,纷纷站了起来。指着我道:“就是不让你一个人拉风,要去一起去。”

  风潇潇兮易水寒,醉鬼一去兮……

  

第六章 斗智斗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