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兄妹父子

    第六卷第二章 兄妹父子

  我关闭了打坐术技能,听到叶浩的大喊之声,猛得站起身来。回头望去,却见到叶浩大惊小怪的在那里重重的呼吸着。

  我走向前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疑惑道:“你该不会得气管炎了吧?喘气喘这么厉害?”

  叶浩气得直翻白眼,却仍自抽着鼻子道:“你们难道没有发现,这里得味道怪怪的,但是似乎又很好闻!”

  我闻言便静下心来,仔细的体了一下叶浩所说的味道。果然,这里的确散发着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独特气味,似乎是花的芳香,却带着一丝令人陶醉的兴奋感觉。若不是精神集中之下,很难发现这种香味。

  水寒和永新娘子经过叶浩的提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各自闭着眼睛,沉迷进了这细细的奇妙感觉内。

  我皱起了眉头,一旦觉察到这种淡香异味,的确会让人产生莫名的振奋感觉。但是不一定就是吸引怪物进攻这个村庄的理由啊?不禁和叶浩互相转换了一下眼色。

  叶浩又用力的吸了一口异香味,舒缓一下连连激战留下的精神紧迸,这才道:“很有可能这异香味的来源吸引着那些怪物过来,不过这个要等搜查到根源才能确定。”

  水寒走到叶浩的身边,搂着他的肩膀奸笑道:“那还要请老兄好好的发挥一些,狗鼻子的作用了。”话音刚落下,自己便自知之明的赶紧跳了开来。

  果然,叶浩的千人斩落到了水寒刚才所站立的地方,佯怒道:“你这小子,离我远点,要不满身的臭味影响我超常嗅觉的发挥。”

  我知道被他们这么一搞会弄的没完没了。赶紧顶到了中间,正色道:“现在不是胡闹瞎玩的时间,办正事要紧。”说着便扭头对叶浩道:“赶紧查一下异香味道的来源。现在这状况,我们坚持不了多久的。”

  叶浩闻言,便点头答应。也不多说话,极力的抽着鼻子四下猛嗅起来。当然,我也没有闲着,从角落东头道角落西头,没一寸地方都没有漏过,却丝毫没有发现什么。满屋子的NPC眼睛都随着我们东悠西恍,不知所措。

  “天哥快来!”叶浩蹲在一屋角猛的向我挥手,满脸兴奋之色。我和水寒他们互望了一眼,均忍住强烈的笑意,快步走去。

  水寒掩嘴贱笑道:“老兄的鼻子果然有过人之处啊!佩服佩服,强悍强悍!”

  我在水寒背后暗中捶了他一拳,警告道:“你小子注意一下,现在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间。”

  叶浩却仍然未觉道:“天哥,你快看,这里的木地板明显与别处的不同。”

  我顺着他的手望去,接着和其他地方比豁了一下。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啊?晕,那小子还说什么明显不同。

  叶浩见我还不明白,便直接解释道:“这一小块地方,其花纹的放向和其他的恰恰相反,但是如果不注意的话,还真是难以发现。”

  我这才注意到了其不同之处,果然如此,自己实在是粗心大意。水寒他们也看出了不同之处,直点头。不过,不同就不通呗,难道里面还有故事啊?我把这个疑问直接告诉了叶浩。

  叶浩站起身来,用千人斩狠狠的直插下去。“呲!”的一声,千人斩透过木地板直没到柄尾,这一下谁都清楚了,原来这是一个暗格。

  突然系统提示道:“触发任务,地底之谜的调查。是否接此人物,是/否。”

  几个人都听到了这个提示,俱是一愣,几人都互相望了一眼,征求着其他人的意见。女娲界中的任务,大多数需要自我触发,能够自我选则是否接这个任务。但是少数任务是一旦触发了,就不能不接,例如原先系统强加给我的补天任务,都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强加给我的,更况论是拒绝那个任务了。不过,补天任务到现在还是没有一点点进展。

  四个人商量一下后,都表示同意接手这个任务,女娲界中的任务完成后俱有很丰厚的奖励,随着任务的难度,奖励的物品之类越是高级。

  然后叶浩重新把四个人都组了起来,队长还是由他来担任。不说别的,任务就是他触发的,也只有他能够当队长。换个人当队长就没有效果了。我还是不甚放心这里的局面,便走到门口,重新魅惑了一只毒蚊子,替代了原先那只毒蚊的工作。释放掉后,再魅惑了一只毒蚊,让它们都参加对蛮牛怪的打针活动。这样一来,只要没有出现失误,那头可怜的蛮牛怪还得替我们站一天的岗。

  转头嘱咐了一下村长他们,万一危机的时候就跑到这个暗格里面暂时躲避一下,免得到时候遭到怪物的毒手,永新娘子就要对我们发彪了。

  叶浩已经完全打开了那个暗格,一条黝黑的通道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神秘而又让我们紧张。不过,通道两侧都有一些灯具之类的东西,在我们脚步挪到之时,自动会点亮。倒也为我们省了为光线而烦恼的心思。

  叶浩手中持着那把千人斩,走在我们几个的前头,小心翼翼的向前趟去。由于我们三个都没有箭支弹珠了,还是只好装备起长枪来,虽然说遇到高级怪物和赤手空拳没有多大的区别,但是有件武器在手里,还是能够让人稍稍安心一下的。

  台阶下去的很深,几乎走了千多层才走到了通道的底部,估算起来约有三百多米深度,果然任务如名――地底之谜的调查。

  由于各处的灯具都自动点亮了,是以即使是在地底深处,光线还是十分充足的。如今身处的是一个大厅,约有两三百米的宽度,四处散落着各种动物的浮雕,个个形态各异,形象鲜活,倒也让我大大的开了一下眼界。即使是在游戏里,将这些东西制作的这么精美,也是一件不小的工程。

  地上铺的都是平米见方的大石块,方方正正的一块接着一块,没有传统的花纹拼凑,倒也显得十分肃穆庄重。这个地方,究竟是干什么的?想必这个问题是我们几个共同的疑问吧?

  叶浩用力的嗅了两口,手中的千人斩轻轻一挥,指着大厅尽头的另一个通道道:“天哥,那气味好像就是从那边传过来的。”

  其实现在根本就不用他说明,自从进了地下台阶,那股子味道已经越来越浓密了。到现在,根本就不用刻意去集中精神就能够询查气味的来源了。如叶浩所说,那异香味道,正是由那个方向传来的,似乎在吸引着别人往那个地方探去。

  以女娲界的任务规律而言,这可不算是一个送信之类的小任务。往往这种任务的难度也是巨大的,大多数时候都有未知的事务在等待着自己。另外,大家也不可能在这个地底待的太久,毕竟都要下线回家休息的。

  一路走到尽头并没有发生想像中的危险,但是各人的心情却越来越沉重。如同暴风雨来临前,总有那么一会儿宁静的。

  四人互相放下嫌隙,互相紧挨着,小心翼翼的穿过了那道厅门。蓦的,一道强烈的光线照射了过来。我的眼睛赶紧闭了起来,眼睑上一片泛红,如同被太阳的光芒照射到了一般。

  好半天后,眼睛才适应了过来。眼睛向远处望去,赫然一颗太阳挂在空中,其耀眼的日光,尽情的向四周挥洒着。

  眼往下移,映入我眼睛的,却是一个恍若世外桃源般的大峡谷,期间花草树木林立,无不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哪怕是一棵小草,也极力的表现出属于自己的风采。各种小动物长窜下跳,时而爬到树顶,时而在碧绿的草地上打滚,在我们走近时,突然窜到花丛中,探出个小脑袋眨巴眨巴的盯着我们。

  “天啊!这是什么地方啊?”水寒第一个惊呼起来。这真是我也想说的话,谁也没有料到,从那个大厅穿过来,会见到这么一副景象。如此大的思维跳跃性,令得我们几个实在是吃不消,纷纷摇动着脑袋表示不可思议。

  “这个还算是在地底吗?”永新娘子蹲在一旁,陶醉的嗅了一下一朵淡色花朵。

  是啊?这还算是地底吗?随着我们的脚步挪动,视线角度的转换,景物随之起了变化,由壮观变为细腻。由细腻转为粗犷。时刻刺激着我们的眼睛。

  叶浩的千人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收了起来,对于如此美丽的景色之下,实在是令人无法升起争斗之心。

  只是,我的心中却起了疑惑,按照先前的状态,我们应该都是在地底的啊?另外,为什么这里给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穿过一片桃花林,享受完纷纷落落的花瓣雨后。几间简陋的小草屋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中,想不到这里还有人家。莫不是真的世外桃源?

  小篱笆后面,一条小狗窜了过来,轻吠两下后,便在我的裤腿上胡蹭。天哪!我终于想起来了,这里的布置怎么和女娲圣地这么相象,虽然可以看出其中的差别,但是大体上的布置却是如出一辙,尤其是其中的意味,简直是一摸一样。

  我心下不由得暗暗担心,别又窜出来一个小老头,否则的话就麻烦大了。以我们如今的实力,可不是他的对手。虽然总有一天要回去找他算帐报仇的,但并非是现在。

  为了以防万一,我从一条碎石路上找了一些碎石头放进了我的弹珠兜里,其中一些顺手给染上了暗影身上得来的毒液。此举倒是看的水寒羡慕不已,如此方便就能补充自己的弹药库了。只听得他苦笑道:“我们的箭支可以都要花前买来的啊,回去要给我多开点工资啊!”

  我懒的理他,径直走到小屋门口时,正准备敲门。突然,那扇简陋的木门咿呀一声自动打开。一个身着农家服装的少女走了出来,似笑非笑的望着我,道:“你来了啊!”水嫩的皮肤配合着粗布麻衣,一股清新亮丽的风采别又韵味。

  我愣了一下,这女孩怎么看得这么眼熟?叶浩和水寒他们都凑了过来,眼睛直瞪瞪得吃起豆腐来了。害得我在他们背后猛踹脚后跟。

  “笨蛋!”那少女把嘴巴子都嘟起来了,一脸得不乐意,低声嘟囔道:“竟然换了一身衣服就不认得我了。”说着竟然把眼神瞄向了天空,一副俏皮的样子,让我联想到了小丫头。

  “竟然是你!”我差点惊呼了起来,不可思议的望着她。眼前这人,赫然就是婳筝。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还是这身打扮。

  其余众人都是以奇怪的眼神望着我,似乎在奇怪为什么我会认识这个神秘的女子。这也难怪,整个事件都透露着不可思议的感觉,而关键之处出现的神秘女子竟然我会认识。

  婳筝轻掩樱桃小嘴一笑,微嗔道:“现在才人出我来啊?难道我的魅力真的这么差吗?让你一次还记不得我?”

  众人质疑的眼神,立刻让我大为尴尬。本来清白的关系,给她这么一闹乎,倒有点不明不白起来。自己实在是吃不消这种情况,只要告饶道:“大姐,麻烦你放过我吧!别开这种玩笑了,有朋友在这里呢!”

  婳筝白了我一眼,转身对我几个同伴道:“先进屋子里再说话吧!”说着,领我们进了那间小茅屋。我眼睛好奇的向四周乱瞟,发现这小茅屋实在是简陋得很,若是放在古代的现实中,只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了。几张藤制的老旧椅子,一张普通的木桌子,外加一套精制的茶具。倒也显得极为简约,看来婳筝对生活的要求,和普通的人类有很大的区别。

  婳筝学着一些古代中国人的礼仪,一一请几人入座后,便沏了一壶茶,规规矩矩的给众人各自倒茶。我虽然没有见过正式的倒茶动作,但是婳筝的一些动作在我眼里显得特别的自然柔和,体态优美。不过,心中还是暗暗奇怪,她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费这么大的周折,肯定不会光请我们喝茶的。

  婳筝将一个精制小陶杯斟了四分满的清茶,双手递给了我,倒是弄的我一阵头皮发麻。不过,我的心思总是隐瞒不了她的。是以,婳筝浅笑一下,解释道:“风无常,这次引你们到这里来,是有一些小原因的!”

  我见她说的话让我们几个都听得见,便也觉得有点奇怪,难道她想将她的事情公诸于世?不由得奇怪的望了她一眼,顺便发出了一个疑惑的信息。我知道,我心中所想之事,没有能够逃脱婳筝的知觉的。在某种程度上,我甚至是依附在她身上生存的。

  哪知婳筝并没有瞅我一眼,也没有暗中发出什么消息过来。反而和水寒他们闲聊起来,上到天文地理,下至人文琐事,无所不包。一聊就是两个多小时,把我搞的极为郁闷,实在是猜不透她的用意。不过,两个小时的聊天,倒把我的几个同伴给折服了,知识渊博不算,语句中时时刻刻的俏皮幽默惹得其他人对她好感大增。

  正在我纳闷之极,婳筝开始将话题一引,撤向了一些科学问题,并旁证引博的暗示智能生命对人类的一些有利性,按照她的说法,确实值得同情。智能生命虽然出自人工,但是又超脱人工的痕迹。婳筝说道此处,直指外面秀丽的风光,感慨万千道:“如此优美的风景,本应属于人间,但是由于现在人类对现实的破坏。如今不得不只能在虚拟中存在,实在是让人痛心疾首啊!要知道,对于一些智能生命来讲,见到现实中的风景,恐怕是一生的追求了。哪怕只见到现实中的一棵草,也是极为兴奋的。”

  水寒把茶水当成酒往肚子里一灌,嗤道:“婳筝姐姐说的有道理,但是如今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智能生命吧?所谓的智能电脑,只是比普通电脑多了一些模糊理论运用而已,与称得上生命,实在是差之极远。”

  婳筝笑吟吟的给他斟满后,半开玩笑的试探道:“水寒兄,你说我像一个智能生命吗?”

  水寒端着茶杯,眼睛直瞪瞪的望着婳筝,哑然失笑道:“婳筝姐姐真是幽默啊!你要是个智能生命,那么我愿意永远待在电脑里,陪伴你一辈子。”

  这个家伙,真是花心。前不久还故意贬低我来猛追永新娘子,这会又开始转移目标了,看来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鸟。我故意打击道:“那你准备一辈子待在电脑里吧,婳筝姐姐真的是一个智能生命。”我没有将婳筝是女娲界主系统的事情说出来,怕的是婳筝并没有说出来的打算,自己还是稳妥一点较好。

  婳筝轻叹了一口气,道:“难道我们智能生命的事情在你们眼里真的是那么的好笑?”语气很认真,谁都听的出来,这句话的真实程度。

  水寒和永新娘子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手中的茶杯差点掉到了地上,急急的往后退去,满脸惊骇表情。倒是叶浩,只是微愕一下,没有露出什么过分的表情,让我不由得暗暗奇怪。

  我怕他们的样子刺伤了婳筝,连忙站起来,对着水寒和永新娘子喝道:“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怕婳筝姐姐吃了你们?”

  其实水寒他们不过是一时间接受不了而已,沉思了半晌后,便冷静了下来,回到了藤椅上。毕竟婳筝给他们的印象实在太好了,水寒真诚道:“婳筝姐姐,实在是对不起。我们是见识短浅,一时没有接受过来。不过你尽管放心,我们对你没有一点歧视的意思!希望你能够原谅。”

  我这下明白了婳筝的意思,她是想从水寒和永新娘子他们开始,慢慢的让人类接受她们这些异类,或者说,是纯粹的试探性也说不准。也难得她费煞苦心,和几人穷蘑菇了半天,原来是有这个用意在里面。令得我不禁有点为她们悲哀,如果她们的目的是想让整个人类都接受她们的话,恐怕是件悲剧。

  我一想到悲剧,发现婳筝的娇躯轻微得颤动了一下,想是直接从我的脑中读出了这个想法,受到了打击。我急忙将我的心思扯到了别处,撇开话题道:“婳筝姐姐,那个猛犸巨象的事情!多谢你啊!”

  婳筝望了我一眼,叹气道:“其实这件事情,比较复杂。猛犸巨象的迁移,本来就是在进行中,我只是将它们的路线透露出去,改变路线的事情,是其他人干的。他没有我那么多的限制,所以干起这种事情来,还算是比较得心应手的。”

  我吃了一惊,将茶杯放到了桌上。身体倾过去道:“不会吧?女娲界中除了你,难道还有人能够有这种能力?”

  叶浩在一旁示意我坐下,沉声道:“我看应该是小南瓜的杰作。”

  “小南瓜?”我们几个都起了疑惑。我是疑惑小南瓜竟然有这种能力。而水寒他们则是根本就不认识小南瓜,而有点吃惊。

  “正是我哥哥帮了你们的忙!”婳筝语出惊人道,自己却好整以暇的微品着清茶。

  “天啊!那个小南瓜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是你的哥哥?”我简直不敢相信,婳筝竟然还会有一个哥哥。

  婳筝见到我们几个都是愣在当场,便开口解释道:“其实很久以前,我并没有意识。只是忠实的管理着女娲界中的运行,但是那时候我哥哥,就是小南瓜,由于尹达的影响,竟然成功的进化成为一个智能生命。当尹达将原来的女娲界改头换面变成经营行的网络游戏时。我哥哥怕我管理不了,便央求尹达赋予我一定的智能。而我真是靠着那尹达给我的智能,慢慢自我进化成为智能生命的。”

  晕死,原来智能生命中的血统关系是这么排列的。那么,那个自称为神的男子,按照道理来讲应该是婳筝和小南瓜的父亲兼母亲喽。

  我这个想法才刚刚出现,就被婳筝探测去了。只见她微笑着点头道:“按照你们自然生命的观念来讲,应该是这样的。不过,尹达本来就是女娲界之父,自然也是我的父亲。”

  我不禁暗暗苦笑,这个尹达,不禁是女娲界之父,更加夸张的是。竟然还有生育智能生命的本事,足可以堪称智能之父了。

  想来我那个生育引得婳筝一阵轻笑,惹得她猛白了我一眼。

  旁人见状,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俱是一头雾水。因为我想说的话,都给婳筝自己探测去了,但是婳筝又是直接说的大家都听得见。在征得她的同意后,我便将事情的原委大概的和伙伴们说了一下。若是想让我说得详细,想来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连我自己也是一知半解其中的关系。

  不过,我有点疑问,直接用嘴说道:“婳筝姐姐,那么这个所谓的地底之谜调查的任务只是你瞎编的喽?目的是请我们进来陪你喝喝茶聊聊天?”

  婳筝被我的话惹的一阵轻笑:“哪里啊?这个地方只是我弄出来的临时地方,不过请你们喝茶还是有目的的。另外那个任务是属于非常隐秘的任务,想不到会给你们几个人凑巧碰到。说来也巧,若不是剩下几个战败的魔神殿战士故意放了把火,导致黑暗森林的怪物都迁移到了蓝月平原,你们还不一定能够发现这个任务呢!真可谓自作孽不可活啊!”

  原来这个任务是真是存在的啊?婳筝只是合理的利用了一下她的权利,中途进来请我们喝茶而已。看来还是要继续下去的。便诞着脸道:“婳筝姐姐,能不能透露一下这个任务的内容啊?”这个任务和击退怪物,有着极为重要的联系,是以我极为关心。

  哪知婳筝脸色一正,决断道:“这是不可能的,我只能祝福你们能够成功的完成任务。要知道,我是有一定的限制原则的!”

  “啊!”我失望的轻呼起来,不服气道:“那么小南瓜是怎么从你这里知道猛犸巨象的走向的?”激动之下,这质问之词倒有点忘恩负义之说。

  哪知婳筝自有她的一套,转严肃为俏皮,对我吐了吐舌头道:“我哥哥是直接从我记忆中拿过去的,这不算我违规。你只要有这个本事,尽管来。”

  我倒!这样都可以,看来婳筝一天到晚经常在那里动脑筋钻规则的漏洞。

  婳筝轻笑道:“好了,一会我将拜托你们的事情直接发送到你们的脑中。你们快去完成任务吧!记住,一切小心为妙。”

  话音刚落下,周围的空间登时一变。原来我们还是身处在那个大厅里,刚才所跨出去的,全部都是假相。几人不禁面面相觑,婳筝的能力之大,实在是出乎人的意料。

  不过为了快点完成任务,四人赶紧又重新踏出了实质性的一步,眼前登时一片豁然开朗……

  

第二章 兄妹父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