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地底之谜

    六卷 第三章 地底之谜

  从大厅再次踏进那道大门,出现在我们眼前的与上次进入世外桃源截然相反的景色。若非要用对比的方式来形容,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幽绿的空气中,模模糊糊的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地穴。几人互望了一眼,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走了一会,赫然见到与外面相同的浮雕,只是这里的浮雕样子更加的狰狞威猛,似乎是一些活生生的凶猛怪兽直接幻化而成的。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每个浮雕后面,均有一扇形状各异的大门,或铁制,或木制,应该是通向不同地方的通道吧。我们尝试着将其中一扇推了一下,丝毫没有反应。

  我打开系统地图,然而所见到的只是一片漆黑,不过幸运的是,地图提示这个地方叫幽冥堂。名字似乎很恐怖,是以我们极为谨慎的挪动着脚步。事情有点出人意料,花了十多分钟将这个地方逛了个遍,竟然连一只硕鼠都没有见到。几人登时松了一口气,朝着中间一个石碑模样的东西走去。

  说是石碑,借着幽暗的光线细细打量,无论正面反面,却连一个文字也没有发现。只是碑底有排按钮一样的东西,我寻思着莫不是机关之类的东西,众所周知,但凡机关之类的玩意,总有极端的不可预测性,或者是开启一道暗门,或者是引发雷电交鸣。几人商量一番后,决定按一下试试,要不恐怕在这里就要无功而返了。

  几人的眼神都望向了我,我只得硬着头皮道:“看来只有我这个接近圣射手级别的高手来摆平了。”我指挥着大家都退开了十多米,大喝一下,:“小心了,别被我的罡气伤着。”擎起弹弓,远远的瞄准了第一个按钮射去。啪嗒一下,命中是命中了。只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是,射到了第六个按钮上去了,哄堂大笑之声登起。

  那种笑声,实在是夸张。就连地皮也给他们震的簌簌发抖。转眼一望,妈的!不对劲,紧靠着我们附近的一座浮雕剧烈抖动着,身上的石硝纷纷扑簌掉落,转眼间便变成了一只四脚着地的怪兽。外形极像一头狮子,粗壮的大腿,锋利的獠牙,无不显示着其危险性十足。

  由于水寒和永新娘子早已经没有箭了,手中的长枪显然不是他们擅长的武器。我只得大叫一声,你们往后撤。我来游斗。

  幸好在婳筝的幻境中搞到了两袋子石头,否则的话,连还手的余地也没有了。此刻,我手中的弹弓连连拉动,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下手为强。边退边打中,也仅仅十多发弹珠的时间,就给那头兽狮近了身,这还是通过系统命中提示后才知道这怪兽名字的!不过,那家伙的灵敏实在不容小觑,我那弹珠,仅仅命中了两发,去掉它十点生命而已,看那架势这家伙的实力定是不凡。而自己的特殊技能魅惑术的三个名额,早已经在外面分配完毕了。

  我几乎闻到兽狮呼吸的气息了,那锋利的爪子往我袭来,夹杂着呼呼的破空之声。叶浩早已经守候在了一边,在兽狮近身之前,横插了过来,手中的千人斩自然不是吃素的家伙。从上段往下猛劈下去,虽然系统判定攻击未命中,但是也阻了兽狮一下。两名兼职枪兵从后面掩了过来,长枪直刺兽狮背后。不愧是以感知著称的射手,在突然换了长枪的时候,其命中率还是这么高。虽然只损失了对手两点生命,但是惹得兽狮往后一扑,利爪差点就扫中了正在得意得水寒。骇的他玩命的向后奔跑。叶浩则紧随在兽狮后面,提剑猛砍。永新娘子待在身后,给我们几个加了一些辅助技能。

  我自然是趁此机会,往后面绕去,手中的弹弓毫不闲着,一连二十多颗弹珠一颗接着一颗向兽狮击去。极为幸运的是,只有百分之三十都不到的命中率,竟然命中了十一次。最后三颗还是连续命中,估计这一下子就去掉了兽狮三分之一的生命,这可要归功于我弹弓的附加风属性。否则仅凭那物理攻击,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兽狮利爪扫中了被它追上的水寒,疼的他立刻大喊起来。但是由于水寒是绕着圈跑的,叶浩虽然速度比较慢,但是也能趁兽狮攻击停顿的时候追了上去。攻击命中。以叶浩现在手持千人斩的攻击力,自然是不凡,一刀就削掉了那家伙十多点生命。

  兽狮吃痛之下,放弃了追杀水寒,转而用獠牙向叶浩咬去。总算叶浩走了点狗屎运,系统判定攻击失败,趁此僵直状态时。叶浩掉头狂奔,被那家伙咬上几口,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我大喊着叶浩往那个石碑那边引,这个地穴唯一能利用的有利地形便是那个石碑了。我边攻击着,边往那边退去。叶浩会意的跑着S行路线往我奔来。短短的十多米路程便被追上,锋利的獠牙直刺进叶浩的背部,这一击几乎去掉了叶浩的一大半生命值。叶浩也没有办法,若是有以前那双极品鞋子在这里,哪会被怪物咬到啊!此刻也只有无奈。

  一直紧随其后的永新娘子虽然没有再次攻击,但是见到叶浩被攻击了。急忙将长枪一撩,刺中了兽狮的头部,一个侧身便挡在了前面。这才给叶浩逃脱开来,免遭狮吻。永新娘子见叶浩已经脱离了危险,也急忙脚尖点地往后直飘而去。其速度之快,比20级的正常大射手要快上几筹。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永新娘子的命中率倒是不高,原来大多数点都加到灵敏上了。

  又是被我接连着几发弹珠命中,引得兽狮往我直奔而来,却正中下怀。等它稍微接近的时候,我便开始绕着石碑奔跑,时不时得往后弹上一弹弓。只是,那家伙得速度实在是太快,好几次都差点咬到我。不远处水寒已经恢复了过来,提着长枪直奔过来,嘴里大喊着:“大伙并肩子上啊!老掉它。”

  我倒,这家伙武侠小说看多了。不过,叶浩和永新娘子还真的一起靠拢过来,四件兵器直往兽狮击去。系统提示,致命一击。兽狮一下子损失掉了进五十点生命,原来在这关键时刻,叶浩竟然打出了致命一击。这突如其来的幸运登时挽回了不利的局面。大家成功一击后,兽狮竟然已经进入了轻伤状态。真是太好了,我嘱咐着大家离远一点,虽然是轻伤,从那兽狮已经变慢的脚步就可以看的出来,它已经被减了属性了。原先它就只是比我快那么一点,现在减了属性,肯定速度不如我。那么我就可以慢慢的磨死它了。现在如果再叫伙伴们近攻的话,万一死在暴怒的兽狮手里,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利用着石碑的地形,每次一个转弯总会把自己和兽狮的距离拉开一点点,三圈转下来后,我就有攻击两次的空余时间。

  两分钟的时间,就把原本轻伤的兽狮折磨成了重伤,那家伙的步伐更加慢了,竟然还有一点蹒跚的感觉。如此一来,我的工作更加轻松舒适了。跑一圈就有一次的攻击机会,如此跑了十多圈的状态下。那头兽狮倒在了地上,进入濒死状态。几个伙伴登时一拥而上,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

  几秒钟后,兽狮侧下了凶猛的脑袋,再也不动弹了。系统立刻提示道:“兽狮死亡,傲无常得到经验值2450点,风无常得到经验值3014点,水寒得到经验值3768,永新娘子得到经验值3768。傲无常升级。”

  这家伙,一天之内竟然升了这么多级。想想也令人羡慕啊。我用打猎技能搜索了一下尸体,弄到了一根獠牙。另外地上也掉出了一件装备,是一双护腕,让水寒鉴定一下,发现是一套力量护腕,力量+1,防御+0。这力量护腕虽然够不上极品装备得称号,但是也算得上不错得东西了。拿到市场上去出售的话,怎么也能卖个一两千金币。

  收拾完战利品后,转头望向刚才那个石碑。刚刚打怪的时候,便发现了那个石碑竟然比原先高了不少,此刻无危险之后,肯定要去看看。只见原先光滑无字的石碑,两面却布慢了密密麻麻的文字。我们粗略的看了一下,知道了大概的意思,原来这个地底,其各个通道竟然可以通往整个女娲界的几处重要地带。只是比较重要的地方,都有守护兽防护着。刚才我们干掉的那头兽狮,便是其中之一的守护兽。看到此处,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要是刚才冒冒然的按了全部的按钮,恐怕我们几个,全部要躺下了。

  “天哥!异香味道是从那个地方冒出来的。”叶浩指着前头开启的一道门,猛嗅着鼻子道:“味道已经比原先浓了几十倍了。”

  我顺着他手指望去,的确是有一扇门已经开启了。还是原来兽狮守护的地方,我倒,这运气未免也太好了。瞎打乱撞竟然被我们找到了此行的目的。

  几人商量一下后,一致决定先完成任务再说。当下休息了一下,用了点金创药,把被遭到伤害的叶浩和水寒的生命值都补充满了。这才极其小心的往里探去,刚才差点就吃了这么大的一个闷亏,此刻怎么也强行把精神提高了数级。

  做事情小心谨慎,确实极有好处。果然,没有过多久,就开始遇到怪物了。有一些单只比较强力的,也有比较弱小而具有数量优势的。不过这些攻击一一被我们的小心谨慎瓦解在了襁褓之中。

  现在的路走的极其慢,因为随时都有扑出一头怪物的可能性,在这狭窄的通道中,只有叶浩趟到最前面,给他加持上各种各样的辅助技能,一时倒也把他弄得浑身花花绿绿的。我最感兴趣的是永新娘子施展的一种叫祝福术的东西,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辅助技能呢。一旦帮人加持上去,犹如在别人头上戴了一个光圈,闪闪发亮,简直和传说中亡灵头上的光圈一样,不过威力似乎也不小,被施术者的防御力大大的提高很多,是以叶浩在前面安全等级提高了少。

  一路走去,黑土通道时而窄,时而宽,弯弯扭扭。一个多小时候,竟然辨别不清现在自己究竟身处哪个方向了。幸好地道没有岔路口,否则的话迷路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此时得怪物似乎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该不会是进入到了哪个强力BOSS的势力范围之内了吧?几人登时全部紧张起来。

  说到没有岔路,前头立刻出现了一道岔口,无奈只得寻着异香味道走去。哪知道这岔道口没走五分钟,就到了尽头。那是一个不大的地穴,只有五六十平方大小。四周的土壁上贴满了奇怪的黄符,离我们不远处,地面上硬生生的长着一支纯金色的植物,这植物很奇怪,连茎带叶全部是纯金色的,残谢的金花上面,赫然长着一粒果子。果子的颜色不用多说,也是纯金色的,比较醒目的是,这粒金果隐隐散发着一丝光芒。此刻就算是嗅觉极度迟钝者,也该明白了一直追查的异香味道就是这支金色植物发出来的。

  众人不由得暗暗奇怪,这小小的一支植物,其散发的异香味,竟然能够渗透出去这么遥远。更为奇怪的是,引得外面无数的怪物拼命凑来,却对通道里的怪物没有吸引力。

  金色植物的前面几米处,竟然是一个奇怪的祭坛,同样贴满了各种各样的黄符。几样法器一般的东西,纷纷围住一个坛子。看不出来那个坛子是什么材质的,因为那上面贴的黄符比这地穴里头的黄符加起来还多,密密麻麻的一层又一层。

  我们几人瞬间就被吸引了过去。以前在全息电视上,总是见到道士用这种黄符驱妖除魔,但是在现实中却从来没有见到过。难道女娲界中也有这玩意?

  叶浩伸手摸了摸那个坛子,随即快速缩回。我们几人吃了一惊,急忙戒备。好半天后,也没有什么反映。哪知叶浩尴尬道:“心里作用而已,心里作用而已。”

  切!几人同时对他鄙视了一下。我笑道:“平常你小子胆大包天,在游戏里怎么会如此的拍死?竟然比我还要怕死。”

  叶浩嘻嘻一笑,“不如我们把它揭开看看。里面是否有个恶魔之类的玩意,到时候我们拯救了它,然后它给我们许个愿望。”

  我倒?这小子看来小时候也听过不少的童话故事,此刻竟然幻想这么幼稚的事情。便泼冷水道:“说不定过了拯救它的期限,反而把你给吃了。”

  叶浩又摸着那个坛子,道:“是福是祸,总要打开来瞧瞧才能知道。争论是争论不出未来的。”

  几人都同意这句话,一个游戏,在这里安排一个这么个坛子,总是有其用意的。如果不去揭开它,说不定这辈子都搞不定这个任务。

  几人分散开来,由叶浩举行揭盖仪式。一二三以后,叶浩飞快的将坛盖揭了起来,然后迅速的往后退去。果然不出所料,一道黑色的雾从里头钻了出来,周围的所有黄符立刻发出了阵阵能量,直刺那团黑雾。一时间在这小小的地穴中,竟然风雨雷电什么都有,目标只有那团黑雾。我们所能够感受到的,只是那惊人的气势而已。

  那团黑雾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鸣叫之声,旋即慢慢的幻化成实体。入我们眼的,竟然是一个浑身漆黑,头顶长角的妖怪。浑身透着邪气,给我的头一印象就是,这家伙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那个妖怪一现形,雷电的力量瞬间便又加强了。不大的身体周围,布满了雷电的力量,散发着滋滋的声响。那妖怪用那比公鸡还难听的嗓音道:“放我出去!”

  叶浩终究胆子要比我大的多,见那妖怪似乎并没有能够挣脱禁制,便走前几步,沉声问道:“你是何方妖怪。”

  妖怪猛的睁开眼睛,怔怔的望着我们。喃喃道:“我是谁?我是谁?”旋即又道:“我就是魔,哈哈!魔!”

  “靠!原来是个疯子!”我不禁走前几步,不屑道。

  魔登时大怒,欲向我冲来。却怎么也逃不开禁制的力量。只得放下怒气,向我求饶道:“兄弟,你就帮帮我。把我放出来吧!到时候,我就做你的仆人,你叫我打谁我就打谁。让我咬谁就咬谁!”

  晕!这家伙的表情变化可真够快的啊。一般来讲,这要放在人身上,肯定是个狡猾之人。是以,我并不上它的当。只是自言自语道:“我在想,怎么收拾你才好。究竟用什么方法呢?红烧还是清炖?”我欺负它根本没有力量逃出禁制,否则根本不会低声下气的来哀求我。

  果然,那个魔的表情瞬间变的极为可怜,讨饶道:“大哥,你就饶了我吧!虽然我是一个魔,但是你以为我想做一个魔啊?再说了,人有好坏,难道我们魔就没有好魔与坏魔?”

  我斜着眼睛望着它,问道:“哦?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自己是一只好魔喽?”

  魔看了一眼我,声音似乎没有原先的大了:“也不是,我算不得一个好魔。但是至少不是一个坏魔。”语气有点虚弱,我惊讶的向它望去,只见到雷电的能量又强大了不少。魔的身体似乎也衰弱了不少。看来它有点敌不过这个禁制。

  不过,任由禁制收拾它还算是比较好的一个选择。虽然它说的有点可怜,但是对于一头魔来讲,万事小心是最好的。不过,如此一来倒也无法把任务进行下去了。遂道:“看你有点可怜。只要你发誓永远效忠于我,我就放了你。”

  魔大喜过望,用那更虚弱的声音说道:“我以我们魔的声誉发誓,我永远效忠老大您。”

  魔的声誉?魔有什么声誉啊?我也不挫穿它的用心,继续道:“好!很好,我的仆人,你说说我该怎么放了你?”

  魔的精神似乎振作了不少,急忙道:“老大,你把那粒金果子给我吃了。我就能自己逃脱这个禁制了。”

  金果子?我回头望了一眼那棵金色植物,转头又道:“小黑。那枝金色植物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你们怪物见到它如同见到鸦片一样兴奋?”

  魔听我叫它小黑,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旋即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来头,只知道吃了它的话,可以使我们进化一级。反正到时候我吃了,伤也好了,就可以出来了。不过,这果子对于你们玩家人类而言,除了好吃一点,是丝毫没有用处的。”

  可以使怪物进化?还能治伤。我立刻想到了夜牙,这家伙自从那天受伤后,一直处于重伤状态,若是把金果子给它吃了。说不定它的伤势马上就好了,有可能还会进化成蝙蝠。呵呵!

  当下便不再犹豫,将我心爱的夜牙从背囊里取出来。伸出中指对它小脑袋上轻弹两下,只见它抬起可爱的鼠头,睡意朦胧的眼睛向我瞥了一眼。蓦的,猛的站了起来,鼻子猛嗅,似乎连自己的伤势也顾不上了。看来它也闻到异香味道,才有这异常的举动。

  水寒和永新娘子见到我从背囊里拿出了一只老鼠,眼睛都直瞪瞪的望着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的花样层出不穷。我稍微和他们解释一下后,眼睛便瞄向了夜牙。

  夜牙盯着那枝金色植物猛瞧,几乎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走到金色植物面前,似乎想吃那粒金果子。哪知道刚一接近就被弹了回来。试了几次后,只得眼巴巴的望向了我,嘴里吱吱直叫唤,小爪子还指了指那棵金色植物。

  我拍了一下它的屁股,嘲笑道:“想吃又没有本事,看吧!还是我疼你。”说着就把手伸向了那粒金色果子,不顾一旁那只魔的苦苦哀求。转手就把金果子摘到了手里,只是,并没有遇到夜牙遇到的阻力,看来人类是可以摘取的。

  那只魔几乎呢喃着哀求我了。只是,我不得不狠下心肠。魔对于我来讲,绝对是代表着邪恶的一面,是不值得我对它产生信任的。何况,夜牙也极为需要这粒金果子。以我和夜牙的关系,是怎么也不可能把果子给魔的。

  当我把金色果子塞到夜牙的嘴边之时,这小家伙竟然不顾自己的伤势,来了两个后空翻后,欢天喜地的叼起金果子就啃了起来。几乎是所有老鼠吃东西的速度都极快,夜牙自然也毫不例外。仅仅花了几秒钟,那粒拳头大小的金色果实已经给它咬的连核都没有了。

  几乎就在同时,夜牙原本微黄的体毛渐渐的产生了变化,泛起了一片片金色的光芒,直刺的我眼睛向旁边转移。好大一会后,那团金色的光芒才消失殆尽。系统当前便提示道:“恭喜您风无常,您的宠物夜牙进化成功。”

  我们几人,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来。原来夜牙此刻几乎是变了个模样。体形缩水成只有巴掌大小,体毛变成纯金色,一根一根极为飘逸,见我向它望去,便猛的窜到了我的怀里,娇小可爱的鼠头对我胡蹭。

  永新娘子痴迷道:“好可爱的小老鼠哦!我能不能抱抱?”虽然是对我请求,眼睛却没有离开夜牙。

  我把夜牙一把揪起来,这家伙进化成功了,想来伤口也肯定好了。是以,并不用对它多客气,直接甩给了永新娘子。哪知道我这个动作却引得她对我大大得反感,嘟囔道:“狗官就是狗官,对待小动物也没有一点爱心。”

  无语中……。倒不是因为她骂我狗官,只是夜牙这小子,在永新娘子的怀里蹭起来,竟然比在我的怀里还要动作大。

  “天啊!”水寒仰天长叹道:“我愿意便成一只小老鼠,这辈子就躲在永新娘子的怀里不出来。”

  所得到的,只是永新娘子飞起的一脚。

  对于色狼,我向来是无话可说。便打开了状态栏,直接看我宠物的状态。夜牙的等级还是只有12级,但是各属性每种加了一点,生命值和内力值也增加了不少,真是十分的夸张。

  鼠王:姓名 夜牙 等级 12 级 力量12 灵敏22 体质9 感知13 悟性9 魅力11 生命 51+20点 内力42+20 伤害12-25加雷系伤害 防御力25+5 武器 鼠牙 物理伤害10-21 雷系伤害3-8 防具:鼠皮 防御+15 雷系防御+5 特殊技:加速术一级 治愈术:一级。提高生命恢复速度100%,持续时间60秒,悟性加权。

  虽然没有升级,但是进化后各种属性都提高了一点,鼠牙和鼠皮的能力也增加了不少,更加难得可贵的是,竟然学会了治愈术。看来以夜牙现在的实力,单挑一只20级的普通怪物是毫无问题的了。

  正在欣喜之余,被我遗忘的突然魔大声笑了起来。我愕然的向它望去,疑惑道:“你不会受到刺激了吧?”

  魔嘿嘿阴笑道:“笨蛋人类,你们上当了!那枝金花,本来就是禁制我的能量所在之根本,如今被你摘了金果子,自然是压制不住了我!”说着,便又挣扎了一下,原本衰弱的身体,似乎迅速强大起来不少,隐隐竟然有破开禁制的迹象。而那枝金色植物此时已经没有了金色光芒,极度萎缩。

  靠!真的上当了。原来这家伙是装的衰弱不堪的,目的是降低我们的警觉心,好厉害的手段。

  “打!”叶浩提起千人斩便向它横扫过去。的确如此,这场架是迟早要打的。还不如趁它没有逃脱禁制的时候,先下手为强。想到此处,手中的弹弓连连发射,轻呼了一下还在美女怀里撒娇的夜牙,让它帮叶浩加了各治愈术,然后上去帮忙。

  既然是开打了,水寒和永新娘子自然也不会闲着。一人一柄长枪,连续向魔刺去。

  “蓬!”能量禁制突然炸开,整个祭坛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个魔虚立在空中,得意的望着我,讽刺道:“谢谢主人将我放出来。”说着,急速向我飘来,伸出鬼爪就向我胸口一击。夜牙的加速术正好在这个时候发到我的身上,我借着这股速度,脚下轻点,运起草上飞就往后倒退而去。堪堪避开那强力的一击。

  夜牙不用我指挥,给我再加了一个治愈术后,便给几名同伴都加上治愈术和加速术。永新娘子则退在一边,给我和叶浩一人加上一个祝福术。

  第一轮下来,魔就吃了不少亏。我和叶浩的那一击,至少消灭掉它20多点生命。但是那是处在魔还被禁制的状态下,才能得以成功的。

  那魔如今逃脱了禁制,立刻嚣张了不少。猛追着我不放,幸好有加速术和草上飞两种技能结合起来,我脚下的鞋子也有很强的加速功能,才堪堪没有被魔追上,只是却连用弹弓的时间也没有。只好不停的折身往叶浩那边引去,否则的话,叶浩根本无法追上我们。

  叶浩见状,早已经摆开了架势,等待魔的经过,给予其狠狠的一击。哪知道系统判定那一击失败,惹的我心中一惊,身法一顿,竟然被那魔的右手扫中,系统模拟出的疼痛感立刻弄得我一激灵,暗中怒骂道:“婳筝,你就不能徇一下私。”恰好夜牙此时赶到,奋力向魔咬去,威力也是不小,造趁成伤害1+5点。

  我往后退去,妈的!魔的这一击竟然去掉了我近50点生命,我靠,要是再这么来一下子,恐怕我就直接进入濒死状态了。

  

第三章 地底之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