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卷 第五章 险情骤至

    第六卷 第五章 险情骤至

  我心里很兴奋,拿着羊皮卷轴展示给几位同伴看。具有自动记录走过路线的羊皮地图,在这错综复杂的地底冒险,无疑是一件极为实用的宝物。同伴们见了无不啧啧称奇,大叹我的狗屎运极佳。羊皮地图外形十分古朴,拿在手上呈现出一种凝重感,隐隐显现出淡淡的花纹,应该是个不错的宝物。

  我得意洋洋的拿着羊皮地图,绕着整个大殿里转了一圈,眼睁睁的瞧着地图的中间位置慢慢的显示出了细节,一改原来灰蒙蒙的一片。再次回到了大殿中间石碑处,几人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地图的状况,此时所显示出来的部分,包括昨天走过的部分,只占了整个羊皮地图的极小一部分,由此可见,这地底通道应该比我们想象中的大。

  不过,由于大殿在地图上表现的实在不大,虽然很清晰,却很多细节部分难以看的十分清楚。我瞪大着眼睛,叹道,要是可以局部放大缩小就好了。话音刚落,地图中间大殿位置发生了变化,画面放大了许多,直至占满了整个卷轴。

  顾不得惊叹声起,我兴奋的做起了试验,无论放大缩小,只要自己说一句话就能办到,简直和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一般功能。如此一来细节部分尽收眼底。按捺住奇异兴奋的心情,细细查看起地形来。由于地图中可以一目了然,是以发现这地方竟然有整整十二扇形态各异的门,这下可为难我了,若要每一个都走一遍的话,恐怕没有个两三个月休想全部搞定。一时间急的我搔头挠耳没了主见,只得眼巴巴的望向几名伙伴,希望利用他们的智慧,可以使我拿定主意。

  实在没有料到,如此竟然使我更为头疼。众人各执一词,各有观点,且互不相让,虽不到面红耳赤的地步,却也颇为激烈,我只得叫一下暂停,让我的耳朵稍稍解放一下。

  暂时安静之时,宁柔却开口道:“公子,莫不如我们先走第七道道口,感觉那边应该对我们有利一点。”声音轻柔平淡。一双清秀的眼睛紧巴巴的盯着我。

  我也望向了她,问道:“难不成你有另外的想法?”心下带着一丝丝疑惑,我知道宁柔,虽然只是一个NPC,却有着自己的想法,其性格也是十分的稳重。断不会贸然的提出这种事情。我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出点什么,那双清澈的眼睛中,唯一能给我的,就是对我无比的关心。是以,我也放下了心,暗骂自己不应该疑神疑鬼。

  宁柔没有开口,琼花却抢断道:“笨笨,女人的直觉应该是最灵的,我刚才也说走第七道口来着。这没有理由可以解释的出来。”说着,得意的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伙伴。

  众男登时气馁,女人的直觉至少在传说中是比较灵验的。我道:“那好吧!反正随便选也要选一条路出来走,就让我们做一下试验看看,女人的直觉是否像传说中的那么灵。”我不相信宁柔会害我,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更况论宁柔是属于我的一个NPC,完全没有理由会对我做出不利的事情。

  叶浩他们见我这么说,便也同意了下来,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痛痛快快的做事情。由于有了上一次的经验,知道了每个通道门口的雕像其实就是守护兽。如此,各人便都站好了队形,把七门门口尚是雕像的守护兽围住,纷纷进入备战状态。

  一切准备妥当时,我按下了第七个按钮。地面一阵剧烈的颤抖后,果然那个原本长着翅膀的老虎雕像外壳片片碎裂,露出了真身。好一只漂亮的老虎,威猛的身子配上极为嚣张的翅膀,使人感到一种唯美得感觉。不过此时并非是来欣赏英俊怪物的。由于早有准备,所有人都在第一回合抢先攻击。我是属于远程攻击的角色,自然也不会落入别人的后面,随着攻击命中的声音响起,我知道了那头怪兽的名字叫翼虎。听着这名字十分威风,却实在无法抵挡这么多高手的同时攻击,尤其是苦竹的背刺,威力实在巨大,虽然不能连续使用,却加上队友的威力,宁柔剑圣级别的实力,几乎一击就将翼虎击毙。看着摇摇晃晃的翼虎,我指挥大家往后撤退,防止翼虎濒死之前的反扑使自己人遭到没有必要的伤害。

  果然不出我所料,受了重伤的翼虎突然身子发红,疯了似的向前突击,锋利的爪子堪堪从撤退最慢的叶浩胸前数公分处滑过,激出了我一身的冷汗,看样子是翼虎出现狂化了,在女娲界中,任何怪物若是被逼急了,有微弱的几率出现狂化,其攻击力和速度大大增加,但是狂化后会出现明显的虚脱,另外狂化维持的时间也不会太长。

  我急忙呼唤夜牙上去纠缠住狂化状态的翼虎,夜牙此时进化后已非昔日阿蒙,用爪子骚扰式的攻击两次后,便开始利用自身的灵敏优势来回闪避,每次攻击都是虚张声势,一粘即退。这些都不是我下的指令,而都是夜牙自发的战术,看来这次进化并不是紧紧局限在表面属性上。心下不由得窃喜,夜牙的实力增强,即是我的实力增强。略估算一下,即使不使用召唤兽这个杀手锏,和同等级的玩家单打独斗的话胜算很大。

  众人在夜牙的掩护下,都已经撤到了安全的地方。琼花的声波控制,自然属于远程攻击的总类。玉笛粘唇,一波一波的声浪顿时袭向那头狂化的翼虎。攻击伤害虽然不是很高,却大大的阻碍了翼虎的行动力,使得夜牙闪避起来更是如鱼得水。我自然也是不闲着,一粒粒的弹丸在弹弓的作用下,速度极快的打击着翼虎。

  仅仅十多秒钟的时间,翼虎通红的身体黯淡了下来。看来它的狂化状态时间已经到了。早已经按捺不住的战士盗贼们呼啦一下的冲了上去,翼虎连惨叫的声音都没有来得及发的出来,便给乱刀分了尸。

  我不由得感叹,我们这些怪异玩家的组合,其实力实在是暴强,连翼虎这种守护兽打起来也相当轻松,虽然这和一开始准备充分有很大的关系。系统提示翼虎死亡后,第七道门无声无息打开,出现一道两米多宽的通道,由于不远处便有一个拐弯,是以只见得前面的十多米地方。

  成功轻松的击败守护兽的经历,使得我们几个胆子也大了起来。稍稍排列了一下阵行后,没有犹豫便往里面探去。由叶浩站在最前面,负责开路,苦竹夫妇一左一右靠后护着。我和水寒稍稍站后一些,手中那着那幅宝贝地图,不时的看一下走过的地方。宁柔和夜牙则殿后,以防怪物从后面袭击。

  网络游戏中,但凡地下通道,若是不出现什么怪物的话,估计那是个笑话。各种稀奇百怪的小怪物纷纷袭击我们,只是还没有接近的时候就被琼花的超人感知探测出来,反而被我们反偷袭了几把。在如此强大的阵容下面,应付各种危机简直是游刃有余,甚至有空边聊天边打,悠闲之极。水寒贼笑嘻嘻的拣着怪物掉落的东西,不停的往背包里面塞,嘴里还念叨着,要为昨天的损失好好的弥补一下。原来昨天在村长家里大战怪物的时候,拣到了不少的东西,当时直接丢到了墙角了,回去的时候给忘了拿!今天想起的时候却已经刷没了,倒也让水寒好一阵心疼。

  蓦的,琼花突然叫停,表情凝重,眉头紧锁,如同发生了什么大事情一般。一时间把我们几个弄的都紧张起来,纷纷焦急的望向她,竖着耳朵,四下张望,却由于感知不够,丝毫没有发现什么!焦虑之心由起,却又不敢出声询问。只是各自都紧紧捏住武器,以不变应万变。气氛登时萧杀起来,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声音,我甚至能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流吹到我身上,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尿急!”憋了老半天,琼花冒出了这么一句,表情极为尴尬。我不由得感到一阵晕眩,差点倒地。其他人的表情也不比我差,如同吞了个苍蝇一般。

  “带帐篷了吗?”宁柔处于同是女性,关心的问道。女娲界这个游戏对下线规则有着极为严格的限制,在野外下线的时候必须有帐篷。

  几人我看你你看我的,都没有带帐篷。其实这也难怪他们,帐篷的价格实在不菲,很少人舍得花钱去买那种一次性得玩意,一般都是跑到城里住客栈去了。

  琼花得表情越来越强烈了,显然本体给她的尿急提示也十分的强烈,无助的望向苦竹。

  “实在不行就强制性的下线吧!”我调整了一下情绪,只得接受了这样的事实:“我们这里人多,再说怪物也不强,保护你一个应该没有问题。”话虽如此,但是要保护一个完全没有反抗的人,我们的机动灵活性就没有了,即使怪物等级不高,应该也由得我们受了,不过此时除了这个办法外很难有其他得办法了。

  苦竹也点了点头,表示只有如此了。我们先让琼花走到通道的壁边,然后几个人将她围住,这才让她强制下线。之间琼花说了一句:“我下了!”几秒钟后,原本带着表情的脸庞忽然间归于平淡,即使连最轻微的动作也没有半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都三分多钟了,也没有见到琼花的脸上出现一丝变化。众人谁也没有说一句话,强制性下线的玩家,在一大段的时间内,没有任何反抗能力。是以,若是安全措施没有齐备的情况下,很少有人敢尝试的。我们当然也格外的小心,万一有点什么事情的话,很难交待的。

  心情自然也十分的紧张,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水寒下意识的抹了一把额头,吁声道:“这个时候千万别来个Boss什么的!要不就麻烦了。”话音刚落,对面就吹来了一阵冷风。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向我们这边跑来,听声音还为数不少。

  “靠!乌鸦嘴!”我轻声怒骂了他一句。水寒大为尴尬的挪开了头,避开众人怒目相视。

  “备战!”事到如今,也只有面对现实了,希望来得怪物都是菜菜的。其实大家不用我喊,都早已经进入了备战状态。

  远处的怪物甫一出现在我们眼前,我和水寒两个远程攻击的角色边连连急射,消灭一个是一个。而叶浩和苦竹由于是近距离战斗的角色,只有干瞪着眼睛看我们打,却不敢挪动脚步半分。

  怪物的速度很快,似乎是有备而来。队形齐整,前排的肉盾做的相当出色,冲过一半距离的时候,我们两个也没有消灭掉其中一个。而后面的远程怪物――毒针兽。则丝毫不留情的将毒针毒刺什么的尽情往我们身上招呼,更为让人心头冒火的是,那些怪物在接近我们的时候竟然停了下来,肉盾们一字排开,以藐视的眼神望着我们,似乎在说:“随便你们怎么打,别客气。”

  叶浩连中三支毒针后,再也憋不住那心头火,扛起千人斩就扑了上去,对被我们攻击到的那个肉盾型怪物一阵猛劈。十多下后,即使那种皮厚型怪物也抵挡不住了,轰然倒地。只是,立刻又来了一只堵上了缺口。

  现在谁都知道,若是没有办法打开一个缺口,让我们的人冲进去和毒针兽短兵相接的话,不出十分钟,我们这里将没有一个活人。苦竹也按捺不住了,施展了隐身术,飞快的移动到了那些长相极似大犀牛的肉盾怪物前面。仅仅一个背刺,就干掉了一个。一旁的叶浩趁此机会,一个闪身便冲了过去,舞起千人斩对着那些毒针兽狂劈猛砍,犹如砍瓜切菜一般。

  苦竹施展完背刺后,隐身立刻失效。旁边一只暗犀牛补了他一角,立刻损失将近三分之一的生命值。吓的他赶紧急退开来,这种被称为肉盾型的暗犀牛,其近身攻击力竟然也不弱,倒是十分出人意料。两只暗犀牛见苦竹退走,随之跟着跑了过来。虽然苦竹的速度比它们要快的多,但是终究不能和它们硬顶,只得又往旁边闪去,以期将它们引开。哪知那两只暗犀牛竟然放弃了追逐苦竹,径直攻向不远处的琼花,由于苦竹和叶浩的缺席,使得琼花的一部分身体暴露在了怪物的攻击范围之内了。若是被击中,恐怕也抗不住几下的。更为恐怖的是,所有的怪物都开始往我们这里快速奔来,显然是有什么人在那里指挥着。

  不用我吩咐,夜牙立刻龇着牙向那两头最卑鄙的暗犀牛扑去,强横异常的直接和它们撕咬在一块,足此可见,进化后的夜牙其实力已经大大的提升了。

  远处正在和毒针兽肉搏的叶浩见怪物发起了总攻,急忙想抽身回来,却被几只毒针兽纠缠的脱不开身。而苦竹一见不对,急忙打了个隐身冲了过来,刺中一个怪物后,迅速补到了位置上。

  十几只怪兽飞快的冲到了我们面前,弄的我和水寒叫苦不迭。距离一近,远程攻击角色的优势立刻消失殆尽。却又不能进行游击战,实在是叫人感到窝囊。心里憋着一肚子的气没有地方撒,也懒的进行攻击,给自己连连使用金创药,以提高生命值恢复的速度。

  宁柔见我窘状,立刻和我换了个位置,由她在前面顶住了怪物打。趁此空挡,我召唤出了昨日封印下来的一只毒蚊,由它替代了叶浩的位置,并且帮那些怪兽打打麻痹针。

  夜牙突然往后一个挪身,全身黄金色毛发倒竖起来,帮我们几个一人上了个治疗术,如此我们损失的生命值快速的恢复了上去,令我们好过不少。

  宁柔不愧是剑圣级别的NPC,每三下攻击就能干掉一只皮厚肉坚的暗犀牛。看样子,只要我们能够顶住一分钟的攻击,就万事OK了。

  我自身也轻松了不少,宁柔替我档住了大部分的攻击,夜牙也回到了我的身边,和我身边的怪物厮打着。似乎一切都顺利着进行着,心下也同时暗暗祈祷,琼花大姐,麻烦你能不能快点啊!我们快支持不住了。

  哪知就在此时,水寒大叫一身:“无常!我顶不住了!”话音刚落,就施展了一下轻功,往后跃去,动作迟钝,一看就知道至少达到了中伤级别。怪不得要逃跑了,一个弓箭手最忌讳的就是被近身攻击了。

  只是,可怕的事情也随之发生了。水寒撤出后留下的空挡立刻被一只暗犀牛填补了上去,低声吼着对着琼花就攻击!靠,麻烦大了的说。

第六卷 第五章 险情骤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