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六卷 第六章 麻烦大了

    六卷 第六章 麻烦大了

  暗犀牛的攻击依然发出,谁也没有办法。只见得琼花的躯体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到了墙上,一阵暗红色遍布全身,一闪一闪,那是系统自动提出的警告,只有队友能够看得见,显然她已经受了重伤。

  苦竹开始急了,虽然自己就在暗犀牛不远处。但是用普通攻击的话,根本无法阻止暗犀牛的动作,若是采取背刺,却又没有充足的时间。心一乱,只得舞着手中的蛇刺对暗犀牛狂刺,嘴里骂骂咧咧的,想来已经做出最坏的思想准备了。

  如今之时,我也只得暗骂一句,这个烂游戏,为什么下线的时候要留下躯体?只是现在却由不得我胡思乱想,若再不采取措施的话。那只可恶的暗犀牛第二波攻击就要开始了。我眼睛四下一扫,却惊奇的发现我放出来的毒蚊正好在暗犀牛的身边。心下登时欣喜若狂,要知道毒蚊的攻击力不高,却有一定的几率可以麻痹敌人。我马上向毒蚊发出了命令,掉头攻击那卑鄙的暗犀牛。眼见着毒蚊的毒针向暗犀牛刺去的时候,我们几个伙伴们的动作不由得都停了下来,无不心中祈祷这一下麻痹成功。

  明明那个镜头只有一瞬间的事情,可是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如同过了一个世纪一般的漫长。心脏的跳动也似停止了一般,呼吸不争气的急促起来。

  暗犀牛头上的硬角距离重伤的琼花仅仅只有几公分的时候,突然整个身体发生了僵直,原本带点肉色的肤色突然间呈暗灰色,如同变作一个雕像一般一动不动。

  “太好了!”我们几个都兴奋的叫了起来。如此一来,这头暗犀牛不仅攻击不到琼花,更加成为保护琼花的最佳肉盾,其他的怪物基本是不会攻击自己同伴的。

  “妈呀!”众人纷纷惊叫起来,原来太过专注这个事件,却忘了自己身边也有许多怪物。包括我在内的几个人,都吃了不大不小的亏。幸好夜牙颇为机灵,赶紧又为几个人分别施上治疗术,这才堪堪化险为夷。

  “大家小心点!别大意了!”冲在最前方的叶浩挥舞着千人斩,边往墙边靠着,想来也十分吃力了。

  众人调整好心态后,专注自己的战斗,局面终于开始有了好转。只要琼花尽快上线,应该没有问题了。

  然而事情总是出人意料,正在大家都松一口气的时候。一个尖锐刺耳,却又十分熟悉的啸声响了起来。从远而近,速度极快。夜牙闻之,立刻全身金毛倒竖,龇牙咧嘴,全神以待。

  “是它!”一道人形闪到了我们不远处。我登时惊呼起来,想不到竟然是它在搞鬼――昨天重伤逃脱的魔。

  看来这下子的麻烦大了,光这么多的小怪已经够我们受的了。加上这个对我意见颇大的Boss级怪物,能否存活下来,绝对是对我们的一种考验。

  “小子!我们又见面了。”魔扑上来的速度来看,那家伙的伤势应该已经完全恢复了,甚至更胜昨日。

  “我说过我会回来找你的!”话音刚落,魔的爪子已经接近我的胸口了。我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施展一个草上飞,身子登时一轻,脚下轻点几下,便飘到了一边。当然,我也不会天真到以为这一下可以躲过魔的攻击,脚下丝毫不敢停留半分,连续往后面退去。

  但是,魔的爪子始终不离我的胸前,任我怎么躲闪也无济于事。我不由得抬头向魔望去,只见它阴沉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嘲弄的神色。我心下一惊,果然,魔的爪子突然伸长了几寸,直插我的胸膛。

  “完了!”我脑子一片冰凉,只感觉到胸口突然一阵刺痛,想来是那爪子插进去的感觉。“这下看来要挂了!”我不由得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正在我绝望的时候,身体感觉又是一轻,似乎没有任何重量一般。后退的速度也瞬间提高,硬从已经插进我胸口半分的爪子甩在了后面。

  是夜牙救了我,这是它的加速术。按这样的状况来看,这加速术估计已经到了2级了。趁魔愣住的空挡,我斜眼一瞥。即使又宁柔这个超级NPC高手坐镇,情况也是很糟糕,若是让魔再去捣乱的话,肯定支持不了。如今之计,只有我把魔引开,否则此战定败无疑。

  想到此处,便捻了一粒石子,张开弹弓便往魔射去。虽然攻击没有命中,但是原本尚在发楞的魔立刻又向我扑来。我一个转身在洞壁上连连点脚,折了一个方向,反而往洞穴深处掠去。依仗着草上飞和加速术的双重功效,保持着和魔之间若渐若离的感觉,节奏完全由我掌握。时不时的回头对它龇牙咧嘴,顺便给它一弹。不过,我不敢出声提示队友们我的举动目的,这个魔实在是聪明过人。

  我知道,虽然夜牙现在实力大增,加速术的时间也提高了不少,但是终究要消耗掉的。是以,我不再浪费时间,飞速往里面赶去。

  魔受了点我的刺激,自然也一直紧跟着不放。如此经过五分多钟的狂奔,一路倒也没有见过任何小怪,想来魔已经都把小怪集中起来对付我们去了。

  “糟糕!”我不由得轻呼了一声,原来加速术的时间已经到了。身子登时感觉沉了下来。魔和我之间的距离立刻又被拉近了不少。即使是我仍旧用着草上飞狂奔,仅仅2分钟不到,魔已经追到了我。只听得它阴沉得笑道:“小子,你再跑啊?没有那只老鼠帮你,你怎么可能跑的过我?”

  我微微的喘息着,眯眼望向魔,讪笑道:“没有三分三,我还敢把你引过来?你就等着死吧。”

  魔的脸色微微一变,旋即又恢复了过来,阴阳怪气道:“小子,休要口出狂言,这次不把你撕了,难解我心头之恨。”

  我的右手微微抬起,嘴里轻微的念了一句话:“出来吧,我的宝贝。”我之所以将魔引过来,就是为了施展这一招。在那边自己人太多,定会发生误伤。

  我背后的空间渐渐发生了撕裂,巨大的骨骸战士从那里面跨出来。

  如此狭窄的通道内,怎么可能容纳的下骨骸战士如此巨大的身躯,在我意料之中。剧烈震动中,岩石混和着泥巴哗啦哗啦都掉落下来。

  原本遭到我封印而身体缩小的骨骸战士一被释放开来,立刻随风而涨。顷刻间便撑到了洞顶。时间暂凝片刻后,骨骸战士便发出了招牌试的吼叫声,旋即便把腰挺直了起来,立刻就将岩土洞顶顶了个大窟窿。周围泥石缺少了牵引力,登时以窟窿中心向四周开始了塌方,直到五十多米处才停止了下来。

  当岩土都倒塌下来的时候,我见到了魔惊恐万分的向后飞奔而去,却仍旧逃不过被五米多厚的岩土掩埋的厄运。自然,我也没有逃脱被埋的命运,只是,临埋之前,我已经飞快的抱住了骨骸战士的一个脚趾,趴到了它巨大的脚背上。厚实的岩土重重的压到了我的身上,昏迷之前,我对骨骸战士发出了一个命令,以最快的速度爬到地面上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体在快速的上下晃动着。勉力睁眼一望,原来我还是趴在骨骸战士的脚背上,死命不放的紧抱着它的大脚趾头,而那家伙则十分快速的奔跑着,十分幸运的是,这家伙的脚趾头都略微弯曲着,我的双手才没有因此而发生残废。晃动着仍旧昏沉沉的脑袋,四下张望。好半天后,我才从晃动剧烈的景象中得知,原来我处在一座城市中,只是周围满目疮痍,没有一座完整的建筑物,实在无法分辨到底处在哪个城市中间。看来这骨骸战士在我醒来之前,没有闲着,尽情的发挥了其破坏的本事。

  耳朵也开始恢复了听觉,除了这讨厌的家伙发出犀利的吼叫声和隆隆的脚步声外,远处竟然还有玩家此起彼伏的吆喝声,看来是这城市的守卫军团仍旧在做着防卫战。

  这次麻烦大了,原本打算让骨骸战士对付魔的,却不料让它破坏一座城市了。我赶紧对骨骸战士发出了停止攻击的命令,哪知道丝毫没有反映,接连又试了几次,仍旧没有任何反映。天哪,难道是我的魅惑术出现了什么问题?

  情急之下,我只得对系统发出了紧急求救。婳筝哪边传来消息道:“是你自己魅惑的时间超出了限制。”

  靠,原来是我自己昏迷的时间过长,魅惑的时间已经过了。这下子真的麻烦大了,这骨骸战士也不知道谁制得了。魅惑过的生物对魅惑术产生了抗素,是无法再次魅惑的。

  一想到这一次,因为我的失误操作,酿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更加造成了无数玩家失去生命。心中不由的一痛,手中竟然没有来由的一松。失去依持的身体立刻被骨骸战士甩步的惯性抛了出去,一直飞到老远才落了下来,掉落在人群中间。有了底下压着的几个人给我的缓冲,才堪堪没有受伤昏迷。但是不了解此处的情况,只好假装昏迷。

  只听得有人急喊道:“救护兵!救护兵!这里有兄弟受伤了,快来。”不一刻,我便被抬到了担架上,向后方送去。

  一路上,耳边还不时的传来议论声:“这家伙好厉害,一个人近身和骨骸战士打了几百个回合。”

  另一个反驳道:“哪里!我亲眼看到这家伙一个人抱住了骨骸战士的大腿,缠的它动了动不了。”

  马上又有一个MM道:“哇!真是个英雄啊,我喜欢。”

  我躺在担架上,忍住剧笑。脸颊却经受不住的抽搐起来。哪知道那个MM又道:“不好了,大英雄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需要赶紧治疗。你们抬快一点。”

  很快的,我便被送到了一个大园里面。接受一系列的治疗后,我“终于”醒了过来。为了不必要的骚扰,我假装萎靡不堪,昏昏欲睡。

  接下来我便被安排到一个大房间里,躺在了临时搭建的床上,四周围都躺满了伤痕累累的玩家。都在线等待自己的复原。(注:受伤后复原时间只计算在线时间,若是下线,则身体不会复原。)

  安排人员显然知道了我的“英雄事迹”,不停的对我道歉,说什么实在是腾不出单房了,只好委屈我了。

  我也乐的不享受特殊待遇,否则成为众人焦点的话,身份的问题就成了大麻烦了。从刚才众人的对话中我就得知,这里是北角城,属于魔神殿的附属城。原本的恻隐之心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反而有得报大仇的感觉。要知道魔神殿是怎么对待我们兄弟的,那股子狠劲,我自然不会忘记。当然也不会为了他们而心疼。这帮人,死的越多越好。

  不由得又想起了当日的惨烈,兄弟们一个一个的在我面前倒下,化为灵魂投向远处。而小丫头的最后扑到我身上的一幕,我始终无法将它忘记。

  突然间,喧闹之声顿起,将我从回忆中拉扯了回来。将眼睛眯开一道缝,向四周望去。却见到众多原本在疗伤的玩家纷纷坐起,有的甚至离开了床铺,涌到门口去。只听得众人道:“殿主来看我们来了!殿主来看我们来了!”

  我心下大吃一惊:“殿主?莫非是魔神殿的殿主?这是一个身份最神秘的人物了,很少外人能亲眼看见他的。”

  不出片刻,门口涌进来一批玩家守卫,个个盔甲鲜明,手持利器,将原先堵在门口的玩家都请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旋即又四下散开,严谨的而有序的站立在周围,目光扫视着周围一个个伤员,防止以外发生。

  当目光巡视到我这边的时候,我赶紧将脸上的表情转化为无限崇敬渴望的神色,眼神死瞪着门口。

  又过了一会,魔神殿殿主终于出现在了门口。高大的身躯将原本透射进来的阳光彻底的挡住。首入我眼的是那一副鲜红的全身铠甲,红色的灵环绕着铠甲有序的循环着,形成一道道火红色的弧线,细细看去,就可以发现那一道道轨迹竟然形成了一条龙的形状。天啊,竟然是神器之一火龙之凯。背上则缚着一柄长枪,由于有一个黑色长套套住,无法辨识是何名牌,但是魔神殿殿主所用之枪,自然不会是凡品。

  此时听得他开口道:“众位兄弟们辛苦了!你们都是英雄,用自己得力量捍卫了家园。我,代表整个魔神殿上层,向你们表示慰问。”声音低沉却极富吸引力,只是,那个声音我听起来却有一股熟捻的味道,但是由于全身盔甲是连脸部都包括进去的,实在是无法辨识。

  众人立刻发出了呼喊之声,想来这些人对魔神殿殿主确实十分的崇拜。我不得已也只得装出十分兴奋崇敬的神色,发出一声声的呼喊之声。

  好半晌后,殿主后面的一个文官模样的玩家侧身出来,示意大家收声。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后,朗声道:“刚才,殿主大人来看你们之前,抽了一点点空,将那只骨骸战士干掉了。所以,大家请放心……。”话未说完,便又给一阵更加热烈的欢呼掌声湮没了。

  我这才了解道这魔神殿主的用心,表面上是来体恤下属,其实是想利用这些伤员,为他自己作更好的无敌宣传。毕竟这里所有人,都吃过那骨骸战士的苦头,也知道那骨骸战士是如何的厉害。先不管他们是用什么手段干掉骨骸战士的,只是就这么一招,已经为自己的宣传做下了无数了种子。

  我眼神装作痴迷的样子,想从这魔神殿主的身上看出点什么。只是,直到他的离去,也没有找到能够让我利用的信息。只好自己振作自己,迟早又一天,我要亲自干掉他。

  趁着众人都沉醉在狂乐中,我悄悄的从后门溜了出去。因为我知道,魔神殿主既然已经来了,不可能马上就走,必定会逗留个一两天。我一定要趁此机会,探听出有用的消息出来,这对以后对战会有有利的一面的。

  由于我并不熟悉这里的环境,只得混入些正在做战后清理的低等级玩家堆里。随着他们一起做事情,以防乱闯的时候被人发现,顺便眼睛四处乱瞟以找机会。

  突然之间,一个十分柔和好听的声音在我身后响了起来:“这几位兄弟。我们那里需要帮忙,你们能过来帮一下吗?”那个声音,竟然是……

  我身体开始慢慢的发抖,为了确定我的听觉,我瞧瞧的回头望了一眼。我如同遭到了雷击一般的全身僵直起来,头脑一片空白……

  

六卷 第六章 麻烦大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