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卷 第一章 雾都之危

    第七卷 第一章 雾都之危

  一阵惊讶之后,我重新冷静了下来。苦苦思量了一番后,决定不相信这个事情。冷笑道:“那么孤砂兄算是天下大英雄了!小弟不敢高攀,请告诉小弟,为何现在对小弟又不下手了?”

  孤砂根本就没有指望我们能够相信,背负双手,傲然道:“风兄弟即不信任愚兄,愚兄也只得按照卑鄙的手段来行事了。不杀你,因为有两个人向我求情。第一个,不必我说,你心里也能想的出来,那就是我的亲生妹妹――怪兽。当然,我妹妹求情,是不可能让我答应的。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另外一个人,也是他破坏了我的蓝月之战计划,他对我说,成也无常,败也无常。那个人说的话,我是无论如何也要遵守的。”

  我心中一阵茫然,原来小丫头也有帮我求情?不过,依我看来,这只不过是为了弥补她心中对我的一种愧疚而已。还有,那个孤砂所说的神秘人又是谁?听他的语气,似乎是在蓝月之战中对我们有决定性帮助的人。难道这个人是?一元牛奶?我心中不断的猜度着,但又不敢确定。

  “天哥!你别想得太多了!这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佳音在一旁见我脸色阴晴不定,深怕我出事,遂出口安慰道。

  我不禁苦笑,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女娲界中发生的一切,包括生离死别,确实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但是对我这个卷入一系列的阴谋中来的人来讲,这不仅仅可以用游戏来诠释了。一个不小心,将自己的生命搭进去也毫不出奇。

  孤砂过来,靠近了我,沉声说道:“风兄弟,你还记得当日在女娲圣地那个糟老头子说的话吗?你即是有缘人,就应当去协助那个女娲完成那个补天任务。”

  我疑惑的望向他,皱眉道:“孤砂兄难道要阻止我去完成那个任务?”

  孤砂嘿嘿轻笑,勾着我的肩膀道:“恰恰相反,我真是想全力协助你完成那个任务。”

  我厌恶的将他的手甩开,躲开了两米多才不屑道:“孤砂兄想做的事情,小弟自然会竭尽全力的去反对,你休想胁迫我做任何事情。若要杀我,废话少说。”

  孤砂沉默了半晌,走到了门口,背对着我,柔声道:“怪兽自回来后,从来都没有露出一丝笑容。今天突然见到你,你却对她视若无物。唉,有空你去见见她吧!”旋即又沉寂了一会,肩膀似乎在剧烈的抖动着,声音转为冰冷:“风兄弟,明天我们出发去雾都城,你准备一下。”

  我正想用鄙视的语气驳回时,孤砂那冷到极点的语气发了出来:“天航新村九栋三门503号。”说完,便拉开那扇精制的木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我登时便如同跌到一个冰窖中一般,浑身冰冷的一丝热气也没有。想不道,孤砂竟然卑鄙成这样。难怪他丝毫不担心我不肯去完成那个任务。

  “姓孤的!你是什么意思?”愤怒之极的佳音挥着拳头冲了出去,却被一群盔甲鲜明的守卫挡了回来。

  茹雪也在一旁直叹气,摇头道:“想不到,平时英武不凡的他,竟然会做出这么卑劣的威胁手段。”旋即又安慰我道:“天哥,你不必太担心了!我和佳音这就下线去,一是向伯父伯母报个平安,二是拜托佳音她爸爸调动一些警察保护伯父母。不过,依我之见,你暂时还是虚与委蛇比较好,若是他在外面有极强的势力?别的不怕,就怕万一。”

  我木然的点了点头,心中惊恐万分,万一父母亲有点什么事情,自己可是万死难辞其疚啊!孤砂这个魔头,竟然一下子就戳到了我的致命痛楚。

  晚上,茹雪和佳音已经下线去做准备了。我躺在床上,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眠。一定要想一个两全之策,即不会威胁到我家人的安全,又不能让这个卑鄙小人奸计得逞。

  突然只见想起,原来此次出发的时候,耗子兄给了我一个极为珍贵的水晶球,可以互相联络通影讯。我急忙一个骨碌爬了起来,从背囊里拿出了那颗水晶球,依照耗子教我的方法,鼓捣开来。好半晌后,耗子那边终于有了反映,刚一见到耗子的身影,我还没有开口。耗子就急道:“你怎么不联络我啊!我在这头呼了你半天了。”

  我一愣,旋即知道自己没有打开水晶球的通讯开关。此时却顾不得解释了,急忙道:“先不说这些了。叶浩他们回来了吗?没有事情吧?”

  耗子也极为机灵,知道我这里出了什么事情了:“我已经支我老婆去找他们了,他们可是一直没有下线来等你的消息。”

  料想耗子肯定也是为了我没有下线,旋即心中感到一阵的温暖,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到了自己最危机的关头,还是有这么一帮弟兄无怨无悔的支持我。没过几分钟,他们都已经赶到,望着那一张张充满关切的脸,几乎都要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叶浩也在,见我这样,急忙道:“天哥,你没有事情吧!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叶浩对我最为了解,知道如果我没有急事,是绝对不会想起用这个水晶球来联系他们的。

  我努力的整理了一下思绪,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他们听。事后一阵沉默,我知道,他们需要一些时间对这些事情消化一下。

  叶浩率先道:“今晚,我们就出发赶到雾都城,和土匪他们早点做出准备,将雾风谷监控起来,以不变应万变。这家伙,也太卑鄙了。这仅仅是一个游戏而已,犯得着以别人的家人作为威胁吗?混蛋,我绝对不会轻易的饶了那个小人。”

  众人又是一阵商讨后,确定了行动的方向。并嘱咐要小心,除非是极为隐秘的情况下,否则不要和他们联络。

  通话结束,经过了最为难熬的一夜。这一夜,我思考了我从来都一直逃避的问题。我的双亲,你们可好……

  天已经蒙蒙亮了,一夜无眠的我打开了雕花木窗,正想欣赏一下久违了的女娲界日出的时候。却发现房子的周围遍布着铠甲鲜明的战士,远处塔楼里面隐隐可见埋伏着的射手。此时就算不用抬头望,也能知道房顶上绝对不会是个空旷的地方。

  见此,我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想不到孤砂防我防的这么厉害,由此可见,他对这次的行动之重视程度是如何之高。也幸好昨晚我没有起逃跑之心,否则的话定会白白的恼怒一个晚上,即使是我现在也不算好过。

  我再次扫视了一下这些通宵未眠的战士们,心中不断的猜度,究竟是什么支持他们放弃了自己的休息时间,而整夜的守在这里?要知道,让一个纯以娱乐心来看待着游戏的玩家,是完全不可能作到这一点的。

  无奈之下,我只得回到了床前,闷头大睡。过不多时,外头便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木门咿呀一下被推了开来。我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对着来人怒目相对。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是我此刻最想生吞活剥的人――孤砂,不过此刻他已经全副武装了起来,在透过木门射进来的晨曦映耀下,和身上至少仙品装备的光芒互相掺杂着,竟然形成了一股子战神下凡般的气质。只是,辉煌的全身盔甲下面,到底是隐藏了一颗什么样的卑鄙之心。

  孤砂似乎已经忘记了昨天对我所说的一切,走上前来,对我热情的拥抱了一下,亲切道:“风兄弟昨晚睡的可好?”

  我懒的理这个卑鄙小人,嘴角微微上扬,轻哼一下,表示对他的极度不满。

  孤砂也不理我的反映,更加亲昵的拉起了我的手。自顾自的说道:“风兄弟,愚兄要好好的感谢你啊!若不是你,我任务恐怕是不可能这么快就能实现的,不过,委屈你了,风兄弟。”说着,便又轻叹了一声。

  如此的做作,差点令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快冒出来了。心中却略过一丝无奈,经过昨晚通宵的思量。我以打算维护自己的家庭为主要目的了,什么大义凛然之类的东西,早已经被我撇到了一边去了。

  孤砂稍微整了一下身上的衣甲,好整以暇道:“风兄弟,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途中还撂下了一句话:“那两个女孩子今天不会和我们一起去了!她们委托我向你报个平安,说你父母亲现在一切安好。不过,明天怎样就不知道了。如果你不好好合作的话。”

  ……

  大荒漠,这是我失陷女娲界后第三次穿越了。第一次是和孤砂一起去女娲圣地,而第二次是和孤砂的妹妹怪兽一起去雾都城。而第三次则是今趟,说实在的,我是从来没有尝试过被几十万的玩家簇拥着传过大荒漠,当然在别处也没有过,即使是在梦里,这种情况据我的记忆来讲,也是没有过。

  平时嚣张之极的各色怪兽们,见到人类如此兴师动众,胆小的早已经溜出了视线,极少数胆大的则躲在远远的地方偷瞧,不过,总是会出现一些傻瓜般的怪物藐视大部队而遭到秒杀。若现在不是去进攻我的本土――雾都城的话,亦或者不是被如同押解般的行事前进的话,现在我的心情定会爽到极点。

  大部队行军和单独行动的速度自然不可能一样,即使是军纪十分严明的魔神殿军,穿越整个大荒漠到进入雾都城势力范围之内也用了四个多小时。一路上连一个也没有用到,实在是无法度测土匪的用兵方法。

  位于我深处的先头部队终于停了下来,后面的各个部队也缓缓的停顿了下来,在各指挥官调度下,开始休整。而此时距离雾度城则只有十里地,大部队只要一次冲锋就能抵达。而为了防止雾都城突然之间的反击,十里的距离也能使自己迅速将部队调整起来,给予敌人狠狠的迎头痛击。不愧是战无不胜的魔神军啊,即使是在拥有压倒性实力下,行军布阵还是如此的小心翼翼,极富策略性。土匪老大啊,你自己一定要小心谨慎啊!如此境地下,我只有远远的为土匪祈祷了。

  正在自己思绪纷飞之际,孤砂的贴身护卫走了过来,递给我一些饮用水,并道:“无常大人,殿主大人请你过去一叙。由于孤砂并没有当我囚犯看待,是以他的手下对我都十分的尊重。

  我眼睛瞟向不远处的孤砂,虽然心中百般的不愿,可是还是止不住的牵动了一下马笼头。胯下的白马轻嘶一声,便蹋着清脆的小碎步向孤砂那个方向走去。还没等我接近之时,孤砂便用那听似极强豪爽的声音说道:“风兄弟知道我为什么在此休整吗?”

  虽然我已经猜出了他的意思,却懒的和他答话,只是摇了摇头,假装不知。

  孤砂也不责怪,扬头望向在迷雾中若隐若现的雾都城,大叹一声:“风兄弟,若是我此时说,我这个人,其实是毫无野心的人!你相信吗?”

  我哑然望向他,由于全身被盔甲包裹住,无法从他的脸上发觉一丝表情。只好对他的话不置可否,又想到他的卑劣手段,遂冷笑道:“孤砂兄莫要说笑话了。若是你没有野心,恐怕全世界的野心家都是乖宝宝了,世界从此和平了!”

  孤砂不再说话,两人之间又是一阵的沉默。蓦然间,远处飞奔而来一名骑兵,从他的服饰来看,无法分辨是何阵营。只是从没有人上前阻止他来看,应该是魔神军的斥候。

  似乎只有一溜烟的时间,那人便已经到了面前。好快的马,魔神殿不愧是女娲界第一组织啊。仅一名斥候就能用如此的好马,想来他们的财力是如何的让人吃惊。要知道,即使是一般的门派首领也无法骑这么好的马啊!

  那名斥候对着孤砂微一行礼,朗声道:“大人,目标地的钉子已经被拔掉。除了您吩咐的钉子。”

  孤砂点了点头,挥手到:“很好,你可以回去休息去了!辛苦你了。”

  那名斥候再次行了一个礼后,便策马往后方奔去。

  孤砂盯着远处的雾都城,自言自语道:“是时候了!”旋即对身边的一名亲卫道:“紫龙,由你指挥这场战斗。”

  紫龙随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盔甲,朗喝一声:“是!”随后便策马居中,激励了一下士气。然后便开始调兵遣将,没有五分钟,第一批的骑兵已经向雾都城狂奔而去,战鼓终于打响了。

  我心中惊异不已,虽然魔神殿的实力拥有压倒性优势,但是如此将骑兵冲在前阵,实在算不得什么好阵行,毕竟雾都城算得上是天险,而且城墙上的那些射手,绝对不是为了摆着好看的。

  正在我惊疑之中,所有的战士和射手们,都开始了冲锋。数十万的人呼喊出来的战嚎声,一时间惊的天地变色,同时也激起了所有人的熊熊斗志。

  孤砂绕到我的身旁,轻拍一下我的肩膀。柔声道:“风兄弟,如果你不愿意看到雾都城被夷为平地,我准许你回头不看。”

  我心中的怒气霎那间便涌到了胸口,不再瞧他一眼。眼神死死的盯着前方。在我目力所及之处,第一波冲锋的骑士已经到达了城下。而不出我的意料,城墙下的射手们疯狂的将手中雨箭射下,形成了一片片的箭雨。

  原先威风凛凛的骑士们,纷纷落马,倒地不起。好不容意挨过了第一批的箭雨,正想冲向城门的时候,呼啦啦的一大片掉落进了雾都城的防御陷阱内。远处望去,只见到那批先头部队已经大部分跌落进了陷阱。极目所见之处,一片触目心惊,那可以整整两万的骑兵啊?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仅仅剩下了千余骑,还在往城门突进,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身边同伴的死去。即使是身为敌人的我,也是极不忍心这么多人的死去,虽然这仅仅是一场游戏而已。

  然而那剩下的千余骑兵则终于突破了防御陷阱,直冲到了城门口,各自挺起重型长枪往那昔日威严的城门撞击而去。仅仅不到十秒钟,镶铜巨门就被那千余骑兵砸得稀烂,巨喝声顿起,骑兵们挥洒着手中闪亮的武器,纷纷往里面冲去。

  此时后发的徒步战士则已经进入了射手的位置,由于人数实在众多,虽然有所损伤,却很快进入了第二道防线了。出乎我的意料,刚才大发神威的陷阱并没有发出威力。魔神军的徒步战士几乎是没有损伤的踏过了第二层防御。糟糕,我心中不住的大叫,原来第一批骑兵的尸体虽然会很快的消失,但是那些死去的马属于NPC。尸体大约需要半个多小时才会消失。那些军队,竟然是踏着死去马匹的尸体,度过那些巧妙的陷阱。

  望着那些疯狂进入城门的魔神军,我的心开始一片冰冷……

第七卷 第一章 雾都之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