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凤舞的那句话,在我心中掀起了一阵滔天的波浪。幸亏我极力忍住,才没有在表相上露出破绽。心中不断翻滚着各种可能性,难道凤舞和现实中某人有联系?又或者是……

  岂知凤舞的下一句话打消了我的疑虑:“公子风,别以为只有你们有情报系统。我们花城也探出了金沙城的消息,那副宝藏地图,我们花城势在必得。

  “宝藏地图?”我暗忖了一下,这是什么玩意。正在此时,吴颖达用通讯器联络上了我:“喂喂,老吴,你到什么地方了?”

  “在渡口等船,有什么事情么?另外,金沙城那个藏宝图究竟怎么回事?”我不动声色的表情,直让人以为我在思考。

  “找你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吴颖达飞快道:“今天汇总情报的时候,有两条是关于金沙城的消息,一是那藏宝图,金钱帮某核心成员无意中泄漏出来的,金钱帮得到的那幅藏宝图,是系统设置的一个任务,只要找到那个地点,那就发财了。”顿了一下,吴颖达又道:“另外,金沙城的城主大放消息,将在三日以后举行非官方武斗大会,分为团体赛和个人赛,一切费用金钱帮全部报了。取得名次的奖金额度可是不少啊。”

  我消化了一下那两条消息,总觉得里面藏着什么玄机,尤其是武斗大会,名目张胆的来进行宣传,顺便发掘人才,收为己用。这点倒是不能马虎了,立刻嘱咐吴颖达,让叶浩准备上大量的钱财,趁着武斗大会之际,捞些无主猛将。而那个地图事件,恐怕只能见机行事了。

  凤舞见我半天不说话,脸色微怒道:“公子风,莫非你在动什么歪脑筋。”凤舞对我的称呼,已经几次从公子兄变成了直呼其名,显然我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一降再降。

  我对她报以微笑道:“既然小姐已然猜出我的目的,我还能说什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了。”

  凤舞犹豫了半晌,旋即咬牙道:“公子风,不如我们合作,取得藏宝图后的利益均分。”

  我暗道,这应该才是她真正追着我不放的原因吧,明明知道以她的实力,想要独吞下宝藏,显然不是件易事。傲风堂是出了名的能打善战,有此良盟,事情成功几率大增。不过,这凤舞究竟怎么了?按照她的地位,不应该为了一区区藏宝图而这么委屈自己的?里面定然有什么秘密。

  我抿了一口碧螺春,任凭那清香轻抚着神经。不断的思量着里面的事件。

  “公子风!”凤舞见我即不作答,也不理睬,终于微微着急了起来:“你倒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答应又如何?”我含笑的望着那俏脸含煞的样子,缓缓道:“不答应又如何?”

  凤舞见威逼无用,脸色缓缓放了下来,似乎咬牙决定了一个重要决定,缓缓的望着我:“公子,如果你答应结盟取藏宝图,凤舞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不过,藏宝图的利益,我要得七成。”

  “不可以,凤舞姐。”旁边那个女乐师急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我道:“那家伙不是个好人。”

  凤舞阻止了蠢蠢欲动的女乐师,脸色一阵绯红,淡淡道:“是的,不论什么要求都行。不过,这个限定仅仅是在游戏中。”然而清澈的眸子中,却多了一丝怒意。

  我脸上虽然保持着笑意,怎奈心中疑虑更甚,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如此着重那副藏宝图?

  我将这个疑虑说出来后,凤舞飞快的回到道:“钱。”她说到这个钱字,十分的果断。

  我不禁哑然,心中闪过的这么多猜测,想不到竟然是这个。不过,心中实在无法把钱和这个脱尘仙女般的人物联系在一起。如此,看来这冰霜仙女般的凤舞,也仅仅是个普通人而已,和一般世俗女子,有何区别。心中对她的好感降到了最低。

  想及此处,作弄之心顿起:“那么,我答应你的要求。结盟,三七分帐。另外,我提的要求便是……”说着,轻凑到她耳朵根旁:“做我老婆。”

  凤舞虽然早有心里准备,却也浑身止不住颤抖起来。我甚至能从她的脸上,看到那种愤然杀气。不过,旋久以后,她还是答应道:“好,一言为定。”说这句话的时候,她那杀人的眼神,早就把我杀了无数次。

  我心中不禁暗暗后悔,这么出言调戏她,是否正确。不过,旋即又想起她的目的来,却也释然了。公平的交易,公平的买卖。况且,我也只不过是在捉弄一下她而已,真要在游戏中娶她做老婆。家里那个醋罐子,岂不是要酸气冲天?

  两人间的气氛一度尴尬,那个女乐师对我一直没有好脸色,瞧她那样子,恨不能将我生吞活剥了才甘心。嘴里一直念叨着我仅仅能够听见的微弱声音:“无耻之徒。”那声音似乎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

  蓦的,茶室旁集市中传来一阵喧闹声。总算将我们之间的冰冷气氛缓解了一下,三人齐齐回过头去。

  却见一群持剑擎弓之人,正在对那些摆摊的玩家叱叱喝喝,虽然距我们有些远,不过隐然间还是能够听到些声音:“是那个允许你们在这里摆摊的?知道这里是长河城的地盘不?税款拿来,还有,要罚款。”

  那些摆摊的玩家抗声道:“我们已经把税交给这里管理的NPC了,如果这里是你们长河城的地盘,自然应该从NPC那里取得我们的税款。”

  “还敢狡辩?”那些人见人反驳,不禁恼羞成怒起来,仗着人多势众,纷纷拔剑相向:“你们是愿意缴税呢?还是让我们暴了你们,从你们的尸体上取税?”

  摆摊的玩家,身上都带着不少货物。若是真被他们暴了,显然损失更大。有些个只好吃着闷亏,把那重税补上。有两个不服,却在瞬间被乱箭射死。身上掉出不少装备来。那帮人一拥而上,瓜分地上的物品。

  我皱了皱眉头,却没有上去管。这种事情,在女娲界中时有发生,彻底的暴露出人性丑恶的一面。

  “唉!”小伙子递着茶过来,看见这一幕,摇了摇头。

  “那帮杂碎!我去杀了他们。”正愁没有撒气桶的女乐师,见到这不要脸的一幕,拔出笛子欲冲上去。好像忘记了自己的职业是个乐师来着。

  凤舞急忙阻止她,对她轻摇了摇头。显然她的想法和我一样,应当以大事为重。况且,这里并非自己的地盘,管起事情来,名不正,言不顺。容易引起势力间的纠纷,产生战争之类的后果。

  小伙子也咬牙道:“姑娘你别去,那些人没有人性的。三天两头要来闹一下。”

  “哦!”我蹙了蹙眉头,讪笑道:“长河城的怒龙堂就这德行?”这话惹的那女乐师对我白眼直翻,一副你也比他们好不了多少的表情。

  小伙子愣了一下,四周瞟了一下,旋即压低了声音:“哥们你是外地来的,就有所不知了。长河城的怒龙堂为人还不错,就是那个所谓第二大帮会神剑帮一直不服,所以才假冒怒龙堂的人到处作恶。想破坏怒龙堂的名声,从而取得城市控制权。”

  “呵呵。”我摇头笑了一下,这种权利之争,北角城中也时有发生,不过在我们的努力下,大多数全力打压。到现在为止,已经很少帮会敢冒大不韪,得罪傲风情义两个大帮会了。

  凤舞望着那帮人扬长而去,若有所思道:“公子,时间差不多了。该启程了。”

  我点了点头,旋即哑然道:“启程?”不可思议道:“你现在也去?”

  凤舞冷冷的瞧了我一眼,旋道:“难道,作为你的老婆。不应该和你一起走么?”

  闻言我差些从椅子上跌了下来,妈的。现在还真讹上我了。

  小伙子对我竖起了大拇指,一脸羡慕的样子,任谁都能猜出他心中所想的事情。

  当我们走出去的时候,渡口处又恢复了平静。刚才围观的人群,也都散了开来,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那边渡口的船只缓缓的驶进了码头,待一靠稳。众多玩家从里面一拥而出,显然这河两岸,流动性倒也是蛮大的。

  付过渡资后,我径直寻至船首处静静的站在了那里。环抱着双手,眺望大河的远处。

  凤舞和那女乐师只得站在我身后,尤其是那女乐师对着我的背影怒目相视。

  我突然回过头去,逮住了她对我龇牙咧嘴的动作,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乐师被我逮到那因做鬼脸而扭曲的样子,当场愣在了那里,脸色刷了红了起来。就算是暴力女,也不愿意其他男人见到自己最丑的面部表情吧?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女乐师任自嘴硬抗道。

  我慵懒的升了个拦腰,摇头道:“我是无所谓啦,要不以后就叫你喂吧。喂~~你好吗?”我学着那句广告词,向远处喊道。那恶心的腔调,果然连我自己也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反胃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女乐师也是一副不堪忍受的模样,没好气道:“我叫柳月红。”旋即又想到了什么,恶狠狠道:“先声明,如果你叫我小月,或者小红的话。我宰了你。”说着,抽出笛子,对我耀武扬威了一番。完全不顾眼前这人可以将自己秒杀的可能性。

  这女孩倒是蛮有意思的,我轻笑了一下,故意放慢了腔调喊道:“小~月~红!”

  “我要宰了你。”笛子向我这边砸来,乐师的武器是这么用的么?

  我稍稍晃了一下,便躲过了那又慢有无力的攻击。恰好在此时,船开动了,整整剧烈颤动从甲板上传到了我们身上。

  “啊!”柳月红显然正保持着攻击我的姿势,船身晃动之时,止不住惯性,一头载到我的怀里,我倒是好心一把将她扶住,却没有想到两人间的动作是如此。发稍上的一抹淡淡清香直扑我鼻,她鼻子上淡淡的几粒雀斑映入我眼中,煞是俏皮可爱。

  两人俱是愣住了,也不晓得要放开。良久之后,柳月红才脸色鲜红欲滴的挣脱开来。大叫道:“我要宰了你。”天啊,她不累么?一句话都重复了好几次了。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有人会误会我骗稿费的么?

  “月红,别闹了。”凤舞皱了皱眉头,阻止了柳月红。我这才瞧见她,黑黑的术袍,将风帽翻了过来,遮住了艳丽的容颜。显然她也不想被人认出来。当我仔细打量她的装备时,我才发现她那身衣服,简直随处可见。这才恍然,原来是二十多级时的女术士衣服。在确定了没有任何闪闪发亮的地方后,不禁纳闷了起来。堂堂一城之主,穿的装备怎么如此不堪?

  正在我沉思的时候,两女已经和我保持了一段距离,警惕的望着我。我哑然苦笑,看来,我被这两个女孩定义为危险人物了。

  正午的阳光格外的明媚,微波凛凛的水面。蓦的,原本平静的海面上,一阵大风吹来,波浪顿起。船身剧烈的上下起伏着。第一次坐船,头晕眩之感顿起,如同在坐过山车一般,浑身精神紧绷,胃部传来一阵不适。

  “哇!运气太差了,遇到刷起大浪了。”周遭有经验的玩家纷纷大喊了起来。

  “大浪?会不会翻船啊?”有些人急急的问到。

  “女娲娘娘保佑,看运气吧!”那些有经验的玩家不禁开始祈祷起来。

  我靠,过清风怎么没有告诉我,渡个大河也有危险?剧烈的摇晃更甚,我牢牢抓住护栏,担心的向我不远处两个女孩望去。

  果然,凤舞和柳月红脸色都煞白吓人,眸子中露出了害怕的神情,身子已经跌坐在了地上。

  我心中一时不忍,强自撑起精神,扶住护栏,一步一步艰难的走了过去。

第五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