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兰

裸兰

俞今 著

玄幻
类型
2003.01.07
上架
71.48万
完本(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拒婚

  清晨,第一缕阳光准确无误的照在屁股上,受这种温热的影响,他摆动着身体,像一只忽然被蚂蚁咬了一口的菜青虫,缓缓往床的里侧靠去。

  二十分钟过后,阳光又一次光临,依然执拗并准确无误的照在他的屁股上,让他有些愤怒(好天气的太阳总是爱睡懒觉者们的天敌)。

  他再次往床的里侧靠去,当身体贴上墙的那一瞬,他满意的在嘴角扬起一个得意非常的笑容──据他长达十几年的睡懒觉经验,靠上墙壁的那一小块空间是太阳无法照射到的死角。在这片死角里,他可以象猪一样睡到自然醒,当然,他的“自然醒”所用的时间要远超过猪。

  二十分钟又过去了,屁股上再次感觉到一股暖洋洋的热,这热有些怪异,更像是,烤!他下意识的靠了靠墙壁,确信太阳应该照不到自己的时候,心里一阵诧异。

  猛然,那里的温度忽然升高,传来一种强烈的灼痛感。

  虽然,他们这个家族的皮肤较常人白嫩,但同时他绝对肯定──把这种温度的痛感加在任何人的屁股上,那人肯定会大叫一声,于是,他“啊”的发出一声惨叫!

  仰起上半身,迷糊中左手用力向后挥去,转过头,就看见清影秀张大了嘴涨红着脸惊愕的瞪着他,甚至有一丝口水从她嘴角流出,滴在她正用家传“赤血之炎”烘烧着的某男人屁股上,而他的手,正在身上揉揉捏捏!

  “啊──!”在夸张的长时间的对视与不可思议的大惊过后,两人同时喊了出来。

  他像摸到碳火一样飞快的缩回手,连鞋也没穿,就那样穿着贴身的睡衣仓皇的逃了出来。

  清影秀手里的火气突然爆涨成三尺的火焰,她挥舞着这条致命的火焰刀气急败坏的在后面狂追,想要喊什么,却有一股气憋在胸里,只在最后终于崩出了一句:“兰若云,我要杀死你──!”

  前面差不多要重演“午夜裸奔”的这个叫兰若云的小子,此刻心里却清楚的很,因为自己不小心碰到了她的“那儿”,这个号称“裸兰军事学院”里最优秀的在役女学生肯定会把他烧成灰儿,而且是绝对认不出本来面目的那种!

  要知道,她家传的“赤血之炎”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虽然她还不是很精深,但是用来烤烤人肉串却措措有余。

  兰若云惊惶失措的从家门里跑出来,就穿着他睡觉时的那份行头,公鸡头样式的睡帽滑稽而可爱。

  在清晨的裸兰城干净的街道上,没命的狂奔,嘴里还不断的大声喊着:

  “我不是故意的!”

  “饶了我吧?”

  “呼!虽然很小──!!◎#¥¥!¥%!”

  “可我真的没摸出什么啊!”

  “救命…………!”

  清影秀追在后面,又恨又羞,心里怒骂道:“这混蛋,在瞎嚷嚷什么,看我追上不烧死你!”

  早起的裸兰城居民笑呵呵的看着这幕追杀:“兰家小哥怎么又得罪人了?昨天不是刚被望川家的打过吗?”“哪有,我明明看见是迪斯家的和斯家的在追他”“不是吧,前几天秀主儿用火刚烧过他一次了啊!”“看…………逃跑的功夫真好!”

  就在居民们称赞兰若云逃跑功夫有一套的时候,他不负众望的钻进了议事厅的大门,而那条火焰,距离他倍受摧残的屁股也仅仅只有十分之一寸。

  他轻舒了一口气,知道任何人在议事厅里也不敢动用武力,暗道一声“好险!”可当他定下神儿来抬起头时,他在心里大叫了一声:“我的天,还是让她烧死我算了!”

  只见议事厅宽大的议事长桌周围围坐了一群人,都是帝国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包括:

  主持议会工作的议会长迪斯罗利主管法律的监察长望川飞主管政务的裸兰市长堂峦主管后勤的浅靖文宇主管经济民生的斯京总管军队的大将军清影远征帝国护卫兵团总统领方成还有帝国总领清影远瞻以及坐在他身边的帝国总军师兰如水。

  …………

  兰若云每看到一个人心里就颤一下,等看到大将军清影远征时做贼心虚的往后瞅了一眼眼,后面那个“杀手”可是他女儿。待看到总领和父亲也在似笑非笑的瞅着他时,他正了正头上的鸡冠帽,行了个蛮标准的军礼──帝国里,进入“裸兰军事学院”的学生们都算是在役军人,平时对前辈要行军礼。

  众人忍着笑,对他回了个礼。

  清影秀探头探脑的闯进来,怒目瞪视着兰若云,手上的火焰因为内力不足已经熄灭,但她眼里的怒火却已经把兰若云烧死一千次了。

  兰若云羞惭惭的斜视着她,虽说是在这里,也不敢保证这野蛮丫头会不会突然又擎出火刀给他一下子。

  大伙儿看到两个人的表情,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他们派清影秀去叫兰若云就图个看热闹的心理,现在果然有节目,大伙儿都来了劲儿。

  兰如水却低下了头,毕竟是父亲,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为什么每天都要作些荒唐事。想自己小的时候,虽然也柔弱,但毕竟安稳,武事虽然差了些,但学识,那可是裸兰大陆上屈指可数的,也因为善于谋略,更托庇祖先战功,竟然三十岁就做到帝国总军师的位置,那可是兰家几代人一直就占着的位儿,看来儿子这一代是要拱手相让了。想到这里他摇摇头,叹了口气。

  “哎哟,若云这是……怎么又得罪我们家阿秀了?再被烧伤的话我可不陪你医药费了!”大将军清影远征笑呵呵的望着兰若云打趣。

  兰若云尴尬的眨巴眨巴眼睛,看看清影秀,嘟囔道:“她,她用火烧我,烧我那个,那个屁……嗯,那个臀部。您也知道,那个地方,反正即使不是那个地方,用火烧起来那也会痛啊!这一痛呢,我就往后这么一抓,就──”

  “你还敢说!”清影秀凤眼倒立,握着小拳头威胁的看着兰若云,但却不敢去揍他,毕竟是自己先用火去烧他的,况且一个女孩儿家烧男人那个地方,她也有点后悔了。

  “你瞎抓什么?是不是抓到阿秀姑娘的脸蛋儿了?人家姑娘那么嫩的地方也是你抓的?”兰如水向着儿子大吼。

  全场皆倒。

  清影秀羞得满脸通红,“什么嘛,‘那么嫩的地方’他是指哪儿?”心里想着,却低下头去把兰如水也骂了几遍。

  “我,我没抓她脸,我只是抓到……”胡涂儿子还想向胡涂老爸辩解。

  毕竟是一国之君,清影远瞻知道再纠缠下去自己的小侄女肯定把兰家父子俩一块儿烧成碳灰,虽然有利于大自然的“还肥再造”工程,但那将使帝国少了一个优秀的人才,得不偿失。出于这些考虑,他挥手打断了兰若云的辩解。

  调整了一下声调,他以尽量温柔而严肃的话语向兰如水问道:“若云的武功还是没什么进展吗?连阿秀这个小丫头都打不过?“

  兰如水脸上一阵羞红,作声不得。

  清影远瞻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兰若云几眼,又转过头看了兰如水一下,搞得大家莫名其妙。然后他点了一下头接着又连摇几下:“你们兰家的人是越长越清秀了,又偏偏都取着这么柔弱的名字,父亲叫‘如水’儿子就叫‘若云’。”他指着兰若云又道:“要真是个女孩子就好了,我们清影家就和你们兰家结亲!”说完大笑几声。

  兰如水爷俩对视几眼,又窘了个无地自容,惹得众人一阵笑。

  市长堂峦与兰如水是之交好友,闻言心里一动,他朗声说道:“若云虽是男儿,总领又有儿无女,但一样可以和兰先生结亲啊!”

  “哦?”清影远征来了兴致。

  堂峦把嘴向清影秀一呶,总领立即明白了,他一拍大腿:“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他又把清影秀和兰若云比较了一下,“到也是一对!”他说。

  那边清影秀还不明白是啥意思,清影远征可紧张起来,他心里嘀咕:“谁不知道兰若云这小子武功白痴,军事懵懂,睡觉第一,逃跑第二,简直是绣花枕头一个。再看我们家阿秀……”他慈祥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只见这小丫头唇红齿白,满面英气,娇嫩的脸庞上大眼睛水灵灵的充满灵气,虽只是十四岁的少女,却活脱脱一个美人胎子!他越看越喜欢,也越看越气,“让我把这么可爱的女儿嫁给这个白痴?”虽说是总军师的儿子,但出于历来“文武相轻”这个历史遗留病,其实作为大将军的他一直以为兰家是沾着祖宗的光才位居高位的,虽然他也很佩服兰如水,但是说到结亲,他情愿和迪斯家。

  “远征,远征!”兄长的呼唤把他从遐想中拉出来,一脸愁容的大将军心里又开始埋怨起大哥来,“你自己没有女儿就拿我女儿笼络人心,真可恨!”

  “你想什么呢,远征,我问你怎么看这门亲事?”清影远瞻有点不满意弟弟的溜号。

  “这个,这个──”清影远征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忽然想起今天是少年人的考核日,派清影秀去叫若云也是为了这件事情,想到这里,他有了主意,那就是──拖!

  “哈,今天不是要考核阿秀他们的武功吗?怎么扯到这事情上了?我看改天再谈了!”

  他满以为这样就能转移兄长的注意力,没想清影远瞻忽然对这事儿来了热情。那边兰如水也摆了摆手,笑眯眯的看着清影秀,想着这可爱的小丫头文武双拳,又身世显赫,虽是脾气坏了点儿,但如果能做了自己的儿媳妇等于替儿子戴上了一顶摘不下的官帽,这个大便宜可得捡,于是他跟着清影远瞻一起嚷嚷:“不忙不忙,时间早着呢,正事要紧!”

  也不知道哪件事才是当务之急!

  这两条老狐狸!“清影远征心里不禁连大哥也骂上了,他怜惜的看着女儿,心里充满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悲哀。

  他心里骂起了堂峦“有事没事你提这个干嘛,他xx的!”

  他又转过头盯着兰若云一字一顿的问道:“若云,你想要娶我的女儿?”

  十五岁的少年当然明白这种事情,脸刷的红成一片,不自禁的向清影秀看去。却见清影秀忽的冷笑一声,不屑道:“我会嫁给这个白痴?”他抬起双手,环顾了一下四周,做了个不可思议的可爱表情。

  “我,我也无意这么早就成家!”兰诺云低头嘟囔着。

  兰如水似乎没注意到清影秀的态度,对儿子怒呲道:“谁说现在就结婚了?只是先定个婚约,婚事当然等你们成人了才办,笨蛋!”接着笑呵呵的把头转向清影远征,商量道:“我看就这么定了吧!”

  知道什么是一厢情愿的最高境界吗?兰如水诚不我让。

  “别做梦了!”清影秀也不顾这位帝国总军师的面子了,气得满脸通红,又想起一大早好心好意的去叫那个懒鬼,反倒被他轻薄,现在又被逼婚,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她“唰”的抽出腰间长剑,吓的兰若云赶紧跑到清影远瞻身旁,也不顾什么礼节了。

  清影秀却没追他,而是把长剑拗在手中,暗运内力猛的双手对折,那剑“叭”的从中断成两截。

  清影秀扔掉手中断剑,朗声立誓道:“我清影秀今生嫁任何人也不嫁兰若云,若违此誓,有如此剑!”

  议事厅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众人张大了嘴巴,连那些准备道喜的人也惊呆了,谁也没想到,这十四岁的小姑娘会做如此激烈之举。

  兰若云呆呆的看着清影秀,喃喃道:“我真的那么讨厌吗?”

  

第一章 拒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