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比武

    虽然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进行一次这样的考核,而考核的内容也都千篇一律,但是-─没有谁敢轻视这样的考核。

  因为,这是专为帝国领导层的子女举行的比武会,其实也就是这些统治者为了培养自己的接班人,为了让他们体验的竞争的压力,从而更能不断的完善和提高自己──这只是一种小型的内部交流,但是,它决定了将来议事厅里这些人的权利再分配。

  如果这个比武会上的人表现出了及其不如意的东西,那么他很可能被排除权利阶层之外,假设他没有其他才能的话。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其实,每年都有来自于下层的人才加入到权利阶层中来,尤其是战争年代。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人神战争结束的两百年来,高层统治者一直是前文所提到的几大家族控制着,并不是因为他们把持着权利不肯放手。而是,从两百年前的战争中学来的东西,是没有人能够代替的。这也是为什么清影远瞻要和兰家结亲的原因。

  两百年前,兰家的兰先生就是裸兰帝国的总军师。但那时候兰家的荣誉并不是来自于他,而是他的妻子,一个神秘的女人。

  当时,神族把人类压制在裸兰大陆最后一道防线──黄湖壁垒之后,只要突破这最后的封锁,人类就将失去最后一块土地,从此沦为神的奴隶。

  举国****,诺大个裸兰帝国竟没有可用之才,而黄湖壁垒的守军也在神族的日夜攻打下军心涣散,没有人能把这剩下的几十万守军组织起来反抗神族的压迫,人类就要灭亡。

  这时候,本身来自于民间的兰先生,正就任总军师的位置,他领来了一个奇丑无比的女人,力荐她出任大将军之职,并且娶她为妻,这个女人就是裸兰帝国有名的女战神──格丝力。兰!

  在她的带领下,人类不仅守住了黄湖壁垒,还一直把神族赶出裸兰大陆,迫使神族签订了《人神互不侵犯条约》。

  有人说,如果不是格丝力。兰在五十年的战争生涯中终于拗不过死神之手而去世的话,她甚至可以带领人类把所有的领土都夺回来,把神族赶出这个世界。然而,生命是有限的,战场上无敌的格丝力。兰也无能为力。

  人们一直怀念着这个英雄,是她拯救了人类,保护了最后一个叫“裸兰”的人类大陆。

  兰家也因此而倍受人们尊敬,一直屹立裸兰帝国不倒。虽然两百年来总是一脉单传,但每一代都是英雄好汉,只不过,渐渐由武略转向文韬。

  近百年来,兰家的人已经很少拿刀上战场了,他们更多的是躲在幕后出谋划策。到兰如水这一代,武功就几乎并是不这个家族所擅长的了,等倒兰若云,他根本是学啥啥不会,咋睡都不醒。

  可是,为什么深谙兰家底细的清影远瞻还要和兰家结亲呢?这就是为什么清影远瞻能成为总领,而清影远征只能当将军的原因。

  为将者,只要在战场上打胜仗就行了,攻城略地,无往而不胜,可成一代名将。而为帝者,他不一定能打胜仗,但是他能让可以打胜仗的人来为自己打胜仗,可以成为一代明君。

  清影远瞻就是这样的明君,笼络住兰家,就笼络住了民心,况且,兰家祖传的“气疗术”也确是一门至深的武学,当年格丝力。兰屡屡遭遇生命危险,都是当年的兰先生用气疗术把她从鬼门关救了回来。那时候的兰先生可不是今日的兰先生可比的,今天的兰先生用一次“气疗术”能累个半死!

  想到这里,清影远瞻看了一眼身旁的兰如水,笑了,又看了眼兰若云,他甚至合不上嘴了。

  “可以开始了吗?”清影远征过来请示他,他点了点头,叹口气,他当然能看得出来自己的兄弟不愿意和兰家结亲,他并不明白自己的苦心啊!难道神族会任凭人类偏安一隅在裸兰大陆上发展吗?

  不出五年,那个维续两百年的《人神互不侵犯条约》将是废纸一张。而西部大陆的兽族也对裸兰大陆虎视眈眈,不断派军队骚扰,让自己寝食难安。

  想象一下,在未来的战争中,如果没有兰家的人,神族会是多么的兴高采烈,而人类的士气,又将多么的低沉。两百年前神族漂亮的面孔却如恶梦一般经常闪现在人们的梦中,生存似乎变得可望而不可及,正是兰家打破了这恶梦,给了人类希望,也维系了清影家的统治。

  “看来,要和远征好好的谈一谈了……!”他决定要促成清影秀和若云的婚事,在他看来,阿秀的断剑立誓只不过是小孩子家的胡闹。

  他微笑着看着场中清影秀笑意傲然的把望川飞的儿子望川北一脚踢倒,他鼓了鼓掌,心里大乐,真是好样的,每次都没人能打过她,年纪轻轻却一身好武艺。

  接着,堂峦的儿子堂天打败了浅靖文宇的女儿浅靖羽,总统领方成的而子方更却败给了斯京的女儿斯菲。

  最后一场是迪斯罗利的儿子迪斯番对兰如水的儿子兰若云。

  清影远瞻马上把注意力投在了这场比赛上,难道还会……?

  兰若云已经换好了一身武士服,鸡冠帽子也摘掉了,换上了一顶铁头盔,浑身抱得严严实实的。他手里托着柄宽大厚重的钢剑,脚下不丁不八的站着奇怪的方位,眼睛深沉而冷漠的看着对手,衣服下摆也就着气势呼啦啦的飘扬起来,嘴角甚至还扬着一抹轻蔑的笑容……

  迪斯番不耐烦的看着他,心里骂到:“还装,浪费我时间!”

  他开始数数:一,二,三……,“三”字刚数完,就看见兰若云不负众望的把那柄大剑往地上一扔,略带愧色的耸耸肩膀:“我认输!”

  清影远瞻一颗玄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了,他定定的看着兰若云,心里纳闷:“没道理啊,怎么每次都这样?真的没货?白痴?”心里没来由的冲起一股怒火,他“腾”的站了起来,指着正要退出来的兰若云喝道:“不准认输,你给我比下去,我以一个军人的身份命令你,别忘记你是裸兰军事学院的学生,是帝国的军人!”

  在清影远瞻咄咄逼人的目光威迫下,兰如水爷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知道一向以耐力著称的总领的忍耐力也终于到了极限,羞愧中甚至还带着一丝自豪感:连他也受不了了吗?

  兰若云重新走进场中,听到清影秀轻蔑的哼了一声,看见迪斯番正在那里怪笑着看自己。

  当时,天空中正有一朵云飘过,兰若云抬起头,忽然把手背了过去。

  “我可以口占一首诗吗?”他有点不确定的问清影远瞻。

  帝国总领为之气结,他以为自己没听清楚,反问了一句:“你是说念一首诗?”

  “确切的说是即兴做一首诗”他指着天上白云,“我是有感而发,不吐不快!”

  “好了好了,快吐吧,吐完赶紧上去给我打!”他感到心里有点堵的慌,想打人。

  于是,兰若云就在和煦的阳光的悠然的白云下方的演武场上即兴念了下面这首诗:

  还困吗,太阳问我?

  用它火辣辣的目光注视我人生最脆弱的地方我感觉它的热如清影小妹的“赤血之炎”

  催促我,在裸兰城的青石小路上奔跑路边传来:黑芝麻糊,五毛钱一碗!

  不仅想起了童年的梦想还记得当初的木棉树吗?

  和裸兰河底水草的招摇像是夕阳里金色的新娘有位伟人说过:

  你们,是祖国八九点钟的太阳!

  …………

  (省去若干!)

  迪斯番无力的把手里的剑抛掉,大叫道:投降,认输,我认输──!“

  听着儿子念诗的兰如水嘟囔着:“连我都想认输呢!”

  周围听诗的人普遍感觉到很困,又不敢先走,清影远瞻在那里很认真的听着,让大家佩服得五体投地,不愧是总领啊,众人都这样想。

  清影远瞻的眼睛里一阵茫然闪过,他实在不能从兰若云所谓的诗里面听出什么东西来,但如果他真的仅此而已,却为什么还会有心情吟诗,难道他不知道一会儿将要挨打吗?看他那份镇定,到也是难得的品质。

  “夏天过去了,秋天还会远吗?”这是兰若云诗歌里的最后一句。

  终于念完了,他把背在身后的那把大剑用力举起来,号叫着向迪斯番冲过去。

  “来的好!”迪斯番摆了一个很潇洒的姿势,把脚往前一伸,脸上闪着诡异而兴奋的光芒。果然,兰若云没有注意到脚下,那把大剑离迪斯番头上还有三分之一寸距离的时候,兰若云狠狠的绊在迪斯番伸出的左腿上,扑通一声摔在地上,立刻昏了过去。

  众人同时舒了一口气,清影远瞻痛苦的用左手蒙上眼睛,“哦,我的天!”

  

第二章 比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