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苍奇山

    兰若云终于都准备妥当了,他要去苍奇山一次。巴图林告诉他,图书馆里的古书大部分都是在苍奇山发现的,不过那已经是千年前的事情了,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找到──千年前那里有一个史前遗留下来的类似于城市的建筑。

  所以今天难得他起了个大早,找齐了以前用过的地质考察的工具,不过是一些锤子和镐什么的,又背了些干粮,带了些金币,雇了辆马车就出发了。

  苍奇山在裸兰城外大约五十公里处,来回也要几天的时间,除了巴图林他连兰如水都没告诉,那个胡涂老子肯定以为他又泡在图书馆里研究那些怪字,他会准备好睡觉用品(诸如睡衣睡帽毛毛熊和胶皮鳄鱼什么的)等他回来大睡几天。

  马车一路南行,兰若云把车厢垫得软软的躺在上面大睡,一路上也不知道流了多少口水。

  两天的路程仿佛马车晃了一下就到了似的,兰若云的睡觉功夫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甚至连饭都没吃一口,让车夫佩服得五体投地,惊为天人。

  看着车夫崇拜的眼神,兰若云的肚子却不争气的大叫了几声,他尴尬的笑了笑,拿出干粮咬几口,他问车夫愿不愿意在这山脚等他,如果愿意的话将多送他一个金币,这可够车夫赶一个月的车了,在金钱的诱惑下,车夫马上答应了。

  看着蹒跚着往山上爬的兰若云瘦弱的身影,车夫摸了摸车厢里厚厚的软垫,一股睡意油然而起,他爬了进去,舒服的趴在上面,决定试试连续睡两天的滋味。但他马上又出来了:

  “他XX的,这小子是不是尿床了,怎么这么湿?”他不知道唾沫星子也能淹死人吗?

  苍奇山并不是太高,但是很美,主要是因为这里长满了梧桐杉──一种具有金黄色树叶,树干笔挺的高大落叶乔木。裸兰大陆气候湿润温和,是梧桐杉的唯一产地,此树木质坚硬而柔韧,可以制作武器配柄,又是修筑防御工事的好材料。除了苍奇山,著名的黄湖山和黄湖周围也都长满了这种树,可以说,黄湖壁垒的坚固是和这种树离不开的。

  苍奇山下是一望无际的苍奇平原,平原上双熟的苍奇稻绿油油的很可爱。虽然被神族和兽族夹在中间,裸兰帝国的粮食还是可以自给自足的。

  这多亏了兰家在两百年前人神战争刚结束时提出的“化林为田”工程,把苍奇平原上的大面积梧桐杉伐掉,用来坚固城墙,修筑工事,制造战车以及攻守器械,而空下来的平原,则全部用来种粮食。

  最近几年,兰如水又提出“还林梯田”工程,在平原西北部接近兽人族的边境处把田地植满梧桐杉,即可以有效阻挡兽人的进攻,又可以减缓西部恶劣风沙对裸兰大陆的侵袭。而减少的农田则靠开发苍奇山来补上,在控制水土流失的同时,伐掉一部分山上的梧桐杉,囤积杉木,以备战争。而空出来的山坡则开发成梯田,增大的粮食产出面积反倒较以前多出很多。

  “看来今年又能是个大丰收啊!”兰若云看着山上山下的美景,不由得慨叹起来。

  史前遗迹却并没有以前想象得那样好找,兰若云登上山顶,极目四望,连绵的苍奇山雄伟浑奇,高耸的山峰此起彼伏,不知哪一个才是史前遗迹的所在。

  手脚都磨得起了水泡,身体里却好似还有无穷精力,疼是疼,倒是不觉得累。

  他后悔没有找个山下的山民问一下,现在要下山吗?他实在没有那个勇气,实际上,当他爬到山顶时,已经过了一天,满山的乱找,看看也将近一天了,身上的衣服被山上的灌木和树枝刮得破破烂烂,昨夜在一个仅能容身的山洞里哆哆嗦嗦的冻了一个晚上,虽说最后还是睡过去了,但醒来时那种浑身的不舒服也是颇难受的。眼看着天又要黑下来了,史前遗迹还是没有个影儿。

  最后他还是窝在一个树洞里睡了起来,树洞要比山洞暖和一些,使他下定决心,以后再冒险的时候一定要睡树洞。

  这时他隐隐觉得哪里有一些不对,似乎应该注意点什么,又好像少了点什么。

  直到第二天一早醒来,他才发现,好像没有什么动物!

  刚上山的时候明明还听见好多奇形怪状的鸟叫着各种不同的声音;也有兔子忽然从草坷里串出来;他甚至还看到过一只豹子,在树上趴着,嘴里不知嚼着什么东西。那时候他手里还拎着把锤子,忘了带剑。这种探险的必备的用具竟然被忘掉,也真是兰若云的一大特色。

  “应该还有更多动物出现的,怎么反倒没有了?”他心里纳闷,钻出树洞,上下左右的看,却没有发现什么飞禽走兽。

  人倒是发现一个,从昨天兰若云经过的那条小路往他这面的山上爬,兰若云立刻兴奋了。在这荒山野岭的居然有人,那真是……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决定用唱的:

  荒山野岭哟~~~~!

  遇到人哟~~~~!

  甩把泪珠哟~~~!

  盼到亲人哟~~~!

  且把阿哥问一问,嗨哟滋嗨!

  你是打猎还是樵哟~~~~~~!

  嗨哟滋嗨哟~~~~~…………

  他把外衣脱下来,使劲的下着远处那个人挥舞着,那个人可能听到他唱歌了,或者也看到他的“旗帜”飘扬,竟然抬头看了看他。那么远的距离,眼神儿和听力可是真不错。兰若云可没看到那人抬头,还一个劲儿的又蹦又跳着吸引对方往这面来。

  他这么高兴不是没理由的,想一想,干粮吃的差不多了又没本领打野味,再说就算有这个能耐,现在连根兔子毛也没有的奇怪地方他也无处可猎。而且,史前遗迹也找不到,说不定眼前这个人就知道呢。一想起这些,他的动作来得更夸张了。

  那人渐渐的近了,身材不高,和兰若云相差无几,整个身体都隐在一件大红氅里,头上戴着一顶蒙着轻纱的宽檐敞帽,却是一副很考究的打扮。

  兰若云哪管得了这么多,那人还没站定,他就“嗖”的一声穿了上去,把那人紧紧的抱住,摇个不停,口水鼻涕流了那人一肩膀,就差没痛哭流涕了。

  那人双臂一挣,大喊一声:“你抱够了没有!”一下把兰若云开了出去。

  兰若云跌坐在地,听着那声音,一瞬间满腔的热情没有了,身子仿佛掉进了冰窖。

  “你,你──!”兰若云指着他,裂着嘴愣是站不起来。

  那人摘掉头上宽帽,露出一张可爱的脸孔,是笑非笑的盯着兰若云。

  “清影秀,你想怎么样?杀人灭口啊!”兰若云实在搞不清楚清影秀出现在这个地方是为了什么,看她那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为了找他也吃了不少苦。

  “不错,我就是来杀你的!”清影秀分开披在身外的大氅,露出腰间长剑。

  “有没有吃的,快给我点!”兰若云才不信她敢杀自己,肚子饿的难受,忍不住向她乞食,也不管以后她跟别人炫耀这件事情时将会怎样嘲笑自己了。

  清影秀把一个小口袋朝他扔过来,兰若云接住打开,发现里面是上好的“林家花糕”,兰若云最爱吃这种糕,小时候还经常偷清影秀放在书桌里的,因此而惹来不少打。

  他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块,又“咕嘟嘟”的喝了几口水,叫了声舒服。

  “你来这里干什么?”虽然不是山民本地人,问不出史前遗迹地位置,但能吃到好吃的食物他还是很感激的。

  “找你啊!”清影秀看着他“饕餮鬼”般的模样,忍不住想笑,又一想此来目的,必须要吓住他,声音旋即变得冷梆梆的没有感情。

  “找我干嘛?”──诧异。

  “我说过了,杀你!”依然冷的不带一丝人情味。

  “嘻嘻,为什么?”虽然知道清影秀不敢杀自己,但听着她那毫无感情的冰冷话语,还是不由自主的流下一丝冷汗。

  清影秀沉默了一会,又“呼呼的”喘了几口气:“你别装了,你这个色鬼!”

  “咦?”兰若云活到十五岁,虽然是男人,但因为年龄小又没什么关于不尊重女性的劣迹,还是头一次被人骂“色鬼”,除了感觉惊奇,还有些新鲜,耻辱倒是没感觉出来。

  “还装,你不知道你父亲昨天到我们家胡说些什么吗?”清影秀有些急。

  “我都出来四天了,我怎么知道,不过我想,嘿嘿……!”他冷笑着皱起眉头。

  “哼,看你那样子,虽然不知道,也是早和你老头子商量好了吧!真是不要脸!”

  “这跟不要脸有什么关系,不就是劝你父亲节约军费开支吗?这对整个国家都是有好处的事情,省下来的钱将来大规模战争用,反正现在只是局部战争,偏偏你父亲死心眼,把着钱不放!是谁不要脸啊!”兰若云对这件事情还是知道些的。

  “你骂我父亲不要脸?”清影秀上去就踢了兰若云一脚,当然了,还是屁股。

  “哎,是你先骂的,怎么说打就打!”其实哪次不是说打就打。

  清影秀出奇的倒是没再继续打他,她抽出长剑,用手指刮着剑锋,白皙修长的食指在明亮的剑刃上越发显得美丽。

  “你父亲去和我父亲提亲了,让我将来嫁给你!”清影秀轻轻的说道,语气间竟有些温柔。

  “吓!”兰若云头大了一圈,自从上次清影远瞻乱点鸳鸯谱而清影秀折剑立誓以来,他以为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他可不想天天被清影秀打,也不知道这些所谓的帝国重臣们一天都在想什么,他们对“做媒”这么感兴趣?

  “我记得你父亲是看不起我的,他是不会答应的,还好还好!”,他想起那天清影远征冷冰冰一字一顿像鬼似的问他:若云,你想娶我的女儿?,那种轻蔑和厌恶的语气到现在还回响在自己耳边。“幸好他会拒绝!”兰若云拍着胸口呼出一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坐了半天了屁股也蛮凉的。

  “我父亲已经答应了!”清影秀淡淡的说,眼神里有些迷茫。

  “啊?”兰若云张大了嘴,感觉呼吸有些粗重,脸孔不自然的烫了起来,心脏里有如被重锤击了一下!

  “你很高兴吗?”清影秀厌恶的看了兰若云一眼,“看你那样子就知道你脑袋里有些恶心的想法!”

  “我,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个!”兰若云确实从来没有在这方面想过,在十五年的人生里,读书写字,研究各种与军事和武技不沾边的学科,为了练习紫气决,最近的五年间睡眠占去了大部分的时间。

  忽然谈起这个关于婚姻的人生大事,他倒是很不适应。不过一看见清影秀那动人的小脸,他的脸孔就禁不住发热,“这个女人将会和我共处一生?那,那,到也不错吧──!”他这样想。

  “你别做梦了!我是不会嫁给你的,我已经立过誓了!”清影秀看这他忽嗔忽喜,时而咬牙切齿时而眉开眼笑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又没说过要娶你,稀罕吗!?”兰若云气鼓鼓的说,忽然想起总被她打,如果跟她在一起过那么久的后半生,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你说有什么用?婚约都立了,呜呜……!”她忽然蹲下去双手捂着眼睛哭了起来,心里面真是百感交集。

  “我回去就主动废除婚约,谁还能逼着我娶你这个野蛮女人不成?”兰若云看着她哭,心里也一阵烦躁。他发誓等将来自己有孩子的时候一定让他(她)自由恋爱。

  “没用的,是伯父主持的!”清影秀站起身止住哭声,泪眼婆娑的看着兰若云。

  “哦!”兰若云明白了,两个人都是政治婚姻的牺牲品,这其中有国家的利益,也有清影远瞻的苦心在里面,就连一向倔强的清影远征也同意了,看来真的无力回天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只有一个办法了!”清影秀扬起长剑,“杀了你,看他们让我嫁给谁?”目中凶光一现。

  兰若云撒腿就跑,现在他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虽然他不相信清影秀会杀自己,毕竟有“林家花糕”作证,谁会给一个要死的人送他喜欢的食物呢!

  不过也难说,在这荒山野岭的,杀了自己谁也不会知道。林家花糕呢?也许是她自己怕杀人没力气,带着长劲儿的!退一步说,就算她不杀自己,暴打一顿出出气是肯定的。

  这些想法在兰若云的脑中只是瞬闪而过,基于这些考虑,逃跑绝对是最正确的方式。

  “你给我站住!”清影秀随后追来,但她其实已经很累了,昨晚听到这个消息她一夜未眠,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就是胡思乱想吧!

  一大早跑到图书馆在巴图林那里得到兰若云来苍奇山考古的信息,在山脚下得到车夫的证实,几个小时走完某男人两天才走完的路程,看看赶上了,又哭了个伤心。虽然她多年学武,身体健康,毕竟年纪太小,追了一段路程竟有些昏昏然。

  而兰若云,休息了一个晚上,又吃了好吃的“林家花糕”,体力正旺盛,加上多年来练就的逃跑功夫,转眼间就把清影秀甩在了一边。

  过了好一会,他偷眼向后瞧去,发现清影秀没追上来。他停下来喘气,向后张望,看了眼手里装有林家花糕和清水的袋子,慢慢往回路走去。

  老远处,清影秀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在那里揉着太阳穴。

  兰若云渐渐靠近她,在安全范围内把手里那个袋子扔向清影秀。

  清影秀向他望了一眼,也没什么表示,拿出林家花糕吃──毕竟还是蛮好吃的,而且真的很饿,又喝了几口水,她身体好,恢复的也快。

  “别跑!”终于又生龙活虎的追过来。

  兰若云就等她站起来,马上开跑,连一丝儿都没犹豫。

  两个人在山上你追我感,清影秀的大氅也刮得不成样子了,而兰若云,身上早就受伤了,山道陡峭,他摔了几个跟头。

  后来兰若云不跑了,站住了,看着清影秀走近自己──这已经是好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清影秀呼哧带喘的跑过来,骂道:“白痴,没想到你这么能跑,你倒是再跑啊!”然后她忍不住笑了,看着兰若云受窘和挨打还要尽可能保持尊严的样子她就想笑。

  兰若云身后是一条大山谷,他正站在悬崖边,无可奈何的耸着肩膀窘看着清影秀。

  

第四章 苍奇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