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紫气决

    怎么都来欢迎我啊,还有这么多人民群众,我只是出了趟远门嘛!咦,我老爸怎么没来!”

  “唰,唰,唰──!”几十柄飞刀向正跨出马车厢的兰若云飞来,盛情难却之下,他不得不表演一个“以头抢地”的千古失传绝技,从马车上就那样当着几百人的面前摔了个仰面朝天!

  当他起来的时候,首先是清影远瞻,冲上来紧紧的抱住他:“若云,噢,若云,啵啵咂咂#◎¥!%¥!……%!”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好用他的嘴在兰若云的脸上做了实质性的探索。

  当时,为了保护住自己的初吻,兰若云硬是把已经要呕到嗓子眼的林家花糕给压了回去,紧紧闭上双唇,一滴耻辱的泪珠由眼角流出。

  之后是清影远征:“噢,我的好女婿,我还以为上帝看中了你呢!毕竟,看你人中龙凤,玉树临风,风liu倜傥,与众不同,木秀于林,风必折之……你和我家阿秀真是天作之合,郎才女貌,神仙倦侣,比翼齐眉,大难临头各自飞……噢,若云!呜呼~~~!”

  清影秀:“鬼啊──!”转眼间跑没影了。

  族长:“快去开会!”

  “!,!当!”清影兄弟擦着拳头,好久没有这样合作了。

  “竟敢打我,族人甲,族人乙,人质呢!”

  “!,!当!”族人甲族人乙擦擦拳头,好久没有这样合作了。

  “都什么毛病?”兰若云嘟囔着,摸了摸小马的头,满面疑惑。

  清醒了一下,清影兄弟两个都对自己刚才过于激动的行为有点不好意思,他们“威严”的看了一眼兰若云:“马上到议事厅报告,详细交待你这几天的行踪!”

  说完两个人转身,看见倒在地上的老族长,一阵恨意由心底升起,兄弟俩上去又一顿踩:“要挟我,抓人质,会议中途玩忽职守……!”

  两人扬长而去。老族长倒在地上大哭:“我招谁惹谁了?!”

  裸兰市民们的注意力一下由“独角怪马”转移到兰若云与清影秀的婚事上来。现在开始讨论起“鲜花插在牛粪上”这个千古话题。

  这也怪清影远征一时高兴得过了头,想想可爱得女儿不会因此而受刑,竟然当众大叫起“女婿”来,使乍听到这个消息的裸兰市民们,张大了嘴,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悲愤之情。

  尤其是那些早恋并以清影秀为梦中情人的发qing少年们,立誓要找兰若云决斗,更有几个人当场就昏过去了──奉劝市民,切莫早恋,有此例为证,早恋“害人”不浅啊!

  “这个鲜花呢?──本来很惬意的开放或将要开放在原野里!”

  “而牛粪呢?当然是牛拉的了!这个──?”

  “那兰军师不就是?牛?”

  “不是我说的,是你说的!”

  “你明明就是这个意思嘛!”

  “XXX的,你诬赖我,打死你,!!──!”

  “妈呀,反击,叉你眼睛!”

  “踢你小弟弟,哈哈,中!”

  …………

  接下来的几天,《裸兰早报》刊登了如下这些新闻:

  《政治婚姻──想说爱你不容易!》

  《关于鲜花牛粪的讨论──早报收到两千名市民的来信!》

  《群众踊跃参加讨论,有报道说,不同意见的市民因此而群殴!》

  《群殴进一步升级,有关官员表示,事态已经基本得到控制!》

  《兰若云街头遇刺受伤,目前没有任何组织宣布对此事负责!》

  《裸兰河两岸居民互掷鸡蛋,桔子皮,一女童在冲突中受轻伤!》

  《兰若云刺杀事件初见眉目,一十四岁男子称──他不配!》

  《将军府前记者被殴打,清影秀说:我对此表示遗憾!》

  …………

  兰如水病了,朦胧中看见儿子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走进来。

  “你回来了!”,有气无力!

  “是啊!”一屁股座在床上。

  “在上面过得还好吗?”泪眼朦胧。

  “上面,恩,还不错,就是晚上有点冷,找个树洞就好多了!”有点茫然。

  “噢,还有树洞?看到妈了吗?”强忍着眼泪不流下来。

  “‘马?”看到了,死了那么久,我还真想它,不过我把它孩子领回来了!”伤感。

  “她,她竟然又有了孩子?哎,难道……!什么东西!”他忽然看见走进屋子里来的怪马,吓了一跳。

  “马呀!这就是它的孩子,我还不知道它是什么种呢?不过不像是马?”思考。

  摸摸兰若云的脸,用力掐了一下兰若云的大腿,疼得他“噢~~!的叫了起来。

  “掐我干嘛,好痛啊!“兰若云气道。

  “你,你不是从天堂回来,我,我是不是做梦!”

  “那你不掐自己!”兰若云上去弹了老爸一个暴栗!

  “噢,疼!”兰如水叫了出来,定定的看着兰若云。

  “你没死?”他小心翼翼的问着。

  “死?!”兰若云刚喝的一口水全呛了出来!

  “儿子──!噢~~~!”兰如水抱住儿子大声哭了起来。

  “我的天,今天的人都怎么了……?”兰若云以手捂头,感受着肩膀的潮湿,忽然自己也有些伤感,拍拍老爸的肩膀,用破烂的袖头把他的鼻涕擦干净!

  去议事厅汇报完了所有的这几天的亲身经历,在看过帝国首脑们面面相觑的尴尬表演之后,兰若云去了军事学院,屁股后面跟着那匹小马。

  在图书馆里,他翻阅了所用的动物志,根据这怪物的特征,每一本书都证明了它和马最接近。

  兰若云想起那些古书,他翻了几本,在一本叫《沙漠之旅》的旅行书册里,他发现了一种叫“驴”的动物。这种动物的耐力和饮水量远远超过沙漠之舟骆驼,所以很多商人用它来驮货,但因为它的排汗量也较大,因此不适合沙漠运输,但在戈壁滩上短途运输和乘坐却是首选。(知道“大话西游”里为什么紫霞仙子牵着一头驴了吧!)

  另一本是一个关于一个叫“希腊”的国家的古代传说,他发现了一个叫“独角兽”的神物,但这种动物不会飞,又和自己领回来的这东西不太一样,要知道,那匹大马飞的可很潇洒啊!

  还有一本关于药材的书,提到了“麝香”这种药材是采自一种叫“麝”的动物身上。他想起小马身上的香味,认为这多少和“麝”应该有些关系。

  于是,他综合了驴和独角兽的特征,主官的判断,这家伙是驴和独角兽的后代,之后发育成麝,最后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不知道驴有六十二条染色体,而马类有六十四条,驴马结合生出的叫“骡子”,是一个有六十三条染色体的怪物,单染色体无法繁殖,骡子是没有后代的。

  “可是为什么它妈会飞而它就不会呢?”他决定把会飞的那些都叫做“飞麝”,自己这一只就按最原始的方法叫它“独角兽”,谁让他不会飞呢?我们得尊重科学吧。

  兰若云是在从学院回家的路上遇刺的,一柄利剑猛然从街道拐角出伸了出来,同时,他看见了迪斯番嫉妒而仇恨的眼神。

  刺在了屁股上,多灾多难的屁股。

  他的剑法也太差了,或者,他根本也是解解气吧。

  独角兽冲了上来,一根利角穿进了迪斯番的腰带,将他挑了起来。迪斯番果断的用剑割断腰带,逃脱了独角兽可怕的攻击。但是裤子却掉了下来,露出里面的“比琪”内裤,他提起裤子,仓惶的跑掉了,临去前那恶毒的眼神使兰若云知道,那不仅仅是解气的一剑啊!

  堂天和清影秀跑了过来,清影秀轻蔑的看了一眼他流血的屁股,想不通为什么会被刺中那个地方。

  “是谁?”堂天问,两个人离的远,没有看清楚。

  “不认识!”兰若云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发誓回家后要请良将打造一个铁内裤穿上。

  清影秀一边摸着独角兽的长耳朵,却一个劲儿的盯着他的屁股看。

  “看什么看,耍流氓啊!”兰若云正一肚子气没处撒哩!

  “你,哼!”清影秀从怀中掏出一方洁白的手帕向他摔去,转身气鼓鼓的走了。

  兰若云拿着手帕,愣了愣,往屁股上按去,疼得哎哟一声。

  堂天心里一阵疼,“好可惜啊,那么干净的白手帕!”

  兰若云呆呆的坐在床上,没有人喊他,太阳还没升起来,而他,醒了──这对他来说可是很陌生的事情,比太阳起的还早!

  曾经睡梦中经脉里流淌的暖流似乎变成了实质性的气体,以前做梦都是片闪而过,而昨夜,那明明是一片紫色的仙境,自己徜徉在其中,感觉身体轻轻的,暖暖的……

  他想起山谷里自己发威的那一幕,诺大个凶猛的怪兽竟然被他剁成肉泥,虽说那怪物本来也快翘了,但是,他忘不了那巨大一击之后,飞麝的碎羽纷飞血肉模糊!

  而他,就凭着古书里传授的在睡梦里习练了五年的紫气决,生生的消灭了一只巨兽。

  他想起来了,那时,他似乎是以另一种状态,但是他记不清怎样才会变成那种状态,而那种状态又是什么样子的?好像是很可怕啊!

  能不能不在那种状态就发挥出紫气的巨大威力呢?他想起迪斯番那冰冷恶毒的眼神:我早晚会要了你的命的!──他明明就是这个意思。

  他知道,作为帝国总军师在民众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兰家,是不可能和代表民意的议会发生冲突的。而迪斯番的父亲迪斯罗利,正是帝国的议会长。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跟堂天说实话的原因。他实在想不清楚迪斯番怎么会忽然那么恨自己,不是每次都给他及格吗!

  他遥遥一指向卧在一旁的独角兽射去,一道紫光激射在它光滑的背上。它晃了晃,痒痒的,抬头看着兰若云,示意他再来一下。

  兰若云气苦,运气又来了一下,独角兽惬意的享受着温热的紫光,简直比日光浴还舒服。

  “感觉身体里的气体是均匀分布的,不是应该汇聚在小腹丹田处吗!”他自语道。

  其实他哪里知道,《紫气决》是远古时代一门至深的武学精要,是当时盛极一时的道门的武学最高成就。当时的道门第一高手老子,曾凭借这门功夫打便天下无敌手。最奇特的是他把天地间至大至精至纯的道理汇聚成哲学思想融入了这种武功之内。而这种思想就整编在他的文篇《道德经》里。兰若云对《道德经》曾下过苦功钻研。可惜当时的时代背景让他实在无法理解“天下大同,无为而治!”的思想,战争年代,要想理解这种“小国寡民”的生活方式是这个国家任何一个人也无法做到的。

  就因为,老子的“博爱”“大同”思想,决定了“紫气决”并不是以自身的某一部位为积蓄点的,那样必然会造成那个部位的个别强大,这是一种自私性的想法。

  紫气决的炼气之道是,气凝全身,全身各个部位皆是真气的积蓄点,牵一发而动全身,“天下大同”,而同时,各个部位皆能个自为战,所谓“老死不相往来!”

  兰若云现在却参不透这其中的道理,明明身体里有个大宝库却不知道该怎么去用。

  不过笨人有笨招,他知道自己身体里有这种强大的力量,但只有在悲伤或危急的时刻才能用出来。于是他开始冥想:飞麝保护爱子,拯救自己,它全身无力,恶兽逼近,自己无能为力,飞麝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碎羽纷飞,血肉模糊!

  “嗖!”一股紫气由指尖穿了出去,射在独角兽身上,它疼得猛然从地上跃起来,向屋子外面跑去。

  “成了!”以后多多练习,等到我神功一成,哈哈哈,天下还有谁会是我的对手呢!“可怜我那莲弟──?”(呵呵,又跑题了。)

  他拿起扔在床角处的一撂子挑战书,赫然发现堂天、方更和望川北的名字。兰若云懒洋洋的拿着这些信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会不会像迪斯番那样来个偷袭?”看来真得去定做一套铁内衣了,不过不知道穿着舒服不舒服?

  他乔装打扮一番,从后门偷偷溜出来,刚走上十步,就听有人猛的喊了一嗓子:“兰若云出来了──!”

  立即,不知从哪里涌出一群早恋少年,手里拎着刀枪棍棒斧钺!叉,呼喊着向他涌来。

  “哪里露馅了!”他回头看见独角兽兴奋的在那里刨着蹄子,一切都明白了。除了他还有谁屁股后面老跟着这个跟屁虫呢!

  撒腿就跑,看看快到军事学院了,与对面走过来的清影秀撞了个满怀。

  后面一群早恋少年忽然脸红红的散开了。清影秀怒目瞪着兰若云:“赶着去投胎啊!”一脚蹬进大门,然后看着那一群飞快跑开的背景,脸上闪过一丝怒色。

  而就在这时,裸兰城里,号角响了起来──

  

第八章 紫气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