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这就是战争

    裸兰历1177年,人类与兽族的第三次“劳森会战”于劳森壁垒前的峡地上展开。

  这是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会战,这次会战是“****七年战争”中的********之首,裸兰史上称其为“人民用小车推出来的战争!”

  只因,裸兰三百万的民工竟然在一个月内造齐了两万艘战舰,并及时的扩充到海军之中,使人类取得了海上的绝对优势,重新夺回了伴海峡地。并把兽族封入了荒芜大陆,直到第二次人神战争的爆发。

  而恰恰是因为这场会战,第一次在裸兰战争史里提到了“兰若云”的名字,更使许多史学专家给这次战争扩充了特殊的意义。有人甚至说,如果没有这次战争,绝对不会有那样伟大的英雄被激发出来,当然也就不可能有了人类重回七大陆的光荣历史。

  而且,据说我们这位伟人,在这场战争中还取得了一点不错的成绩呢!

  兰若云站在劳森堡上放眼望去,窄小的伴海峡地上黑压压的排满了兽族的军队。

  有高大凶猛面目狰狞的爪人族、有比较温和但身体灵活的蹄人族、浑身裹在一层黑鳞里吐着长长触须的龙人族。当然,掌握制空权的翼人和精灵们人数虽少,但也排列在队伍的最后,准备攻城时俯射守卫城墙的人类士兵。

  人类的军队开始开出劳森壁垒,三十万的绿领铁骑,隐藏在铁骑两翼的仅次于“神弓营”的“弓骑手”,排列在最后压阵的七十万步兵。

  双方间间隔五公里左右的距离,彼此能看到对方鲜艳的旗帜铺天盖地的在那里摇晃。怒马的嘶鸣和武器偶尔相撞发出的声音此起彼伏,但双方士兵却几乎不闻声音,这种战前的寂静更加强了风雨欲来的那种气势汹汹。

  而天气却也在这时候来凑热闹,黑压压的乌云渐渐从天边飘了过来,覆盖住了原本还晴朗的天空,渐渐使远一点的士兵间几乎看不清对方的脸,气温也骤然下降。很多人因此而烦躁,更有紧张过度者甚至昏了过去。

  列队完毕。

  昨天晚上费尽心力选了一套银白色的盔甲,全身披挂得不留一点肌肤,吃力的扛着一挺长矛,此刻浑身颤抖着站在劳森堡上的兰若云,虽然知道这一次只是先见习一下,并不用出战,但还是摄于战场上强大的杀气,紧张得腿软身乏。

  堂潇站在他身旁,穿了一身的绿甲,英气勃勃,但略显瘦小,看上去不够挺拔。此刻她兴奋的看着战场上逐渐接近的双方人马,大声呼喝着裸兰军的军号:爱我国土,奋勇争前,生命与血,染我征旗,人类必胜,裸兰万岁!

  兰若云也跟着喊了两声,但因为害怕,声音经抖厉害,自己觉得丢人,赶紧闭上嘴。

  清影远征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的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下。

  “轰!”一声惊天的号炮想起,兰若云支持不住倒了下去,全身冷冷的出了一身汗。看见大将军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他赶紧爬起来。

  战场上,兽族联军几乎出动了所有的力量,随着号炮的想起,黑压压的人群几乎掩盖住了伴海峡地二十公里的宽度。

  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的敌人……狰狞的面目──掌旗的三个号兵合力抬起巨大的“裸兰花战旗”,看着清影远征高举的左手,慢慢……

  “冲!”大将军猛力的挥下手臂。

  巨大的战旗被三人合力在劳森壁垒的最高点劳森堡上挥舞起来!

  看到旗动的“绿领铁骑”统领们扬起手中军刀:弟兄们,冲啊──!

  三十万铁骑分成每十万一队的长龙,成包裹之势迎向冲在最前面的的兽族爪人类……

  血雨纷飞──长矛与巨斧交接,马刀共大锤争色!

  兽人族不善于骑马,清一色的步军,但高大的的爪人类甚至比人类骑在马上的总高度还要高,他们居高临下用手中的大锤和巨斧等重型武器向着人类的骑兵砸击!很多战士被这股巨力打得脑浆崩裂,但更多的是在敌人接近之前用长矛戳穿对方的喉咙。这是人类根据兽人的身体特征发明的招式,只有喉咙和眼睛是他们身体的弱点,而他们总是下意识的保护眼睛,却把喉咙暴露在了长矛的攻击之下!

  鲜血喷飞,红白相间的血肉飞上天空,形成美丽的弧线落在双方士兵的头上、脸上和整个身体。受到鲜血刺激的战士们拼着命想敲开对方的脑袋,嗜血的个性把参与战争的人们都变成了野兽。

  人类的骑兵渐渐合拢,如三只利剑般在上百万的兽族军队里结成一个绳扣,大将军不断挥舞著有特殊意义的手臂,形成各种姿势传达着不同的命令。

  忽然,凶猛的爪人类潮水般向后面退去,秩序却不乱。低矮的龙族匍匐着从后方穿了上来,手中的“斩马刀”贴着地皮砍向骑兵的战马。一排排正蓄势前冲的战士随着失足的战马一起倒在了地上,被沉重的铁甲和马身压住双脚的他们根本无法起身。他们看到的最后一个影像是沾满鲜血的刀锋,龙人族巨大的腕力砍断他们的脖子要比马腿轻松的多。

  “弓骑兵!”清影远征发出信号。

  立时,铁骑原地不动,用长矛抵在地面上防止龙人族前冲。五万人的弓骑兵部队从两翼包抄上来,躲在铁骑兵的背后向战场中放箭。强力的铁箭夹杂着零星的火苗挤进龙人族坚后的皮肤里。“皮厚”固然是有点,但是当淬了剧毒的剪枝射入他们体内时,却因无法立刻拔出来而中毒身亡。龙人族因此而伤亡惨重!

  对方阵势也是一变,是蹄人族瘦长的身影──在兽人族里,蹄人族站着一半的人口,军队里虽然按比例来说他们的人数与人口不符,但也远远超过其他种族!此刻,正是人数最多的蹄人冲了上来!

  “他们疯了吗?”清影远征猛的站了起来,“竟然用最不善于冲锋的蹄人来冲锋!”

  他果断的下了冲锋令,三只铁骑部队举起长矛发起了第二次冲锋!

  “啊,不对!”清影远征大喊了一声──只见在冲在前面得蹄人的数目并不是很多,他们身后的是──联军!

  所有种族的联军一起冲锋,发挥各自的优势。本来,这种冲锋方法是兵家的大忌,只要给骑兵一冲马上就乱了阵脚。

  可是这个时候两翼的弓骑兵还没有撤走,骑兵的前冲马上把他们暴露了出来,蹄人对付骑兵虽然是很弱的,但是对付起弓兵来如乱刀砍菜一样,霎时,弓骑兵纷纷落马!

  “后撤,铁骑兵后撤!”妄图用铁骑兵来保护弓骑兵,清影远征下达了命令。

  铁骑兵正做着快速的冲击,忽然看见回撤的命令,强行勒住战马。就在转身的那一个空挡,无数的龙人从两翼包抄过来。

  可怜的骑兵们冲也不是,退也不是,原地打转,陷入了被屠杀的窘境。倒地的骑兵被龙人连着头盔一起割去了脑袋,也有被自己人在原地用马活活踏死的,霎时整个骑兵队伍乱了套。

  “怎么,哪里来的那么多龙人?不是已经撤下去了吗!”清影远征看着眼前的屠杀,虽然保住了弓骑兵,可是精锐的铁骑兵却陷入包围。他脸色苍白,痛苦的下达了步兵前冲的命令,但他知道,这队步兵的过早前进会被对方的翼人和精灵在高空中围击,损失将会翻倍。可是这种情况下,他只有牺牲步兵来挽救精锐骑兵了。

  敌方的大营里,一个矮小的身影正站在点将台上发号施令。看着敌人最精锐的队伍被己方围困住,他嘴角泛起了一丝胜利的笑容。他就是号称“自然之子”的精灵王,此次的对人类的战争他是各族共同推举的总指挥。

  聪明的精灵先是设计把人类赶出伴海峡地,之后逼着人类不得不在伴海之地这狭窄的地域内进行决战。前两次不分胜败的会战之后,他在这第三次会战里设计了这个计谋。他算准了清影远征过于自负的脾气,不会过早的撤出铁骑兵,在争取到了他那难得的一个犹豫后,他的计策完美的实现了──人类最精锐的骑兵将毫无用武之地!

  “只要在包围他们十分钟,这场战争我们就赢定了──翼人和精灵部队,出击!”他微笑着发出他认为的这最后一个指令。

  猛然,一小队穿着各色盔甲的小队骑兵从西南角上直插进龙人的包围圈,他们虽然也骑马,但根本不容龙人们靠近他们的马匹,远远的就发出各种颜色的剑气将那些向他们围拢的龙人刨膛开肚。

  这一小队人马虽然只有几百人,但却各个身怀特殊武功,整个队伍形成一个三角形状,像一把尖刀一样,直插入巨大的动物躯体,硬生生的把包围圈扯开了一个口子。

  “兰大哥,快看,是哥哥他们!”同样被这场规模巨大的残酷战争震慑住了的堂潇此刻激动得跳了起来。

  而患了“战场综合症”的某男人正在那里大吐特吐。

  听见堂潇的欢叫,兰若云望向战场,果然,三百名裸兰军事学院的学生以清影秀为首,形成一个尖状的阵形,在敌人的队伍里穿插。

  死伤了数万的铁骑兵经这么一缓,从那个狭小的口子冲了出来,渐渐把裂缝越撕越大,甚至追上了正后退的蹄人族,一阵砍杀。

  可他们还是撞上了正准备去射杀步军的翼人和精灵部队,面对高空中的弓箭,这些铁骑虽然有铁甲护身,但也难免受伤。只好往中间汇集,让后面的弓骑兵赶上来与空中的敌人对射。就这么慢了一拍,让蹄人们安然的撤了回去。

  敌方大营里,自然之子颓然的跌坐在点将台上:“哎,功亏一篑!那应该就是裸兰军事学院的精英了吧!”

  旁边的爪人族总统领轻蔑的看了正功成后撤的少年军团一眼:“什么精英,我这就追上去砍他几个!”他作势要往后走去。

  “全军撤退!”自然之子无力的摆摆手!

  “你说什么!”正要上战场的爪人族统领和蹄人族翼人族的头目几乎同时问道!

  “我说全军撤退,让掉伴海峡地,进入荒芒壁垒!”自然之子重复道,瘦小的身子晃了一下!

  “你在开玩笑吧,我们已经快胜利了!”爪人首领喊道。

  “是啊,他们虽然突围出来了,但我们还占着优势啊!”

  “就算退,也不用退入荒芜壁垒呀,现在整个伴海峡地都是我们控制!”

  “我说全军后退,快给我传达命令去!”瘦小的精灵忽然张开翅膀飞离了地面,向着几个头领咆哮着。

  三个最高头目互看了一眼,彼此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他们向彼此的号令旗手走去,传达了命令。

  自然之子松了口气,收回翅膀,喘着气坐了下来,既要协调和这些武夫们的关系,又要殚精竭虑的指挥战斗,他实在很累了!

  “噢~~~呼~~冲啊!”

  战场上忽然又掀起了一个冲锋的高潮。

  “怎么回事!”他从地上跃了起来,紧张的盯向战场。

  所有的兽族联军,除了精灵外全都拼着命向已经会合了的人类铁骑兵和步兵冲了过去。

  自然之子张大了嘴,简直不敢相信这种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他冲到那几个族的头领面前,气得说不出话来,良久才低声道:“你们下达了冲锋令!”

  “是的,你等着看胜利吧,我们不能什么都依赖你!”爪人族首领淡淡的说道。

  “噗──!”精灵王猛的吐出一口鲜血,仰天冷笑起来,“嘿嘿,嘿嘿,好一个胜利呀!”

  他指着天上的太阳,此时战争已经进行了一整天,战场上双方的士兵已经疲惫不堪,而太阳,也已经快要落山。

  “你们等着被炮轰吧!”愤怒的精灵不再管他们,召回自己的五万精灵部队,离开了战场。

  而在这时,人类的军队也慢慢的向后退出,速度之快,队形的整齐,就像是在排练一样,只有刚刚从城里开出的二十万步弓手远远的射住阵脚──兽人们还在拼命的冲锋!

  “轰~~轰~~~!”猛然见,从海上传来隆隆的炮声,接着,巨大的炮弹夹着火yao的爆破威力,从海上射向正猛烈冲锋着的兽人军队!

  可怜的兽人们已经不是一排排的往下倒了,他们简直是在练习群体扑地。以炮弹为中心,上百人并排的直线为半径,被火yao炸得支零破碎,头手并断,整群人成一个圆圈死去。

  三族首领悔恨交加,大叫着:“哪里来的炮弹,我们的海军呢!”

  “快撤,快撤回来!”

  “我的儿郎们,我,是我害了他们!”

  “早知道有炮,我就该听他的话啊!”

  “啊,人类杀过来了,我们快跑吧!”

  “等等我──!”

  帝国护卫军总统领方成,带着两万艘新制造的战舰,会合了伴海弯的裸兰舰队,一举全歼了本来就不善海战的兽人舰队,然后悄悄的开进伴海峡地。与清影远征取得联系后,约好了时间,当人类一撤除战场的那一空挡,几万艘战舰上数十万挺火炮同时开炮,而且集中向敌人密集的人群里发射,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兽人们仓惶的回撤,已经毫无战力,任凭无情的火炮在自己的身上爆炸。哭爹喊娘、咒骂将领、临死惨叫、受伤痛呼的叫声响彻了整个战场。伤者和不小心摔倒的人马上被随后涌来的溃兵踩成肉泥,而掉进炮弹坑的人也立刻就被倒下来的尸体活埋。

  当炮火硝烟停下来的时候,人族士兵的喊杀声又在身后想起,没死的兽族伤者马上就被补了一刀去见了上帝,而落后者也被长矛纷纷洞穿,聪明的赶紧放下武器,做了俘虏。不过有些人即使投降了也惨遭杀红了眼的人族士兵的屠戮。

  战场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有的尸体竟然被积蓄在弹坑里的鲜血给浮了起来。更有些残肢断臂,由于种族不同而呈现出不同的可笑搭配,给这血淋淋的战场平添了一种残忍的搞笑画面。

  兰若云早已经连胃液胆汁都吐出来了,两个士兵专门拿着一个大桶在那里接着,堂潇则不停的拍着他的背,小心翼翼的为他拭干净嘴角的秽物。清影远征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他,疏无战争胜利的喜悦感。

  这一次会战,整整歼敌四十多万,俘虏敌人尽十万人,另有不知数目的敌人落海失踪。人类占领了整个伴海峡地,兽族退入劳森壁垒,形势完全逆转。

  而兰若云,因为对脑浆和鲜血的几度厌恶,又加之某种没来由的恐惧和烦躁,也取得了两大桶呕吐物和若干胃液胆汁以及十五条干净手帕和一套崭新盔甲的好成绩。

  不过鉴于兰若云先生的谦虚,裸兰正史并没有记载他这次的功劳,只偶尔在一些回忆录和野史里才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第十一章 这就是战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