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清影秀

    清影秀浑身浴血的走进大帐,她冷眼看着行军床上奄奄一息的兰若云,用手里的长矛尖拍了拍他的脸蛋,兰若云翻着白眼“哼”了一声!

  堂潇正守在床边,看着她这奇怪的举动,不满的看了她一眼。

  “你喂他的是什么?”清影秀看着堂潇把一勺黑糊糊的东西送进兰若云的嘴里。

  “是,是药!”堂潇怯生生的回答,看着她一身的血迹,想起她战场上的勇猛,即佩服又害怕。

  “什么药!”

  “是军医开的!”

  “不要瞎喂,出去!”

  “我不出去!”

  “你不出去我就捅死你!”清影秀恶狠狠的举起长矛,作势要扎她。

  “好了好了,我出去一会儿好了,你可别对他干什么不好的事情!”说完不放心的看了兰若云一眼,转身出去。

  清影秀白了她一眼,没吱声。

  从怀里拿出一条手帕,擦拭着兰若云嘴角黑色的药汁!

  揣回手帕。

  上去一脚揣在兰若云的屁股上:“给我起来──!”

  屁股上一阵剧痛,兰若云心里知道肯定是清影秀干的,心里骂道:“真没人性,趁我生病就来欺负我!”

  不情愿的拱起来,直直的看着清影秀。

  “说好了的,明天你上战场,是男人就别躺在这里!”甩下这一句话,她气冲冲的走了。看见堂潇在门口偷听,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什么意思嘛!”兰若云气咻咻的躺下,看见刚才她那一身血衣,又想吐,堂潇赶紧把“兰若云呕吐专用大桶”拿了过来……

  兽人族放弃了荒芜壁垒,退后十公里扎下大寨。这也是自然之子的聪明之处,首先是因为荒芜壁垒并不坚固,对于人类的成胜追击根本毫无用处;其次,荒芜大陆的山地不利于“绿领铁骑”的大规模的冲击,但对于长久生活在这片领地上的兽人们则是有利条件。

  此消彼长之下,可以弥补昨日战败后的士气低落。可见对方指挥用兵的精明,把每一个细节都考虑了进去。

  人类的大军开进荒芜壁垒,直逼兽人大营。

  士兵们正被昨日的胜利所激励着,士气前所未有的高涨着,恨不得如一阵风般就这样踏平整个荒芜大陆,收回被这帮兔崽子霸占了几百年的家园。

  可是作为整个队伍的指挥者,清影远征却深深的忧虑起来。如果他的对手换成另外一个人,能这样轻而易举的夺得荒芜壁垒,他会很高兴。

  想起昨天战场中自己的失误,证明了对方统帅的精明狡猾。

  回忆起那决定了几十万士兵命运的“一瞬间”,他头上总是禁不住冒出冷汗。那完全是对方算计好了,把时间精确到了“几秒钟”,就是这几秒中,整个战场的形势完全逆转了──这样的敌人太可怕了。

  如果不是因为己方海军的及时赶到,他实在不敢想象那种后果。也许,今天进攻的是对方了吧!

  清影远征不愧是一代将才,马上收回了开战以来培养起来的自负心理,认认真真的研究起对方的战略思路来。

  己方的优势是强大的海军,显然,在这种地形上是毫无用处。那么,如果是靠骑兵冲锋的话,根本是送死。

  只能靠步兵了,配合边缘开阔地区由骑兵来突击,只要把兽人引向平原,外围的骑兵就可以把他们踩得粉碎。

  想到这里,他发布了命令。

  五十万的人类步兵,在弓箭手的掩护下,向兽人族的大营靠近。

  与兽人族短兵相接的微微碰触之后,步兵开始向平原撤退。

  然而兽人却并不追赶,只有翼人和精灵在空中俯射一阵,杀伤了部分人类士兵。

  清影远征命令步兵再次冲锋,兽族人打得很凶猛,可一旦人类士兵撤退,他们马上停止攻击,守住阵地不动。

  接连几天,双方一直这样磨来磨去。清影远征知道对方已经看清楚了自己的意图,敌人跟他耗上了。

  在兽族的地盘里打这种消耗战对人族是及其不利的,每天都有超过对方的伤亡,而且士气也渐渐降了下来,有些将领已经开始胡涂了,不知道每天这样打打跑跑的算什么。

  更为现实的不利因素是后方的补给问题,远离了后方,这上百万的军队吃饭都成了问题。

  而兽族,似乎铁了心的守住大营绝不出击。

  事实也确实如此,兽族内部由于劳森会战中没有服从总指挥的命令,造成了极大的伤亡,爪人蹄人以及翼人的首领都表示以后将对精灵王的绝对服从。

  因此,虽然“久守”不合这些好战的兽族们的本性,他们也还是耐着性子在大营里看着人类一次又一次的“攻击表演!”

  可他们就是不出来。

  又耗了几天,清影远征决定“劫营”。他也知道这样正中了对方的圈套,可是,如果说一场大仗都不打就这样离开,很容易被对方反攻过来追杀。

  他计划稍微的打击一下敌人,马上撤退,不在这里做无谓的消耗,反正已经把兽族赶了出来,只要守好伴海峡地就可以了。

  五万名各兵种搭配的联军向兽人的大营摸了过去,黑黝黝的夜里,布裹着的马蹄发不出一点声音,而口嚼枚枝的马嘴也没功夫嘶叫。

  到了兽族大营边,几万人一起点着了火把,向寨子里扔了进去,霎时整个兽族军营陷入一片火海,士兵们口喊杀声冲了进去。

  霎时,人仰马翻的声音此起彼伏,空地上平添了深不见底的几个大陷阱,急冲冲冲进去的前排士兵刹不住脚,全掉了进去,底下削尖的木头立刻刺穿了他们的身体。而后方继续涌进来的士兵还没等反映过来,两旁无数的飞箭已经要了他们的命。

  “快后撤,有埋伏!”领头的将领大叫着,指挥士兵后撤,忽然数枝箭向他飞了过来,立刻被射成了一只刺猬。

  远处,清影远征看得真切,立刻下令全面进攻!

  兰若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进行了他的“处女战!”

  第一次扛起长矛,骑上独脚兽,紧随在清影秀身后,被堂天和方更左右保护着,望川北和斯菲浅靖羽则在他后面亦步亦随。而堂潇,更是紧贴在他身边,寸步不离。

  迪斯番冷笑着看着他们这副架式,一副不屑的样子,他是三百人的副队长,看着清影秀挡在兰若云身前,他倒也英勇,过去顶替清影秀做起了“刀尖!”虽然这三百人个个武艺高强,大家也都会尽力保护三角形的顶端,但这个位置还是很危险的。

  清影秀微笑着冲迪斯番竖起了大么指,迪斯番马上红了脸,呼吸急促,感觉全身的热血都涌倒了脑袋上,挺了挺胸膛。

  独角兽也和主人一样第一次参加战斗,不过它可不像兰若云一样吓得浑身发抖,此刻它眼睛都红了,冲着战场上嘶鸣的马群大声“噅~~~!”的鸣叫着。

  三百人的队伍向着战场冲了上去。

  此刻,由于黑夜中偷袭的部队受了伏击,大将军下令所有的部队冲向敌人的大营去营救。黑暗中不知道敌人躲在哪里,损失惨重。

  三百人在迪斯番的带领下向着人群密集的地方冲去,正迎上了兽族最精锐的爪人族部队。

  清影秀忽然在马上紧紧握住了兰若云的手,感觉他的手冰凉而战抖:“跟紧我,别怕!”她小声的对他说,笑了一笑。兰若云呆了一呆,点了点头。

  转眼间冲入了爪人族的队伍。

  血雨腥风中,高大的爪人们纷纷倒地,每个人身上的伤口只有一个,而那伤口绝对是致命的。

  一个好像是头领的巨大爪人,疯了般轮起一根粗重的原木冲向队伍。迪斯番的黑色剑气斜斜劈在他的胸口,血如泉涌。可他并未就死,反倒把巨大的原木砸向迪斯番,立时将他扫向一边,冲进了队伍。原木直向清影秀和她身后的兰若云砸了过来。

  清影秀本来可以躲开,然后从背后狠狠的给他一剑。可是现在有兰若云在身后,她只好咬了咬牙,两手举起长矛,架住了原木惊天的一击。饶是她内力深厚,也受不了这兽人首领拼命的原始蛮力。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堂潇伸手把兰若云拉的往后一点,长剑中一股白气闪射出去,硬生生削掉了巨人的脑袋。清影秀双臂一轻,巨人的身体扑在马前倒地而亡。清影秀回头感激的看了一眼堂潇,堂潇向她做了个鬼脸。

  兰若云胸膛中一颗心砰砰直跳,就想赶紧离开这恐怖的战场。看见清影秀受了伤,他终于体会到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特殊本领了,惭愧的望向清影秀。

  “不要紧!”清影秀轻声对他说道,跟在迪斯番身后又向一处爪人部队杀了过去,兰若云赶紧跟上。

  三百人中渐渐有了损伤。在这样漆黑的夜里,只感觉到处都是敌人,怎么杀也杀不光。

  一阵箭雨从空中向这三百人的小队激落下来,众人抬起头,看见天空中黑压压的一群翼人和精灵,渐渐形成一个包围圈,把这三百人围在中间俯射。

  众人赶紧将全身布满真气,形成五颜六色的光球,在黑暗中灿烂夺目。

  清影秀几个人用自己的真气把兰若云围在当中,尤其是堂潇,她的真气竟然是类似于实质的护罩,箭枝射在上面马上弹了开去。

  可是这样一来,队伍就无法移动了,跑动中,马与马之间必然形成距离,真气只是在本身周围能起到防护作用。也就是说,清影秀几个人如果移动的话,就无法照顾到兰若云了。而这样停在原地不动,迟早会真气散尽,被敌人格杀当场。

  “别管他了,我们冲出去!”迪斯番怒声的向着身后喊道。

  “不行,都不准动!”清影秀向后威胁的看了一眼。

  “你想大家都死在这里吗?为了这个废物!”迪斯番拨打掉射过来的剪枝,简直要发狂。

  清影秀想了一想,回头看看手下的三百人,已经有几个人受伤了。

  一个稍微弱点的战士护身真气只是弱了一弱,一枝铁箭射进了他的眼睛,号叫着翻下马,动了一动,死了──直透后脑的一箭,既准又狠,是精灵的绝招。

  “你们先后撤!”清影秀红了眼睛,开战以来,她手下从来没死过一个人,可是今天为了保护兰若云,却牺牲了另一个人的性命。

  “你呢!”堂天已经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别废话,撤出去!”清影秀喊道。

  “你不走我也不走!”堂天冲到清影秀面前,替她打掉周围的剪枝。

  “我也不走!”

  “我跟着你!”

  “要死一起死!”

  方更、望川北、斯菲和浅靖羽都围过来护在清影秀的周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这是命令,你们必须服从,快走啊!”她几乎咆哮起来,不过眼中却流露出感激的神色。

  迪斯番看着这几个人,又看了看清影秀,咬了咬牙,疯了般的喊道:“好,大家都死在这儿吧,为了一个白痴让几百个人去送命!”

  说话间又有几个人中箭受伤,真气弱了下来,随时都有送命的可能。

  清影秀看着兰若云,一瞬间眼里闪过各种情绪,显见她心里此刻正做着激烈的斗争。

  “别管我,你们,自己走吧!”兰若云嘟囔着。

  “别废话!”清影秀白了他一眼。

  猛然,她伸过手来,揽住兰若云的腰,将他提了过来,放在自己的马上,让他坐在自己身前,左手搂紧他,右手擎起长矛,大喊道:“兄弟姐妹们,清影秀不多说什么了,谢谢你们对清影家的忠诚!”

  一催坐下马,向着外面冲出去。

  “你疯了吗?这样你们两个都会死的!”堂天紧随其后。队伍又形成了三角尖刀的形状,在几万空中敌人的包裹下向外冲去,最不利的是他们无法击杀敌人,只能被动的被俯射。

  兰若云躲在清影秀怀中,这一刻,他的男儿心终于醒了过来,傻傻的随着马匹的颠簸而颤动,对周围战场上的一切都已经视若不见,只有清影秀愈见粗重的喘气声不断在耳边想起。

  他知道,为了发出足够保护两个人的真气,她已经快力竭了。幸亏有堂潇在两人前后不停的穿来穿去,接下了大部分的剪枝,否则她现在可能已经倒下了。

  忽然,清影秀座下战马前蹄一软,趴了下来。清影秀抱住兰若云用力一提,马虽然站起来了,却一口口的喷着白沫,眼看是不行了。

  “看来我们是要死了!”兰若云回头看着清影秀。

  清影秀低下头,冲他笑了一笑,温柔得像一朵午后阳光下盛开的鲜花,让兰若云心里一阵激荡。

  “你不要为苍奇山上那件事情惭愧,那不愿你的!”兰若云想起清影秀把他打落悬崖的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

  “放开我,你自己走吧!”兰若云看着马上又要倒下的战马,这可怜的家伙,驮了两个人还要加上比他们重几倍的铁甲,它早已经油尽灯枯。

  翼人和精灵好像得到了某种指令,知道这群人都是人类未来的精英,竟然死命的追着不放,不断把一阵阵的箭雨由高空向他们射去,又有几个人牺牲了,堂天等几个人也挂了彩,可他们为了等待走在后面的清影秀和兰若云,都不愿意舍她而去。

  “听着,阿秀小妹,你不欠我什么,我一点也不恨你把我打落悬崖,况且我也没死”他惨然的说道。

  又凑近到清影秀的耳朵边,低声道:“好好的活下去,帝国没有我可以,没有你们却不行,告诉堂天他们,我们永远都是朋友!”

  他猛的掰开清影秀抱在他腰间的手,跃下马背,迎着高空中的敌人跑了过去。

  被尸体一绊,重重的摔在地上,感到上空中利箭的破空之声,他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清影秀看着落马的兰若云,呆了一呆:“傻瓜!”她带着哭音的大喊了一声,回转身就要冲过去救人。

  迪斯番纵马拦住她,高声道:“你这样一去,大家又跟着你回去,想让他们死光吗?救那样一个废物值得吗!”

  “让开!”清影秀举起长矛向迪斯番刺了过去,迪斯番挥刀挡住,两个人在阵前打了起来。

  “阿秀──!”堂天在那里紧拉着堂潇,堂潇已经哭成一团了,“晚了,没希望了──!”说到这里,一股眼泪泉涌了出来。

  “我不管,滚开!”她疯了般的挥舞着一团红光向迪斯番甩去。

  “火之爆发!你──!”迪斯番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让了开来,他可不敢享受清影秀这拼命的一招。

  清影秀冲了几步,热血上涌,急气交加,猛的从马上栽了下来,晕了过去。

  堂天兄妹赶紧过去护住,随后望川北几个也到了,迪斯番怒气冲冲又满脸怜惜的带着剩下的人,围成了一个圆圈,抵御着还在不断往他们射下的箭雨。

  “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望川北惨然的笑着。

  堂天看了看他,又怜惜的摸了摸正痛哭着的堂潇的秀发,一阵巨大的悲伤淹没了他。

  “噢~~~,杀啊!”一片火光夹杂着黑压压的人群向这个方向涌来。众人互相看看,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悲伤的绝望。在裸兰史上还从来没有过几百名未来将领在历练的过程中同时阵亡的记录呢,看来,他们要给历史加上这多彩而丢脸的一笔了!

  火光和人群渐渐接近,一阵箭雨呼啸着向他们这个方向射来。

  空中的精灵机敏的躲避着箭枝,而翼人却纷纷落地。

  “是自己人,我们的军队!”方更大叫了起来。

  众人来了精神,扑上去将未死的精灵和翼人一刀一个,满怀仇恨的一刀啊,连堂潇都失去了小孩子应该有的仁慈,红了眼睛,把一道道的剑气向敌人射去。

  是清影远征亲自来接应他们,长时间没有他们的信息,他坐立不安。认真的分析了他们可能经过的路线和回程,带了弓骑营和一部分铁骑兵在关键时刻赶了过来。

  翼人和精灵部队,听着战场上渐渐安息下来的声音,天边已经微见鱼肚白色,知道战争已经接近尾声,在统领的命令下,展翅飞了回去,并不顾人类士兵的挑战和怒骂。

  清影远征把一股内力输进女儿体内,看着她憔悴而悲伤的面容,心里一阵怜惜。

  “若云!”清影秀大叫一声清醒了过来,看见躺在父亲的怀里,急道:“他呢,把他救回来了吗!”她望向堂天,却看见堂天泪流满面:

  “若云──死了!”

  清影远征浑身一颤,颓然的跌坐在地上。

  清影秀忽然翻身而起,跨上一匹战马,向战场上驰去。

  堂天等明白她的意思,虽然知道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是武功高手也要九死一生,何况是兰若云一个文弱书生,大家只是想把他的尸体找回来。

  众人在战场的死尸堆里翻来翻去,却怎么也找不到兰若云的身影,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尸骨无存,他还真倒霉!”迪斯番幸灾乐祸的说道。

  “有胆量你再说一次!”堂天手执着巨矛,恶狠狠的盯着迪斯番。

  迪斯番退了一步,瞪了堂天一眼。

  “都愿你,偏要阻止我去救人!”堂潇哭着发出一道剑气,刺向迪斯番,她到挺会找人泄气,忘了是谁不让她去的,她死不死迪斯番可没兴趣。

  “算了!”躲过那道剑气,迪斯番看向清影秀,此刻她正从死尸堆里站起来,“不怨他,在那种情况下他这样做是完全正确的。”

  “可是,阿秀姐姐……!”堂潇还不甘心。

  “别闹了!”清影秀的目光冷得像一团冰,她缓缓向众人看了一眼,每个人都打了个寒噤。连大将军都觉得她还是哭出来比较好,这个时候他才终于明白女儿心里是怎么想的,可他宁愿不知道。

  “哎,兰若云这小子,回去怎么向军师和大哥交待呢!他叹了一口气。

  “列队!”清影秀朗声喊出口令,只剩下二百多人的少年们立刻集合了起来,没有一点战后疲惫的样子,另远处围观的士兵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归营!”

  ……

  跟在一队队的士兵身后,损失惨重的裸兰军师学院的少年们,渐渐看见荒芜壁垒上迎风飘荡的裸兰花军旗,他们喘了一口气,心里第一次明白了战争的真谛,也许,这就是他们应该在战场上学习的东西吧──战争,是否就意味着破坏、死亡和分离呢!

  清影秀回头看了一眼战场,一滴泪水滑了下来……

  

第十二章 清影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