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从此叫我杀手

    裸兰的秋天,黄湖山的梧桐杉,叶子已经略见枯黄,清风贴著云端吹过来,不坚强的叶子会随风飘落。看到这萧败的景况,总会让人有些伤感,从而想起裸兰花开的日子。

  裸兰大陆因裸兰花而得名,每到春天的时候,大陆上总会布满了忧郁的蓝色,空气中也总会有让人感到孤单的香气漂浮。这种花代表了人生的两个极端,美丽而悲伤。

  你看过兰花吗?正正经经的兰花?不是吊兰,不是蝴蝶兰,也不是野兰!

  真正的兰花,有一根茕茕孑立的茎,旁边零星的散布著细碎修长的叶子。花瓣并不像蝴蝶花那样与蝴蝶相近,实际上我更觉得它像,少女的嘴唇,张开的和闭上的,累加在一起!

  裸兰花就是这样纯粹的兰花,可惜它只有在春天才开,而只有春天的裸兰花才算得上真正的裸兰花──贵族们养在温室里的,那也算是裸兰吗?

  童年的时候,堂天、清影秀和望川北他们,还没有参加裸兰军事学院的时候。

  每到春天,都会手拉著手,在原野上采摘著裸兰花。清影秀和斯菲浅靖羽几个女孩子,喜欢把花儿插在头发上,而当他们进行这项工作的时候,兰若云偷偷的把她们口袋里的食物偷走。等他们发现的时候,就会追著他,在苍茫的草原上奔跑!

  那时的天空总是很湛蓝,风儿总是很柔和,在他们之中,也总是有欢声笑语。

  多麽快乐的童年啊!

  年满十岁,他们却不得不参加军事学院,进行各种各样将领所必修的学习和训练。战争带给他们的就是──过早的成熟,过早的担当起国家的责任。

  而他,多麽怀念那有著裸兰花开的童年啊!

  也许,正是因为这种怀念,导致了他不甘於命运的安排,叛逆起父辈们强加给他的一切。而童年的好友们,也因为对他“爱极生恨”,狂怒的每天喊著“白痴”来代替他的名字。而他,也奋起抗争,运用各种手段打击这些优秀的乖孩子。

  於是,他经常被揍得遍体鳞伤;而他们,也经常被罚站或不及格。

  “充满硝烟的少年时代啊,我竟也如此怀念,是因为永远离开了他们吗?”他支撑著从地上爬起来,脸上被秋风吹得凉丝丝的!

  一个高大的背景站在离他三丈远的地方,浑身罩在一袭黑色的长衣里,脸上也蒙著一块淡淡的黑纱,隐隐能感觉出他高翘的鼻子。

  而那双眼睛──兰若云心里猛的一颤,这双眼睛该怎样来形容它啊!

  第一眼看去,它是那麽的冷酷和狠毒,你立刻就能猜出它对“生命”是没有什麽概念的,它的主人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可是当你再仔细看一下,你又会发现新的内容:无奈、哀伤、柔情、痛苦……

  这双眼睛的沧桑感和历尽人生所表现出来的冷漠,再加上阴沈沈的狠毒,使兰若云立刻做出了判断:

  “死神,我现在该作些什麽,你别老盯著我呆看啊!”

  “咦,你怎麽知道我是死神?”那人显得很惊奇,甚至还有点紧张。

  “是啊,我也纳闷呢,本以为一死百了什麽都没了,没想到却见到你,看来传说还是要信一些啊!”他想起民间关於“死神”的故事。

  “嘿嘿,桀桀……原来你是这样想的!”顿了一顿,他看著兰若云怪笑了一下,“不过你还没死呢!”

  “没,没死──?”蓝若云摸了摸脸蛋,柔和的肉,似乎是真实的。

  “是的,没死!”

  “没死,你怎麽承认你是死神,不是死了才能看到死神吗?”

  “我是人间的死神,我让谁死谁就得死,你说我和死神有什麽差别吗?”那人走到兰若云面前,凑近他的脸孔,冷冷的瞪著他。

  如果是在以前,他肯定会吓得心头鹿跳,可是经过劳森战场上的洗礼之後,他忽然觉得这根本没什麽,连生命都可以放弃的人还需要害怕什麽吗?他发现自己的胆子大了起来!

  “别冲我鬼模鬼样的,废话少说!如果我没死的话,为什麽会在这里?”兰若云用手把他的脸推远一点,干脆的问道。

  “好性格,我喜欢,嘿嘿!”那人抬起头,“是我把你从战场上救出来的!”

  “呵呵,呵呵,你不觉得你的谎言很好笑吗?”兰若云开心的笑了起来,“从几万名翼人和精灵的弓箭下把我救出来?哎,看来我是真死了!”

  猛然间黑影一闪,快的简直分不清那是一个影响,从兰若云身前晃过!他眼前已经失去了黑衣人的影踪。

  “隐身!”兰若云惊骇的跳了起来,左右找著那人的身影。

  “我在你身後!”那人说道。

  快速的转身,没人!

  “你难道会隐身?”

  “虽然不是隐身,但也差不多,速度快到一定程度自然可以让人看不到你!”

  这次他没躲,兰若云一转身就看到他了。现在他相信这个人确实有能力在千军万马中救出他了,这份速度没有深厚的内力和高强的武功是无法做到的。

  “还真巧呢,要不是你经过战场,我可真的见死神去了!”兰若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没那麽伟大。同时我也告诉你,我不是凑巧经过,而是一直从灵光城跟踪你到战场上的!”那人用毫无感情的语调说到。

  “什麽?!”兰若云张大了嘴,“你一直在跟著我?为什麽?”

  “因为我看中你了!”那人淫笑著把脸凑了过来。

  “你想干什麽,你再往前走我就喊‘救命’了!”

  “喊吧,喊吧,在这荒郊野岭你就算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的!”

  “哈哈哈哈!”两个人一起大笑起来。

  “你演戏的功夫不错嘛!”那人收起淫笑,夸奖起兰若云来。

  “我看你兴致挺高的,配合一下!”做了个演戏的夸张动作。

  “好了,我不跟你腾时间了。”那人收起笑容,恢复了一派冷酷的模样。

  “我跟踪你,是因为……我想等个时间救你!”

  “咦?你知道我会有生命危险?”

  “我不知道,但我会一直等下去,因为你不会武功,在这样一个战乱年代到处乱走,总会给我机会救你的!”

  “你这样做有什麽目的,似乎不必要吧,有什麽事情你直接和我说就成了!”

  “这件事情和你说,你肯定不会答应!”

  “哦,什麽?”

  “我想要你的命!”那人直视著兰若云的眼睛,平和的说道。

  “要我的命!”兰若云大惑不解,自己虽然有很多仇家,但也不至於以性命相博吧,再说如果那样的话,他又何必救自己!

  “是的,但我并不是要杀你!我是想利用你!”

  “哈,话也不能说得这麽直接呀,利用我还告诉我!”兰若云很不满意。

  “做我们这一行的,不会撒谎,也不会绕圈子,我们讲究直来直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人神秘而自豪的说道。

  “你们是?”

  “杀手!”

  “杀,杀手??”

  “不错,我救了你的命,就是想用你的命去杀人!”

  “有没有有别的选择?”

  “有!”

  “什麽?”

  “死!”

  “喂,太过分了吧,救了人再杀掉你不觉得残忍吗?”

  黑影一闪,那人欺近兰若云,伸手如电,卡住他的脖子,渐渐收紧。

  兰若云窒息著,胸口憋闷,整个脸涨成了猪肝色,痛苦的双手在空中一阵乱抓。

  那人松开手,一瞬不顺的盯著他:“我要让你知道,一个杀手只会杀人,救人的杀手不是合格的杀手,因为他的心不够冷。所以,我不会救你,如果你不答应,我会马上杀掉你,然後我会忘记曾经在战场上给过一个人生命!”

  看著兰若云不停的咳嗽,他脸上现出一丝残忍的微笑:“现在我给你三分锺时间考虑,如果你不答应,这将是你最後的生命!”

  “咳,咳……不用三分锺了,我现在就回答你好了!”兰若云揉著被勒得肿痛的脖子,“有位伟人曾经说过‘好死不如赖活著’,所以,你根本不用问我,我是不会舍弃我这条小命的!”

  “……果然是聪明人!”那人略带嘲讽的赞了一句。

  “为什麽是我?”兰若云望著远方茫然的问道。

  “因为你长的帅啊!”那人嘿嘿笑了两声。

  “嗯,那倒也是!”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一个杀手,只有拥有漂亮而亲切的面孔,才容易被陌生人接受,也更有利於行动!”顿了一顿,略带笑意的说道,“而且,有的时候,你们必须去色诱目标对象的亲人,以达到接近他的目的!”

  “‘色诱’?你就是因为这个,宁可千里迢迢的从灵光城跟踪我到劳森壁垒?”兰若云哭笑不得的问道。

  “是的,因为你除了漂亮,还有一种想让人接近的亲近感,这是我在人类里从来没发现过的,所以……!”

  好了,一切都明白了”兰若云舒了口气,张开双臂做了个伸展动作,“对了,我可以作首诗吗?”

  “不可以!”

  “咦,我现在可还不是杀手!”

  “你已经是了!”

  “我还有三分锺!”

  “你自己放弃了!”

  “给个面子嘛!”

  “从来没有人给杀手面子,杀手也从来不给别人面子!”

  这是第一次有人不给兰若云“关於作诗”的面子,可见文学在我们人民群众中的普及是多麽的难啊!所以,当一统天下之後,某位领导人立即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倡导文艺标兵的先锋模范作用,全民皆文,笔杆子里面出政权……

  但是兰若云还是把这首诗在心里念了几遍:

  我走在死亡的边缘风声呼啸而过有布谷鸟耳底拖声青春苍白生命遗憾如果就这样离去没有人追忆只有童年枝头折下的花蕊依旧重复当年的思念我哭了死神,笑了!

  ……

  裸兰历1177年,第三次劳森会战之中,兰若云先生离奇失踪,当时,许多人曾经目睹其死亡的全过程,然而几年以後,他又神奇般的出现在裸兰城的青石大街上。

  而《杀手正传》这本野史里却也提到了一个叫兰若云的超级刺客,据说此人来去无踪、神秘莫测,击杀了当时很多有名的人物,最後则完全消失,而他发迹的时间,据说也是裸兰历1177年。

  实际上,正是裸兰历1177年,兰若云正式步入杀手这个行列。

  随著黑衣人,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上奔驰,他根本不知道身在何方。忽然一股强烈的思念涌上心头──独角兽失散在劳森战场上,不知它是否还活著……

  而那些人呢?那些以为自己死了的人,是否会有人为他伤心?

  是的,老爸兰如水肯定会,堂潇会,堂天也会,望川北几个人也肯定会难过一阶段。

  她会吗,那个野蛮女人?也许会因为没有人为她提供屁股来踢,多少有些遗憾吧,或许也会想起一些关於自己的事情!

  人在孤独的时候,不希望自己被遗忘──!

  迎面扑来的黄沙,在马蹄下倔强的流逝著,兰若云甚至不相信能走出这片沙漠。他困顿的倒在马上,任凭风沙肆虐著自己的头发,昏黄的太阳下,他很想找张床睡一觉。

  “起来,到了!”自称死神的黑衣人把他拖下马背,这已经是一周以後的事情了。

  他知道,自己已经远离了裸兰,来到了一个遥远的荒僻之地──杀手的集中营!

  营地建在沙漠中小小的绿洲之上,几乎将它整个覆盖住了,因此,这是一个很大的营地。

  营地当中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建筑:巨大的原木、高低不平的木桩、深不见底的陷坑、低矮的铁丝围成的篱笆……

  营地西北角是一排木制的房子,根据它的形状,兰若云立刻判断出那是睡觉的地方。他现在想马上走进那栋房子大睡三天三夜!

  然而,黑衣人拿起一枚竹哨吹了起来,刺耳的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

  由沙漠的远方,一排黑色的影子摇晃著向营地跑来,越来越近。

  兰若云仔细的分辨著,那是百十来号的一队人,肩上扛著营地里那种巨大的原木。有些人踉踉跄跄的倒了下去,後面一个同样打扮的黑衣人用皮鞭猛烈的抽著那些人起来。

  渐渐到了两人的跟前,两个黑衣人打了个招呼。兰若云仔细的向这群人看去,似乎年纪都不大。他们当中有兽族的爪人类、蹄人类、翼人类、龙人类和精灵,有神族,也有人类。不过神族和人类却很少。

  队伍来到面前列队站好,一个蹄人忽然倒了下去,巨大的原木压在他身上,他往起抬了抬身体,却起不来。

  黑衣人用皮鞭上去猛抽,蹄人挣扎著想站起来,可是却没了丝毫力气,在地上四肢乱蹬,脸上闪现出惊恐之色。

  “一,二,三!”黑衣人拖长了声调数了三个数,“三”字刚一落,从腰间拔出长刀,一刀砍下那个蹄人的脑袋,停止了他无用的挣扎。鲜血,从颈项出汩汩流出,染红了黄沙。

  兰若云看著这惊心动魄的一幕,脸孔苍白了起来,他,就要加入这样的队伍吗?

  “不错,从今天起,你就和他们一起训练!”黑衣人仿佛知道他心里在想什麽,“不管你曾经是谁,也不管你曾有什麽样的理想,从今以後,你都要全部忘记,你只要记住,你是一个杀手,足够了!”

  好,现在我再来重申一遍:

  “你们,都是我──狼克教官,和他──乌云教官,从世界各个角落救回来的。本来,你们早已经死了,是我们给了你们生命。并且,你们自己也做了这个选择。

  你们曾经是军人,是杀人犯,是奴隶,是海岛、是越狱者……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每个人都有一张漂亮的脸孔,这也是我救你们的原因。漂亮的人总会容易被陌生人接受,这是做杀手必不可少的的一个条件,我是说,优秀的杀手。而你们,将会在这里获得杀手的技能,那时候,你们将是完美的的。

  但是,最完美的杀手却只有一个!我想,你们应该明白这是什麽意思,即使不明白,三年後,你们将完全理解。

  训练是非人的,就像刺杀一样,必须能容忍常人所不能忍受的条件,你的行动才有可能成功,否则,你只能被人反格杀。

  你们这些人,进来之前很多人已经是了不起的武功高手了。而你们在这里训练的时间也有长有短。也许有的人认为这不公平,但是我告诉你──杀手就是不公平的,如果这世界上有公平,又怎麽会有杀手这种职业产生!

  杀手是残酷的,如果在训练中倒下去,你将永远没有机会再站起来!”

  狼克上去一脚将蹄人的尸体踢飞,大声喊道:“你们的生命是我给的,我有权利把它收回来,除了刻苦训练,你们没有其他的路可走!”

  “听明白没有!”朗克咆哮道。

  “明白!”众人齐声的喊道。

  兰若云正在打量这群人,人类的几个人确实很英俊,而神族天生就有张漂亮的面孔。可是那些兽人──兰若云实在不敢恭维,也许在他们的民族中他们算是美男子了。但是想用他们色诱神族或人族的目标的话,无疑,那肯定会失败的。

  “你,归队!”朗克向著兰若云指去,兰若云咬了咬牙,站到了队伍的最末一位。

  教官乌云从营地里扛过一根原木,放在兰若云的肩上,立刻就把他压得趴在了地上。连续几天的劳顿,他真想睡一觉。

  “狼克,找这麽没用的人类做什麽,还不是来送死的!”

  “可是我们人类的杀手太少了,需要补充!”

  “我不会对他手下留情的!”

  “当然,杀手怎麽可能手下留情!”

  乌云扬起皮鞭,在天空中甩了一个响亮的“啪”──感觉身上的剧痛一阵阵传来,迷糊中听到了有人在数数:

  “一,二……!”

  在乌云属到“三”的一瞬间,兰若云挣扎著咬紧牙关,从沙子上爬了起来。

  远处,正离去的狼克赞许的看了他一眼,向大营走去。

  “好,现在,再去跑五十公里!”

  乌云向著大漠深处用皮鞭指去,兰若云倒抽一了口冷气,全身不争气的抖了起来,可是不容他多想,队伍已经快速的移动了起来。

  大漠深处,兰若云觉得那就是自己的葬身之地了!

  

第十三章 从此叫我杀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