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杀手的训练课程

    飘雨的黄昏──并没有凄美的感觉,只有哀伤。

  兰若云并没有死在大漠深处,就在他将要放弃的时候,体内的紫气又救了他一命。

  正因为这种神奇的内功,他的气力始终没有完全枯竭。而在他前面,他亲眼看见一个高大的爪人,又被恶魔般的乌云削去了脑袋。

  鲜血刺激了他,咬紧牙关,用那始终残留的一丝力气,撑下了来回一百公里的不间断跑步和几十公斤重的巨大原木的重压。

  到训练结束的时候,他回头望著滚滚黄沙,竟然激动得掉下了眼泪,这简直是一个奇迹,难道真的是自己干的吗?

  “好样的!”乌云出乎意料的夸奖了他一句,“不过,以後的日子比这难过多了!

  嘿嘿,慢慢享受吧!”

  “变态!”兰若云暗骂了一声,无力的倒在了准备给他的木板床上。

  虽然很硬的床,和自己家里那张比起来简直是──这也叫床吗?可是此刻倒在上面真的很舒服啊!

  “啊──!”背上传来的剧痛让他惨叫起来,愤怒的回过头,这个时候就算是教官来打扰他睡觉,他也肯定要跟他拼命的。

  “我,我只是想帮你……!”是一个高瘦的少年,简直比兰若云还要细嫩一些,年龄也要小一些。此刻他正把湿衣从兰若云的背上剥离。

  “……?”

  “鞭伤不治的话,雨水会把伤口溃烂掉!”少年解释著,手里把一抹粉白的药沫洒在他的伤口上。

  “啊──!”兰若云又痛得大叫起来,心里把乌云骂了一千遍。

  “你别跟个娘们儿是的行不行,再叫我就杀了你!”旁边一个人类少年恶狠狠的说道。

  兰若云一直对这些人类少年很亲切,因为是同族,人数又少,以为可以彼此照顾,没想到,这些人还不如给自己上药的这个少年,他可是个神族啊!

  他捂住嘴,心里伤感。看见其他的伤者,一边聊著天,一边互相撕著彼此的伤口把药沫灌进去,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谢谢你!”看著正在擦手上鲜血的少年,兰若云真诚的对他说道。

  “习惯就好了!”神族少年笑了一下,“你叫什麽名字?”

  “兰若云,你呢!”

  “离人倾!”

  “噢,离人可是神族里的大姓啊!”

  “是啊,不过,我被他们放逐了,仇家追杀了我三千多里,最後被他们救过来了!”

  “我是在战场上,正要被敌人射杀的时候得救的!”

  “噢,你是军人!”

  “……这个!”一抹愧色涌上兰若云脸庞,赶紧转移话题:“你的仇家还蛮凶的!”

  “哼,我早晚回去找他们报仇!”强烈的仇恨出现在这个少年的眼中,接著是忧伤。“他们杀了我全家,而我,只是为了一个女人!”

  “咦?一个女人!”

  “是的,难道你没有爱人吗?为了爱情是可以豁出一切的!”他坚定的握著拳头。

  “我,爱情?似乎很遥远啊!”兰若云喃喃的说道。

  “我很佩服你呢!”离人倾看著兰若云,“你今天表现得很好!”

  “你们不都是从这样的环境下开始的吗?”很诧异。

  “我们不一样!”他看了周围人一眼,“我们这些身体柔弱的人是没办法和那些大块头比的,剩下的人类和神族都是原本就有武功的!其实如果不死人的话,这个队伍应该有一千多人了──!”

  “有这麽多!”兰若云吓了一跳。

  “可是你看,现在只有不到百人。”离人倾压低了声音,“人类和神族因为体质较差,来的人虽不少,剩下的可不多,全都死了!而且,不会武功的一般第一天就被割了脑袋,像你这样坚持下来的,我看只有军人能做到了!”

  兰若云苦笑一下,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挺过来,到不是因为自己这个半吊子的军人身份,而是紫气决的功劳──每到气力快尽的时候,总会有一股暖流补充过来,让他不至於力竭而亡。早在训练的时候,他就把史前的那个叫老子的人赞了一千遍了!

  “没有人想到过要逃跑吗?”

  “全都是沙漠,能逃到哪里去?死路一条!”顿了一顿,“周围有暗哨,发现有逃跑的,当场格杀!”

  “哦!这种日子,什麽时候才是尽头呢!”听著雨打房屋的声音,兰若云忧愁的低语。

  “不管怎麽样,你一定要活下去!”离人倾向他做了个坚定的神色。

  “……?”兰若云不解的看著他。

  “因为,我感觉和你好投缘,第一眼看见你,就像老朋友一样!”离人倾真诚的说道,“在这个地方,只有力量和竞争,不分种族,也没有友情。可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从你的眼睛里我能看得出来,在这里我们算是弱者,可是两个弱者团结起来就是强者!”

  “你说的对,我们应该相互关照,可是……?你干嘛上我的床!”

  “嘻嘻,别误会,我……”离人倾在兰若云身边躺下,忽然抱住他的头呜呜哭了起来,“白天的时候还好,累得自己麻痹,可是一到晚上,我就支持不住了,我好想她,好想父母,好想家乡,我要报仇,呜呜……!”

  兰若云心里一酸,看著这个悲伤的少年,他此刻也好想朋友们,想孤单的老爸,想念裸兰的大街小巷,想独角兽……夜雨淅沥沥的淋在干渴的沙漠上,击打著简易的房屋,两个初识的悲伤少年流著眼泪沈入寂静的梦乡,而明天,等待他们的又是什麽呢?

  “跟上,跟上──!”

  皮鞭狠狠的抽在兰若云的肩上,几天来,他已经习惯了这种鞭打。性格里潜藏的倔强终於体现出来,他咬紧牙关,扛著原木追上队伍,离人倾冲他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现在,营地里那些深坑铁丝网和木桩什麽的,他终於知道他们的用途了。

  “跳!”乌云大喊著。

  站在陷坑旁边的爪人闭著眼睛往陷坑里纵去,一股血花儿窜了上来,被削尖的木棍穿了个透──这是在训练他们如何应对陷阱。

  兰若云开始羡慕起那些翼人和精灵来了,他们跳到半途中轻松的就飞了上来。

  离人倾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他微笑了一下,其实自己也想到了,刚想告诉他。

  这种训练所用人手较多,同样的黑衣人有十几个在周围监视著他们──有些人知道必死,不顾一切的往外跑去,结果立即被黑衣人们割掉了脑袋。

  离人倾潇洒的从大坑里窜上来,对兰若云道:“小心!”

  兰若云点了一下头,现在他已经不知道恐惧是为何物了。

  “跳!”仿佛是催命的音符!

  兰若云纵身跳下几丈深的陷坑,能望见脚底的尖木似乎正等著吞噬他的血肉。

  从腰间掏出匕首,用尽全身力气插入墙壁,身形顿了一顿,借力上翻,脱出了陷坑的巨嘴。虽然不如离人倾那样潇洒,可是也很利落,乌云满意的看了他一眼。

  等到爬铁丝网的时候,翼人可就倒霉了。

  设在沙地上的一道道铁丝,离地一尺就是裸露的尖端,必须要身体贴地极低,而且是匍匐前进──杀手有时候要这样混进敌人地防御范围,刺杀其中的目标。

  人类和神族身材瘦小,很容易就爬了过去。

  爪人和蹄人们勉勉强强受些轻伤,也能过去。

  精灵们的翅膀伏贴的背在身後,几乎和人类一样轻松。可是翼人就倒了大霉,他们的翅膀是高耸的,即使匍匐的很低,也很容易就刮上铁丝。

  坚忍的翼人会把身体钻入沙地,在铁丝网下淌出一条深坑,可是这需要极深厚的功力才能做到。许多翼人把翅膀刮得鲜血淋漓,更有的甚至折断。有一两个就那样刮在铁丝网上下不来了,挣扎著,呼号著,在几十个人的围观下,黑衣人们上去结束了他们的痛苦。

  每看到这种场面,兰若云和离人倾就皱紧了眉头,心痛难忍,可他们无力改变。

  在杀手的集中营里,生命是无法得到尊重的!

  高高低低的木桩是为了训练杀手们在极端不利条件下的刺杀本领,同时练习他们的轻功。上百人分成几组,在木桩上腾挪跳跃、互相对打,而死伤也是各安天命、各尽所能。

  翼人和精灵的本事又在这时候发挥了出来,其他人根本打不到他们,而他们却可以轻松的在高空中偷袭。

  死伤最多的是蹄人,他们本身虽然很灵活,但他们的手脚不适应站木桩,经常掉下木桩被下面的尖木刺死或刺伤。

  而人类和神族,发挥了本身的灵活和头脑,尤其是兰若云和离人倾,背靠著背,既防止了空中的偷袭,又能减少受打击的面积──实际上,後来他们之所以能活下来,很多时候就是凭借这种互相信任的友情,彼此将生命交给了对方,获得了团结的力量。而其他的杀手,却因为生性冷酷、或者各怀心机而无法共同抗敌。

  终於有了逃跑的机会:一个翼人看见狼克领著一群黑衣人离开了绿洲,而现在整个营地,很可能只有乌云一个人,有些人决定冒险试一次。

  在生命和自由当中,有些人为了生命失去自由,这是他们之所以能来这里的原因;而有些人为了自由又情愿以生命为赌注,这是这些人决定逃跑的理由。

  兰若云和离人倾对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有十几个人离开了他们的队伍,趁著黑夜向营外逸去!

  第二天,他们的尸体被狼克和那群黑衣人用马驮了回来。

  狼克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一脚将一个爪人的头颅踢碎,血雨溅了众人一身!

  “今天,埋沙!”毫无感情的声音让众人心中一冷,有几个兽人痛苦得抓住头发蹲了下来,乌云立即上去一顿鞭打!

  “倾!”兰若云叫了离人倾一声,却看见他的目光中也有深深的恐惧。

  埋沙:把整个人埋在黄沙底下,时间,三个小时。

  很多时候,杀手必须要事先潜伏在敌人将要行走的路线附近,而不让敌人发现的最好方法无疑是把自己埋在地底,然後,在目标经过的那一瞬间,抽刀击杀!

  剩下的这些人,每个人为自己挖了一个深一米的坑,量身定做,不过每个人都会尽量挖得大一点──从新掩埋的沙土间会有空隙,对於这些身有内功的人来说,可以通过这些微小的孔粒呼吸。

  离人倾痛苦的看著兰若云,他本身具有不浅的内功,应该还可以坚持下来,可是兰若云……他上去抱了兰若云一下,两人相对无语,只互相击了一下掌,彼此读懂了对方眼中的意思:坚持住!

  “开始!”狼克面无表情的下了命令!

  “扑通~~扑通~~!”众人跳下沙坑,采取有利於呼吸的姿势卧好,黑衣人们上去将他们掩埋起来,目光中竟然有丝丝的笑意──看到别人重复自己当年的痛苦,这也是一种快乐!

  “五个小时!”狼克丢下这一句话,走了!

  “是不是,太狠了?”乌云喃喃的说道,随即打了自己一个嘴巴:我,杀手,不能原谅自己竟然有同情心!

  热辣辣的太阳将黄沙灼得滚热,从沙漠里吹过来的风,又带来些沙土,把掩埋著一群年轻生命的沙坑,粉饰得没有一丝痕迹!

  时间,就这样流逝。

  在沙坑内外,毫无怜悯的杀手和满心焦灼的准杀手们,谁的心更痛一些呢?难道杀手就不是人吗?或许,他们只是没有感情的人吧!

  兰若云早已经昏过去了,他根本不会在沙坑里透过沙与沙的缝隙呼吸。

  他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片紫色的梦境,一股股的暖流在经脉间运转,丝丝的氧气随著这些紫气,从血管里进入肺部。他贪婪的吸著,气息慢慢变小,终於,似有若无的呼吸节奏代替了他饥渴的肺部。他就这样,似乎是在睡觉,感觉自己可以永远就这样睡下去……五个小时之後──“可以了!”狼克从大营里走出来,依旧是毫无表情的说道。

  黑衣人们将沙坑挖开,把一具具毫无知觉的身体拖了出来,几乎每个人的脸色都因为缺氧而涨成了紫色。而兰若云,更是紫中泛著白光。

  有的人早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冰冷而干硬!

  “快,挑重点对象施救!”乌云大喊著,猛力在一个爪人的胸部击打著,那人吐出一口黄沙,醒了过来,不停大口的呼吸著。

  没人来顾及兰若云,谁会指望他活下来吗?

  狼克看著手下忙成一团,走到兰若云身前,看了他一眼,伸脚向他胸口踢去。

  昏迷或者睡梦中的兰若云被胸口的重击震醒,却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大口喘气,而是缓缓把肺里一口淤气吐了出来。

  猛的跳起来,四处环顾:“倾──!”他大声的喊著,在倒地的人群里跑来跑去。

  “若,若云──!”一个微弱的声音在他附近响起,“我,我在你脚下!”

  低头一看,离人倾被他踩著胸部,艰难的呼吸著。

  “倾!”兰若云惨叫一声,低下头抱住离人倾,两个朋友抱头痛哭起来。

  “太好了,你还活著,呜呜……!”他们这样说道。

  远处,狼克满怀深意的看了他们一眼:杀手,应该有朋友吗?

  “集合!”乌云又在那里大喊了起来,同时把竹哨吹得震天响。

  萎靡不振的众人拖拖拉拉的站立不稳,黑衣人们拿著鞭子到处抽打,兰若云用身体掩护著离人倾,扶著他站到队列里。

  而二十几个身体已经无法再站起来了,他们永远的倒了下去,埋骨在这荒无人烟的大漠,不知道他们是否预料到了今日的结局。

  “现在,回到你们的营房,我亲自来教你们一些贵族礼节!”狼克出奇的语气温柔的说道。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没有欢呼,强自支撑的身体终於忍不住倒了下去。如果继续跑那五十公里的话,他们的命就在今日了结了。

  学这些所谓的贵族礼节,兰若云倒是比较轻松,毕竟耳闻目染,周围生活的都是这样的人。而离人倾似乎也不陌生,只是人族和神族却也有很多不同之处,两人又交流了一下,自信完全正确才收手,早早的睡下,等待明日更为残酷的训练。

  明日,将是杀手的搏击课程──怎样用最有效的方式快速致人於死地!

  可惜天公不作美,瓢泼的大雨是这沙漠上很少见的,而它,就发生在了这样一个残酷的早晨,昏天黑地!又有狂风卷著黄沙不断的吹向这群人,使他们的身上立刻裹上了一层黄泥。暴雨和狂风配合得天衣无缝,仿佛给这群人穿上了一件足够厚度的硬甲!

  虽然由於昨日充足的睡眠体力恢复得较好,兰若云两人还是在风雨里飘摆不定。

  更有的人不断的摔倒,赶紧爬起来,再摔倒,重复著这个过程。

  狼克还是那一袭黑衣,面纱被雨水淋湿後贴在脸上,现出了他清晰的面目轮廓,看上去很美。就那样站在那里,岿然不动,任凭*,只能带动他的衣袂翻飞,而这样却使他看上去更为潇洒。

  “我只用两次,慢一次,快一次!记住与否全靠你们个人的领悟力。”顿了一顿,“首先告诉你们,我教你们的不是固定的武功,我只教你们使用武功的方法,学会了它,你可以用任何武器去攻击。如果学不会,遇到这种武功,你活下来的几率不大──它的威力很大,能否学会它,不但关系到你是否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杀手,同时,也将决定你的生命!“他环视了一眼面前风雨飘摇中的几十个人,心里明白,其实已经决定了他们的命运,而眼前的这些人,还懵懂无知呢!心里掠过一阵悲哀。

  “我只用两次,慢一次,快一次!”他重复了一遍,闭上眼睛抬头向天,手里已经多了一把短刀。

  他发动了,短刀缓缓的指向天空,一个完美的弧形,角度是那样的刁钻。

  众人感觉一股摄人心魄的气势从这缓慢的动作当中渗了出来,渐渐圆润,趋於自然。而他的动作只是不断的重复著一个又一个的弧形──“等等,不对!弧形只是表面的!”兰若云学他那样闭上眼睛,去感受那种气势,“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是直线,根据杀手的性格,怎麽会用弧形这麽邋遢的招式呢!”

  “啊,是了,弧形只是直线带起来的表象,也只有这样才能迷惑敌人,从而快速的使出成一条直线的刀法,接下来,应该是,快速的一刀啊──”

  兰若云刚想到这里,一股凌厉的罡气由狼克身上涌过来,他下意识的蹲了下去,听到“啊!啊~~”的惨叫声不断传来,身後已倒下了一排人。而蹲下来的也不过半数而已。看著离人倾也蹲了下来,兰若云放了心。这一次死的大部分都是兽人族,包括精灵──他们更善於使用弓箭,学武功也真是太难为他们了。

  “好,你们都过关了!”他当然是对这些活著的人说的,死了的人是听不见的。

  睁开眼睛,说道:“我再快速的使用一遍,其实已经没什麽必要了,只是让你们见见杀手的实力罢了,你们将要往这个目标发展!

  气定神凝,狼克眼中闪出炙人的寒光,全身的衣衫呼呼作响,身体三尺以内放出明亮的白光,竟然滴水不进!

  刀光一闪──!

  雨幕仿佛被切开了一块,霎时在空中断了开来,被刀体带起的水珠四散著飞起,形成点点的水花儿,而狼克手里那把刀,早已经收到了刀鞘里。

  兰若云看得目眩神迷:“好快的刀!”

  离人倾也是满眼羡慕之色,脸上呈现出兴奋的光芒──在高深的武学面前,习武者认为那是最动人的艺术!

  回头看看,所有的人都张大了嘴,不顾雨点和沙土灌入口中,忽然他们觉得,这些日子所受的苦,似乎都有些微不足道了──然而他们想不到的是,能最後拥有这套武功的,整个世界又能有多少人呢!

  兰若云看著仅剩下的四十几个人,浑身打了个冷战,立刻从获得至上武功的兴奋中清醒过来──“有朝一日,我也会从这群人当中消失吧!”他喃喃的念道。

  而暴雨和狂风,却在这时候肆虐得越来越猛烈,不远处,闪电过後,一声巨大的雷响震彻了整个天空。

  兰若云抬起头,任凭冷冰冰的雨水砸在脸上……

  

第十四章 杀手的训练课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