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杀人进行曲

    时间的流逝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有人把它形容成东去的水,有人说它是瞬失的风,还有人执拗的说:那只是昙花的一现,美丽而短暂。

  不管怎样,既然时间是不断的流动的,生命的成熟也就必不可免,而兰若云,也是注定要长大的。

  颀长的身材,证明他每天都进行大量运动;被太阳晒得略呈古铜色的肌肤,显示出他的健康;每天扛著沈重的原木跑步,让他的肌肉扎实而充满了力量;而那双清澈的眼睛,也因为掌握了高深的功夫而显得神采奕奕。

  有谁能想到,他就是三年前那个苍白而瘦弱的少年呢!哦,只有偶尔还能从那亲切的笑容中感觉出他坏坏的想法。

  而曾经他那头柔软乌黑的头发,现在却现出淡淡的金黄色来,而他的手心,有时候会变得白皙而紫气萦回──这些特征却不再是他年少时所拥有的。

  在不断的“埋沙闭气训练”当中,他渐渐掌握住了紫气决的无上妙用,虽然还不能发出致命的一击。那是因为,他觉得还是要仔细的研究一下《道德经》,他终於明白了这门高深气功里“文武结合”,是促成整体与局部各有所用的唯一法门。他现在缺的是一种气势,一种能够使他瞬间爆发的气势。

  他想起当年自己“怒剁怪兽”的那一幕──他自己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发狂,但他知道,危险和哀伤临近,而又没有人保护的时候,他体内会本能的爆发出一股潜在的力量。

  这种力量可以提升他所修习的“紫气决”的威力。

  而他之所以能想通这麽多高深的武学道理,是因为他对杀手那种特殊搏击术的研究。

  当年,狼克一开始就告诉了他们,他教给他们的只是一种使用武功的方法,而不是具体的武功。

  多年来,兰若云一直记得这句话,他从来没有想过去刻意学习狼克,他自己创出了最适合自己的一套武功,简单而快速的搏击术,可以使用任何武器。

  他将自己不断强大的紫气注入武功招式之中,当他使用短刀的时候,每一刀都有浓重的紫气挥出,而当他用剑的时候,竟然发出成一条紫色直线的剑气。

  不过,这些紫气的威力却不大,离人倾常常嘲笑他这是花架子!

  此刻,他们二人就在大沙漠当中互相喂招──从第三年开始,狼克允许他们在营地附近自由活动,也放松了他们一些训练时间。

  离人倾身材还是较兰若云瘦弱矮小一些,但那股文静秀美的气质却越来越深刻,这也是一些神族的招牌脸孔。但他在这副容颜里加入了坚忍和冷漠,就完全改变了面孔的整体效果,“画龙点睛”可不是闹著玩的!

  “唰~~!”的一声,奇快无比的一刀从离人倾的手中闪出,直向兰若云甩去!

  “来的好──!”兰若云倒提手中长剑甩上半空,人跳起来接住,画出一个动人的弧线,迎向那把快刀。

  “!~~!”沈闷的兵器撞击声响起,两个人虎口都是一阵!

  “嗨,死家夥,不要硬碰啊,手好痛!”离人倾不满意的瞪著兰若云。

  “好,看我的!”暗运内力,长剑缓缓抬起,一股紫气激射而出,离剑锋一寸左右,凝滞不动。猛然画了个丈八的紫色大圆圈,向离人倾卷去。

  “吓唬人的玩意儿~!”离人倾迎上紫光却不躲避,虽然被刺得一痛,但护身的真气却已经将其中和,以至无形。

  短刀向紫圈中点去,快速无伦。

  “乒乒乓乓~~!”

  “哈,嘿~~!”

  “哎呀,小子,小心点!”

  “好啊,竟敢打我这里!”

  “啊呀呀呀~~!”

  “卑鄙,偷袭~~!”

  “!当~~~”

  “桀桀桀~~!”

  “……”

  两人打了个难分难解,直到日落西山。

  昏黄的阳光下,模糊的剪影,两个好朋友并肩走在美丽的大漠上。

  “若云,你的紫气要是能杀人的话,我真不敢想象你的剑法有多大威力!”离人倾把短刀扛在肩上,倒退著走,一边看著兰若云说:“那等於挥舞著两丈多长的一柄长矛啊,而它又伸缩自如,既有短兵器的灵活,又有长兵器的威猛,那时候我肯定打不过你了!”

  “呵,好像现在你就能打过我是的,要不要再拼个三百会合?”兰若云抽出腰间长剑,指著他的鼻尖。

  “算了吧,你这头牛,就知道拼蛮力!”

  “你这只猴子,力气不如人家就恶口伤人!”

  “你不是牛,是猪!”

  “大猩猩!”

  “野猪~~!”

  “露屁股的大猩猩~~!“

  “嘻嘻~~!”

  “哈哈~~!”

  “……”

  夜幕低垂,沙漠中矗立的杀手大营显得很冷清,而此时,似乎所有的人都睡著了。

  长大的少年们已经不由自主的打起鼾来,可是兰若云却无论如何也学不会──他的气息总是若有若无,悠长而缓慢。而且,他睡得很轻──“倾──!”兰若云推推身边得离人倾,他马上醒了过来。

  “听,脚步声!”兰若云望著窗外,小声的说道。

  “哦?有多远?”离人倾一直很佩服兰若云灵敏的各类感觉──他自从洞悉紫气决的用法以後,听力视觉都较常人为强,就是感觉,偶尔也会中上一次。

  “已经进了营地!”

  “有多少人?”

  “三十几个吧!”兰若云不敢肯定具体的数目,“冲我们这面来了!”

  “装睡,看他们想怎麽样!”离人倾发出轻微的鼾声。

  脚步声渐渐接近,屋里几个人马上惊醒,是他们这个杀手小队里的精英,兰若云装作不知,眼睛却眯成一条缝,紧盯著门口。

  终於,门被缓缓推开,一个黑衣人探头进来,他走到接近门的那个位置,把床上躺著的一个蹄人的脖子拧断,向後挥了挥手。

  起来的几个高手屏息凝气,却没有人吱声,看著屋子里的人被黑衣人消灭掉──他们知道,这又是一种考验,“机警”是一个优秀杀手必备的条件,他们既然没有这方面的素质,死了活该!

  终於,一个精灵在敌人走近他床前刚要下手的一瞬间,他惊醒了。

  猛的从床上跃起来,飞到半空,可是屋子太矮,他撞在了棚顶。本来,由於杀手的遇乱不惊,他没有喊出来,但是这一下剧烈碰撞的巨大响声却惊起了全屋子的人。

  “嗖~~嗖~~”之声不断,屋子里的人从窗户窜出屋外,黑夜中先要保存自己,再图别人,这也是杀手的一条准则。

  兰若云和离人倾早就跑出来了,远远的躲在一片铁丝网後面。

  “是教官派人来考验我们,看他们那身恶心的黑衣服!”兰若云气道。

  “怎麽办?”离人倾笑道,目光中弥漫著浓浓的杀气。

  “小子,你的眼神明明已经说明白了,还来问我?”

  “不知道他们的实力如何,我们两个一起上,先弄死一个解解气!”

  “好,我去引一个过来!”兰若云猫著腰,挑准了目标。

  “小心点,我在这里伏击!”离人倾俯下身,贴在铁丝网下。

  片刻,一条黑影紧随兰若云而来,手里的刀光在冷月下显得阴气森森。

  让过兰若云,离人倾把短刀用手遮住月亮的反光,向前推去。当那条黑色人影窜上来的一瞬间,刀光一闪,奇快无比的向他砍去。

  突然间被快刀袭击,黑衣人勉强让过胸口要害,短刀斜斜切入小腹。离人倾刚要用力下搅,割断他的肠子,一把同样的快刀向他袭来。

  “!~~!”

  兰若云接下爪人嘎力偷袭离人倾的一击,整个人被震得後退了半步,看看离人倾已经了结了那个黑衣人。

  两人冷冷的看著嘎力,气咻咻的就要上去拼命──从第二年起,号称杀手营里第一高手的嘎力就把两人视成了眼中钉。他们进步得太快了,以至让这阴险的兽人嫉妒生恨,总想致他们於死地。

  “畜生,这个时候偷袭!”离人倾怒咻咻的骂道。

  嘎力冷森森的露出了一个微笑,整齐而巨大的牙齿闪著寒光。他看了两人一眼,向著远处的黑衣人掠去。巨大的厚背刀挥舞了几下,一个黑衣人的脑袋飞上了天。

  兰若云和离人倾对看了一眼,眼中闪出了仇恨的目光,两人已经决定一定要把这个混蛋给做掉,毕竟他只有一个人。

  血雨纷飞中,黑衣人撤退了,留下了十几条尸体。而杀手营这里,却死了二十几个人。三年中他们虽然有所补充,但始终没有再超过五十人。这一下,算是损失了一半的人。

  “啪啪啪~~!”狼克鼓著掌从阴影里闪了出来,“很好很好,很精彩啊!你们干得不错,杀掉了这麽多一流的杀手……”

  “不过,这只是个开始”,他大声的笑著,“我要为你们举行毕业考试了!”

  看著这些衣衫不整的青年们,在这个时候他总是很痛心的──毕竟相处了三年,而在以後的几天,他们将越来越少,直至──?

  “明天早辰,跑步向西一百五十公里!”看著下面的人现出惊恐的神色,他冷酷的笑了,转身离去。

  “现在去睡觉,明天准时集合!”乌云赶著他们进了营房之後,忽然捂著肚子跑到厕所,不是因为他那方面急,而是──他脱下裤子,摸著跨部一条血淋淋的伤口,怒骂道:“嘎力这个小贼,好狠的刀法!”

  在清晨的阳光中,二十几个人的队伍迤逦著向西方跑去,却没有再扛那沈重的原木,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对他们来说,那简直连“小菜一碟”都算不上!

  到下午,他们已经看见了波光淋淋的哥伦咸水湖,曾经,他们来这里练习过游泳和水中闭气,这也是杀手所必备的条件──於水中击杀目标!

  故地重游,年轻人们都很兴奋。他们打乱了阵形,用小石子在水面上击打著水花,看著一个个小小的涟漪不断的扩大,似乎又想起了少年时的情景。

  这样温馨的局面似乎并不应该出现在杀手之中,但一直紧随其後的狼克却并没有阻止──他知道,对於他们中的一些人,这只是他们生命中最後的光景,而自己,将是他们的“死神!”

  看著他们逐渐的累了下来,他才说出以下一番惊心动魄的话来:

  “看到湖中心那个小岛了吗?”他指著远处若隐若现的小岛问道。

  众人一起点头。

  “现在,从这里游到那个岛上,并杀死你们当中任意一个人,背著他的尸体再游回来。时间限制是一个小时,过了时间不回来的,格杀勿论!”看著众人惊呆了的面孔,接著又补充了几句,“你们可以结盟,可以使用任何方法,即使是二十个人联合起来追杀一个人也完全可以──但最後,记住,必须,每个人背一具尸体回来!”他扬起了手,做了个预备的姿势。

  众人茫然的看著他,仿佛没看见他的手势。

  “真的要亲手杀死这些与自己朝夕相处了三年的队友吗?虽然,彼此私下里也曾结仇纠斗,也曾经有很多人因此而死去。但是这样赤裸裸的下这种命令,他们还是难以立即接受!”

  直到“扑通”一声,爪人嘎力跃下水面,他们才如梦初醒般一个接一个跳了下去,疯狂的游了起来。都知道只有在先上了岸之後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而从岸上击杀水里的敌人也将更容易一些。

  兰若云和离人倾一跳下水就潜离了队伍,他们知道嘎力肯定先游到岸上等著伏击他们,这可是千载难缝的好机会。所以,他们决定从另一个方向上岛,虽然浪费了一些时间,但安全系数却高了很多。

  岛上到处都是鸟粪和枯叶,软软粘粘的发出一阵阵腐朽的难闻气味。

  两人在一个荒僻的岸边爬了上来,从大石後面向岛上望去,并没有什麽异常情况。

  “怎麽办,真的要杀与自己无怨无仇的人吗?”兰若云看著眼前的离人倾,这家夥虽然比自己稍微小一些,心肠却一直比自己硬──他可是忍受过家破人亡爱人远离的刻骨仇恨呀!在他的心里,仇恨已经占据了很大的位置。

  果然,离人倾冷酷的说道:“当然要杀,不杀他们我们就得死,我们没的选择!”

  “最好是干掉嘎力!这样就不会有愧疚心理了!”兰若云商量道。

  “先不说嘎力不好对付,就算杀了他,还差一个,总得完成任务啊!”离人倾显得不以为然。

  “走著看吧,说不定我们能捡到一具尸体呢!”

  “哈,你看,那里不是有一具吗?”离人倾向前一步冲了上去,捡起地上一只死鸟,“不知道拿这只交差行不行──?”

  “小心!”兰若云连人带剑扑到一株大树後面,在精灵没来得及背弓换剑的一瞬,挟全身之力把长剑递进他的胸口。而此时,狡猾的精灵那枝恶毒之箭已射向了离人倾。

  一式“铁板桥”,离人倾尽力把身体後仰,只感觉肚皮上又痛又凉的感觉擦过。

  躺在地上不动,等著兰若云把他扯了起来,掀起上衣,看见从小腹到眉心,长长的一道血痕,心里还在“!!”的跳著。

  兰若云把精灵的尸体拉了过来,看见他心脏处还在汩汩的往出冒著鲜血。

  “他躲的那麽严秘,你是怎麽看到的!”离人倾拍了拍胸口。

  “我是看到你手里那只鸟!”他把那只鸟翻了过来,仔细的检查著,“果然是精灵的手法,不留箭痕,我就是觉得这鸟落下的方位太奇怪,如果是我的话,肯定躲在那个方向伏击!”兰若云指了一下那颗大树,又道:“然後趁对方的注意力转移到鸟身上的那一瞬,攻击!”

  “谑,这个精灵还真聪明,如果是我自己来的话,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我了!”

  “没有几手的人怎麽能活到现在,不过如果是你自己的话也不至於这麽麻烦了,八成一上岸你就早干掉一个拿回去交任务了!”

  “哈哈~~!”两个人一起大笑起来。

  “啊~~!”一声惨呼在两个人的笑声还未落下时,从不远处传来。

  对视一眼,兰若云向离人倾使了个眼色,离人倾反过来也向他一个劲儿的使眼色,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挤弄好一会儿,离人倾才嘟嘟囔囔的背起精灵的尸体。

  看著在後面背尸体走路的离人倾,兰若云得意的笑了。

  一股血猩气味远远的传了过来,两人猫著腰,借著一棵棵大树的掩护,小心翼翼的向前摸去。

  待看到前面空地上的景象时,兰若云浑身一阵,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离人倾却眉开眼笑的轻声道:“这下省事了!”

  七八具尸体狼藉的倒在那里,鲜血洒了一地。周围树木叶乱枝折,树干和地面上还****著长短不一的铁箭,而从尸体的伤口上来看,几乎都是一刀毙命,只有杀手才能使用出这种毫不拖泥带水的残忍招数。

  “你还愣著干什麽!”离人倾用手指捅了捅兰若云的屁股,“去捡一具轻些的尸体背上,正好你不喜欢杀人,有人替你做了!”

  “你最好别动!”兰若云面色凝重的说道,目光向著空地对面的树林瞧去。

  “好像,有杀气──!”离人倾也感觉出来了,顺著兰若云的目光看过去,判断出那片树林是伏击走入这片空地的人的最好位置。

  “是嘎力,他在等我们,你看,死者里有三个是人类,两个是神族,差不多被肃清了。整个队伍里几乎除了我们两个好像都是兽族了!”兰若云认真的分析道。

  “你是说他们结成了联盟!”

  “不错,能在这麽短的时间里杀死这麽多人,不是一两个人能做到的!”

  “那我们──!”

  “要不我们就等下去,时间到了他们自然会离去,不过,尸体可能就剩不下了。我怀疑这个岛上除了我们已经没有其他活口了。”兰若云皱起了眉头!

  “没有尸体,回去就会被击杀,不能冒险等下去!”离人倾坚定的说道。

  “那只有──?”兰若云停下来看著离人倾。

  “你是说我们去抢一具出来?”离人倾放下精灵的尸体,做了个抢东西的动作。

  “呶,这可是你说的,你去抢啊,我掩护!”兰若云狡猾的笑了。

  “呵,你又算计我,我受伤了,这次必须得你来!”他有气无力的靠在了树上。

  兰若云怀疑的看著他:“好,就让你一次,我去抢!”

  两个人低声商量了一会,微笑著定下计策。

  兰若云做了个冲击的姿势,好了,现在听我口令:一,二,三!

  “三”字一出口,离人倾把手里抱著的精灵尸体猛的往那片空地上抛去。

  刹时,飞箭、暗器、剑气、掌风……

  统统都招呼在了精灵那句尸体上,打了个稀巴烂──精灵泉下有知,肯定死不瞑目。

  就在敌人停下来换招的那一瞬间,兰若云化作一条白影,闪入空地之中,挑了两具离他们最近的尸体,大叫一声“接住”,向离人倾抛了过来。

  身体在空地上一点,猛的倒退回来,追上空中的尸体,拿来当挡箭牌。

  第二波攻击全都打在了两具尸体上了。而兰若云刚一落到地面上,离人倾已经抱著两具尸体兔子般窜进了草坷。

  “跑的可真快!”他笑了笑,随後追去!

  等到两个人满脸笑意的上了岸,那些兽人还在树林里东搜西找呢!

  过了一会儿,兽人们也游了回来。嘎力两眼喷出怒火,简直要把兰若云两个生吞活剥。

  两人也不理他,走入队列,仔细一数,只剩下十一个人,而每个人的脚边,都放著一具血淋淋的尸体──一个小时之前,他们还是生龙活虎的青年,而现在,只是一具微不足道的尸体。兰若云咬紧牙关,不去从哲学角度考虑生命这种残忍的行为,他强迫自己把这些已经冰冷了的尸体看成镜花水月,他只能期待自己去忘记!

  十一个人,浑身上下的血水、汗水和湖水交织著流了一地,他们的脸上,看不见任何高级生命所应该拥有的文明表象。他们似乎已经蜕变成了野兽,眼里只剩下杀乏之意!

  可是,随著人数的骤减,兰若云知道,这一切,就要结束了。

  

第十五章 杀人进行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