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重逢

    兰若云凄然的回转头,泪痕未干的脸上现出惊异的神色──这是一张怎样的少女的脸孔啊!这就是三年前那个经常对自己横眉冷对的小姑娘吗?

  她的脸上少了一份野蛮任性,却多了温柔和凄冷,最让人心碎的是,眼神中没有了往日的生气,完全被一种灰色的憔悴代替了。

  “!啷啷~~!”

  长剑落地,在地面上不甘心的震了几下,恢复了屋子里怪异的气氛。

  看著泪痕俨然的陌生男子,清影秀愣住了。

  陌生吗?不,她不相信世界上还有第二双这样的眼睛──清澈、调皮、懵懂、机灵……

  只是,如今的这双眼睛,多了些沧桑感和坚忍。而此时,正被浓烈的悲伤占据著。

  虽然,这男子看上去是那麽的健康,远非当日柔弱的少年可比;那高了自己半个头的身材,也不是当初那个弹自己暴栗还要跳起来的矮个子所能望其项背;而他的头发也发出微黄的光芒,不像那个小子,柔软的经常粘在一起的黑头发……

  不了,这些都不重要了,她认得他,那是一种感觉,从童年到少年,不断的“战争”和默默关怀所形成的心灵上的默契──只看一眼那双眼睛就够了,一切都明白了──轻轻走上去,搂住兰若云的脖子,靠在他的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

  兰若云轻轻拍著怀中的清影秀,知道自己现在能做的就是无声的安慰她,而这种感觉又是那样的陌生──少年时自己怕得要死得敌人,柔弱得像一只迷途的小猫,只想找到那个自己熟悉的人,躲在他的怀抱里,感受那份安全和关爱!

  “咳咳~~!”

  良久的拥抱,和背对著自己的应该是自己(还是不应该?)的儿子的人,撩拨著他的心弦。兰如水甚至有些愤怒,老子难道就比不上媳妇?到底是不是我的儿子我还没看清楚,他却一直在那里抱著个姑娘不放手,心里骂:“小贼,转过身来呀!”

  偏偏肺部这个时候功能正常,於是不得不假装咳嗽了起来,没想到两个人沈浸在这份拥抱的奇异感觉当中,早忘了外界的任何事情。

  奉劝世人,谈恋爱切莫忘记关爱父母,否则他们会生病,即使不生病也会假装生病的。

  “咳咳咳咳咳~~~~咳咳~~~!”兰如水加大马力,却引发了内咳,越咳越想咳,简直收不住了,“咳咳咳~~~!”

  拥抱中的两个人被“巨咳”声惊醒,赶紧过来扶住弄假成真的老人。拍著他的胸口,为他顺气按摩。

  兰如水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把眼睛在身边的男子身上扫来扫去。他虽没有女性天生的那种感觉,但他是自己的儿子呀,他是看著他长大的──而且,那双贼忒嘻嘻的眼睛他也是认得的,虽然这双眼睛现在变得成熟而稳重,但见到自己後放松下来的顽童眼神却无意中流露了出来。

  “你是若云?”咳嗽暂歇的兰如水不相信的问道。

  猛力点著头,兰若云却依然说不出话,他太激动了。

  “阿秀,你先出去一下!”兰如水是这样想的:自己认错没什麽,反正可能也要去了,可是别让阿秀抱错了人,那样……所以,听对方承认,他更决定拿出自己的杀手!──验明正身!

  “我,我不出去!你想骗我出去,然後你们俩一起走!”清影秀守在床边一动不动,拉住兰若云的胳膊,“我是一定要和他回去的,别想抛下我!”

  “那好,你先转过身去,等严明正身後在谈论其他问题!“兰如水当然已经决定了不带清影秀走,她还那麽年轻呵!

  清影秀狐疑的转过身去,却还用眼睛的余光监视著两个人。

  兰如水向著“陌生男子”做了个很特殊的姿势!

  “不要了,都这麽大的人了──!”兰若云忽然忸怩不堪,看了一眼清影秀,“而且,她还在这里,太不好意思了!”

  看著兰如水愈见不高兴而且简直是失望和痛苦的表情,决心豁出去了。

  “好了好了,别这种表情,唉~~!”兰若云小心翼翼的看著清影秀,发现她在转头偷看,吓得赶紧大叫一声:“别看,快转过去!”

  “两个人都怪怪的,三年了一点没改,不知道在搞什麽明堂!”清影秀嘟囔道。

  兰若云把裤子脱到跨部,臀部上方露出一个母指大的青色胎记,让兰如水兴奋得张大了嘴──“啊──!”偷看的清影秀大叫一声,转过脸去,用双手紧紧捂住脸孔,羞得恨不得马上跑出去,“这两个家夥,告诉我验明正身的方法不就结了,偏偏神神秘秘的惹著人家想看!”

  其实她当然不知道,兰家的两父子,一直是很有默契的,很多时候他们宁可用手势和眼神来交流!

  “阿秀,转过来吧,正点!”兰如水嘿嘿笑著,慈爱的看著改头换面的白痴儿子,看来上面的生活水平不错,养的这麽好!

  清影秀怯生生的转过身来,脸红红烫烫的看了一眼兰若云,虽说是有婚约,还是不太好意思。

  “若云,这次怎麽派你回来接我?”兰如水平和的问道。

  “是啊,伯母怎麽没回来,我只见过她老人家几次呢!”清影秀羞答答的说道。

  “接你?伯母?”兰若云一头雾水,不知道两个人搞什麽飞刀!

  “小子,见到老爸和阿秀就高兴得胡涂了!”兰如水温和的摸了摸儿子的头发,感觉手感不错,“阿秀,你摸摸,手感蛮好的!”

  清影秀微笑著摸了摸兰若云的头发:“真的,软软的,有点像王寡妇家那头大黄呢!”

  又道:“若云,天堂里,人的头发都泛金光吗?”

  “天堂?”兰若云张大了嘴,在两个人之间看著。

  “死小子,走吧,也不用收拾了,我也挺想看看你妈呢,几十年不见了,也挺想念的,别告诉我她再婚了!”兰如水紧张的看著兰若云。

  “不会了,伯伯,伯母肯定等著您呢!”她转头拉了拉若云,“是吧,若云!”

  兰若云:“……”

  “阿秀啊,你就回去吧,年纪轻轻的别跟著瞎凑热闹!”兰如水笑著轻斥著。

  “谁也别想赶我走,我是跟定了!”清影秀抱住兰若云的胳膊靠在他身上,很可爱的笑著。

  兰若云感觉著身上柔软的身躯,心里一阵燥热,满头的雾水却也更浓了!

  忽然想起,十五岁那年,也就是第一次假死事件之後,自己回到家中,老爸也是什麽“天堂”啊,“你母亲”啊的胡说一通──原来是以为自己死了以後从天堂回来探亲。

  历史呈现出了惊人的相似。

  忍著笑,兰若云说道:“你们走了,神族的进攻谁来料理?”故意用大问题压他们。

  兰如水和清影秀对望了一眼。

  “我是油尽灯枯了,上了战场也没用,阿秀,你快回去帮助远征兄!”兰如水挥手赶她走。

  “不,我不想再思考得那麽仔细了!”清影秀将兰若云的胳膊抱的更紧了,“几年前我就已经为帝国放弃过一次了,把若云打下悬崖,如果不是想著为国尽力,我也就跟著跳进去了。这次我是说什麽也不去考虑了,我只要跟著他,天大的事都与我无关!”

  兰家爷俩对看了一眼,同时叹息了一声,清影秀这样的女孩子,一旦用情至深,也向上战场一样,不至敌於死地决不罢休!

  “可是若云上次不是又活了吗?你当初要是跳下去,後来可是再也见不到他了!”兰如水望了望儿子,“说不定现在,他其实就是活著的!你要是跟著我去了,可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若云,对不起,我没能在战场上保护好你!”清影秀望著兰若云可怜楚楚的说著,“在那种情况下,我知道是没有任何希望了!”

  “若云,你告诉她,说你现在是活的不是死的!”兰如水含笑说道。

  “是啊,我真的还活著呀!”兰若云也微笑了起来。

  “哎呀,别磨蹭了,人家还想看看天堂是什麽样子呢!”清影秀竟然也会撒撒娇?她拽著兰若云的衣袖,一副很娇憨可爱的样子。

  “唉,算了若云,也别再管她了,过後她会明白我们是为她好的!”疼惜的看了一眼清影秀,“阿秀,我们走了,伯伯一家会在天堂里保佑你的!”

  挣扎著起身,站在床上,做了个“飞”的动作,却毫无效果。

  回头看见清影秀紧张的死死抱住兰若云,气道:“若云,你怎麽这麽不明事理,快甩开她帮我飞啊,长痛不如短痛,大丈夫当断则断,别拖拖拉拉的!”

  “可是,我也不会飞啊!”兰若云苦笑道。

  “你这个懒小子,连这种技术也不学,真是达到了不学无术的最高境界,不过你是怎麽从上面下来的!”兰如水既生气,又奇怪。

  “什麽呀,别又以为我死了,实际上我压根就没去过什麽天堂!我现在活的好好的,好的不能再好了,简直是好的没话说了!”看著目瞪口呆的两个人,才知道做人的感觉比作鬼好多了,毕竟被人当作死人还魂也不是件愉快的事情。

  兰如水收回姿势,一声不响的坐在床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意味著什麽?”

  “……?”

  “意味著,我和阿秀会狂喜,甚至昏晕过去!也意味著当初劳森战场几十万的士兵全都是瞎子!还意味著三年来我们两个为你难过所流下的眼泪都成了盐水!更意味著,半百之年的老父会因此而和阿秀联手将你痛打一顿……!”

  “你说的,当然是逗我们开心了……?”清影秀紧张的看著他。

  “可我确实没死啊,当日在战场上一个高手把我从万军之中救了出来!”顿了一顿又道,“这可能是巧了点,不过我告诉你们,这家夥其实不怀好意,从我一出灵光城他就跟上了,说是看我长的帅,适合他们正在进行的某种职业……所以,为了邀我参加救了我一命!”

  兰如水和清影秀交换了个眼神,狂喜中更多的是不信任。

  “然後,你从事了三年那种职业?连个信儿也不往裸兰送一个?三年後当老爸病得要死,自以为要去见上帝的时候,你就突然像个鬼似的出现在这里?”兰如水竟然不感觉自己很激动,因为对这种无稽的说法还是不敢太相信。

  “基本上是这样的!”兰若云认真的说道。

  “那麽,请问兰先生从事的是什麽样的职业呢?”兰如水一副有你好看的表情,当年那个白痴儿子可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咋睡都不醒!”谁会让他去做什麽工作,而且是跟踪几百里地从战场上把他救出来的呢!

  “这种职业倒是很少有人做,因为风险性太高,而且不容易速成,真正做下来的也没几个!”兰若云想起大漠上的生死较量,心有余悸。

  兰如水:“……”

  清影秀:“……”

  兰若云:“我是一个杀手!”

  “噗哧~~~!”两个人同时笑了出来,世间最好笑的笑话莫过於兰若云当杀手了,所以也不怪两个人在这麽严肃的场合下笑了出来。

  蓦地──“九岁的时候我在裸兰城外的一块大石头上刻了几个字,请问石头的具体方位、材质、当时参与对象以及我刻的是什麽字?”清影秀望著兰若云一连串问道。

  “是在城东,花岗岩,当时有堂天望川云斯菲和浅靖羽,方更被狗咬伤起不来!你刻的是:清影秀将要长成天下第一大美女!我还记得当初斯菲也想刻,结果你用不分糖给她吃使她放弃了这个想法!”

  清影秀点了一下头,又问道:“十岁入学的时候我坐在哪个教室哪一排哪一个位置,我旁边的人是谁?”

  “进门左数第二个教室,中间一排第一个位置,你旁边的人就是我,因为当时我想偷你的花糕吃,为了坐你旁边我还和堂天打了一架。而且,当时因为你个子高,坐在第一排挡住了大家的视线,有人口出怨言你就把他打了一顿!”

  清影秀又点了一下头,对兰如水道:“您别奇怪,我只是以为他被上帝洗脑了呢!”

  兰如水赞佩的看了清影秀一眼,亏她能想到。

  又看看著儿子:“除了“杀手”这一条,好像其他的还可信!”望了清影秀一眼,“别急,我还有最後一招!”

  狠狠的向著兰若云的大腿掐了下去。

  “啊~~好痛~~!”兰若云惨叫一声,不满意的看著老爸道,“怎麽每次都掐我的腿,想看是不是做梦要掐自己的腿才算!”

  “儿子~~噢~~噢~~噢~~噢~~呼!”

  兰如水扑上来紧紧抱住兰若云,泪如泉涌,全身软得像一滩泥,又咳嗽了起来。

  兰若云轻拍著怀里的父亲,脸上也早被泪水淹没。

  清影秀在一旁拍拍自己柔嫩的脸蛋,痛得一皱眉,喃喃道:“真的不是做梦吗?”

  “咳~~咳~!”因为学得不像,清影秀这两声咳嗽有点牵强,但还是惊醒了拥抱中的父子俩,让兰如水惊叹起清影秀资质之高,能在片刻间学会自己的技俩。

  她看著他,眼中似乎有千言万语:“你这三年……?”

  “我当了杀手……!”兰若云看著清影秀,第一次以“人”的身份和吐露了爱意的姑娘相对,感觉很不自然,低下了头。

  “好好好,是杀手……!”兰如水向清影秀使了个眼色。他是以为三年来兰若云肯定是做了很多辛苦甚至不光彩的工作,所以回来说自己是杀手,他不想扫儿子的面子。否则他只要问一句:做杀手这麽厉害也不回来看看老爸!那不就穿帮了?

  因此,他决定不管儿子这三年做了什麽,只要他回来,自己今後一定要好好保护他,不能让他再受苦。可是,自己能吗?他把眼睛望向清影秀。

  清影秀也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做了个坚定的表情。

  可是他不明白,兰若云是怎麽进来的?那可是帝国最精锐部队重重包围的“铁桶”啊!

  “为什麽府外有那麽多士兵?”兰若云问两人。

  “还不是那些兔崽子要杀我!”兰如水气愤的说道。

  “神族和兽族为了能顺利进攻人类,知道兰家是战神的後代,是裸兰的一面旗帜,所以先後派了几十起杀手来杀军师!如果在议事厅的话当然安全,可是自从伯伯病了以後,就不得不在家休息,所以远瞻伯父派了这些兵来保护兰府!”清影秀解释得很详细。

  “那个狗洞──?”兰若云急道。

  “什麽狗洞?”兰如水竟然也不知道儿子的秘密。

  “厨房里的狗洞直通外面裸兰大街的啊!”兰若云知道人从那个洞钻进来是很容易的,“当初自己靠著这个狗洞逃过了无数次追杀,真是可爱的狗洞!”

  “原来他是这麽进来的!”清影秀这样想著,笑了起来,脑海里出现一副兰若云钻狗洞的画面。

  她转身出去,派了几名士兵去厨房看守。

  回来後看见兰家父子正冲著她笑,很诡异的样子。

  “你们……笑什麽?”她不解的问道。

  “你刚才吵著要和我们去天堂啊!”兰如水笑呵呵的说著。

  清影秀低头摆弄著衣角,一副小女儿家的娇羞姿态:“我,我……!”

  “若云,刚才你一直在外面了!”清影秀存著一丝侥幸的问道。

  “是,是啊!”兰若云有点脸红,因为──“那你听到我和伯伯说的那些话了?”心里却念道:“千万别听见,千万别听见!”

  “我,全听到了!”兰若云低著头说。

  “那些都不算的!”清影秀噘起嘴急道,“还有刚才发生的事情,都是我……都不是真的!”

  “可是,好像不是假的!”兰若云辩解道。

  “我不管,反正你不要想那些恶心的事情,我,我只是……”她低下头,心里一阵羞急。想起自己的真情告白,好像还拉住他的胳膊了。哎呀,不止呀,还拥抱了,而且抱的好紧,好久!

  “羞死了──!”一旦知道这打不死的家夥还活著,立刻感觉刚才……那时候只是想自己连死都不怕了,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也没什麽。

  可是,现在,一想起以後还有很长时间要和他面对,该怎麽和他说话啊!还像以前一样打他,好像不太好,毕竟自己承认喜欢他了。可是,说不见面躲著吗,又好想念。要是像情侣一样,或者作些亲热举动,人家不会笑掉大牙!?

  “哎呀,可怎麽办呀!”急得双手把雪白的衣服扯了了几下。

  而兰若云,心里也正狂打著五味瓶:“这,她好像……哎呀,真漂亮,不能再看了!心跳得好厉害,可是,也好欢喜呢!以前从来没有感觉到她的想法,总觉得不断的招惹她,让她看自己一眼就很满足,这就是爱情吗?不过,好像被她打才是最正常的,以後她还会不会打自己了呢?如果不打,可怎麽和她相处啊,一看到她心里就莫名的一颤,好想抱抱她。说到拥抱,唉,刚才只顾著安慰她了,怎麽什麽也没感觉出来啊?好像挺软的!”

  抬头向清影秀看去,恰好清影秀也向他看来,一瞬间空中眼神碰撞的火花让两个人浑身热了起来,脸上红的自己都不敢想象,虽然很甜蜜,可是……赶紧看向其他的地方。

  兰如水歪著脑袋,欣赏著一对年轻男女的爱情碰撞。

  看见清影秀时而咬牙切齿,时而闭目微笑,又或眼角含春,转而粉面羞红。

  而自己的儿子,傻傻的流著口水,也是喜怒瞬变,甚至好像很痛恨自己的样子。

  等到两人目光相撞又赶紧避开的那一刻,他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

  清影秀看著冲自己笑的兰如水,羞得无地自容:我……你们欺负我,不来了!

  一跺脚,跑了出去。

  再看兰若云,目光呆滞,口水已经流了一地:呵呵,呵呵~~~窗外,一朵悠然的白云飘了过来,又是裸兰的春天,满山遍野的裸兰花开得正豔──它可曾想过,昔日追逐著它的花香奔跑的少年们今日已经长大,而他们的明天又将何去何从?战争的烟云正在裸兰的上空飘荡,谁曾想到,正是这些昔日原野上的孩子们,将在这段历史的一瞬间上演他们的传奇……

  

第二十一章 重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