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兰如水

    清影远征手里拿著四份提亲的折子,翻来覆去的看著。

  四个红色的小本子里,分别记叙了堂天、迪斯番、望川北和方更的一些个人资料。包括每个人的生辰八字、履历、毕业成绩、军功以及几个人的自我介绍。

  大将军把目光盯在了四个人的自我介绍上,看著看著“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些简介里不外忽是这些:我,高大威猛、英俊潇洒、武艺高强、英勇无敌、温柔体贴……

  笑过之後,又愁上眉头,按理来说,四家青年都很不错。

  而从家世上来看,自己倾向於迪斯家。因为现在迪斯罗利把议会控制得非常好,很多决议都要在他的嘱意下才能在议会通过。

  议会是民声机构,搞好与议会的关系将有利於清影家的统治。

  可是,兰如水这个病鬼,竟然在大哥面前说迪斯家的坏话,坚持不同意把阿秀嫁给迪斯番。

  他心里一阵气恼,明明是自己的女儿,自己却总是无法作主。现在阿秀仿佛是兰如水的女儿,每天呆在兰府不出来,真不知道照顾那个病鬼有什麽好处。

  气愤的把四张拜折狠狠拍在桌子上,可是主意还是没定下来。

  忽然大厅里一阵嘈杂,使他本来就很烦躁的心情简直糟糕到了极点,刚要起身发作。

  管家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老爷,大事不好了,四家少爷快在大厅里大起来了!”

  “是堂天那几个小子?”大将军不用想也知道又是这几个笨蛋来讨回信儿了。

  走进大厅,看见四个年轻人正吵得面红耳赤,迪斯番更是连长剑也拔了出来──看见清影远征走进来,四个人才稍稍安静了下来。

  “不知远征叔叔可曾看过小侄的帖子?还望您老早日给番番(迪斯番的长辈称呼)一个回应,小侄可是日夜盼望,望穿秋水啊!”迪斯番简直要痛哭流涕了!

  “贤侄少安毋躁!”大将军安慰道,“关於贤侄那段感人至深的‘蛋糕情缘’我曾反复的阅览过,我觉得阿秀也确实对贤侄有好感!”

  “不可能不可能,远征叔叔,阿秀实是对我另有深意啊,小侄拜帖上以说得清清楚楚!”堂天著急的看著清影远征。

  “当然,关於天天和阿秀那段‘战场敷药情缘’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幕!想一想,竟然是在战场上,而且是敷药!不难明白,阿秀对天天也是颇为喜爱的!”清影远征慨叹道。

  “可是,我和阿秀明明已经有了‘鸟巢情缘’的!阿秀怎麽会喜欢别的人呢,打死我也不信!”望川北委屈的说道。

  “咦?鸟巢情缘?”三人齐声惊叹!

  “哼哼,当然,你们以为我没货是不是?告诉你们,阿秀曾经单独和我在北城门旁边的树林里,哼哼,掏了一个下午的鸟巢!阿秀她很赞佩我的爬树技巧呢!”望川北得意的说道。

  “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说了!”方更撩了一下自己额前的头发,“其实,如果说‘蛋糕情缘’,显然,迪斯兄是要甘拜下风的,因为阿秀给我那块要大得多──!”

  “等等!”迪斯番忽然打断了他,“哈,我忽然想起来了,阿秀给你那块是不带奶油的,而我那块不但有奶油,还有草莓呢!”迪斯番眉开眼笑的说著,终於发现阿秀原来还是对自己情有独锺的!

  “亏你连这个也记得,我说为什麽那次你回家的时候非要把盘子带回去,原来是粘了奶油!不过──我并不和你争蛋糕这件事。其实,阿秀对我动心,始於十三岁那年──如梦如幻、青春无悔、情窦初开的──‘咸蛋情缘’!那个中午,我和阿秀分食一只咸蛋,那是我这一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咸蛋,从此我天天吃咸蛋,顿顿吃咸蛋,一吃咸蛋我就能想起阿秀。咸蛋就是我的初恋,当然,也是阿秀的!”

  方更忘情的说著,眼角已经湿润了。

  “我记得好像是阿秀的中午饭被若云偷了,然後威胁你说,要把你毒死王寡妇家大黄这件事情报告给老师你才给她吃咸蛋的吧!”望川北一口气说了下来,有点累。

  “才不是呢,那是另一次了!”方更恼羞成怒的大吼道。

  大将军赶紧站起身来平息众人怒火,柔声道:“你们对我家阿秀的情意,我已经了解了,说实话,你们也确实很优秀,能嫁给你们当众的任一位都是阿秀的福气!”顿了一顿又道,“可是阿秀只有一个呀,这个,我也很为难,我看还是让他自己决定吧!”

  清影远征如愿以偿的把“皮球”踢给了自己的女儿,舒了一口气!

  “呀,你们都在这里呀!”清影秀蹦蹦跳跳的从门外走进来,脸上红扑扑的很可爱的样子。

  一进大厅,对著四位朋友嫣然一笑,又跑到清影远征面前和他贴了一下脸,嘻嘻哈哈的回自己房间去了。

  “哎,你们有没有看到,她在对我笑哎~~!”迪斯番兴奋得大叫起来。

  “别不要脸了,明明是对我笑的!”堂天眼睛里飞出无数个“心”形的眼波,连这骂声都温柔无比。

  “啊,阿秀好多年没有这样对我笑过了,我真幸福!”望川北陶醉的说道。

  “阿秀,阿秀,我知道,你又想起了咸蛋!”方更眼睛里溪水长流。

  “她,今天怎麽了?竟然笑了──!”清影远征看著女儿的背影,茫然的念道,“可是有三年了,她一直闷闷不乐啊!”

  良久,众人都沈浸在无比欢悦的幸福之中……

  而此时,在兰府里,兰若云运起气疗术,缓缓由体内治愈著父亲的伤病。

  温热的紫气一股一股的流进兰如水的身体里,使他惊异的看著儿子,心里充满了无数的问号,但同时也高兴无比!

  “若云,你的气疗术可比我强了何止千倍啊!”兰如水佩服的说道,“看来你真的有一番奇遇啊!”

  “多亏了在大漠里的杀手训练了,否则我还练不到这种程度!”兰若云叹道。

  “若云,难道你真的做过杀手?”兰如水一直不敢相信这个柔弱的儿子竟然会和杀手粘上边儿!

  兰若云站起身,猛然向门口掠去。

  几天以来,他的紫气又有所增强,这一个闪身,快得简直就是一道白影──当中午把窗子打开时,玻璃会在一瞬间反射太阳光线到你的脸上。而如今兰若云的速度,就像这种瞬间白影一样,快得兰如水花了眼睛,仿佛被阳光晃了一下似的。

  兰若云以同样的方式又重来了一次,坐回父亲旁边。

  “现在信了吗?”看著惊呆的父亲,兰若云笑著问道。

  兰如水张了张嘴,眼见著这个笑话竟然是真实的,体内一股股强大的紫气也在作证,他开始为儿子自豪起来,“杀手,也很不错嘛,况且他现在……!”

  “你可不能再作杀手了,让人家知道兰家的人去作杀手……!”他实在不敢想象会产生什麽後果。当初兰若云在战场上“牺牲”,马上就把第三次劳森会战的胜利成果给中和了,导致了士气的下降,而裸兰城里,也开始对战神的庇护发生了怀疑。

  看著紧张的父亲,兰若云笑了笑,告诉他自己现在不是杀手,只是进行过杀手的训练,才让他安下心来。

  “我很快就会治好你的!”兰若云充满自信的加速紫气的运行,安慰父亲。

  “没用的!”兰如水伤感的说道,“我们兰家是……!”

  他怜惜的看著儿子,决定在这个时候把一些祖传的秘密告诉他,否则,一旦自己真的去了──这是很有可能的,他不能让这些秘密跟著自己消无,这是祖先一代代传下来的。

  兰若云静静的看著他,知道父亲有话对自己说。

  “我们兰家从来没有人活过五十岁!”兰如水闭上眼睛,痛苦的说道。

  “没人活过五十岁?”兰若云惊异道。

  “不错,从两百年前起就这样了!记得你的祖父,他是战场上正与敌人作战时,忽然坠马而逝的,而他才四十九岁!而在他以前,兰家的人也不过是四十一二岁就英年早逝了!这个规律已经成了一条死锁,锁住了我们的祖祖辈辈!”兰如水无奈的说道。

  “为什麽会这样呢?您不是和我说过,第一代兰先生本来是个民间医生,祖先传下的气疗术在他那里中兴,而他,也活到了九十几岁的高龄吗?!”

  “问题不在他那里!而是他的妻子,战神格丽丝。兰!”兰如水感觉心中很沈重,回想起父亲当初对自己说这件事情时,心情也是很不愉快的。

  “战神?我们都很敬佩她,这跟兰家人短寿有什麽关系?”兰若云奇道。

  “因为,她,根本不是人类──!”兰如水咬著牙说道。

  “什麽?!”兰若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怎麽可能?”

  “你听过传说吧,战神其实是个奇丑无比的女人!但你还不知道,当初帝国里没有人愿意和她结婚,而我们的先人为了国家著想,还是娶了她,笼络住了她的心。裸兰人之所以敬佩兰家的人,其实也有这方面的因素!”兰如水忽然自嘲般的笑了一下,“我们的先祖是多麽的伟大啊!可是,却因此,而让他的後代留下了这个後遗症!这恐怕是他没有想到的!”

  “奇丑无比!难道,战神竟然是兽族吗?神族每个人都有张漂亮的面孔,应该不会是神族吧!”

  “当然不是神族,可是,也绝不是兽族!”兰如水摇头道。

  “那──她??”兰若云无比震惊,“整个世界再也没有其他种族了啊!”

  “先祖也不知道她来自哪里,可是,他们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也终於让他获悉了她的秘密。他发现,她的特征,是现在这世界所没有的!”兰如水沈重的说道。

  兰若云忽然想到了史前遗迹──“难道她来自史前文明,她是史前人?”这样想著,兰若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那已经是万年前的事情了啊!

  “所以,若云,我今年已经四十三岁了。在这一年里,我经常会感到一种召唤,就好像自己要回家一样!这种感觉当年在你祖父身上也出现过,结果他不久就去世了!兰家是一个很神秘的家族,而这个秘密也要一代代的传下去。当然,一定要保守秘密,这也是我为什麽要在你成年以後才告诉你──不敢想象,如果人们知道庇佑他们的战神竟然不是人类的话,将会产生什麽样的不良後果!”

  兰如水认真的望著儿子,看见他紧皱著眉头,以为他在为自己将来短寿的命运而难过!便安慰他道:“人活一世,并不一定要长寿才活的有意义,很多人年龄一大把却依然无所事事。与其虚度年华,不如放手一博,就算是短命,那也是值得的!”

  “不,我并不是为这个担心!我只是想,难道人类真的堕落了吗?为什麽我们人类就没有英雄呢?”兰若云仰天说道,“我很为人类不值得──这麽多的人口,却拥挤在这麽一小片大陆上,而自己的土地,却无力保护!”

  “若云,不要想这个了,人类要强大起来,不是这一代的事情,需要很多年,才能恢复元气,重而争霸天下!”兰如水铿锵的说道。

  “真的是这样吗?我,不相信!”兰若云小声的说著,没有让父亲听到。

  “还有,你会武功的事情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兰如水狡猾的看著儿子。

  “这是为什麽?很快我们就要和神族开站了,我一定要一雪前耻!”兰若云目光中闪射出仇恨的眼神,兰如水为之一喜──终於看到儿子男子汉的一面了!

  “笨蛋,我只是让你暂时保密一下,因为──!”兰如水烦心的吐出一口气,沈声道:“我们的威胁主要不是来自神族,而是我们内部!”

  “内部?难道有人想搞分裂?”兰若云敏感的问道。

  “不止这麽简单!”兰如水睿智的目光闪了一闪,“林殿下是个隐患啊!”

  “你是说总领的儿子清影林?”兰若云没想到父亲说到这方面来。

  “哼,总领就这麽一个儿子,指望他继任下届总领呢!可是,他不够这个资格啊,如果裸兰由他来领导,不出十年必亡!”兰如水忧虑的说道。

  “太严重了吧,我听说林殿下是个很有报复的青年啊!他经常说要反攻神族,夺回七大陆,有这等豪气的人也应该是一代明君吧!”

  “有豪气固然重要,但还要有与这股豪气相配的智慧和魄力呀!连清影远瞻大人都不具备这个能力,何况是他!只有豪气的人,只会轻浮冒进,拿士兵的性命开玩笑,而自己也经常处於万劫不复的危险之中!”

  “可是,现在林殿下带领一百五十万大军守在黄湖壁垒,应该没什麽问题吧!”

  “如果他坚守不出的话,以黄湖壁垒的工事,就是守个一两年也不会有问题。所以我说,我们主要的危险并不是来自於神族。可是,林殿下的性格,很可能放弃壁垒,在黄湖平原上与神族决战,那样的话,他就回不来了!”

  “您这样推测,不是说林殿下会死在黄湖壁垒?”

  “我向总领见议过几次,调林殿下去守西部劳森壁垒,但总领总是以锻炼殿下为名拒绝。我当然明白他的想法,他是想让儿子在军队中树立威望,将来的位置才坐得稳──黄湖的军队可是帝国的脊梁啊!”

  “哦,原来总领是这样想的!”兰若云恍然大悟。

  “本来,我应该坚决要求把他调回来的,这样可以免除不必要的损失,甚至可以救回几十万士兵的生命──”兰如水诡笑了一下,“可是,为了裸兰的将来,我却发现,不把他调回来实在是最正确的选择!”

  “我越听越胡涂了,怎麽和几十万士兵的性命以及裸兰的将来扯上关系了?”兰若云眼睛里尽是迷茫之色。

  “如果殿下主动出军,神族有能力在黄湖平原上聚歼他所带的部队,这些部队应该有几十万人。而裸兰的将来,嘿嘿,那就要著落在阿秀身上了!”兰如水眼睛里诡异的光芒越来越重,甚至有点阴险。

  兰若云吓了一跳:“和阿秀有什麽关系?”

  “如果殿下战死了,清影家直系晚辈里可就只有阿秀一人了!远瞻大人百年後,即使是传位给远征大人,可这最後,不还是要传给阿秀吗?”兰如水紧紧的盯著兰若云,“将来你和阿秀成婚,帝国的权力就全在你手上了!”

  兰若云“腾”的一声站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著兰如水,正色道:“父亲,我兰家几代效忠清影家,我们不该有这种想法的!”

  兰如水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满意的看了儿子一眼:“你能这样想就好,我并不是让你去篡清影家的权,而是,你要尽心辅佐阿秀重震人类声威。这样,在你们以後的几代,才有可能收回人类失去的土地!”

  兰若云这才放心,坐了下来:“可是,真的会如您所料的这样发展吗?”

  “神族很快就要开战了,如果在最近几天里,总领还不把林殿下调回来的话,那这个惨剧是无法避免的!”

  “我们还是向总领见议一下吧,为了几十万士兵的生命……!”

  “他不会听的,哎,远瞻大人太宠爱这个独子了!不过这样也好,与其因为他昏庸的统治葬送了人类,不如用这几十万的士兵来换取人类长久的和平!”兰如水面无表情的说著。

  兰若云直直的看著父亲,实在不敢相信就连父亲这样善良的人,一旦涉及到政治风云,也往往要采取这种“舍车保帅”的残忍招数。

  “阿秀是个好姑娘,无伦人才、武艺、个性还是威望,都是一等一的,只要你尽心尽力的周全她,裸兰一定会强大起来的!”兰如水憧憬著美好的未来,忽然眼蓄热泪的对儿子说,“不要以为老爸残忍。其实,从整个历史来看,那一次战争不是几百万的人一起牺牲,这没什麽的。真正让我们不忍的是亡国灭种,你更不希望哪一种情况发生呢!”

  兰若云低下头不再说话,知道父亲说的是正确的,他只希望在这几天里,能忽然听到林殿下被调回来的命令。

  “所以,我让你先不要显露武功。如果真的因为林殿下的失误,那麽人类就会面临一次大的败亡。而此时,内部的矛盾马上就会显露出来,”兰如水眼神一冷,“那时候,不管发生什麽事情,你都能作为兰家的代表而从中获利。本来我不指望你能做出什麽成绩,靠著阿秀平平常常的过一生就算了。没想到老天没放弃我们兰家,竟让你练成一身武功!”

  兰如水仰天干笑几声:“所以,尽管让他们去争,你总是在旁边看著就行了,直到最後,在谁也不注意你的时候突然发威──!”

  “儿子,为了阿秀,你要忍辱负重啊!”兰如水意味深长的说道,“至於将来怎麽样,需要怎样!心斗角,就不是我所能算出来的啦,全靠你自己了!”

  兰若云伤感的看著父亲,实在不敢相信他会这样离开自己,但是他对自己说的这些活却都有一个潜在的意思在里面,那就是:当我不在了的时候,你应该怎样做?

  “当父亲不在的时候,我会怎样做呢?”兰若云沈思,眼圈一红,“相依为命的父亲,请不要离开我!”

  而父亲教给自己的这些东西,又全都是与谋术相关的──如果没有人牺牲,能成就自己的成功吗?

  兰若云单纯的思想当中,第一次感悟到了成大事者,很多时候是要心狠手辣的。而这样的人,所承受的心理压力将远大於常人,兰若云开始动摇了自己是不是应该成为一个良将的心理。

  至於自己的家世和祖传秘密,他却并不在意,既然发生了和注定了,逃避不是办法,坚强的面对才是唯一的选择。

  只不过,自己早逝的话,清影秀怎麽办?人生五十,一朵花啊~~!

  

第二十二章 兰如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