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又见若云

    “嘻嘻~哈哈~~!”

  一阵活泼的笑声在大街上响起,清脆的感觉让早起的裸兰居民们心里愉悦不已,纷纷抬头看去,眼睛一亮。

  劲装打扮的斯菲和浅靖羽骑著高头大马从街的尽头走来,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形影不离,都喜欢穿浅蓝色的衣服,而相貌似乎又有点想象──常常给人双胞胎的错觉。

  “那几个笨蛋,真是的,一看到阿秀就像蜜蜂见了花──!”

  “老鼠见了大米──!”斯菲接过浅靖羽的话说。

  两人又一阵大笑。

  “阿秀这几天的心情好像不错,你说她是不是看上谁了?”浅靖羽小声的说道。

  “反正不是那四个笨蛋,她根本都不正眼看他们一眼!”

  “不会啊,有时也会对他们笑一笑的!”

  “这几天她对谁没笑过吗?如果你发现了请告诉我!”斯菲嘟著嘴说。

  “我要是有她那麽漂亮就好了!”浅靖羽羡慕的说道。

  “哎呀,我们也不差啦,裸兰城两大美女,看看,多少人在看我们?”斯菲向著浅靖羽做了个眼色。两个人得意的笑了笑。

  “真可气,就知道去讨阿秀的欢心!”笑过之後浅靖羽噘起了小嘴。

  “呀,我们的大小姐发春了,竟然嫉妒起阿秀来了!”斯菲笑呵呵的说。

  “才没有哩,我就是觉得那几个家夥正事不作,每天赖在将军府,就好像神族的进攻和他们无关似的。况且,人家又不理他们!”

  “哎,好像在埋怨阿秀啊!我们可是好姐妹,看到她幸福的话我也好开心呢!”

  “我才没有埋怨阿秀呢,是那几个笨蛋不好──也是,如果我是男人,我也会为阿秀疯狂的,她那双眼睛含笑看我一眼我就觉得全身都舒服!”

  “说到这里,我想起若云了!阿秀当初可是和若云有婚约的!”

  “如果若云还在的话,那几个笨蛋就不至於这样子了!”

  “你想得太简单了,我看,就算若云在,他们几个也不会收手的,说不定会每天找若云的麻烦呢!”

  “有阿秀护著他怕什麽,你忘记三年前阿秀在战场上为了若云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怀念若云!”两个人是清影秀闺中好友,自然知道她的想法。

  “不过,我也很想若云呢!没他在,生活真是很枯燥啊!”

  “是啊,我都感觉这三年过得好没意思!”

  两个人说著说著,眼圈儿都红了。

  一阵马蹄声从後面追上来,也是往议事厅方向去的。

  两个人回头看时,那匹马已经窜了过去,马上乘客看了她们一眼,忽然笑了一下。

  两个人脸上一红,不自然的低下头,那人已经远去了。

  “他,好像看著我笑了──!”浅靖羽有点兴奋的说著──那人是个很好看的青年男子。

  “这笑容怎麽这麽熟悉,好亲切!”斯菲皱眉想著!

  “若云──!”两人同时大叫起来,不可思议的相互看了一眼。

  催动马匹,追了上去。

  兰若云拿著父亲的“特殊通行证”,一路都很顺利,偏偏在快要进入议事厅的时候卫兵把他拦了下来。因为不像政府其他部门,议事厅是整个国家的大脑,关系重大。看著很久没来开会的兰如水的特殊通行证竟然拿在一个青年的手里,两个士兵一阵紧张,说什麽也不让他进去,派人去请示清影远瞻。

  兰若云正没办法的时候,斯菲和浅靖羽赶了上来。

  兰若云看著他们微笑著,让两个人简直如在梦中。

  “太像了──浅靖羽喃喃的道,看向斯菲,发现她眼睛里也有同样想法。

  “菲菲(斯菲呢称)、小羽(浅靖羽的呢称),我们又见面了!”兰若云略带磁性的嗓音一如当年。

  “你们还好吗?”看著两人搜肠刮肚的想著什麽时候认识他的时候,他又问道。

  “你,认识我们?”斯菲歪著头问道。

  “谑谑,一起长大的朋友我怎麽会不认识你们,不过你们也变了不少,漂亮多了!”兰若云真诚的说道。

  两个人心中一阵惬意。

  浅靖羽轻声的对斯菲说:“这个我看上了,你别和我争!”

  斯菲瞪了她一眼:“机会均等,我想斯菲终於要嫁人了!”

  “你是军事学院的学生吧,肯定和我们一起上过课!”浅靖羽向他抛了个媚眼儿。

  “是啊,我还教过你们呢!”兰若云也给了她一个“媚眼儿”,让浅靖羽心中一乐。

  “哦,你一定很优秀了,我怎麽没有印象,只有优秀的学生才能教课啊!”斯菲还是那麽心直口快。

  兰若云一窘:“我当初可白痴的很,只能教你们神秘学!”

  两个人吓得往後退了一步,因为当时只有兰若云教过他们神秘学。

  “总领让你进去!”卫兵已请示完毕後,征得了总领的同意。

  “我是若云啊,你们怎麽了,进去说吧!”兰若云知道自己又被人当成鬼了。

  ※※※

  议事厅里,帝国重臣们也差不多到齐了,在他们每个人的身後都站著自己的孩子。在帝国里,他们在裸兰军事学院毕业後就有资格参加这种会议了。作为见习,他们并没有决定权和否决权,但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而当这些上一代的重臣们退休後,他们才能名正言顺的坐上父辈们留给他们的位置。

  清影远瞻心里奇怪,兰如水已经病得起不来了,他会派谁来代自己参加会议呢──以往都是清影秀记录会议内容传给他的,而有时候,自己也会亲自去征询他的意见。其实他完全不必要再派一个人来啊,会议的内容可都是机密,关系到整个裸兰命运的大事往往在这时候决定。如果对方不可靠,或者干脆是敌人派来的奸细……清影远瞻决定,每天都去拜访兰府一次──他以为兰如水是不甘於寂寞呢!

  只有清影秀知道是谁来了,低著头娇羞连连的在那里假装看文件,却不时的拿眼角往门口瞄去。旁边堂天不得不提醒她道:“阿秀,文件拿倒了~~~!”

  兰若云大步流星的走进议事厅,身後跟著失魂落魄的斯菲和浅靖羽。

  “拜见各位叔叔伯父!”看著为帝国操劳而普遍显得苍老的将领们,兰若云心里一阵感动,又微笑著向那些年轻人抱拳道:“各位兄弟姐妹,好久不见了,大家还好吧!”

  清影远瞻“呼”的一下站了起来,指著兰若云:“你,你是……!”

  那边堂天已经喊了出来:“我的天,怎麽好像若云,真是若云吗?”

  众人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兰若云微弯了个腰,道:“正是若云回来了!”

  堂天从父亲後面跑了出来,把著兰若云的肩膀,左看看,右看看,还掀起眼皮观察了一下,忽然一把抱住:“天哪,真是若云,你没死啊,太好了!”感动得眼角湿润。

  望川北几个人也不顾秩序的围了上来,你摸一把,我掐一下,闹成一团。

  清影远征奇怪的看了女儿一眼,她站在自己身後一动不动,红著脸含著笑看著他们几个好朋友重逢的感人场面。

  而迪斯番,则气咻咻的站在那里,眼神里射出狠毒的光,让大将军心里一寒,庆幸自己没有答应迪斯家的提亲──心胸狭窄而又恶毒嫉妒的人是成不了大气的!

  清影远瞻则微笑著看著这一幕,不管兰若云怎麽会忽然由死复生,眼见兰家的人又出现在议事厅,也不管他是否还那麽白痴,这是多麽另人兴奋的事情啊!

  “快回来站好,有没有一点秩序了,神族就快到眼皮底下了,我们要抓紧每一秒锺来研究对策!”迪斯罗利却也不喜欢兰若云的归来,当年被兰家占了先,使自己的计划功亏一篑。後来一直为兰若云的战死窃喜,终於可以和清影家结亲了──没想到兰若云竟然再一次复活,真是傻人有傻命,三年前被兰若云第一次复活激起的失望和愤恨情绪,再一次填满了他的心间。

  “好了,先开会吧,会後你们哥儿几个再亲热!也让若云给我们讲讲他这几年到底去了哪里?”清影远瞻兴奋的看著兰若云说道,同时望了一眼清影秀,发现她高兴的不得了的模样,心里又一阵安慰。

  众人按自己的位置站好。总领让兰若云坐在军师的位置上,但兰若云执意不肯。堂峦亲切的把他拉到自己身後,让他跟堂天并列站在一起,忽然看见堂天一脸愁眉不展的样子,心里一愣。

  会议开了两个小时,主要是讨论对付神族的办法,神族的部队已经接收了灵光城,正在修筑工事,准备进可攻退可守──灵光城距离黄湖壁垒也不过几天的路程。

  而西部边界,兽人开始频繁进攻劳森壁垒,伴海峡地再次失守。

  人类的策略依然是坚守,利用後方源源不断的物质补充来拖垮敌人,所有进攻的见议都被排除在外。

  想起父亲的分析,兰若云不顾兰如水的叮咛,竟然委婉的劝清影远瞻把清影林调回来。没想到,总领却对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们小辈,要多向林大哥学习啊,将来才能在见识上与他持平。未来,这议事长桌的周围可是由你们来坐的──什麽事情,都要虚心啊!”

  看著他那得意而自信的笑容,兰若云开始怀疑起父亲分析的是否正确了──清影远瞻显然不同意把清影林调回来。

  兰若云叹了一口气,心想:“从历史上来看,很多明君一辈子都没犯过什麽大错,可最後总由於在亲情上的疏忽而落得个一败涂地,甚至招到後人嘲笑。可见,人性是多麽的脆弱啊,而人的个性,又往往难逃自私。也许是人的生命太短暂吧,总想把自己无法再拥有的东西传给下一代,而不管他是否有能力接受,也不管因为这个可能带给他的甚至是杀身之祸!”

  兰若云满怀感慨的走出议事厅,就听见一个少女惊喜的大叫了一声:“兰──大──哥──!”

  熟悉的拖长的声音还是那麽夸张,见到自己的喜悦表露无疑,他知道,堂潇来了──可是,她怎麽这麽快就知道自己回来了?兰若云对“投缘”这码事简直越来越相信了!

  身穿浅绿短衫的堂潇,飞奔上来,紧紧的拥抱住了兰若云,虽然兰若云现在的身体结实无比,不怕被她勒死,但是另一件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十六岁少女的身体已经发育的很完好,某部位紧紧的靠在他胸口,让他实在难以消受。

  随後从议事厅里走出来的年轻人们开始一起唱了起来:

  “她的拥抱,我不想要,她总是这样对我轻轻笑,问我她是不是我的宝,问我她哪里好,我已经没气了(LIAO),她还在快乐的叫……噢……她还在快乐的叫!”

  堂潇脸上泪水鼻涕一大把,沈浸在与兰大哥重逢的喜悦之中,忽然颈部一紧,有人在往後拉她。大怒转身,看见清影秀凤眉倒立,脸色不善的看著自己。

  “你,拉我干什麽?”堂潇不高兴的说道。

  “起来,不许你抱!”清影秀面无表情的说道。

  “关你什麽事,我偏抱!”堂潇又要往兰若云身上靠去。

  清影秀掐住她脖子後面的衣领,用力往回拉,堂潇停下来,委屈的看著兰若云。

  堂天走过来,摸著妹子的头发:“潇潇,你都是大姑娘了,以後不能再这麽抱著兰大哥了!”

  “我以前都是这麽抱的,我喜欢这样!”堂潇眼泪在眼圈儿里转著,看看兰若云,看看堂天,最後愤怒的盯著清影秀。

  兰若云尴尬的看著这一幕,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向清影秀看去,却见她满脸埋怨的看著自己。

  “只是小孩子──!”他嘴里嘟囔著,也不知是说给自己听,还是在向清影秀解释。

  清影秀显然并不理他的解释,反倒更生气了,迎著堂潇的气愤的目光大声说道:“警告你以後不许这样,光天化日之下,像什麽样子!”

  “哇~~呜呜……!”堂潇忍不住哭了起来,“呜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兰大哥有婚约,看见兰大哥跟我好你就不高兴……!”

  “你──!”清影秀被她说中心事,又看见那麽多人都在用奇怪的目光看著自己,又羞又气,一跺脚,跑了!

  兰若云刚要随後追过去,堂天却一把拉住了他:“若云,我和你有点话说!”

  兰若云奇怪的看著他,堂天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显然心里正激烈斗争著。

  “我不会放弃的!”他大声的说道。

  兰若云一头雾水:“放弃什麽?”

  堂天叹了一口气:“你是我的好兄弟,我也知道你和阿秀有婚约,可是,爱情是不能勉强的,我和阿秀两情相悦,我们一定会冲破封建家长制婚姻的束缚,所以,请你原谅!”

  堂天说完一转身,急急的跑掉了。

  兰若云张大了嘴,差点咬到舌头,这是怎麽回事?

  却见望川北三个人也不怀好意的围了上来──“为了爱情,我会做一个英勇的骑士,魔挡杀魔,佛挡杀佛!”望川北坚定的说道,没有人敢怀疑他对爱情的坚贞!

  “咸蛋为证,王子和公主一定会过上幸福的生活的!”方更憧憬的说著,简直把兰若云看成抢走公主的野兽了!

  “觉悟吧,兰若云,嘿嘿,有奶油的蛋糕,难道你不觉得它很特别吗?”迪斯番诡笑道,“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不要拒绝我和你决斗的邀请!”

  兰若云:“……”

  脑袋里全是星星,迷糊了!

  “别理这些自以为是的疯子了,跟我走,兰大哥!”见有机可乘,赶紧破涕为笑的堂潇拉起兰若云的手就跑。

  两个人马也没骑,就那样跑到了大街上,喘著气,互相对视笑著。

  “兰大哥,你长的好高啊,比哥哥还高一点!”堂潇举起手比划著兰若云的额头,“样子也变了,不过好帅啊!”

  堂潇捂著嘴,摇著兰若云的手,嘻嘻哈哈的笑著,把兰若云搞了个大红脸。

  “我就知道兰大哥不会这麽容易就死的,你一定是……”堂潇想了一下,感觉在那样的情况下实在没什麽借口好找,第一次无法给兰若云铺好台阶。

  “有个武功高手救了我──!”兰若云看著她涨红著脸想为自己找借口,心里一阵感动。

  “果然,兰大哥这麽有魅力,肯定会有人救你的!”堂潇自己为是的说著。

  兰若云啼笑皆非。

  “然後兰大哥做什麽了呢?兰大哥这麽聪明一定活的很潇洒吧!”堂潇崇拜的望著他。

  兰若云心里一阵羞愧,其实自己是过著生不如死的日子,何来潇洒?但是,他能这样说吗?

  “我到关外和一群商人去做了几年生意,因为是在神族的领土之内,没办法把信息带回来!”因为不善於说谎,脸上一红。

  他不想告诉堂潇自己去做了杀手,那样会吓到她。而且自己会武功还只是个秘密,他听从老爸的意见,决定做个隐藏炸弹。在议事厅里时,会议最後,兰若云就是用这套说辞敷衍过了帝国重臣们的盘查。

  “哎呀,关外,是不是有大沙漠呀,很漂亮吧!”

  “很漂亮,尤其是黄昏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想起了离人倾,“亲爱的兄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是否已经手刃仇人,是否找到了那个他喜爱的姑娘?”

  “黄昏怎麽了,很美吗?”堂潇追问道。

  “是啊,夕阳的晕黄与大漠的黄沙相映成趣,温柔的暖风拂面而来,仙人掌骄傲的伸出它的花针……我和他挥舞著刀剑,地面上总会投下长长的影子,我说;‘兄弟,你这招好像应该这样啊!’他笑了:‘你还是看看你这招吧,我老觉得很别扭,你就不能不屁股转一下!’那时候,不是因为大漠美丽,而是因为大漠有了我们才美丽……!”

  “兰大哥,你在说什麽啊,她是谁,是不是你喜欢的姑娘!”堂潇调皮的问道。

  “是我一个兄弟,很好的朋友!”兰若云想起离人倾,眼角有些湿润。

  堂潇刚要问关於兰大哥那个兄弟是谁,身後一个声音传来……

  “兰若云──!”异常恼怒的语调。

  清影秀气冲冲的看著他:“你竟然在这里不正经──!”

  “不是那样子的!”兰若云急道,脸一红,结巴著说道:“阿秀,你找我?”

  “回去开会啦,神族进攻黄湖壁垒了!”清影秀心思却没放在这令兰若云大惊的消息上,她瞪著堂潇,心里酸得要发酵了。

  “啊!这麽快──!”兰若云叫道,面色不禁变得苍白起来,神族终於还是忍不住发难了,该来的总会来。

  “潇潇,你先回去,这种会议你不能参加!”兰若云劝道。

  “好的,兰大哥,明天我去找你!”堂潇开心的说道。

  “你别找他,哪有时间理你!”清影秀气道。

  “哼,偏找!”堂潇冲清影秀扮了个鬼脸,转身跑了。

  清影秀幽怨的看著兰若云,噘著小嘴,仿佛受了很大委屈。

  兰若云状著胆儿拉起她的手,清影秀轻挣了一下,四下看看没人,就任他拉著,脸红红的看著他,眼睛里全是温柔,刚才的气恼已经一扫而空。

  “潇潇只是小孩子,你干嘛老和她生气!”兰若云握著她柔软细腻的修长纤手,心里一荡!

  “我也知道,可我就是不喜欢她那样子抱著你,我都没……!”脸一热,说不下去了。

  兰若云想起刚刚重逢的时候,两个人热烈的拥抱,心里一阵爱意涌上来,把她肩头搬过来靠在自己肩上,左手去搂她的细腰……

  清影秀全身一软,猛的把他推开。

  娇羞无限的看著他:“色鬼,快去开会啦!”

  

第二十三章 又见若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