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神族入侵

    裸兰历1181年,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两只乌鸦满头大汗的从天空中飞过,一片黑色的羽毛因为惊慌而飘落空中──它们看见,大队人马,正在平原上迈著整齐的步伐前进,他们的脚步声,将大地震得颤抖。

  号称三百万的神族大军,积攒了二百多年的强盛兵力,激昂的士气似乎正在将空气凝结,每个人的脸上都闪现著兴奋的光芒。最後一个裸兰,最後一个人类社会,当他们最终被消灭在这个世界的时候,神族们的士兵就不用再打仗了。

  凶光谑谑的一排排武器,反射著太阳的光芒,在大地上形成一条条明亮的光影;随风飘展的一面面旗帜,印写著一个又一个的部队番号,昭示著部队严整的编制;而嘶鸣的战马和士兵偶尔偷偷小声说话的声音,也响成一片奇异的吵杂声,在马蹄声的轰鸣中向前推进……

  正是裸兰的春天,黄湖平原上,裸兰花温柔的绽放著,香气弥漫在空中,似乎慨叹著生命的美好,也似乎,预警著故乡的命运──无情的铁蹄蹂躏著这些鲜花,将它们的身体碾成碎泥,转眼间失去了往日的繁华……

  无数的传令兵在队伍和队伍之间跑来跑去,按照行军指挥官的命令不断把口令带给各个部队,他们就像中枢神经系统的各个分支一样,指挥著这三百万的军队不至於因乱了路线和阵形而互相拥挤践踏。这个巨人就这样虽不迅速,但却稳重的从灵光城开向黄湖壁垒。再一次成为战场的黄湖平原上,杀气和死亡之影到处弥漫著,不安的气息随著清风在空气里流动。

  黄鼠妈妈搂紧小黄鼠,战兢兢的躲在洞中:“孩子,又要打仗了……”

  中军,一匹乌黑的骏马上,一个面目俊朗的中年人此刻正神采飞扬的和周围的几名将领聊著什麽,他就是神皇悠星尘。

  “二百年了,人神几千年的战争被这短短的二百年阻断,使人类能偏安在这片大陆上,今日终将结束他们的堕落之梦──人类是懒惰的、不思进去的、懦弱的一个种族。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拥有整个世界。只要给他们一块领土,他们就能对付著生活几百年,从来不想要夺回自己的世界。我真不知道,这样的种族怎麽可能会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如此之久……?”神皇带著茫然的情绪看著旁边的军师力文。

  “陛下,那时因为,在这片领土上,其他生命比他们更笨拙!”力文恭敬的答道。

  “兽人族也有很了不起的才智之士啊,听说近几年来又出了一个叫自然之子的精灵王?屡屡攻克了人类的伴海峡地,如果人类没有劳森壁垒,早就完蛋了!”

  “此次,我们已经派人与他们联系了,依然让他们做我们的先锋,先在西线猛烈攻打劳森壁垒,只要能取得一个大的胜利,先打击一下人类的士气。我们在东线进攻就比较容易了!只是……?”力文停了下来,有些担忧的皱著眉头。

  “怎麽?”神皇看他沈思的模样问道。

  “我们派去的使者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我想这次兽族的回答可能不会如我们想像的好!”力文忧虑的说道。

  “等我收拾完人类,就轮到他们了!”神皇恶狠狠的说道。

  旁边大将军完克忽然靠了过来,轻声道:“去兽族的使者回来了!”

  “哦,他们怎麽说!”神皇看著完克不如意的表情,其实心里已经猜到了。

  “他们说,我们神族武力强大、国强兵猛并不用他们区区小国来打前锋。还说等神族攻下黄湖壁垒,他们自然会尽一己微薄之力,在劳森壁垒发起猛攻──这是使者的原话!”完克小心翼翼的重复道,申明并不是自己刻意这样说的。

  “王八蛋,◎¥#%¥%,明明是让我们先打,他们在後面捡便宜!”神皇开口大骂道,“这些四腿禽兽,如果不是当年我们帮助他们,他们现在还让那群人类宰著吃呢!”

  “陛下息怒!”力文和完克对看了一眼,对神皇火爆的脾气也无可奈何,“黄湖壁垒是人类二百年来心血的结晶,听说为了建设防御工程,用光了三千倾的的梧桐衫!如果能打下黄湖壁垒,对人类的士气将是很大的打击,我们将可以长驱直入,直逼裸兰城下。而那时,人类必然从西线抽出军队来保护都城,而兽族,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拿下劳森。西部虽没有东部富饶,但是领土面积广大,兽族好大的野心啊!”

  “传我命令,马上在格丹高地向兽人发起攻击!”神皇暴跳如雷的大喊道。

  “等等,陛下,千万不要!”力文赶紧拦住他,“我们神族将士虽然勇猛,但我们的人口太稀少了,这次这三百万军队已经是倾国之兵了。而兽族繁育能力强,人口何止神族的百倍,他们现在虽然列兵二百多万在西线。但是只要我们一进攻,他们那些後方的人民马上就可以拿起武器反抗。兽族天生的战斗本领也是不可小觑的啊,别忘了,我们在格丹高地只有几万士兵啊!”

  “那你说怎麽办,任凭那些畜生捡我们的便宜,还看我们的笑话?不行,我要回军,马上去西线进攻兽族!”神皇拨转马头就要後撤。

  完克滚下马跪在地上阻拦:“陛下,现在後撤的话,我们的士气可就完了,而且,容易发生骚乱,甚至自相残踏啊!”作为总指挥的大将军,他当然知道此行不妥,为了百万儿郎的性命,马上下马跪地求恳。

  力文叹了一口气,长叫一声:“陛下,你那样不是在帮助人类吗?我们当务之急是先拿下裸兰大陆,至於荒芒大陆,那早晚都是陛下的囊中之物啊!难道您忘了神族几千年来的光荣使命吗?

  悠星尘一呆,猛地惊醒:“对啊,哼,跳梁小丑,竟敢戏弄天国,等我杀光人类後在找你们算帐!好,就让我们踏平黄湖,扫荡裸兰!哈哈哈~~!”

  力文与完克又对看了一眼,相互偷偷叹了一口气。

  看似温文尔雅的神皇悠星尘其实脾气暴躁任性、性格变幻不定,虽然他总是能听取群臣的意见,但也总是先要让大家心惊胆战一下。

  此次,他非要御驾亲征,自封为“平东兵马大元帅”,命令所有朝臣跟随,阵前讨论战事。他饥餐露宿,与士卒同甘共苦,尘染争袍,经常彻夜不眠,甚至到兵营中与士兵聊天,慰劳他们。

  力文经常劝他为皇者要有皇者气势,不要做将领们应该做的事情。

  他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朕就是天下兵马大元帅,是最高将领!”

  其实他羡慕的是两百多年前的神武皇,扫荡天下,为万世敬仰,被万民尊神,这是他的理想。因此,他读了很多关於神武皇的传记,记在心里,处处仿效。令群臣莫名其妙、啼笑皆非也无可奈何!

  过了一会儿,神皇早把刚才关於兽族的不愉快忘掉了,又开始发起了感慨:

  “几千年哪,没想到神族的使命竟然是在朕的手中完成。东灭人类,西削兽族,统一天下,功业万年──当年神武皇怕是还不如朕啊!”

  “陛下英名!”完克和力文等大臣一起高声喊道,“仿佛他现在就已经完成天下一统的大业了似的!“

  神皇看了看身後,大将军马上明白了,赶紧向传令兵发出指令,不一会儿,惊天动地的声音在黄湖平原上响了起来:“我皇英名,神威无敌,一统天下,功业万年!”

  大将军又做了个其他指令的手势,声音再次想起:“人类小丑,怎敌天威,神皇驾到,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万岁万岁,神皇万岁!”

  看著神皇英俊的脸上一丝得意的笑容,力文却深深的忧虑起来:“统一天下,谈何容易啊!人类这一战,将是异常残酷的。先不说防御极强的工事以及战力。从心理上来看,裸兰是人类最後一块领土,人类将拼命死守,维续住自己的种族繁衍。就算是能攻下裸兰,人类那临死一击也将让神族元气大伤,而这个时候去进攻兽族,无异於自寻死路──兽族也不是好欺负的啊!再说,当年神族和兽族占领区的人类几乎都迁移到了裸兰,现在裸兰大陆的人口相当於几百年前整个世界的人口,他们有源源不断的兵力和人力,这些人就是伸著脖子来让神族的士兵砍,也能把这三百万士兵累死。更不用说,如果人类当中再出现一个像两百年前那个格丽丝。兰一样的优秀将领,神族甚至会偷鸡不成倒蚀把米。自己派了几十个高手去刺杀那个兰家唯一的传人,竟然如消失般了一去不归,让他心中深深不安。最要命的是神皇陛下,他……哎!”

  “你叹什麽气?”神皇好奇的看著忍不住叹气的军师力文。

  “啊,没有,只是,打了个哈欠!”力文掩饰道。

  “你放心,这次战争很快就会结束的,有英雄的年代,胜利是轻而易举的!”忽然双臂上举,冲著苍天喊了起来:“我──是──英──雄──雄(回声若干)──!“

  大将军赶紧要向著传令兵发起了手势,於是也不知是这一路上的第几百次了,三百万军队又大喊了起来:

  “我皇英名,神威无敌,一统天下,功业万年!”

  “人类小丑,怎敌天威,神皇驾到,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万岁万岁,神皇万岁!”

  “英雄神皇,面目英俊,对人和蔼,前无古人,後无来者!”

  ……

  ※※※

  裸兰城,万民骚动。

  真像神皇悠星尘所说的那样,人类堕落了。

  当年兽族二百万军队进攻人类的时候,人类战争情绪空前高涨,热情一泻千里,简直用吐沫星子就能把二百万兽族军淹死了。

  因为,在人类的思维中,一直瞧不起兽族,认为他们虽然身强力壮长相奇特,但头脑简单,不值一哂,而当年兽族之所以能打到人类的家门口,那自然是因为神族的帮助了。

  当神族进攻人类的时候,裸兰大陆的居民甚至还有点兴奋,因为荒芒大陆可比裸兰大陆大多了──如果能反攻过去,把兽人们赶尽杀绝,夺了他们的土地,霸占他们的资源,那可真是不错的吧!

  欺善怕恶难道真的是人类的天性吗?

  一直以来,在人类的心里,自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神族第一,人族第二,笨笨的兽族当然排第三了!

  “可是,人类难道真的比神族差吗?”兰若云走在大街上,心里不服气的这样想著。

  神族确实有他们的生理优势,基本上不包括天使和神族异士的那些正常的神族,他们是很适合炼气的,他们懂得更好的激发自己的潜能。他们从小的时候开始,每个人都能发出与自己家族体质相适应的“气”,这种气来无影去无踪,往往是抬了一下手就能致敌於死地。当年离人倾在决斗场上就是靠自己的家传的离人指气化解了一次危机。但是,除非炼气达到极深程度的高手,能连续使用,一般只有普通功力的正常人是很难用“气”去消灭敌人的,因为太耗费气力,他们只能用之来保身。

  所以,神族的优势就是他们有更高的战斗力,而更容易练成武功的体质,使他们的军队里藏龙卧虎,有很多人类的将领就是被神族的普通士兵杀死的!

  但是,人类也有自身的特点呀,比如说,人类善於突击,善於布阵攻击,人类的耐力更是要比神族强许多。

  只是,历史上,人神之战总是以人类失败告终,这种从很久以前就形成的民族自卑感一直无法更改过来。尤其是二百年来,未与神族交手,人类在和平的环境中一旦再次被勾起往日的对神族的恐惧,立时陷入一片茫然的不自信状态。

  这种不自信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整个种族。

  走在裸兰大街上,兰若云发现这条因难民涌入而倍显热闹的繁华大街冷清了下来。战争的阴霾在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得那样沈重。男人们唉声叹气,女人们哭天抹泪,老人们更是打著小孩子,以求某种心理上的满足,而小孩子,这个时候只有他们还是无忧无虑的,开心的玩著尿泥!

  帝国在接到神族向黄湖壁垒进击的消息後,第一时间派出了五十万的神弓营,他们是用来对付神族的天使军团的。之後又把护卫京齑的三十万步兵派去,这样整个裸兰城就只剩下三十万的帝国护卫军了。而黄湖壁垒却也达到二百三十万的总兵力,由清影林殿下任“抗神总指挥”,大将军清影远征作为战时监军赶赴前线。

  兰如水这时候却抱病来参加会议,力争不让裸兰军事学院的少年军出击。不但如此,就连清影秀他们,兰如水也坚决不让他们上前线。这些青年简直气昏了头,天天到清影远瞻那里请求上战场,清影远瞻也同意让他们去历练一下。但是兰如水仿佛被魔鬼付了身,竟然在这个紧急关头以“退休”相威胁,就连清影秀求情都不行。

  後来裸兰军事学院的少年们在迪斯番的怂恿和暗中带领下,发起了游行示威,坚决要求上战场,甚至有人喊出了“打倒兰如水,扫清政府内走绥靖软弱路线的当权派!”的口号。

  最後,兰若水终於还是妥协了,但不同意他们去黄湖战场,把他们派到西线和兽人打去了。其实现在兽族正在看热闹,准备捡神族的大便宜,所以暂时停止了对劳森壁垒的攻击。因此,这批少年敢死队到那里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兰若云还是像三年前那样,被清影秀一群人保护在中间,偶尔和兽人们进行小规模的冲突,练练胆色。一旦有稍大些的战役,清影秀就把他锁在房里,监控成重点保护对象,免得再出现三年前那一幕──不可能老有武功高手路过救他吧!

  黄湖壁垒那边打得热火朝天,清影秀一些人也在小规模的战争中获得了一些热血彭湃的满足。只有兰若云,小股的敌军他还能跟著上去威风一下,千人以上的就很少带他出去了,万人以上的根本想都别想了。所以,他成了裸兰大陆上最无聊最悠闲的军人。

  这一日,兰若云又被锁在房中,清影秀可能要杀到很晚才回来陪他说话。他开始想起堂潇了,不知道清影秀使了什麽计策竟然把她甩下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如果堂潇在的话陪自己聊聊天也是好的!

  睡觉呢,自从紫气决可以自由使用,他每天的睡眠奇少,想睡的不行,眼皮不配合,说什麽也闭不上。

  心里烦躁,猛一狠心,不管了。

  暗运内力,震开门锁,逃之夭夭。

  总感觉有什麽东西在空气中吸引著自己,一种好熟悉的感觉,让自己心烦气乱。等到清影秀问自己怎麽逃出来的,真不知道怎麽回答。如果不是有这种气息吸引自己,还真不应该冒险出来。

  向著劳森山上爬去,到山顶的时候往下面望去。清影秀领著几千人马,正在和兽族在战场上厮杀,不知这些神族是怎麽想的,每天都会派出一些人来骚扰。兰若云隐隐有股不祥的预兆,很久以前他就听说兽族里有个叫“自然之子”的精灵很厉害,他应该不是个这麽无聊的人呵!

  忽然听见山腰树林里似乎有声音,渐渐向著他所在的山顶接近。

  兰若云爬上大树,躲在阴影里向下窥视。

  不一会儿,一小队兵马大约有七八百人形成一个扇形的形状正在向上攀登。兰若云定睛看去,竟然是兽族,而且看他们那矫捷的身姿,肯定是武功不弱的精英。

  劳森山虽不如黄湖山高峭,但也不是普通人所能爬上爬下的,要想整只军队翻山更是困难。因此这里并没有守卫,完全依靠的是天险。但兽人们还是很小心,显然他们这次任务重要非常!

  “他们来这里干什麽?劳森壁垒里有上百万军队,他们这点人即使想劫营也只能是徒然送死!是暗杀?劳森现在也没有重要的将领啊!”兰若云低头沈思,眼看著他们上来了,猛然瞧见他们身上所带的装备和武器,一下子明白了,“原来是潜伏来的!”

  兽人们身上被著帐篷,卷成一捆,还有很重的袋子看来是干粮了。除了精灵和翼人带弓箭外,其他人一律是短兵器。

  可以想象,近几天兽族将发动大规模的攻击,当战争进行到白热化的时候,这群人猛然从後面出现。只要让他们在城门处顶住一会儿,就可以砍开城门放兽族进来,到那时……

  兰若云不敢想下去,二百万的兽族一涌而进的壮烈场面会是什麽样呢?

  兽人们爬上来後忽然站在那里不动了。兰若云奇怪的打量他们,发祥一个瘦弱的爪人正在刚才他站过的那个地方闻来闻去。

  兰若云大惊:“不会这麽夸张吧,用闻的?!”

  过了一会儿,那兽人终於在兰若云的眼皮底下停了下来,看著大树,脸上现出迷茫的神色。

  一个高大的爪人走了过来,应该是他们的首领,因为从他的眼神中还能看出精明之色。

  他猛的抬头,向树上望来,兰若云向他挥了挥手,笑了一下!

  “干掉他!”爪人向树上指了一下,利索的发出了命令。

  “嗖嗖~~!”精灵和翼人马上发了几支铁箭过来,又准又狠!

  兰若云伸手将箭接住,手指一震,心里惊诧这些人不是那麽简单!

  赶紧从树上跃下来,向树丛中窜去,呼啦啦一声,几百人同时在他面前站起挡住去路,兽人看来不止这点力量。

  几柄短刀向他砍来,天空中飞箭如雨。

  兰若云运起紫气,护住自身,他也没带武器,空手窜入人群,指东打西指南打北,片刻间伤了数人。这些兽人虽然厉害,但在他手下却也没人能过得了三招。杀手的快捷更是让对方一招毙命,绝不拖泥带水。

  猛然间一柄大砍刀横少过来,兰若云夺下一个蹄人的短刀,向那大刀迎去,“哢~!”的一声,对方翻了个跟头向後落去,兰若云手腕也是一震,抬头看时,果然是那个头领。

  兽人们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个这麽硬的点子,面面相觑,一时把兰若云围在中间,却不敢往上冲!

  兰若云四周环顾了一下,差不多有一千多人了,好像还有後续的队伍,因为有人一个劲儿的在往山下看。

  他奇怪这些人为什麽不一拥而上!千人的队伍,即使兰若云的速度快,也要跑一会儿才能脱出队伍限制,而那时,这些人却可以随意进攻他。

  “布阵!”那个头领大叫一声,让兰若云一呆!

  千人猛然散成个圆圈儿,两百多个翼人和精灵飞在半空,然後他们穿插起来,来回走动,可惜山上数目繁茂,经常有人撞到树上昏过去!

  也可见他们跑动穿插中力量的强大。

  “冲~~!”

  首领大喊一声,兽人排著队冲了过来,各跑各的方位,一丝不乱。

  兰若云杀进队伍,快速的砍了起来,令他奇怪的是,尽管已经砍到了对方,眼前的尸体却换成了另一个人的。随後有人狠狠的在背後向他杀来,天口中还伴著一阵阵箭雨。

  兰若云心里大骇,知道这是一门用上了障眼法的高明奇阵。

  他把短刀舞成一团刀光,决定先护住自身──自己内力虽然雄厚,但也不可能和这千多人对砍下去,而且队伍里著实有几个高手很让他忌惮!

  “变阵~走死门!”头领发出号令,队伍立即一乱,快速跑动的各种族兽人让兰若云眼睛一花,一枝铁箭射在他肩膀上!

  “哇,挂彩了,这样下去不行,迟早被他们磨死!”於是‘逃’这个字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挥舞起刀光,又砍翻了几个兽人,向外冲去。

  没想这麽个千人大阵却一点也不乱,竟然跟著他跑起来。

  看来兽人们对这次潜伏任务势在必得,绝不允许别人破坏,所以坚决要格杀兰若云。

  兰若云内力雄厚,倒不感觉累,麻烦的是不断有冷刀子从想不到的角度刺过来,让他疲於应付,若不是闪躲得快,早就死一千遍了。

  忽然舞起一个紫色的大圆圈,他也不去在乎那些冷刀暗箭了,想起这招对付群攻倒是很好用,当初用这招在大漠上追杀黑衣人,屡见奇效。

  果然,丈多宽的紫色大圆当者立毙,没人能走进一丈之内,自然也砍不到他。

  兰若云远远的看见前面已经出了树林,他想,只要一出去,忙上狂奔,甩开这些难缠的家夥。

  正想著,蓦地手上大震,一股巨力撞在了他的短刀上,紫色大圆立即停了下来,一团黑影从高空中急速向自己扑来!

  兰若云心中大骇,没想到兽族中竟有这等高手。抬眼望去,更是一呆,竟然是一个精灵。身穿与其他兽人不同的黑袍,带一顶很精致的头盔,看面目当在中年,脸色硬朗,眼中现出精明之色!此刻正挥舞著短剑向自己攻来。

  兰若云惊叹著这精灵的厉害,挥刀向他迎去,差点冲开的阵势立即又围了上来。

  那精灵借著下冲之势,接连和兰若云对了十几刀,心口中血气翻涌,再看兰若云,却轻松的把爪人又砍倒两个。

  精灵心中著急,忽然剑势一变,使出了一套很灵巧的剑法来,让兰若云立即感觉阵势的压力一重,赶紧向後退去,借後退之势缓解压力。

  渐渐到了那块空地,兰若云向前望去,心里一沈,暗骂倒霉。

  怎麽每次到关键的时刻都能遇到悬崖?他心里真的是想不明白!

  後面如狼似虎的兽人们涌了上来,精灵的剑法也越使越狠,兰若云知道自己就算不累死也要被他们的大阵冲下悬崖。

  心里一沈,充满了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哀……!

  

第二十四章 神族入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