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独角兽

    一团白影从悬崖下直冲上来,兰若云终於知道是什麽气息在吸引自己了,闻到这股气息,他简直舒服极了。似乎是一种心灵的联系,尽管不十分确定,可是当精灵那把灵巧的短剑上下翻飞著向他要害上招呼过来,而上千个悍不畏死的兽人们拼著命往上冲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没有别的选择了,腾身向著那团白影纵了过去──史称兰若云第二次跳崖及第三次赴死演义!

  白影稳稳的接住他,载著他,飞向悬崖谷底。

  “我的命还是真大,这样都死不掉!”当他的脚终於接触到实地时,拍著胸口长呼了一口气,然後打量起眼前的这个……

  “我没想到这里也有独角兽,或者说是飞麝。你好吗,朋友?”兰若云拍著飞麝的耳朵,客气的说道,“谢谢你救了我!”

  飞麝忽然过来用那张一夜摸不到尽头的长脸顶了他一下,还很响的冲他打了个响鼻儿:“噅~~!”

  “咦,你好像要和我说什麽似的!”兰若云摸著飞麝光滑的皮毛,看著它的眼睛。

  飞麝忽然过来舔了他脸一下,让他感觉痒痒的,让後又用头撞他,把他顶倒在地,一个劲儿的冲他“噅~~!”的叫著!

  兰若云被它撞倒在地上,刚要起来,它又上去把他撞打,甚至想用蹄子踹他。

  “哎,别以为你有翅膀我就不敢打你,虽说是救命恩人,耍流氓也得有个限度吧!”兰若云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摆了个架式,要和飞麝决斗。

  飞麝忽然转过身去,把屁股对向他。

  “你,你竟敢侮辱我!”兰若云简直气炸了肺,没想到这畜生竟然敢拿屁股对著他,意思好像再说:我鄙视你!

  兰若云暗运内力,决定教训教训它,挥脚向飞麝的屁股踢去──“咦?”离飞麝屁股还有三分之一寸的脚猛的停了下来,他看见飞麝的屁股下方有一个长条形的疤痕。

  忽然想起当年在苍奇山的谷底,自己的那头独角兽被怪兽打伤了腿,自己替它治愈後就留下了这麽个形状的疤痕。他又仔细的看了看,虽然这疤痕看上去已经不太明显,但却是一摸一样的形状。

  兰若云走到飞麝的面前,翻翻它的眼皮,又捏捏鼻子:“你是我的独角兽?”

  “噅~~!”飞麝亲昵的和它摩擦著,往他身上不停的靠著,长长的鬃毛晃来晃去,很兴奋的样子。

  “独角兽~~!”兰若云一把抱住它的脖子,不停的揪著它的耳朵,疼得独角兽一个劲儿的哀嚎!

  猛地把独角兽推到一边儿去,往後退了三步,远远的打量它。记得当初在劳森战场上,危急之时清影秀把他抓到自己马上,二人共骑,而那时候……

  兰若云一阵羞愧之心油然而起,那时候竟然没有顾及到独角兽,只记得它跟在众人後面跑了一段,等到自己昏过去之後,就不知道它跑哪里去了。

  他当然不知道,独角兽因为没有人为它发出真气保护,身上挨了一箭,它本来速度就快,想想跟著这群人一起跑的话肯定做箭靶,而主人又不管自己。一堵气,它撒开欢儿就跑,翼人和精灵们只觉得一道白光闪过,独角兽已经窜出包围圈。

  等到战争结束後,它在战场上逡巡了好久,没有找到兰若云,它又偷偷爬上劳森山,进到劳森壁垒里,守候著兰若云,但一直等清影秀他们回去,它依然没等到。

  於是,就在这劳森山上落草为寇,每天与老虎狮子狗熊山猫大战不停,收服了各个山头的凶猛动物。近一年来,竟然慢慢长出翅膀,推翻了兰若云“它只是个独角兽”的谬论。於是方圆百里它到处飞翔,把老虎狮子们打的落花流水,成了这一带远近闻名的霸王,任何动物见了它都要低头媚脸的叫一声:大哥!

  由於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长,而又同病相连,自然有共同话题,也在彼此的心里建立了一种联系。兰若云紫气神功小成,渐渐能把自己的气息扩散到周围。这一天独角兽恰好来劳森山收保护费,感受到这种心灵和气息的波动,立刻知道是兰若云来了,它满山遍野的寻找,终於在千钧一发之际赶到,救兰若云於水火之中。

  兰若云嫉妒的看著独角兽,狠狠的捏著它的翅膀,但这双翅膀竟然覆盖著一层厚厚的角质,兰若云使上三层紫气竟然也捏不动它,一狠心,使上七层紫气──独角兽不满意的回头看他一眼,抬起蹄子威胁的瞪著他。

  兰若云怒从心起,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用上十层紫气,感觉角质一软,独角兽“噅~~”的痛叫一声,一蹄子将兰若云蹬了个跟头。

  兰若云灰头土脸的爬了起来,警惕的看著独角兽,独角兽也狠狠的瞪著他,一人一兽在山谷间转起了圈儿……

  蓦地──“啊~~!”兰若云大叫一声冲了上去,独角兽不敢用角来顶他,还以为他是当初那个白痴呢!把身体转过来,後退扬起,撩了一蹶子!

  兰若云当然不能让它踢上,身形一晃,已经跃到它的背上了──“我现在可不比当初了,你还想骑我?”独角兽如果会想,肯定是这麽想的!

  它上窜下跳,左右摇摆,三步四步探戈欧巴……在谷底发起狂来,妄图把兰若云甩下来!

  兰若云冷笑一声,双腿夹紧,两只手揪住独角兽的耳朵,跟著它的疯狂颠簸起来!

  忽然,独角兽往上一窜,展翅飞了起来──兰若云吓了一跳,不敢抓它耳朵了,紧紧抱住它脖子,又恢复了三年前初次骑独角兽时的样子。只不过,现在独角兽的背宽大柔软,不会让他某部位受罪。只是,第一次这样自然的骑著它飞,心里还是突突的跳,不像当初被救命的时候,虽然也害怕,但毕竟比丢了命要重要!

  就这样在天空中飞了起来。

  兰若云渐渐习惯了,在空中的感觉很舒服,不用担心出车祸。

  慢慢的独角兽心里也服了,知道主人和当初那个少年已经不同了,自己进步,主人也在进步,它不禁高声的“噅~~!”了一声:主人,觉悟吧,让我们一起成长~~!”

  听到独角兽这声高分贝大音量的“噅~~”声,群山间各种猛兽的大叫声此起彼伏:

  “噢~噢~~”“呷呷~~!”“嘎嘎~~”“呱呱~~!”“轰~吼~~!”……

  独角兽驮稳兰若云,向著一处最高的山飞了过去,那已经是兽族的境内了!

  它在山顶停了下来,又“噅~~!”的大叫了一声,兰若云从它背上爬下来,喘著气不解的望著独角兽。打量一下这山,还真高,周围竟有白雾飘来飘去。

  猛然闻到一股腥气,刺得他头脑一阵发晕,罡风怒起,“桀桀~~”怪声传来,一只大鸟从天而降。兰若云望过去,这鸟竟然有独角兽身体的一半还大,浑身长满红色羽毛,鲜豔异常,弯弯的巨嘴,喙尖上还滴著丝丝的鲜血,大爪子里赫然抓著一个老虎的脑袋,而最奇怪的是它有──兰若云数了一下,竟然长了九个头,只不过其他八个头好像只是装饰著用的。

  兰若云忽然想起古书里提到过一种叫“九头鸟”的生物,说是这家夥有九个脑袋九条命,主脑掉了,另一个脑袋马上补过来行使功能,难不成就是眼前这东西?

  此刻九头鸟正和独角兽交谈著,它“桀桀~~”的叫著,独角兽就“噅~~”的应著。九头鸟忽然向兰若云看过来,目光中闪出一股冷森之气,吓得兰若云赶紧躲到独角兽身後。

  独角兽忽然抬起蹄子蹬了九头鸟一下,九头鸟“桀桀~~”怪叫一声,忽然向兰若云走了过来,低著头蹲了下来。

  躲在独角兽身後的兰若云不明所以,看独角兽时,却见它眼睛里竟然露出得意的神色。

  “这是拜山头吗?这是你小弟?”兰若云指著九头鸟疑惑的看著独角兽。

  “噅~~”独角兽得意的叫了起来,走到九头鸟身前,又叫了一下,好像是在说:我是你老大,他是我老大,以後他也就是你老大。拜过了老大要听老大的话,有好东西要给老大吃,要疼老大,不准欺负老大,老大高兴的时候你要跟著高兴,老大不高兴的时候你要逗老大高兴……”

  九头鸟“桀桀~~”的叫了一声,把爪子里那颗老虎头向兰若云扔了过来,兰若云一个倒勾蹬了回去,嘻嘻笑道:“您慢用,您慢用!”看著那血淋淋的东西,一阵恶心。

  之後九头鸟恭恭敬敬的送他们离开自己的山头,发出一阵失落的“桀桀~~”之声,有一股预感:那个煞神就要离开了──!

  忽然欢快得又蹦又跳“呜~~呼~~!”

  之後,独角兽又带著兰若云拜访了一条十几米长的大蛇,一个五百多公斤重的黑熊,一个一人多高的大老虎,还有,竟然连劳森河里的老鳖都是它小弟,也不知道它是怎麽搞到手的!

  独角兽越来越得意了,走起路来也趾高气昂的,让兰若云气得要命──本来就挺羡慕这家夥竟然长出了翅膀,也仅仅三年而已嘛!而且它竟然还收了这麽多小弟,让自己这个老大很没面子。

  看著它越飞越远,又瞄准了前方的一座大山,兰若云赶紧扭起了它的耳朵──经过长时间的演习,兰若云已经掌握了改变方向的窍门,只要这麽一转耳朵,独角兽自然会跟著转过来。

  显然,独角兽很失望,因为还有一个大猩猩没拜访,自己这个小弟可是有三千多手下的!

  兰若云硬是扭著独角兽的耳朵,把方向对准劳森壁垒方向──想起山上那群兽人,他开始心急如焚,这群人虽不多,但各个武艺高强,让他们潜伏在劳森壁垒内部,太危险了。

  风声呼呼,迎面扑来,把兰若云的头发吹得向後飘起,感觉一阵惬意。

  眼皮底下,山川河流布成奇怪的形状,绿野和田地也给人赏心悦目的感觉;天空中,朵朵白云似乎就在眼前,而蓝色是显得那样的明快,让兰若云忽然很想亲吻独角兽一下。

  他低下头,在独角兽的长脸上印上一吻,感谢它带给自己这美好的感觉。

  独角兽忽然全身一颤,眼睛里露出惊恐之色,猛的张开嘴吐了起来,刚刚吃的肥嫩的绿草洒向高空,创造了高空呕吐的记录。

  兰若云气愤的瞪了它一眼:“有那麽夸张吗?”

  从高空中向劳森山上俯瞰,虽然有树林挡住视线,但兽族们搭建起来的帐篷还是不小心露出了一角。兰若云记好了具体方位,骑著独角兽向劳森壁垒飞去。

  把独角兽藏在营帐後面,他自己悄悄溜了进去,看见自己的房门大开著,清影秀正坐在床上皱著眉头。

  兰若云笑嘻嘻的走了进去,心里琢磨著找个什麽借口。

  “啊~!”看见他进来,清影秀惊喜的叫了一声,上来狠狠在他胸口打了一拳。

  “死人,你跑哪儿去了?”清影秀嗔怪的问道。

  “我去散步,去山上,哎呀,别说了,有急事!”兰若云想起山上敌兵,妄图以此来转移清影秀的注意力!“你快点带兵上山,山上有很多敌兵!”

  “你怎麽出去的?”清影秀却还念念不忘,并不上当,其实她是不相信山上会有敌兵,那麽高的山,除非敌人有毛病!

  “先别说这个了,敌人随时可能攻过来!”兰若云装作很著急的样子,其实他知道只有当敌人发动大规模进攻的时候,才能出动这支奇兵。

  “哼,狡猾,快告诉我谁放你出去的,看我不拨了他的皮!”清影秀气咻咻的说道。

  兰若云忽然上去拉住她的手就往外跑──经过一段时间接触,她已经掌握住了这个窍门,不管清影秀当时是悲伤生气还是发威埋怨,只要拉住她的手,她马上害羞得什麽都忘了,说什麽她都不会反对,实在还不行就抱一下,虽然有时候会挨一个嘴巴──。

  果然,清影秀被他拉住手,心里一喜,立刻什麽都不说了。

  两人刚一出营门,就遇见了堂天几个人。

  “好啊,我们几个拼死拼活的满山找你,你却……”堂天看著两个人拉著的手。

  清影秀赶紧把兰若云的手甩开,向堂天怒道:“你说什麽呢?若云他──”想不起来找个为什麽拉手的借口,忽然记起刚才兰若云说山上有敌人的事情,管它真假呢,现在也顾不上了,忙又道:“若云被山上的敌人打伤了,我拉著他怕他摔倒!”

  “不管,若云,我要找你决斗!”望川北大喊著。

  “还有我,竟然拉著阿秀,我都没……!”方更恨恨的说道。

  “朋友和爱人(含糊不清的说)我究竟选择那个呢?”堂天仰天痛苦的大叫:“天啊!”

  还好迪斯番没有寻找兰若云的兴趣,所以此时不在,否则现在八成就冲上来了。

  “别胡说八道了,你们!”山上有敌人,我们去看看,清影秀望著兰若云,心想,“如果没有敌人的话我可就丢脸了!”暗恨自己为什麽要让他牵手。

  “有一千多人呢,我们这几个人打不过!”兰若云认真的说。

  几个人看著他,一副“你竟然找这麽无稽的借口来骗我们”的表情。

  看著正在一边看热闹的斯菲和浅靖羽,清影秀嗔怪的喊道:“你们两个去调三千名精武营的步兵过来,我们几个先上去看看!”

  斯菲浅靖羽含笑著离去。

  兰若云在前面带路,几个怨气冲天的醋男跟在身後,不乐意的往山上爬去。

  几人内力深厚,将要到了兽族潜伏之处,放轻了脚步,只有兰若云,故意走的很重声,惹来了几个人的不满──他们已经看见敌人的营地了,知道情况属实。

  兰若云一阵羞愧,为自己武功不济歉意的看了几个人一眼,清影秀刚想过来拉著他走,堂天已经拽住了兰若云的胳膊,脸上一阵得意,决定保护清影秀不被色狼占便宜。

  “怎麽办?”方更有点沈不住气,“好像有一千多人呢!”

  “先监视著,等斯菲她们带兵过来在收拾这群人,不过,好像都是精英!”清影秀看著营地里秩序井然的兽族军地,很快做出了判断。

  “这里应该有暗哨啊,怎麽会这麽安静?”望川北奇怪的说道。

  “因为我们已经被发现了!”堂天指著远处树上一个正向他们看过来的精灵笑著说道。

  一声尖锐的竹哨声响起,四面八方涌出了一排排的兽人,各拿武器,嘲弄的看著他们。

  四个人马上把兰若云围在中间,发出真气,形成一个大的气罩──几年了,几人的功力又有所增加,气罩已渐渐接近实质。

  那个穿黑袍的精灵越众而出,看见清影秀几个人,心里大吃一惊──每天看著属下和这群人交锋,他自然知道这几个人的名气,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

  “原来是几位大驾光临,没想到我们是在这种场面下见面,各位的勇猛在下是很佩服的!”精灵有些兴奋的说道,如果能把这几个人格杀於此,劳森壁垒将会不战而乱,他早就已经知道清影秀几个人是劳森壁垒的实际领导者了。

  “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精灵王自然之子阁下了?”清影秀其实并没有见过自然之子,对方只是躲在中军指挥大军,却从不出战。她是完全凭气势来判断的,从他与众不同的打扮和精明的眼神以及脸上那股不怒自威的表情,她实在想不出伴海峡地还会有其他这样优秀的人物。

  “正是在下,这厢有礼!”他抱了个拳,忽然指著兰若云,说道:“原来这位小兄弟……”

  “打吧,还说什麽废话!”兰若云怕他胡说一通,拾起地上枯枝,向他掷去。清影秀几个人埋怨的看了他一眼,正是争取时间等待援兵的时候,可他……

  “还好你提醒了我,差点中了你们的缓兵之计,你们不可能就这麽几个人吧!”一挥手,兽人们的包围圈紧了上来。

  “得罪了!”精灵王抽出短剑,令几个人奇怪的是,他竟然向兰若云攻去。

  其实这很容易理解,他知道兰若云的功力如何,如果不先打败他,这几个人也不会容易解决。

  几个人纷纷拔出腰间佩剑,向著精灵王迎去,兰若云却一缩头,躲进了保护罩。

  由於进攻面积小,几个人又原地不动,只能同时有几个兽人一起进攻,而空中的精灵和翼人却是上百个一起把箭射了过来。

  精灵王奇怪为什麽兰若云不出手,想了一想,已经明白了,他以为兰若云跳崖时摔伤了。

  清影秀迎住精灵王,其他三人拨打箭枝和反攻兽人。

  几个人都是高手,清影秀剑上带火,时不时的飞进人群里一点火苗,马上烧伤一群人,让他们不敢再挤在一起。

  打了一会儿,精灵王知道对方是高手,想干掉他们也确实要浪费很多时间。忽然飞起来,侧耳细听。

  “他们要撤退了!”兰若云缩著脑袋低声嘟囔著,清影秀白了他一眼,挥剑砍翻了一个爪人。

  “哎,真是可惜!”精灵王叹息了一声,知道自己的计划失败了,他听见了兰若云的话,心里更是一惊,因为他确实是这样打算的,人类的士兵已经到了半山腰马上要冲过来了。

  “请问小兄弟的名字,让在下知道是败在谁的手里了?”精灵王在半空里看著兰若云,拱手问道。

  “哎,问你呢!”兰若云捅了一下堂天。

  “我叫堂天!”堂天大声的喊道,还以为真问他呢!

  “哦,原来是堂兄!”精灵王忽然一笑,暗骂:“占我便宜,我才是你堂兄呢!”

  “那麽你旁边那个?”精灵王再次看向兰若云。

  “说你呢!”他又捅捅方更。

  方更气不过他,脑海里还闪现著他和清影秀手拉手那幕画面,此刻看到他有意推委,气道:“明明问你呢!”不理他。

  兰若云尴尬的一笑:“我叫兰若云,要报仇的话别找我,我可没打你!”

  “呵呵,我们有机会再见的,兰若云兄弟!”精灵王笑呵呵的声音却让兰若云身上一冷。

  “撤退!”精灵王发出命令,自己缓缓向後飞去。

  有条不紊的撤退,向山下逸去。

  几个人追上去一阵砍杀,却被精灵和翼人射住了阵脚。

  等到人类士兵们赶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去的远了。

  “精灵王亲自来执行这次行动,他们有什麽目的呢?”清影秀喃喃的沈思道。

  “人类在黄湖壁垒吃了败仗!”兰若云肯定的说道。

  “什麽?你怎麽知道?”堂天奇怪的看著他。

  “那还不容易想,只有神族打了一个大胜仗,挫了人类的士气,兽族才会配合他们两面夹击──他们当然想捡这个大便宜了。可是劳森壁垒坚固难攻,於是精灵王只好兵行险招,带高手翻山越领,准备里应外合,看著吧,这几天肯定有大规模的攻城!”兰若云滔滔不绝的讲著。

  众人将信将疑的看著他,清影秀则笑吟吟的看著他,想著自己的那个……虽然武功不行,不过智力超绝,能分析的头头是道,管他对不对,能说到这程度也不错了,至少离白痴远了一步。

  堂天几个看著清影秀用那种爱慕的眼神看著兰若云,忽然都犯起了咳嗽病:

  “咳咳~~“咳~~”“我,啊,咳,咳嗽~~!”

  清影秀脸上一红,心里骂道:“一群疯子,干你们什麽事!”

  

第二十五章 独角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