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初试身手

    就比如说狗吧!

  如果你搞到一条非常好的狗,或者说即使不是什麽纯种狗,但至少会逗你开心的宠物狗。你总不会每天都叫它“狗”吧──我是说,你或许以一些语言符号来代替“狗”这个普遍称呼。

  你可以叫它“大黄”,“莎丽”“旺财”……

  再或者说是是马吧!

  如果你有一匹即高大、又英俊、而且非常会跑的马──当然,这匹马必须要比其他的马好一些,或者好很多。

  你一定不会只叫它马,可能,你会非常牛叉的叫它“草上飞“”万里追”“纯情少女”“优香”……

  那麽,假如说是一匹独角兽(或者说是飞麝)呢?

  清影秀带著一队人马去找兽人火并去了,当然是因为超过万人的战争规模,所以兰若云很不幸,再次被“金屋藏娇”──两把一尺长宽的大铜锁紧紧的扣在房门上。

  闲极无聊,他决定为独角兽取一个名字,缴尽脑汁的想了一个上午,他决定叫它“小白”!──记得当初在在灵光城的大道上,堂潇亲切的说:“小白最听姐姐话了,小白乖!”

  所以在实在想不出什麽名字的情况下,他决定为“小白”这个名字定下名分,扶为正室!本来想叫它“少女杀手”了!

  ※※※

  黄湖壁垒那面终於传来消息:

  神族三百万军队开到黄湖壁垒前,正要安营扎寨,人类大军已经潮水般的卷杀过来……

  清影林殿下深通兵法,决定以逸待劳、挫敌锐气。所以在得到探子关於神族将到的消息後,马上带著五十万骑兵开出壁垒,埋伏在黄湖壁垒两侧,当敌人将到未到,正在扎营的时候,五十万骑兵迅捷无伦的冲向敌军。

  神族士兵士气正旺,而且,深通兵法的大将军完克在军队两翼布下了弓箭兵,防止敌人偷袭。而队伍前列,也都是手持长矛专门对付骑兵的铁甲步兵。

  因此,当人类五十万快速机动力的骑兵飞快的冲向敌人大营时,神族两侧二十万的弓箭兵把箭枝如雨般的射来。

  虽然铁骑兵有铁甲护身,但强劲的弓箭却能将他们射伤,而一旦受伤坠马,马上被後来的队友踏死,而倒地的骑兵却又阻碍了後续骑兵的前进。

  当这五十万骑兵好不容易冲到敌阵前时,对方长矛兵简直是他们的厄运──整齐的长矛排成一排,成四十五度角响上扬起,当骑兵冲上来的时候,胸口恰好撞在矛尖上,一蓬血雨,翻身落马。

  就算人类的骑兵冲过了前面的矛兵,杀进了敌阵,也再成不了规模。一小队一小队的人类骑兵,立刻淹没在神族士兵的海洋中,被後面的铁甲步兵连人带马剁成了肉泥。

  五十万的骑兵奋勇前冲,一波波的被敌人的弓箭射倒,被自己人踩死,被神族的长矛戳死──在整齐的神族队列面前,渐渐竖起了一道尸体累成的血红的人墙。而人类的骑兵还在不断的往上冲,继续来增加这墙体的高度。

  眼见损失惨重,伟大英明的清影林殿下马上下达了撤退令,还剩三十几万的骑兵散乱的往回撤退,毫无章法──他们本来就对神族军队有先天性的恐惧,此时更是达到了极点,哭爹喊娘、丢盔弃甲的乱跑,更有人竟然昏头昏脑的跑进了神族队伍,立刻变成肉泥!

  神族掌握先机,随後掩杀,三百万的军队渐渐合拢成一个包围圈,就在黄湖壁垒上百万军队面前,将剩下的三十万人类骑兵“切瓜砍菜”,几乎全歼。

  只有清影林殿下带著自己的千人护队,抛下正浴血“愤”战的儿郎们逃了回来。

  性格和蔼待人谦虚的清影林殿下马上和叔父清影远征吵了起来:

  “你为什麽躲在城墙上看热闹,却让几十万的士兵白白送死!”

  “我劝你不要出去,你偏不信,神族初来,士气正健,你现在是往刀口上撞,出去多少人都是有去无回!”

  “如果不是我方势弱,现在我已经大获全胜了,你要对这件事情负主要责任!”

  “什麽,你──!”清影远征气得浑身直颤,用手指著自己怒气冲冲的侄儿。

  “如果我派兵出去接应,现在黄湖壁垒已经落入敌手了!”清影远征力图对总指挥解释明白。

  “笑话,神族正疲,怎麽可能敌得过正精神百倍的我方精锐之师!我要把这件事情报告给父亲──叔父,你老了!”

  於是,打了败仗的清影林殿下,写了个关於《黄湖伏击战中清影远征的战略思维及对家族忠诚度我的看法之一二三点》,把叔父告上了军法处。

  当然,裸兰方面在军师兰如水的大力坚持下,认为错误并不完全在清影远征──五十万精锐铁骑的覆灭早就掩盖了他战略正确的事实。

  而清影远瞻也觉得弟弟和儿子之间已经产生了配合上的裂痕,不适於继续合作,於是一纸调书──不是清影林,却是清影远征──把清影远征调到劳森壁垒攻打兽人去了。

  ※※※

  就是在这种人类战败,士气低落的情况下,在无休止的小规模火并之後,兽族终於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攻城战,****两军共三百五十多万士兵参加了此次战役,史称“第十三次劳森会战”。

  兰若云门上的铜锁已经添到了五把,门口还专门派了护卫队来保护他。明知道兽族不可能攻破劳森壁垒,却在他营门口栓了十匹马,万一危险的话可以更换马匹,一日逃到裸兰城,可以说,清影秀想的是太周到了!

  “终於还是用到你了!”兰若云手里拿著一件从箱底翻出来的黑衣服,得意的说道。

  这是他在裸兰城的时候特意定做的,样式是自己提供给缝纫的──当初在杀手营里时那一群神秘的黑衣人他是非常羡慕的,总给人一种冷酷而又潇洒的感觉。

  因此,他的这个样式就是仿造黑衣人的穿著打扮,只不过,略略加进了一点裸兰风格,身後罩了一件宽大的大氅──这样看上去更有杀手的味道,而且显得身材更高大,能在气势上震慑住敌人。

  他兴高采烈的穿上这套行头,在镜子前面走来走去,看到一个表面上很残酷的神秘人,浑身散发出不安的气息。

  他又拿起棉被,胡乱的将自己原先的衣服套在上面,因为棉被臃肿,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孕妇。他也不管,将“自己”紧紧的夹在腋下。

  喊了句“一、二、三!”,破窗而出,天神般降临在众护卫面前。

  “我把他抓走了,“粗著嗓子说道,想了想,又媚语道:“一会儿就送回来,别跟著!”说话间已经跑出了大营。

  护卫们面面相觑,“噢拉”一嗓子冲了过来。

  只见全身黑衣,头戴面罩的高大黑衣人,腋下夹著“兰少爷”飞一样的远处掠去。他们虽然不知道他是怎麽进来的,但可是看清了他是怎麽出去的。大声喊著口号,奋勇争先的向著营外追出来,都知道如果丢了兰若云清影秀可轻饶不了他们,让而,追了好远,却哪里还看得见黑衣人的影子!

  兰若云把自己的替身在一棵树上藏好。

  “小白!”大喊一声,“亲爱的小白!”

  天边一片白影渐渐接近,独角兽腾云驾雾而来,落在兰若云面前,和他亲昵的摩擦著。

  “你都比我幸福,可以到处去玩,你看我,全身还得穿成这样!”他抱怨的向著独角兽说到。因为独角兽是灵兽,兰若云一直感谢飞麝的救命之恩,所以对的孩子一直很客气,况且独角兽自己也救过他。他却并不当它是畜生,给了它很大自由,允许它在山林里称王称霸,只要自己有事情的时候叫一声“小白”,独角兽自然会远远的飞过来。

  这时,独角兽正静静的打量著身穿黑衣的兰若云,忽然翘起嘴唇子“突”了一声,还不停的用蹄子在地上刨来刨去“你这是在夸奖我还是在笑话我呀,死家夥!“兰若云狠狠拍了独角兽一巴掌,”“走了,跟我去办点事情!”

  跨上独角兽宽大的後背,抓住耳朵操纵著,绕过正两军激战的劳森战场,向著兽族大营的方向飞去。

  战场上,刚刚到来的大将军清影远征正在墙头上指挥著战斗。

  清影秀领著三十万绿领骑兵正向著兽族发起冲锋,弓骑手配合著将矛兵射退,骑兵潮水般涌向兽族的战阵,与打前锋的高大的爪人战成一团。

  双方这种战争已经持续了几百年,而这样大规模的战争也由三年前正式拉开序幕。清影远征和自然之子更是老对手,十三次劳森会战,每次双方参战军队都超过三百万人。彼此早已经对对方的战术了如指掌,只看谁能突出奇兵。本来自然之子安排的潜伏部队翻过劳森山,以为可以在此时里应外合,却又被兰若云误打误撞的悉破。而神族此时在东线猛攻,兽族又不能不抓住这个机会东西夹击,因此,此次战争对兽族来说至关重要,虽然再没有什麽奇兵之计,兽族战士也反倒奋勇杀敌,士气高涨,只因──战前,精灵王曾颁下“特赏令”,从“杀敌十人者封小队长,一直到第一个攻上城头者封千户”,更有各种赏金全都列於阵前,金闪闪的金币和珠宝玉石就那样排了长长的一列,队伍出征前更是让他们排成队伍从这些财富面前走过。各族又推出了本族美女各十名,也让她们在全军面前上台表演,高唱战歌,最後还表演了时装秀,稍稍的露了一点,激起了成千上万士兵们的各种稀奇古怪的yu望。

  最後,精灵王站在高台上大喊:“打赢了,她们和它们就全是你们的了!”

  金银珠宝灿烂夺目,台上美女飞吻连连。

  兽人们狂性发作,热血直冲脑际,功名利禄美女金钱就在眼前,而唯一的障碍就是眼前一百多万的人类士兵……

  就是在这种情势下,双方在劳森平原上展开了第十三次会战。

  清影秀的骑兵部队一接触到爪人,立刻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这股压力是以往没有遇到的──他们哪里是在打仗,简直就是在拼命。以往一个爪人也许能杀死三个人类步兵,今天也能杀死六个。而骑兵,往日他们见了骑兵马上撤退,让给龙人们冲击,但是今天却是和龙人一起混冲了上来。龙人砍断了马腿,他们就连人带马一刀劈下去,一刀毙命!

  两军相争勇者胜!

  骑兵按照号令向两侧逸去,分成两队向著兽族联军的边缘突破,而中间则让给七十万的步兵来抵御,步兵中的铁甲步兵是龙人的克星,而三十万的步弓营则对付高大的爪人。

  往日这种战术配合也是天衣无缝的,但今日却不同,龙人竟然抵御住了铁甲步兵,而且将他们打得连连後退。而天空中的翼人和精灵也不再躲避人类的步弓营,双方上下的对射了起来。平时的精灵和翼人们一分锺发一箭,现在速度却快了一倍,虽然不断有尸体从天空中坠下来,但人类的步弓营却在不断後退,直到弓骑营赶上来支援才勉强站住阵脚,不至於让步兵们背部受敌。

  一直以来,清影远征和自然之子两人英雄相惜,但也彼此奈何不了对方,战场上的胜利也不过是谁更多的击杀了对方的人而自己伤亡较小,战略上的胜利却从没有过。比如,三年来,尽管伴海峡地双方都曾经占领过,而人类甚至还打到过荒芜大陆内部,但不久肯定又被反攻回去。这种拉锯战不但是因为将领指挥的互有胜负,其实也是双方兵力实力相当。

  这一次,是兽族攻下劳森壁垒的最好机会,从整个战略上来看,将会对神族的胜利起著辅助作用。兽族在西线为人类施加的压力越重,神族所取得的战果将越大。毕竟不管是东线还是西线,後勤部都要负责粮食武器等的後方补给,而士兵的死亡更不是普通百姓短期训练後就可以代替的。

  因此,精灵王才不惜自己亲自带领潜伏部队妄图内部颠覆劳森壁垒,而当计策失败後又号召各族捐钱捐人,以此激励将士──此次他是势在必得!

  而清影远征这方面,正伤心兄长清影远瞻的不信任,竟然把自己调到西线和兽人打,而面对强大的神族却让那个自以为是的清影林作主。

  伤心之余,却也想做出些成绩来给帝国那些人看一看,他想通过这个让国内人明白──青影远征才是最优秀的将领,只有他才有资格同神族作战!

  因此,他也想在这次会战中取得一些成绩,而失败──那是他绝对不允许的,如果此次被敌人攻下劳森壁垒,他是没脸回去了。

  眼看兽族的战斗力照往常强出了几倍,人类的士兵被这股怒潮冲击著往後退,就连精锐的绿领铁骑也不断的被兽族们挤到战场边缘,形势危急。

  身临其中的清影秀军团──几百名军事学院学生更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往往一刀劈下去,以为敌人已经死了,没想到过了一会儿他又抱著自己的半个脑袋站了起来,而那脑袋上,脑浆还在不停的往出冒著。

  血肉横飞的战场,各种不同的哀嚎怒骂响彻了方圆几十里,让那些飞鸟和野兽们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惊,纷纷躲到了安全地带。

  兰若云在兽族大营後方停了下来,听著前方轰天震地地响声,他本来强大的信心反倒有点微澜。除了三年前见过一次这种规模的战争,这是第二次,虽不会像当年那样连胆汁胃液都呕吐出来,但是战场的那土特有的寒意和杀气还是让他心惊肉跳。

  安排独角兽藏好,他向兽族的大营潜去。

  由於前面有荒芜壁垒的阻拦,两旁又高山林立,除非人类能攻进来,否则後方大营是绝对安全的,除非危险来自後方,但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後方正是兽人的地盘,方圆百里内没有一个人类。

  但也并不是绝对,就像兰若云一样。

  杀手营里的训练第一次在这里显示出了他并非浪得虚名,作为杀手,潜踪逆形之术是首要之学,当初兰若云为此进行过无数次诸如“埋沙闭气”一类的训练方法。

  兽人的後方大营里还有几万士兵,这时候都倾著耳朵,在那里聆听前方激烈的战斗声音,不断有斥候兵向他们来报告战况。

  现在兽族已经完全压制住了人类的士兵,战场上两大黑块,一块代表人类,一块代表兽族,而人类那块正在缓慢的撤退。

  兽族留守的士兵欢声雷动,脸上洋溢著胜利的微笑。他们多是老弱病残或伤员病号,无力上战场,也听说了这次不但有功名金钱的赏赐,甚至还有本族的十大美女供自己挑选,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思考,如果胜利者挑一个他族的美女不知道行不行?如果爪人挑了一个精灵的话?这些留守的残兵当然有时间说进行这种猜测,战场上的兽人们却只有在临死的时候还能想起来:哎,我的美女,无命享受了!头一歪,死了!

  兰若云渐渐摸到了後勤储备仓那里,脸上一阵诡笑闪过:是这里了!

  他掏出火具,先点然了粮食柴草,然後绕到马圈那里把马料也点著──顿时,火光冲天,恰好这天风大,火借风势,越发亢奋的燃了起来。列成一排的马圈里还养著上千匹的马──虽然兽人们不善於骑马,但是每次与人类战斗缴获的马匹他们却养在这里,灵光城被神族控制後,这些马匹无处出售,他们只好积攒著,如今兰若云把他们全放出来了。

  数千匹马,被大火惊得发狂乱奔,直向兵营闯了过去,一霎时喊声震天:“走火拉,马跑拉,快拿水龙来!“救火啊,火烧过来啦~~!”“妈呀,马踩死我了……”“兄弟,别往我身上浇啊,好冷~~!“

  上百个大粮仓此起彼伏的烧了起来,所谓“星火可以燎原”,何况兰若云速度极快,串行在各大粮仓中间,不断放火,放完了粮仓他又放兵营,随後一片片的兵营也烧了起来。

  马圈整个点燃了,马匹拖著著了火的尾巴疯狂的撂著蹶子在兵营里乱窜,更有马匹钻到烧火煮饭用的柴堆里,之後柴堆也燃了起来,马匹更是驮著点燃了的柴火把它们带往人群。

  不断有浑身烧著了的士兵躺在地上打滚,声息渐弱,逐渐死去。

  而大部分的士兵则是向前冲向了战场,哭号著,怒骂著,快速奔跑著,有无数腿部受伤的兽人因此而能正常站立奔跑,有无数的伤员也因此而痊愈。

  精灵王正兴奋的看著眼前战场上的战果,身旁几个族长们也是脸露得意的笑容。

  忽然身後一片大乱,各种吵杂的声音传来,轰隆隆的马匹踏地声混杂在期间让精灵王大吃一惊:“难道敌人竟然使用了我的招数,也派兵翻山过来了,不过,怎麽会有骑兵?”

  兰若云在後方到处乱跑,用兽人语大喊道“人类杀过来了,绿领骑兵冲锋啦,快逃啊!”

  他速度快速,往往只是一片黑影闪过,即使有人看清了他的“奸细”面目,也往往只是最後一眼,一把奇快无比的刀立刻削去了他的半个脑袋──混乱之中几万士兵早就乱了阵形,只知道往前冲,否则他们一起冲向兰若云,早把他踏成肉饼了。

  “怎麽回事!”精灵王跳上半空,高声的呵斥著,而几位族长更是惊慌得拔出剑来斩杀著溃逃的士兵。

  “人类杀过来了,铁骑兵正在冲锋啊!”士兵们混乱的叫著,完全不理将领们手中的宝剑,向著正进攻人类的战场上的兽人後方冲了过去,随後马群也冲了过来。

  精灵王气得高声怒骂,让自己的几千护卫部队斩杀逃兵,结果护卫部队也逃了,全身著火的马匹可不是闹著玩的,又有很多士兵和马匹一起燃烧起来,发出刺眼的光芒……

  精灵王站在高台上望著因为後方受了冲击而乱了起来的前方部队,暗道一声:“功亏一篑!”

  几个族长上来拉他:“快走吧,元帅,後方全是敌人!”

  “荒唐,只不过是几个人在放火,你们就自乱了阵脚!”他怒斥著,妄图发号施令让前方部队避开乱兵和马群的冲击,结果发现传令兵也跑了。

  “噗~~!”他气得吐出一口鲜血,委顿在地,几个族长赶紧跑过来抬起他,慌慌张张的向後方逃去。任凭战场上的百多万军队被敌人斩杀。

  人类士兵正感觉著兽人们前所未有的战斗力,确信他们完全将优势体力发挥到了极限,而让己方渐渐丧失了信心,正不断的挤挤擦擦的往後退著,感受著越来越沈重的压力。而清影远征更是亲自在城楼上敲起了战鼓“咚隆隆~~!”

  猛然看见一只火龙从兽人後方杀了过来,声势浩大,威力惊人!

  毫无防备的兽人们後方受敌,立时乱了套,互相大喊著:“发生了什麽事情,别挤啊!”“哎呀,推dao我了,快拉我站起来!”“你跑什麽呀,我也跑~~!”“人类从後面杀过来了~!”“马群暴动了~~!”“动物起义啦,发火啦~~!”

  兽族一窝蜂似的向後滚过去,而受前方更多数目士兵的冲击,燃烧的几万士兵和马匹立刻被卷了回来,大家一咕脑儿的向著荒芜大陆的深处逃奔……

  眼见机会难得,虽不知道是什麽部队,此时不进攻何时进攻?!

  清影远征抛下鼓锤:“传我命令,全军追击,痛打落水狗!”

  百万人类大军重整旗鼓,衔尾而追,刹时砍得兽人们哭天喊地喊爹叫娘,早忘了美女金钱的诱惑,而此时,无疑逃命是最重要地啦!

  而此时,某人正窜上兽族的将领指挥高台,将那些金银珠宝当中的精品不断往怀里揣去。而要钱不要命的一些兽族将领记得高台上的宝贝还没撤走,妄图趁乱抢劫,被兰若云躲在阴影里一刀一个,连续砍了上百个,可见贪心之人是得不到好下场的,奉劝世人切莫贪心!

  而那些美女,却悉数死於乱军之中,做了花肥草料,这种结局对她们来说也许更好吧!

  此役,人类大军直追到荒芜大陆内部五十公里外方才停下,保守算起来,大约斩杀了百万左右的敌人,而俘虏人数却少得很,不过万人,只因能死的都死了,不死的也烧死了,剩下能跑的全都回老家了!

  人类取得了三年前开战以来的最大胜利!

  而兰若云,此时正骑著独角兽,向劳森壁垒飞回来,身上能带东西的地方都装满了──兽族的金银珠宝。他身上受了点烧伤,还被一个精灵的冷箭射在了屁股上,疼得他只能横著趴在独角兽的身上。

  他在考虑:“怎麽向清影秀撒这个谎呢!”

  

第二十六章 初试身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