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欢乐与幸福

    欢快的情绪在劳森的上空飘扬,白云朵朵似乎也感染了这股兴奋的情绪,变得柔和而多姿。天空蓝得透彻,与群山相映,与绿草相妖娆,而日间吹得凶猛的风也渐渐停歇下来,愉快的看著从劳森到荒芒这一路上穿梭不停的士兵们。

  多日来被神族在东线打得大败的阴影终於烟消云散,只因从劳森打进荒芒大陆的这五十公里,其中有一条大路是直通逢泽海港的,而逢泽海港往东就是裸兰大陆和荒芜大陆间的分界岛──逢泽岛。

  所以,这个胜利是有它的战略意义的。控制了这纵深五十公里的距离,等於把持住了通往逢泽岛的海上要道。一直以来,逢泽岛始终被兽人占据,而人类空有强大的海军却因为没有後继补给而无法久攻,只好眼睁睁的看著兽族控制此岛。

  虽然没有人公开说出来,但大家心里其实都想到了,就连清影远征也禁不住冒出了这样的念头:就算神族占领了裸兰大陆,最不济还可以到逢泽岛上去发展!

  逢泽岛的面积有裸兰大陆的五分之一大,是世界第一大岛!

  由此可见,人类确实是堕落了,正像神族的皇帝悠星尘所言:只要给他们一块领土,他们就可以对付著生存下去……

  清影远征放弃了十公里的土地,在大约四十公里处的两山之间扼山而造一简易壁垒,一面向裸兰提出派遣民工修建城堡和壁垒的要求。等到十日後十万民工赶到,终於在兽族的土地上建起了人类的一个据点──微山堡。

  而在微山脚下,人类开辟了一个简易港口,取名微山港,海军浩浩荡荡的从裸兰港开过来,开始准备一场争夺逢泽岛的大海战。因为逢泽岛太大,领土纵深面积宽广,所以虽然兽族不善於海战,但人类想要快速登陆继而扫平全岛,也将是一个很困难的过程。而最主要的问题是,神族在黄湖壁垒的猛攻使後方把大量物质和主要注意力都放在了东线,对於西线的海战自然就放松了下来,所以,逢泽岛的夺取还是後来的事情,暂且不表。

  士兵们打理著战场,押送著俘虏,一排排的走来走去,虽然军服已经破烂不堪,但是胜利的喜悦却让大家情不自禁的唱起了凯歌: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仗把营归胸前的伤口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米扫拉米扫,拉扫米豆芮愉快的歌声满天飞歌声飞到裸兰去清影远瞻统领听了心欢喜夸咱们歌儿唱的好夸咱们刀法属第一米扫拉米扫,拉扫迷豆芮夸咱们刀法属第一……

  清影秀听著这样欢快的歌声,心里感觉很欣慰,虽然胜利好像来得很有戏剧性,但毕竟是胜利了。她领著少年军团们从战场上凯旋而归,清理战场的工作一直不是他们的兴趣。

  而且,她还挺惦记兰若云,总感觉心里有什麽在让她担心,她虽然不信有心灵相通或者心有灵犀这类事情,但是战场上的心惊肉跳却让她急著想马上回去。

  进了大营,她和以往一样,连战甲都不换直接去兰若云的房间,她也知道兰若云会很闷,每次她都这样安慰自己:总比死了好!

  却见守卫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在那里踱步,显得心里忐忑不安的样子。看见清影秀走过来,众人敬了个礼。

  清影秀看见破了的窗户,心里颤了一下,紧张的看著护卫们:“怎麽回事,这是谁干的,人呢?”

  “兰少爷在里面!不过……”护卫队长停下来不看了看清影秀的脸色,“他出去了一趟,还,还受了点伤──!”

  一听兰若云还在,清影秀放下了心,听说他受伤,心里又揪了起来。狠狠的看了护卫们一眼:“一会儿再收拾你们!”

  兰若云换好“替身”的衣服回来时,还以为看不出什麽破绽来,结果护卫们一起大叫起来,甚至有几个人哭了──看见兰若云那副惨样,知道清影秀的惩罚是逃不过了!

  兰若云回屋子里照镜子一看才发现,头发烧得仿佛被某种动物啃了一口,到处都是焦灼得痕迹;脸上黑一块青一块紫一块,五颜六色,仿佛中了毒;最吓人的是烧伤,颈项处甚至发起了水泡,一看到这泡泡,他才感觉出疼来,先前完全被屁股上那一箭的伤痛给吸引住了!

  他愁眉苦脸的洗了起来,脸上的眼色竟然洗不干净,他跑到清影秀房里偷出一点香粉,在脸上抹了开来,妄图起到“刷墙”的效果。

  等到清影秀走进房间的时候,他还正处在修理的过程当中。

  翘著屁股不敢坐下来,虽然用气疗术运行了几遍,但由於屁股长在後面,气疗术的紫光无法抹到,他在怀念父亲的同时,只好忍著痛用内力慢慢治疗。

  清影秀一进房间就看见兰若云怪异的姿势,心里忍不住乐了起来,轻轻叫了一声“若云”,兰若云却不回头,还在思考著找个什麽借口解释自己这份尊容。

  清影秀搬著他的肩头把他转了过来,大叫一声向後退了一步:“何方妖怪,敢在这里吓本小姐!”摆出一份决斗的样子。

  “我是若云啊!”兰若云忍著疼,龇牙咧嘴的说道。

  清影秀仔细的瞧瞧,可不是兰若云嘛!又好气又好笑,闻闻他脸上的香气,正是自己偶尔会用一下的那种。拿过毛巾,来帮他擦拭,兰若云左躲右闪,最後还是被擦出了本来面目。清影秀看著他五颜六色的脸孔,又摸摸他脖子上的水泡,一阵心疼,本来想责怪他又跑到哪里去疯了,看他那惨样却不忍心问了。

  出去换了便服,提了开水,把手巾浸热浸湿,一点点的帮他把脸上的伤肿敷退,又拿来梳子帮他把头发梳好。

  兰若云被她柔软的手在脸上抹来抹去,大叫舒服,虽然偶尔会疼一下,心里还是很满足,脸上的表情简直像是吃了十罐蜂蜜一样。

  清影秀看著他这副样子,渐渐的好像也不痛了,於是一股怒气又冲上心间:“你干嘛不听我的话跑出去?”她噘著嘴问兰若云,刚才的温柔一扫而光。

  “我哪敢跑出去,是人家把我抓出去的呀!”兰若云撒谎的时候总是禁不住脸红。

  “是一个黑衣人?”清影秀已经询问过了那些护卫,“你认识他?”

  “嘻嘻,不认识!”兰若云结巴的否认,哪有人不认识自己的。

  “他把你带到战场上去了?你这身伤明明是被火烧的!”清影秀用手揪了一下他烧焦的头发,疼得兰若云一咧嘴。

  “只是散了会儿步,没想到就起火了,他被火烧跑了,我就回来了!”兰若云想当然的说道。

  “再说,还和我说谎,你就不能找个高明点的借口,竟然说这麽幼稚的理由!”清影秀看著兰若云的眼睛,发现他眼睛里竟然有一些得意。

  “你赶紧跟我说实话!”清影秀双手掐腰,满脸妖气的看著他,仿佛一个回答不对就会上去咬人一样!

  兰若云想了想,翻了翻眼睛,忽然又过来拉清影秀的手──用上绝招了。

  清影秀一下子甩开他的手:“又跟我来这套,我可不上当了!”眼睛里含著狡猾的笑意,抬脚向兰若云屁股踢去,决心给他点眼色瞧瞧。

  “啊~~!”兰若云大叫一声,捂住屁股跳了起来,清影秀一脚刚好踢到他的箭伤上。刚刚愈合的伤口马上裂了开来,血水顺著兰若云的指缝流了出来。

  清影秀吓了一跳,看看自己的脚尖,也没有钉子啊!

  “你怎麽了?受伤了?”清影秀关切的问道,扶住他,“流了好多血呀!”

  兰若云嘟嘟囔囔的骂道:“这个该死的精灵,射了我一箭,真是可恶,偏挑这个地方射,多灾多难的屁股啊!”

  “中箭了?等一下!”清影秀转身出去,拿著一个药箱回来,脸孔红红的,故意不看兰若云。

  “去床上趴著!”声音有些抖,手也不好使,费了好大力才把药箱打开。

  “干嘛?你想干嘛?我不要的!”兰若云退缩著躲到墙角,隐隐猜到清影秀的想法。

  “箭伤不治会发疮的,感染了你就死定了!快趴好!”清影秀笑著白了他一眼,把纱布和金疮药都摆在桌子上。

  “那也不用你来,你别想趁机占我便宜,去叫个军医过来!”兰若云戒备的看著清影秀,一副美女遇到色狼的样子。

  “现在战场上那麽多伤员都在排队治伤,哪能专门派给军医给你一个人来治伤!况且,我的水平也不差的,来吧!”清影秀过去拉他,把他从墙角拖出来,按在床上。

  “我不要啊,别这样!”他杀猪般的大叫著,四肢乱舞,把枕头抛向了天空。

  清影秀忽然放开了他,退了一步坐在了椅子上,看著床上挣扎著起来的兰若云,脸红得如一团晚云。

  她转过身去,跑到外面站了一会儿,心里“砰砰”的跳个不停,全身火热。

  过了好一会儿,兰若云看见她低著头走进来,转身把门关好。一步一挪的走到兰若云身前,轻声说道:“反正我们也有婚约,早晚……早晚……,我为你治伤,又没有别的意思,我不给你治谁给你治呢!”

  “可是……太不好意思呢,过几天它自己就好了!”兰若云轻声嘟囔著,心里想著:“她说的‘早晚’是什麽意思呢?”

  “伤势怎麽能拖呢,严重了就不好治了,你又不会武功,无法压制伤口,只能给你外敷!”清影秀小声的说道。

  兰若云哑巴吃黄连──这点伤本来难不倒他,一两天紫气就可以自行治愈,况且还有气疗术,可是偏偏自己还要装得像头猪一样笨。而清影秀关心则乱,只觉得如果自己不给他治好的话,这几天就别想睡觉了,老得担心他,心里还要琢磨他的伤口……

  “来,趴下,一会儿就好,乖啊──!”清影秀摸著他的额头,像逗弄小孩子一样劝他。

  在清影秀的柔声劝慰下,兰若云稀里糊涂的趴了下去,眼睛瞅著墙角处一只小蜘蛛,全身却紧绷绷的,还一个劲儿的冒虚汗。

  等了半天却没动静,回头看看清影秀,只见她闭著眼睛,左手离自己的腰带不足一寸,却不往下伸,手指尖儿还一个劲儿的颤抖。

  “算了吧,别治了──!”猛觉得屁股上一凉──兰若云深深的把头拱进了床单里,开始後悔为什麽把枕头扔掉呢!

  虽然是有婚约,两个人又都喜欢著对方,可毕竟……

  清影秀只感觉一阵头昏脑胀,两只手颤抖著不听她使唤,白色的金疮药洒了一地!

  “啊~~!”猛听的兰若云大叫一声,清影秀吓得一屁股跌坐地上,半天起不来。

  “你,你往里放了什麽呀,疼死我了!”兰若云哼哼唧唧的,声音颤抖著问道。

  清影秀勉强站起身,仔细一看,立时傻了眼:“对,对不起,我把整瓶碘酒都倒进去了,我,我这就给你上金疮药……!”结结巴巴的说著,却发现一瓶的金疮药都倒在床单和地上了,原来她一开始不好意思看,就那麽闭著眼睛瞎到一气,结果……

  拾掇起一些药粉,重新敷好他的伤口,清影秀用绷带小心的帮他垫好,给他收拾利索。

  兰若云心浮气躁,浑身滚烫,趴在那里还不起来,把“鸵鸟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

  “感觉……感觉怎麽样……!”清影秀故作镇静的看著一动不动的兰若云,双手缴成一团,斜著眼睛小心翼翼的看著他。

  “还……还好,谢谢你……!”兰若云含糊不清的说道。

  “傻瓜,谢什麽,难道……为你做这些还不是我应该的吗!”清影秀有些嗔怪的柔声说道。

  兰若云抬起身下床,走过来看著清影秀,清影秀低下头去,有些忐忑的站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出一口,总感觉他的目光有些炽热。

  兰若云双手抱紧清影秀的肩头,把她靠向自己,在她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感觉滑滑的──清影秀全身一颤,闭著眼睛,一动不动,软软的僵在那里,身体轻微的抖动著,脸孔又红又热,长长的睫毛也整齐的韵律著,一副惹人爱怜的样子。

  “今天累了一整天了,早点休息吧!”兰若云痴痴的看著眼前的清影秀,轻声的说道。

  “嗯,你……你也是……!”她轻轻睁开眼睛,忽然把身体靠在兰若云怀里,呵气如兰的轻声应承著,却不愿就这样离开。

  两个人这样抱了一会儿,都感觉哪怕就这样一直继续下去,苍老下去,一直到生命尽头,一直到来生来世,一直……永远的维续,爱情的幸福也就在这一瞬间凝滞了!

  等到清影秀都离去好久了,兰若云还感觉怀中的香气是那麽真实,他猛的扑倒在床上,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这,这就是幸福啊──!”

  

第二十七章 欢乐与幸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