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再别昌桥

    士兵埋怨的看著晕了过去的清影远征,心想:“你砸在我身上我都没事,你竟然昏了过去!”他揉著受伤的後背,把这德高望重的大将军在心底骂了几次。

  清影远征急怒攻心,竟然从三丈多高的云梯上掉了下去,还好下面巡逻的士兵“接住”了他,否则後果不堪设想。

  军医狠狠的掐著大将军的人中,使他猛然从昏迷中惊醒,看著周围一脸焦急的同僚们,他的眼神当中却是一层浓浓的“灰色”,他呆呆的低声说了一句:“裸兰完蛋了!“

  清影远瞻羞愧交加的看著他,为自己错误的想法深深自责,而清影林,则只是竖起耳朵紧张的听著神族大军越来越接近导致的地面震颤声。

  “准备迎战吧!”方成过去拉起清影远征,作为帝国护卫军总统领的他,依然保持著军人的本色,而不像望穿飞这些已经倾向於政治的军事学院同学们。他知道,眼前只有尽心去打这场硬仗,才能有希望存活下去,而只有回到裸兰,才能重整旗鼓,东山再起。

  看著方成坚定的目光,清影远征仿佛又回到了年少时的西线战场,与兽族的长期战斗中,军人们形成了那种天然的默契,只有军人之间才懂的眼神──就像方成与清影远征之间一样:不要放弃,战至最後一刻!

  清影远征猛的跳了起来,把手伸向高空,望川飞上去拍了一下,之後方成、浅靖文宇和斯京也拍了一下,清影远瞻看了几个人一下,也拍了一下,清影林忽然一股热血直冲脑际,他也妄图与这些前辈们融合在一起,於是他也上去拍手,结果几个人厌恶的把手放下,他拍了个空。

  “骑兵开路,步兵殿後,弓箭手射住两翼,突围出去!”大将军下达了突围的总命令,他知道,己方这百万多的军队已经被对方至少三百万的精锐部队包围住了。从昌桥城内到灵光城之间,两面夹击的不利形势完全是敌人的一个大陷阱。己方的斥候兵部队一个不剩的被对方截杀,不难想象,在东西两面的平原上,人山人海的神族军队一定排出了几公里范围。清影远征不禁深深佩服起敌方的指挥将领来了:其他方面还好说,可是没有了後方的补给他们的粮草是怎麽解决的呢!

  二十万帝国护卫军在方成的亲自带领下,迎著神族的军队冲了过去,而後方,昌桥城内的敌军也大开城门冲了出来,前後都传来了神族们呼天盖地地喊杀声,後方成是已经打了起来。

  帝国重臣们由帝国护卫军保护著,每个人都穿上了甲胄,拿起了武器,就连几十年没有上过战场的清影远瞻也提起了一根长矛,所有的人都知道,这将是一场实力悬殊的生死之战。

  ※※※

  “谁能想到我们後方还有著二百万军队呢?昌桥那个方向城里城外再算上留守的三十万军队也不过一百五十万不到,却把人类的整个主力都吸引了过来,消灭他们,裸兰就没有抵抗力量了!”神皇悠星尘志得意满的说道,他攥著拳头,仿佛已经攥住了整个裸兰大陆。

  “不过,人族中也是有明智之士的,比如最後关头竟然派出一个万人队的斥候兵,如果他们早些派出来,我们的计策就难以施行了!”力文感叹的说道。

  “这还有多亏了清影林那个小子,不愧是下任总领的继承人,为了救他,人族竟然如此匆忙的行军,连战场的形势都不搞清楚,我们两百万的大军躲在他们身後却不被发现,这也算是战争史上的奇迹了!”完克大笑了一声,点著头赞叹著自己。

  “那当然,将军的天使军团截杀几个斥候兵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吗!”力文凑趣道。

  “你们俩别嘀咕了,我们是不是开始发动总冲锋了!”神皇著急了好长一段时间了,但是军师和大将军都说时机未到,暴躁的神皇却最听这两个人的话,虽然著急还是不敢发布命令。

  “嗯,我看差不多了!”力文向著完克点了点头。

  “好,消灭人类!”大将军大吼一声,拍马向著传令台赶去。

  知道要想消灭人类百万的精锐部队是不太现实的,如果真的与人类打这场硬仗,神族将损失惨重,至少也要扔下超过百万的尸体。

  因此,他们决定将两百万军队分成六支队伍,以骑兵做前锋,冲入包围中的人类大部队,将他们击散,然後各个击破。再加上昌桥城里的百多万军队的夹击,人类能逃回去的也就所剩无几了。

  这是一个非常高明的策略,将把神族的伤亡减小到最低,而且,他们有信心达成自己的战略目标,那将是最重要的一个步骤,甚至比消灭人类的主力还重要──!

  大将军完克回头冲著一个传令兵神秘的下著一个命令,看见那传令兵的脸色立即变得恭敬无比而且有著深深的惧色,行了个军礼,飞快的跑去。身後,完克诡秘的笑著,脸上是一片非常满足的神色……

  神族的主力部队分成六个三十万左右的冲锋部队,在战场上散步成一个雪花的六角形,成放射状的向著人类部队冲了过去。

  连续马不停蹄的行军两天,又与神族大战一场,根本来不及休息的人类士兵,即使是最精锐的帝国护卫军也感到了深深的疲倦。

  而二百万的神族部队却躲在後方养精蓄锐多时──望天大陆今秋的小麦已经成熟,早在一个月前他们就已收割完毕,运到灵光城西南藏了起来,供这两百万大军使用。可以说,他们现在全身都是力气,士气高涨,就等著同人类大战一场然後回家和亲人团聚,而神皇更是许下了无数个赏赐的标准,勇猛者“封官赏金”近在眼前。

  二百万军队形成六把尖刀直直的插进了人类的部队。立时,刀光剑影混合著纷飞血雨在战场上闪起,而排山倒海的战气也弥漫在了空中,战马的嘶号,垂死的挣扎,受伤的痛叫,拼斗的杀声……交织成一曲特殊的战地歌声,残忍的在昌桥战场上上演。

  人类的帝国护卫军所向披靡,嗜血的个性和坚忍的耐力让这些已经连续几天骑在马背上的士兵们立刻又鲜活起来,疯狂的冲击著神族的骑兵们,马上就打开了一条缺口,直向包围圈外面逸去。

  而两翼的弓兵们就没有那麽幸运了,失去了步兵和骑兵的保护,即使是最精锐的神弓营也只能跨马狂奔,立时溃散开来,没命的向著灵光城的方向逃去。後面的步兵部队更是惨不堪言,被城里的骑兵和弓兵等多兵种配合部队杀得连连後退,最後更是一窝蜂般尾随著前面冲锋的骑兵向缺口外面逃去。然而,步兵的机动力太差,还没等他们逃到缺口外面,就已经被神族骑兵截住,两下夹攻,这几十万的步兵几乎被全歼。

  清影远瞻和一干重臣躲在帝国护卫军里面,冲出包围圈,这支精锐部队遭遇了六道防线的阻截,队伍早已经分散,能够保护他们的也仅仅剩下不足十万人。

  被敌人几百万军队夹击的形势下,这已经是最好的收场了,如果不甩掉步兵,那麽,所有的部队将被围歼,更别提靠著骑兵的机动力和战斗力突围了。

  丢盔卸甲的十万骑兵保护著帝国首脑们迤逦著向灵光城奔去,路上不断会合著神弓营的士兵们,因为他们也是骑兵,所以逃出来的比较多,而步兵们,仅仅有几百精武营的高手还活著回来了,其他的差不多都牺牲了。

  天光渐明,经过一夜的狂奔,神族士兵的追击似乎是慢下来了,这让首脑们很诧异,他们怎麽会这麽轻易就放过自己这群人。要知道,杀了他们甚至比消灭人类主力更重要,试想一下因为失去领导而乱成一团的裸兰城,甚至可以不攻而破!

  灵光城已近在眼前,只要会合了迪斯番的二十万部队,安全的守住黄湖壁垒还是不成什麽问题的,况且,骑兵们还在不断的汇集过来,而且他们大部分应该是绕过灵光城直接回裸兰了,分散的逃跑避免敌人的注意力,绕过灵光城其实是很好的办法。

  终於看到灵光城了,远远的看见裸兰花军旗在风中飘荡……

  “有些不对头!”大将军灵敏的感觉到空气中越来越浓的一股杀气,可是现在已经无法停军了,整个队伍乱成了一团,原有的指挥官们或走散或牺牲,下一道全军一致的命令已经是一种奢望。

  “难道灵光也──!”方成面如土色,看看总领清影远瞻,一夜之间他似乎苍老了很多:失去了主力部队的一国首脑,马上觉得自己已经孤立无依了!

  先头部队渐渐接近灵光城门,那大门却紧紧的关著,而城头上──神族士兵得意洋洋的看著这支疲兵弱旅。

  一声炮响,城上万箭齐发,第一批的骑兵立刻纷纷落马,伤亡惨重。

  不待清影远征高呼撤退,这些骑兵们已经顺著城墙往东西跑去,更有的人竟然昏了头往回跑,而後方,隐隐有大地颤抖的声音,追兵已近!

  “我们向哪面撤退!”方成看著不顾方向乱跑的三队人马,虽然不可能往回跑,但东西各有一队骑兵,使他不知道该跟向哪队,求助的看著清影远征。

  “跟住少的那一队!”清影远征冷笑著说道,事到如今,他已经知道神族是不可能错过这个杀掉己方统治阶层这些人的大好机会。他知道自己这些人会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跟著少数部队会尽可能的保留下其他实力,把他们留给後人,他相信那些孩子们能撑起裸兰的大梁!

  清影远瞻父子对看了一眼,这个时候,连清影林都不敢说话了,而清影远瞻,心里却是一片茫然,机械的跟在兄弟的身後,向著东方仓惶而退。

  还好灵光是建在平原上,一座孤城,允许这些逃兵们绕行,使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一条路走。

  城门大开,神族部队杀出城外尾随追杀,他们人数虽然不多,但精力旺盛士气高昂,却不是这队逃兵所能够抵抗的,况且,对方已经毫无战意,任凭他们砍杀,只顾不断向前奔跑。

  而这时候,保护人类首脑的军队只剩下万余的帝国护卫军了,神弓营和大部分的骑兵都向著另一个方向跑去,而精武营却躲到了山上,从山路往黄湖赶去,也只有他们这种身手才能作如此令神族望尘莫及的逃跑举动。

  从灵光到黄湖,快些行走的话有三日路程,如果是绕过灵光城的话则需要至少五日,而在这几百公里的纵深土地上,神族可能放过他们吗?

  正在奔跑中的万余人被天空中的异声惊得抬起了头,远处,一片白蒙蒙的影象不断的接近,像是大块的云朵,只不过,这云却发出惊天动地的奇怪声音──翅膀的挥动声!

  天使军团──神族最精锐的部队,两百年前令人类士兵望风而逃的死亡之军,拥有强大的战斗力和灵活的行动力。他们行动时往往都是零伤亡,却能消灭整支部队,同样会飞的兽族翼人和精灵在他们面前简直不值一哂,如果说天使是太阳,那麽,翼人和精灵们简直连火星都算不上。

  可以说,千年来的人神争战,很多时候人类都是败在天使军团的手下的,面对这支部队,没有人能够逃跑,任何人也无法避过他们的快速飞行和冲击。两百年来,人类一直研究这克制天使军团的办法,成立了神弓营,用最好的战士,武装最优秀的弓箭,骑最好的马。在战斗力上神弓营不如帝国护卫军,但他们却是唯一可以和天使军团一战的部队,这也是清影远瞻一直期待的王牌部队,就等著用来对付这些天使的,可是如今──

  还好天使军团从来没有超过万人,否则人类的裸兰大陆早已经守不住了。

  而此刻,在一个神弓营战士也没有的部队里,甚至连一根弓箭也没有,该怎样同这些天使战斗呢?

  “我们当初就应该跟著大部队走的,那里有几万的神弓营部队!”清影林终於找到了理所当然的借口,挑衅的看著清影远征,同时,又因为天使军团的接近而声音颤抖。

  “你就不能做点好事?”大将军嘲笑的看著他,“以现在整支部队的状态,即使是神弓营,你认为有可能挡住这支早已经等在这里的精锐部队?”

  “至少能保护我们逃到黄湖!”清影林气道,仿佛自己的生命的不幸全部来自於眼前那个蔑视自己的叔父。

  “别做梦了,对付我们这些人就动用了天使军团,神族是势在必得,还不如保留下一点实力给裸兰,所以我说,你现在在做好事!”大将军和周围的方成互相对看了一眼,都明白了彼此心中的想法,这也是目前唯一可走的路,正确的路!

  实际上,神族大将军完克确实一早就秘密派出天使军团在这里等候他们了,这也是他们看好的比消灭人类部队主力更优越的战绩──杀死帝国的栋梁,给人类以信心上的打击。

  “可是,我们会死在这里!”清影林绝望的大叫起来!

  “别再大叫了,畜生!”一直茫然的清影远瞻忽然大吼了起来,“我好悔啊,为了救他一个人葬送了整个裸兰,我成了千古罪人!”

  帝国总领泪流满面,环顾著周围的群臣,又看看身旁气恼的儿子,长声叹息道:“我为裸兰奋争了一辈子,无所不用其极的想办法维续这人类最後的一块领土,日夜担心神族和兽族的进攻,我只想在我有生之年,不求夺回七大陆,只愿我的子民能安居乐业就可以了。然而在最後关头,我却为了自己的儿子葬送了他们,我……!”

  他忽然策马狂奔,向著已近在眼前的天使军团奔过去,站定,仰天凄厉的大笑起来,拔出身上佩剑向脖颈间抹去,一股血雨飞起,跌落尘埃!

  “父亲!”清影林痛叫一声,扑向自刎的清影远瞻,天空中一枝利箭飞来,贯穿了他的身体,将他和父亲的尸体穿成一串钉在了地上,结束了他的“候补战神”生涯,也为“纸上谈兵”的这个志大才疏的青年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看著这一幕,帝国重臣们无动於衷,他们理解清影远瞻的这种做法,这样做反倒让他觉得心安,至少在临死以前感觉赎了罪,虽然,毫无意义!

  “我们当然不能就这样死!”望川飞微笑著说道。

  “是啊,凭我们的武功,至少也能干掉十个天使,现在多杀点,为後来人减轻一些压力也是好的!”浅靖文宇拔出佩剑,一股剑气猛然窜出,凝然不动。

  “老家夥,你的功夫到这种程度了!我看没有二十个天使截不住你!”方成佩服的说道。

  “你们也太谦虚了,十年前我就差不多能干掉二十个了,我的目标是五十个!”大将军清影远征充满豪气的说道。

  众人一起大笑起来,仿佛又回到了年少时结伴征战沙场的年代,心中即感动又毫无恐惧感,站在山冈上,长风吹过,他们衣袂飘飘,充满了英雄气概。身後万余的骑兵受这种气势激荡,立刻又恢复了勇气,不待命令下达便迎著天使冲了上去,纷纷把手中武器向空中掷去。精锐的帝国护卫军们从来没想过会把手中的武器放开,即使是死,手中也是要握著刀枪的,而今天,这种惨烈的自杀行为就发生在了他们这些帝国骄子身上。

  看著自己一手带动的部队纷纷被天使射杀,方成虎目蓄满了泪光:“还等什麽,杀了!”大叫一声,冲上前去,剑气一挥,一个天使应声而落,立即被骑兵们剁成肉泥!

  “孩子们,裸兰的明天就交给你们了!”清影远征哽咽了一声,回头向著将领们做了个手势,勇往直前的向著天使们冲去──

  《再别昌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

  

第三十章 再别昌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