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乱

    人们永远也忘不了1182年的那个秋天,昌桥之变,人类不禁损失了总数近一百万的军队,还丧失了包括人类最高领导人在内多名帝国精英。总领清影远瞻自刎而亡,清影林殿下、大将军清影远征、帝国护卫军总统领方成、监察长望川飞、后勤处长浅靖文宇、民生处长斯京于是役战死,更有中级以上将领五十七名牺牲,中级以下将领死亡无数,而失踪者更无法详细统计出数字来。

  总之,昌桥战争是人神战争史上人类损失最惨重的一次,也是世界战争史上最失败的一次战争。战争的始作俑者清影林殿下更名列十大战争庸才之首,成为后世军师学院教学的最佳反面典型、活教材以及“庸将”的代名词。很多恨铁不成钢的家长或老师在教育自己的子女和学生时都会将之以林殿下做比较,被教训者往往会知耻而后勇,立即奋发图强。很多人在写回忆录的时候都会对林殿下感激一番,因为如果没有他在自己身后的“鞭策”,也许自己也不会成为一代名将的。而民间,也渐渐将“插布人”的活动普及,最后甚至成了一个世界性的节日。而每年的“插布人”比赛又总是军队和军事学校的人选夺得冠军,据说,他们对此项活动有更深的领悟。

  消息传到裸兰,举国震惊,人民沈浸在巨大的悲伤之中,一刹时关于各位将军和伟人们的回忆在大街小巷传颂:

  一个年轻的母亲动情的说道:“那一年,就是在这个广场,他,伟大的清影远瞻总领,亲了我,啊,我是说亲了我的孩子一下,他是多么的平易近人啊!”

  “他虽然很严厉,但是没有他,也许那些兽人们已经占了我们的土地和财富,最要命的是,我一看见兽人就恶心!”爱美的少年不好意思自己在回忆大将军的时候也同美学联系上。

  “其实年轻的时候我暗恋过他,那时候他很英俊,当然即使在这个年龄他也很有风味,那种成熟的男人气概让我想起来就脸红呢!”中年妇女悄悄的抹著眼泪对身旁的密友小声的谈论著方成总统领。

  其他关于各位领导人的议论也比比皆是,甚至有人开始怀念起清影林殿下来,怀念他秀美的脸孔,他利索的身手,他毕业时优异的成绩,以及……最后说来说去总是回归到最后一个话题──能把人类搞成这模样也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啊!真不愧时清影林殿下。

  总之,只有在这些人死了之后才能感觉到他们的不寻常之处,也才能记忆起他们的好处来。而当他们存在的时候,人们却往往忽略了他们正是自己的保护神。

  城里每个人的脸上都现出了凝重的神色,再没有了往日那种热闹的场面,甚至有人就在大街上痛哭了起来──感怀人类的命运,还是悲叹自己的未来?

  死则死矣。

  人们自发的走上街头,头上扎起了白布,手里拿著蜡烛和招魂幡。整条裸兰大街都挂满了白色的灯笼,灯笼下面成群结队的人们走出东城门,遥望著黄湖的方向喃喃的祷告著。希望死者能有一个未知的美满归处吗?人死之后将去向哪里呢?

  他们祷告著,在这份祷告当中除了有对死者寄托的悲哀之外,还有著深深的“兔死狐悲”的因素,柱石已断,大厦将倾,谁来保护这个国家,而谁,又能挽救人类呢?

  有人开始在肩上背起了包袱,有人开始清理起自己的财产,有的人已经开始步出裸兰外,悠然见群山──去找一个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当裸兰亡国之后,还可以留下一些人类的种子,我们不是害怕,也不是逃避,恰恰相反,我们将背负起一个“延续人类种族”的伟大使命,没听说过“生不如死”这个词语吗?

  很多人抱著这样的念头逃出了裸兰,还好在这片大陆上有很多原始森林和不毛深山,藏起个把人应该是还没问题,不过如果是天使军团亲自来找的话就不好说了。管他呢,能躲一刻算一刻,反正又不差我一个人──!

  于是,在“昌桥战败”的第二天,陆陆续续的人们开始从城市转向农村,预备有朝一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而且,这种外逃的现象越来越严重,一直到兰如水军师的病逝,一夜之间攀升到高峰,在这一天里,竟然有五百多人离开裸兰城外出逃命,人心惶惶。

  ※※※

  当昌桥战败的消息送进兰府的那一刻,看著呼呼喘气的送信者,兰如水就已经明白了。可他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原本以为只有清影林一个人报销了,没想到陪著他送葬的是所有帝国的精英。

  他将手指指向东方,孱弱的身体一阵颤抖,眼中泪光莹然,一口鲜血喷在正抱著他的兰若云身上,清影秀赶紧过来给他擦拭,用手抚平他的胸口,却感觉他的胸口急速的喘息著,口中却只有出没有进的气儿,然后他大喊了一声:“愧对裸兰啊!”。睁目而逝!

  望著死不瞑目的父亲,兰若云知道他是在愧疚没有坚持把清影林调回来,以为牺牲他一个人将有利于人类的将来,没想到事情会是这种结果。

  可见,人世间的事情总是变化万端的,即使是最聪慧的人,谁又能保证每一件事情都在自己的算计之中呢,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命运”吧!

  人类的命运就是这样的吗?仿佛一切都是按照写好的剧本在上演,现在想想,当初几百万神族的入侵指派一个清影林那样的青年去指挥,本身就是帝国决策层整体的失误,而作为总军师的兰如水虽然已经想到,却因为自以为是的“人类将来”而丢掉了人类的现在,也难怪他死不瞑目了。

  兰若云没有哭,忽然感觉一瞬间自己真正的成熟了起来,就在父亲死去的那一瞬间,就在清影秀哭著把头靠在自己怀里的那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真正的独立了起来,即使是在杀手营的那段日子,他也始终没有过这样超然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必须要独当一面了。

  兰家的人,当父亲死去之后,他就成了那面旗帜,不管风雨,也不管晨昏,将一直挺立在裸兰城的中央,与裸兰城共存亡,从这一刻起,他终于接受了这个从儿时起就一直逃避的责任。

  所以他不会为亲人们的逝世而哭泣,已经有人在哭了,就象清影秀一样,同样是为父亲哭泣,而总该有人作为那个不哭的人来安慰他们吧!

  堂潇红著眼睛从外面跑进来,看见已经逝去的兰如水,她惊吓得向后退了一步,撞在了正随后进来发的父亲身上。

  堂峦老泪纵横,目前整个裸兰城里的元老只剩下他一个了,每天忙得根本没有时间过来照看老友,因此没有见到他的最后一面。

  堂天几个人也随后走进来。斯菲和浅靖羽抱在一起哭成一团,望川北和方更也是紧咬著牙强自忍耐。

  堂天看见清影秀靠在兰若云的怀里哭泣,一阵心疼,他走过去,想要换下兰若云,但清影秀固执的趴在兰若云怀里不起来,尽管是这么悲伤的时刻,他的心里还是一酸。同时对留在后方的父亲堂峦竟生出了很久不见的依恋之情,相对这些失去父亲的朋友们,他和堂潇是多么的幸福啊!

  顾不得后辈们的悲伤,堂峦主持著办理了兰如水的后事。这一天,是裸兰城居民们逃亡率最高的一天,兰如水的逝世无疑是雪上加霜,本来还指望兰家的市民们立刻放弃原计划,毫无顾虑的投入到难民的队伍当中去。

  尽管如此,送葬的队伍还是连绵著排了很长的一段队伍,哭泣声此起彼伏,天空中竟也下起了秋雨,掺和著人们的眼泪,使这阴霾的天空多出了一分忧郁,而整个裸兰城,除了孩子和智力障碍者,每个人的心中都仿佛压了一块大石头,那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憋闷异常。就是在这种气氛之下,当兰如水的葬礼一结束,又有很多人逃跑了。

  裸兰城已经乱成了一团,各种秩序全部混乱,社会治安渐渐成了问题,很多人在这个关头偷窃抢劫甚至乘乱杀人放火,更可恶的是那些发战争财的人──人类历史上总会有这样毫无爱国心的人,为了个人利益可以忘记自己的国家,往往也是这些人,导致了社会最根本的****,包括那些囤积居奇者,倒卖难民财物者,出售战争用品者,不一而足!

  ※※※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堂峦做为裸兰城里唯一能主持大局的人,召集兰若云这些后辈们开了一次小型回忆。这也是年轻人们第一次坐在裸兰议事厅的长条桌周围开会,而今后,他们将继承父辈的遗志,不管如何,将人类继承下去,这是他们的使命,也从今日起,他们必须毫无怨言也毫无条件的接受这个命运,虽然,将有很多的阻碍等著他们,这将是他们人生历练的第一堂课。

  “本来,你们还要很久才能坐在这个位置上!”堂峦叹息的说道,“你们还不能服众啊,军队中还会有许多的将领对你们的功绩不以为然。我们这几家人,每一代都是靠自己的实力才坐到这里来的,帝国给每一个人以平等的机会,而你们,因为继承了家族的优秀品质才更容易成功。只是在这个时候,事关紧急,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正确!”

  他满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兰若云:“尤其是若云,没有任何军功战绩,甚至连军事学院的毕业成绩都只是及格水平!”

  兰若云羞愧的低下头,感觉屁股底下这把椅子好烫,他看了看依然站在堂峦身后的堂天,看著他羡慕的眼神,倒真想把这张椅子让给他坐。

  “不过,你也是最安全的,相信裸兰的民众不会对兰家的人有太多怀疑!”堂峦笑著安慰他,给了他一点信心。

  “至于你们几个──!”他指了指方更几个人,“一定要多加小心!”

  方更、望川北、斯菲和浅靖羽一起点头,迪斯番却无可无不可的哼了一声。

  “当然,这也是锻炼你们的一个好机会!”他看了看仍沈浸在丧父之痛中的斯菲和浅靖羽,她们偶尔还哭泣几声,女孩子就是比较软弱,“你们必须要坚强起来,忘记那些已经远离了你们的亲人,从现在起,全靠你们了!”堂峦加大音量,充满期待的看著这些伤感的青年们,心里一阵激动。

  “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兰若云第一次在这种会议上发言,还好都是儿时的朋友,并不觉得太难做。

  暂时忘记悲伤的他们都跃跃欲试的看著堂峦,心中充满了和兰若云一样的疑问。

  “内忧外患,必须同时解决!”堂峦深沈的说道,“现在兽族那里基本上没什么问题,远征大人临去的时候指派了一个叫‘历抗’的统领指挥全军,只守不攻,一百万的军队应该是没问题。主要是神族那里,迪斯大人在那里率领七十万残军已经连续打退了神族的二次大规模攻城,现在兵员锐减,我准备把正在攻打逢泽岛的三十万海军调过去──!”

  “让我去吧──!”几个少年同时喊道,现在他们已经恨神族入骨了,就想马上到东线战场与敌人拼命。

  “我已经把这个任务交给明西院长了,他同时还将带领军事学院所有六千名学生,这可是一只精锐部队啊,也只有明西院长才能指挥自如!”堂峦不顾他们的焦急,慢慢说道。

  “那我们做什么?”望川北急道。

  “接下来的几天,你们要努力安定民心,招募训练民兵,还要协助我督办后勤,供给前线士兵物质军需,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能发生内乱,否则一切就真的全部完了!”堂峦担心的说道,他当然明白清影家现在在民众中的威望几乎已经当然无存了,清影林的失败给这个统治了裸兰上千年历史的家族以致命一击。

  堂峦担忧的看著一直默不作声的清影秀,迟疑道:“阿秀,你现在是清影家唯一的法定继承人,从今天起,你就是统领了,难道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清影秀浑身一颤,泪痕俨然的眼睛缓缓看了周围人一眼,轻声道:“阿秀年少,一切都听从堂伯伯的指示!”

  堂峦叹了一口气,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沈甸甸的。

  还不到二十岁的清影秀,就要接受整个国家和全人类的这副重任,实在也是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无法承担的。

  “阿秀,只要有我在,绝不让你受欺负!”堂天忽然在父亲身后大喊了一嗓子,不过,哪儿到哪儿呀?

  “我会用我的生命守护阿秀的,除非我死了,绝不让她受一点委屈!”望川北信誓旦旦的说道。

  “方更但有一日命,神族就绝动不了阿秀一根头发!”

  “阿秀,你说,杀谁吧,明天我就上战场去协助父亲杀光神族这群狗崽子,你说这样好不好?“迪斯番站起身拔出腰间长剑,做了个”怒劈“的姿势。

  “我们也会与阿秀共进退的,虽死无悔!”斯京和浅靖羽也立起了誓言。

  清影秀终于忍不住流下眼泪,忽然看向兰若云,这个时候,虽然知道他一无是处,奇怪的是竟然觉得他最能保护自己。

  可惜兰若云总是无法习惯这种场合:“这个,这个……阿秀……会议过后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全场皆倒。

  “好了好了,大家也别说什么‘除非我死了’这类话!”堂峦心里叹息,知道他们虽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但老想著去和神族拼命是不行的,自己必须要点醒他们,“你们的使命不是只保护阿秀一个人,也不是把自己的命丢掉了就算完成了父辈交给你们的使命。我虽然没有在战场上与他们一起,但我可以体会到他们当时的心情,他们悲痛的不是自己的生命,而是人类的命运──如果有机会逃生,他们绝对不会选择死亡,否则远瞻大人也不会自刎谢罪了,正是因为他知道没有机会弥补自己的过失,才以死亡这种方式来表示他心中的愧疚!所以,你们,一定要以国家为重,个人的荣辱算什么,留得有用之身才可以做出更大的事业!”

  听了堂峦的一席话,众人都有如梦初醒的感觉,不禁一起躬身而起,向著战神格丽丝。兰的雕像一起行礼:“战神会保佑我们!”众人一起大声喊道,感觉心中热血彭湃,受命于危难之时,他们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重愈千斤,从此后,他们的生命将不再属于自己,他们将与裸兰共存亡!

  ※※※

  清影秀为兰若云在会议上的表现不佳感到气恼,会议结束后竟没有理他,当然也不可能和他一起去吃饭,噘著嘴在堂天一群人的簇拥下去城里安抚民心。

  兰若云自感没趣,堂天等见他不来“缠著”清影秀,心里高兴,也不招呼他,扔下他一个人默默的走在乱成一团的裸兰大街上。

  看著充满末日景象的裸兰城,一瞬间所有关于这座城市的回忆全都涌上了心头,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他度过了多少欢乐的时光呵!这是他的家园,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感觉到安心,也只有在这里他才能体会到生存的意义。如果人类灭国了,如果裸兰不在了,那么,即使凭借自己的武功可以生活在任何一个城市,那样还有意义吗?

  人来人往的车水马龙,繁华都市,找不到我的梦──

  是否所有的异乡人都有这种感觉呢,当年在杀手营里,无数次的思念家乡,只有一朝身在裸兰,才有了那种归依感。

  而正是这个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忘怀的城市,神族三百万军队压境,几十万的残兵败将还能挡得了几天呢!

  “不行,不能这样──!”正走在大街上的兰若云猛的喊了起来,惹得身旁的人们一个劲儿的看他,有的人知道他是兰家的唯一传人,恭敬的向他鞠躬,另一些人则骂骂咧咧的说他是“疯子”──现在裸兰城的居民脾气都特别坏。

  什么不能这样,已经这样了还能改吗?

  “哎呀,我以为是谁在这里大喊大叫呢,兰小哥,我可好久没见你了!”一个苍老而快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兰若云回头看时,却是灵光城逃难来的杜老爹,兰若云曾经支助过他一匹马。

  “杜老爹!”兰若云惊喜的叫了一声,他也算是自己的故人了,只是这些天来一直很忙,接连不断发生的事情让他根本没有时间来看望他,不知道他现在安顿得怎么样,“你不是还有个小孙女吗?”兰若云想起了那个容易害羞的杜小妹。

  “那不是来了!”杜老爹远远得指去,兰若云看见一个瘦小的女孩子身上背著个大包袱正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赶上来。看见兰若云,杜小妹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兰大哥!”

  “你们这是要──?”看见他们一副逃难的样子,兰若云其实心里已经明白了。

  “哎,听说神族马上就要攻过来了,爷俩儿卖了‘榔头’这又准备开逃了!”杜老爹无奈的说道,脸上却是笑嘻嘻的。

  “榔头?”兰若云疑惑的看著杜老爹。

  “就是你送我们的那匹马!”杜老爹得意的说道,“这个名字不错吧,我就觉得原先那匹‘黑子’的名字太俗气了!”

  兰若云愁眉不展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杜小妹看他的表情,脸上又羞了个通红:“爷爷,你竟瞎取名字,那么好的马我说就叫‘燕子’嘛!你看兰大哥都笑话我们了!”

  “没有没有!”兰若云赶紧解释,“我只是觉得那匹马卖了还真是可惜!”

  “逃难总得要钱啊,裸兰城现在物价飞涨,粮食都给当兵的吃了,老百姓即使留下来活著也不容易啊!”杜老爹出奇的犯起愁来。

  “其实我们也不想走的,能逃到哪里去呢?”杜小妹伤感的叹口气。

  兰若云头脑里忽然闪过一抹灵光,想起来杜老爹某方面的特长。

  “干脆你们也别逃了,上次老爹不是问我,家里缺不缺管家嘛,不如两位就到兰府住下吧,平时帮我打理一下,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也能帮我看看家!”兰若云想起诺大的兰府如今只住他一个人,不如让这杜老爹祖孙俩时常来给自己解解闷,也热闹一些。

  “好啊好啊,能躲到你家里最好了──!”杜老爹马上答应了,不顾杜小妹一个劲儿的向他使眼色。

  “小妹,你不愿意帮我吗?”兰若云真诚的问道。

  “不是这回事……”杜小妹红著脸急道,“只是……我知道兰大哥是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我怕爷爷……怕我们给您添麻烦!”

  “是我给两位添麻烦,因为一会儿我还要拜托两位一件事情!”兰若云微笑著说道。

  “哎呀,哪有那么多考虑,人家都不嫌我们,我们还摆什么谱儿,走啦!”杜老爹一把夺过孙女儿肩膀上的包裹,拉起她就往前跑,原来他早就知道兰府的所在,其实心里一直惦记著兰若云说过的给他的“饭钱!”──当初从灵光到裸兰的这一路可是他提供食宿的,虽然有了那匹马,但他还是希望能在多捞一些好处!

  ※※※

  让杜老爹祖孙俩在那里惊叹兰府的宽大精美,兰若云提笔写了一张单子,等两个人都安顿好之后,他把这张单子交给杜老爹。

  “您把这张单子背下来,然后站在裸兰广场上按照单子的内容发表演说,我想这对您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兰若云笑呵呵的对杜老爹说道。

  “这就是你要交给我的任务?”杜老爹问道。

  “正是我拜托您的事情!”

  “呵,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说到演讲啊,那真是,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

  杜老爹拿起单子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儿,杜小妹气道:“爷爷,你不认识字拿来我教你!”歉意的看了兰若云一眼,祖孙俩下去研究去了。

  ※※※

  第二天,穿上兰如水一席长衫的杜老爹,打扮成文士的样子,相貌堂堂的站在了裸兰广场之上:

  “哎,瞧一瞧,看一看啊,新出炉的温柔帅男人发表演说啊,不好听不要钱,好听也不要钱啊,完全免费,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儿啊~~~!”杜老爹一开口就拿出了卖山药的架式,全露馅了。

  但也正因为如此,在紧绷的末日气氛里忽然出现了这么一股欢快的情绪,立刻吸引了一群裸兰市民的围观。

  看看人数已经差不多了,杜老爹清清嗓子,发表了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正式演说:

  “人类不会灭亡的,裸兰更不会沦陷,黄湖壁垒还有上百万的军队,而神族也不过这些人马而已。等到我们西线的几十万兵马调过去,我们的军队数目就会超过神族,而且我们有坚固无敌的黄湖壁垒,任凭他神族再多人马,只要守住这里,即使是最厉害的天使军团,那也是插翅难飞。(以下是杜老爹自加话语)哈哈,他神族龟儿子来多少都是死,我们就在城头上射他们,我们大伙儿都去站在壁垒上,一人一口吐沫也淹死他们,实在不行就解开裤腰带,娘亲的,淹不死他我不姓杜!”

  杜小妹看他先前还满正经的背诵著兰若云的话语,越说却越跑题,还说那些无聊的话,赶紧拉了拉他的手臂。

  杜老爹却不管这个,其实是因为忘记了单子上的话,只好自己瞎说:“你们往哪里跑?神族占了这个地方还能让你们活下来?他们是想灭了我们的种!你们就是跑到地底下躲起来,他们也会向拔萝卜似的给你揪出来。还不如我们团结起来跟他们拼了,大家都去当兵,我亲戚兰若云,你们知道吧,就是兰家的后代,正在那里收人,大家快去报名──!”

  虽说是很直白的话语,却给了裸兰市民们很大的启示,况且听说人类在东线还有上百万军队,还不包括西线的支援──他们当然不知道这是兰若云的故意夸大。立时让很多人安了心,只是,不知道这疯疯癫癫的老头说的是不是真的。一起往他手指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兰若云摆了张长条桌正在那里笑呵呵的看著人群。

  大家一窝蜂的挤过去,毕竟是兰家的后人,他那脸上自信的笑容更安定了人们的心里的躁动,纷纷询问他老头的话是不是真的,兰若云点头肯定,立时引起人群中一阵鼓掌,有人当即就报名参军了。

  兰若云请了堂潇来帮忙,又临时雇了几个能说会写的,开始登记,过了一会儿,清影秀一群人巡逻到此,看见这种大场面,马上也参与进来。而杜老爹更是带著几个爱跑爱动的小青年满城乱跑发表演讲,甚至有人跑到城外拦截那些正在出城逃往的难民。

  于是,正在跑的渐渐往回跑,准备跑的停下来看“风向”,没有跑的干脆就报名参军。

  虽然经过东西两线的作战已经让城里的青壮年们愈见减少,但还是有很多刚刚成长起来的小伙子和一直借口年纪大的半百老人加入队伍。而国难当头,往日里胆小的青年男子们也都抛弃了胆怯,准备做一回英雄,保护自己的亲人。

  裸兰城慢慢的恢复了一丝生气,裸兰广场渐渐已经开始热闹起来。

  清影秀满怀深情的看著兰若云,心想:“他不像那些家伙只知道围在我身边发誓赌咒,他是在默默的关心我啊!”

  战争打的是什么呢?是民心啊!如果一个国家没有人民的支持,关于这个国家的战争只能以失败告终,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民能够团结起来一致对外,那么,不敢说这样的战争必胜,至少,有很大的胜算。

  可是,就在裸兰城的人民开始稍稍恢复了一点信心的时候,一个让他们震惊的消息传来了:“迪斯罗利率领二十万帝国护卫军与神弓营组成的精锐部队正从前线赶回来,估计两天后到达裸兰!”

  一丝阴影又笼罩在了人们的心头,硕果仅存的迪斯罗利和堂峦,一个主内一个主外,可是主外的头领却在这个时候赶了回来。”

  一刹时,关于迪斯罗利主动放弃灵光城导致人类惨败的新说法在城里流传起来,都说当时如果迪斯罗利的二十万军队能够守住灵光城的话,帝国重臣们绝对不会集体阵亡。是他,面对神族分出的一小部分老弱残兵就吓得马上退军,他是人类的罪臣,当共讨之。

  当然,关于迪斯罗利忍辱负重,坚持抵抗住了神族几次大的进攻,保护了黄湖不失裸兰完整,这却是莫大的功绩。

  可是,这个时候,他不在前线带领士卒守城,却把最精锐的部队领了回来,他想干什么?

  不管人们如何猜测,迪斯罗利的大军还是在两天后开进了裸兰,整个裸兰城又陷入了一股不安的气氛当中。

  不知道,“国破显忠臣”这种说法是否还正确!

  清影秀看著堂峦的脸色,凝重而担心,一瞬间,她终于猜到是为什么了……

  

第三十一章 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