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风雨欲来

    方更走在前面,心里不确定的“敲起鼓来”,想起一向随和的堂峦竟然说出这样恶狠狠的话:“他要是不答应,或者有一丝犹豫的表情,就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动作一定要利落,不能留下任何痕迹!”

  “真的有这个必要吗?是不是太杞人忧天了!”这样想著,回头看了看身後同样紧张的堂天和望川北,说道:“真的要这样做吗?”

  堂天做出镇定的表情,拍了拍方更的肩膀,露出坚定的神色:“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如果真像父亲推测的那样,我们手里就必须要绝对拥有这支部队,否则……!”

  “为了阿秀,为了裸兰,为了人类,就算是错杀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望川北露出了政客们惯有的嘴脸,让两人心里一愣,随即释然,毕竟,他们的命运已经这样安排了──他们现在就是那些经常身不由己的政客啊!

  留守的十万帝国护卫军,扎营在北城门,一旦有任何紧急情况,这支部队将以最快的速度接近裸兰议事厅,保护帝国的元首们。

  现在掌管这支部队的是方成的老部下,统领云光。而此刻,方更三人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他对此并不意外,他觉得他们来的太晚了──对於帝国留守的唯一一支精锐部队,只有在迪斯罗利的大军开进城才想起来笼络,这不是太晚了吗!

  “云统领该知道我们此来的目的,我想,不用我们再说了吧!”方更盯著云光的眼睛,妄图看到他心里的想法。

  但是云光只是很谦恭的低下了头,朗声说道:“云光是方成总统领一手提拔起来的,自应追随统领遗志,誓死效忠清影家,捍卫裸兰!”

  方更一颗提著的心立刻放了下来,没想到这样容易就解决了,他与堂天和望川北互相对看了一眼,彼此眼中都露出了欣慰的神色。

  “云统领能如此说,方更替先父感到欣慰。同时,小侄已接承父职,还望云统领以後大力协助,不吝指点一二!”方更真诚的说道。

  “总统领客气了,云光但有一日命,敢不克力效命!”云光的态度竟是出奇的恭敬和谦虚,几个人忽然感觉有点别扭。

  “云统领的忠心天人可鉴,就让我们一起为帝国的明天而努力吧!”方更向他伸过手去,云光有些诚惶诚恐的轻握了一下,两人心里都是一颤。

  方更有些诧异的看著云光,他讪讪的笑了一下,目光有些不确定的成分。

  “那麽,云统领是不是……”方更停了下来,拉长著声音,犹豫的看著云光,实际上,他忽然感觉到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杀掉眼前这个人,接管他的部队──这个人太忠心了,反倒让人有一点不安全的感觉。

  而堂天和望川北也有著同样的感觉,这是他们从父辈那里继承到的,政客的敏感,只是在他们掌权之初,少年人固有的软弱和什麽事情都往好的方面想的心态,却让他们犹豫不决,等他们能熟练掌握住人与人之间的这种只靠感觉去判断的方法,那已经是几年以後的事情了!

  “当然当然,这是调动军队的令牌,除了总统领的印信,就只有这块令牌能指挥这十万部队了!”云光毫不犹豫的交出了象征军权的令牌,终於让几个人心里短暂的一丝犹豫消失的无影无踪。三个年轻人脸上都现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那麽,方更先告辞了,以後这十万帝国护卫军还要靠统领在这里打点训练,有事情的时候我自然会通知统领!”方更兴奋而客气的说道。

  “下官恭送总统领,随时听从总统领调遣!”云光弯腰拱手,他已经快四十岁了,能做到这样恭敬著实不易,语气还有些柔和。

  方更点了一下头,三人转身走出军营。

  “你觉得怎麽样?”堂天问道。

  “应该是没什麽问题了!”方更高兴的说道。

  “好像太容易了!”望川北撇了撇嘴。

  “我就说没事的,不过这样也好,其实我们早就应该去接收部队了,我现在可是总统领了,哈哈哈!”方更有些兴奋过头。

  “不过,堂伯伯的分析我们可不能忘记了!”望川北谨慎的说道。

  “大不了再把他杀了嘛,我现在有令牌在手,还怕指挥不了军队!”方更笑道。

  “你以为那麽容易?机会只有一次,云光要不想见我们,你能在千军万马中杀掉他?如果他活著,你这块令牌还不是个废物,那些将领们谁会听你的,记住,我们可从来没在帝国护卫军里有过什麽影响,对於他们来说,我们只是外人!”堂天仔细的分析著,给方更浇了一头凉水。

  “刚才我还真想把他杀了,那样就一了百了了!”方更叹道。

  “是啊,可是,那只是万不得已时才使用的办法,更容易造成军队的****。眼下他既然宣誓效忠我们,姑且信之吧!”望川北乐天的说道。

  三人对看一眼,耸耸肩──其实这样的结果还是让他们很满意的。而堂峦得知这种情况却也不好再分析出什麽了,只能和大家一样往好的方面去想。

  ※※※

  迪斯罗利的二十万大军分散著驻扎在东西南三处城门,而他自己,自从进城以後就闭门不出,只放军队的将领和士兵们在城里自由活动。

  在前线战斗了很久的士兵回到繁华的城市後自然很活跃,三三五五的在城里的酒馆饭庄出入,各种娱乐活动场所也充斥著他们的身影。更有一些有演讲欲的士兵就在裸兰的大街小巷说起了自己的英雄故事──当然,所谓“自己的”大部分还是从别人那里借鉴来的。

  比如,一个士兵口沫横飞的说道:天使军团厉害吧,攻城时从天空中冲下来,擎著巨剑就劈在了我的肩胛骨上,我用骨头把他的剑夹住,抬手就是一刀,削掉了他的脑袋。呵呵,那可是天使啊,打了这麽多场仗还只有神弓营的兄弟能射几个天使下来呢!”有人大惊失色的问他:“那一剑竟然没砍死你,听说天使都是力大无穷,杀敌都是一刀毙命啊!”只见士兵神秘兮兮的从胸口掏出一个铁制酒壶来,已经是砍掉半个的了:“多亏它替我挡了一下!”。於是众人在慨叹过後开始大声的赞扬起这位英雄来,更有许多纯真少女向他暗送秋波,他只假装没看到,其实心里乐开了花。

  与此同时,在大街的另一头,另一个士兵也在唾液横飞的叙述著“骨头夹剑斩杀天使”和“忠勇铁壶舍身救主”的“自己的”英雄事迹。

  其实真正斩杀天使的那个士兵早就重伤不治死掉了,而裸兰城在近一段日子里,铁壶倒成了畅销货。

  另一些士兵宣扬的却是另外一些事情:

  “他们也有父母,也有等著他们的心爱的姑娘,凭什麽就因为他一个人的错误让这麽多人丧命,一百多万人啊,他们背後有多少的亲人在痛哭流涕,又有多少可怜的老人孩子和寡妇因为他们的逝去而孤苦无依!

  清影家,为什麽要派那一个窝囊废上战场,指挥我们这些热血男儿去送命,我们也来自老百姓,难道我们就不是人吗?难道那些盼望著亲人从战场上回来的父母妻儿就低人一等吗?”

  台下,很多在战争中丧失了亲人的百姓,听了这些士兵的演讲,刚开始有人小声啜泣,然後是许多人的哭声渐渐响亮,最後几乎所有人都痛哭流涕了,尤其是那些现在生活没有依靠的穷人们。

  事情的变化是在两天之後,当这些士兵们在鼓舞激昂得民情激愤的时候,某一时辰,一个士兵忽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为什麽清影家现在又派出了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小丫头来统治我们,难道还想让我们用几百万人的生命去尝试这个错误吗?

  台下刹时静了下来,这是一条比较偏僻的街道,在士兵忽然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之後,单纯的人们立时觉得这麽议论很不好。很多人吓得赶紧走开了,除了远处隐隐传来朦胧的人声外,全场简直落针可闻。而那个士兵,狡猾的盯著台下的人群,看著他们面上的表情,露出得意的笑容──人群开始议论起来,都觉得这个士兵说得很有道理,有人又证明似的说道:“何止总领是个十九岁的女孩儿,就连掌管法律、民生、後勤甚至连帝国护卫军的总统领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少年,这些人能带给我们安全吗?他们这麽年轻怎麽可能治理好这个国家?”

  这个疑问很快在全城传开了。街头巷尾、茶肆酒馆以及所有公开和不公开的场合,每时每刻,人们几乎都在重复著这个疑问。裸兰市民们的脸上渐渐在凝重的神色上又多了一种强烈的忧虑,甚至是愤然不平。尤其是那些在各个部门任二把手的官员及其家属,更是表现出一种受了极大委屈的姿态,到处宣扬该由他们继承议事厅的位置,而绝对不会是那些既没资历又没战功的小鬼!

  第五天的时候,第一张“打倒清影家,从新分配权利”的大字报在裸兰广场上贴出。接下来,人们疯狂的用各种形式道出了自己心中的愤慨,然而主旋律却是:议事厅现有的统治层,最主要的是清影秀,要交出权利,退出议事厅!

  而这个时候,堂峦则刚刚拜访完迪斯罗利回到自己的府中,他反复的思考著和迪斯罗利的一番对话:

  “迪斯兄怎麽在这个时候撤军啊,如果兄觉得不堪鞍马劳顿,弟可以代兄出征!”直性子的堂峦马上道出了自己的不满想法。

  “内忧外患,罗利当以内忧为重,为防掣肘,只得率军回征。况且,明西院长深通谋略,又带去三十万部队,只守不攻,坚持个把月还是没问题的!”迪斯罗利振振有辞的说道。

  “兄所说的‘回征’似乎用词不准哦,我裸兰城内并无敌人,何来回征?”

  “谁说没有敌人,罗利不带这二十万军队也不好办事啊!”迪斯罗利叹了口气。

  “敌人?办事?”堂峦虽然主管城市治理,并不善於谋略,但听著迪斯罗利的话语和看著他的表情,知道离自己的猜测已经不远了,只是他没想到,这老狐狸竟然毫不忌惮自己,公开的说了出来。

  “改朝换代总是会遇到敌人的,办这种事情二十万军队还是太少啊,如果不是怕黄湖失守,怎麽也得统领五十万大军才能旗开得胜!”迪斯罗利“哈哈”大笑起来。

  面色铁青得堂峦沈默了好一会儿,冷笑道“凭迪斯兄的个性,即使办这种事情似乎也是太张扬了吧!”

  “我之所以不喜欢张扬,是因为我没有把握。如今我手中有二十万精锐部队,整个裸兰城谁还是我的对手,我难道还怕张扬吗?”

  “迪斯兄,你不觉得对不起远瞻大人吗?”

  “远瞻大人会觉得他对得起那一百多万的战场冤魂,和他们身後上千万的悲痛的亲人吗?当初我等上言,让大人放弃林殿下,守住黄湖──就因为他的一意孤行,百多万的生命已化作尘土矣!”

  堂峦叹了一口气,知道迪斯罗利说的是实情,却也不好反驳他。

  “所以,我希望堂兄能和我一起做这件事情,凭我们两个人的威望,清影家族虽然很大,但直系里也只有清影秀那个小丫头,兰家的人更是白痴一个,不足为虑,我们是手到擒来。到那时候,我们也不用立什麽统领,只要在议会里分派一些主管各个部门议员就可以了,只有这样才能团结裸兰市民,打退神族的进攻。堂兄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此时此刻,这样做才是最明智的!”迪斯罗利阴险的看著堂峦。

  “那有什麽区别,议员分管各部门,最後还是要听你这个议长的,只不过是换了个名称而已!”心里这样想著,朗声问道:“迪斯兄不再考虑一下了吗?”

  “堂兄不该再问这麽幼稚的问题了!”迪斯罗利冷笑道。

  “堂峦世代效忠清影家,问心无愧。此次失败是全体统治层的错误,是我们没有辅佐好大人,与清影家的统治并不矛盾,况且,历史上的清影家对人类付出过很多,也有过巨大贡献,堂峦绝不忍心叛之!”

  堂峦铿锵有力的回答,完全在迪斯罗利的意料之中,所以他并没有意外:“那麽,堂兄,我们将会是敌人了!”

  堂峦站起身,向门口走去,忽然回过头来:“迪斯兄办这件事情的过程当中,堂峦将是最大的障碍!”

  “好说好说,我将尽力祛除这个障碍!”迪斯罗利站起身一拱手,冷冰冰的说道。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激烈的对视了一下,堂峦知道,他已经成了裸兰城里最不安全的人物。

  城里乱成了一团,各种“打倒清影家”的口号随处可见,人们的话语里已经对清影家族深深的绝望,只希望他们快点下台。

  就在堂峦思考著怎麽对付迪斯罗利的时候,清影秀一干人躲在议事厅里商量著对策,而迪斯番在父亲带军回城之後,突然就从议事厅里消失了,这更证实了堂峦的猜测是正确的。

  民众的****,叛军的压境,每个人都愁眉不展──只有兰若云在那里埋头写著什麽。

  “若云,都什麽时候了,你还在写诗吗?”堂天不满意的埋怨道,清影秀也嗔怪的看著他。

  “哎呀,我哪是那麽没心没肺的人,还是老办法!”兰若云把手上写完的单子传给几个人看。

  只见上面写著:

  “79年,“平民暴动”,清影家立国,於凌蒙大陆开创统一自由之人类国度。推翻了“横天王朝”残暴统治的清影家给了人类一个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环境。

  198年,神族第四次入侵,清影家带领人类反抗,丧失子弟兵七千人,家族人口损失过半,为保护人们安全撤退,清影家十七名大将阵亡,人类安全撤退到清风大陆。

  375年,兽族攻入荒芜大陆,清影家组织“自卫反击战”,同年,神族第九次入侵,清影家两线作战,曾经辉煌一时的大家族於是役凋零,子弟兵部队全部丧生,仅余下老弱病残三十人,带领人类退入望天大陆。

  687年,神族第十六次入侵,兽族从荒芜大陆上在格丹高地夹击,刚刚中兴起来的清影家族再次陷入几被灭族的境地,优秀将领二十四人阵亡,这也是历史上“二十四勇士“的故事,至今仍在民间流传。

  1009年,神族发动第三十六次进攻,占领了裸兰大陆的兽族从後方夹袭,清影家族奋力抵抗,重用伟大的战神格丽丝。兰,打退神族的进攻,把兽族赶出裸兰大陆,人类放弃望天大陆,进入裸兰大陆,迫使神族签订《人神互不侵犯条约》,带给人类二百多年的和平时光。而直系的清影家族仅余下二人,香火欲灭。

  1182年,神族第三十七次进攻,清影林殿下率军抵抗,被围於昌桥城,断粮达十七日,宁死不降。总领清影远瞻御驾亲征,大将军清影远征从西线千里迢迢赶回助战。“昌桥之变”,清影家三名主要男性成员全部遇难,仅余下弱女清影秀。

  本应是花季年华承欢父母膝下的她,不禁要忍受丧父灭族之痛,还要坚强的抗起拯救人类的重担。而最让人心寒的是,千年来一直被清影家护佑的人类,不但不支持她,竟要亲手毁掉这清影家唯一的继承人,呜乎哀哉,於心何忍啊!

  以上,仅列出具体的千年来人神战争的转折性战役,而清影家带领人类与神族兽族所进行的战争又何止这几次而已,难道人们就这麽容易忘记他们的功劳?!难道人类就这样的绝情!?

  吾等身为人类,为此等行为所极端不齿矣,愧为人类,愧对清影啊!

  总军师:兰若云”

  清影秀看著这张单子,早已经哭成了泪人,虽然一直坚强的她在战场上可以无情的面对敌人,可是当清影家只剩下自己一个,她是那麽的孤独无依,而一直信仰“清影精神”的

  人类又在这个时候叛变,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祖先为人类付出了多少生命和鲜血。

  这不禁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委屈,也是一种被历史遗忘的不甘──再坚强的女人,难道她不应该以哭泣来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委屈吗?

  “我们也来签名,让那些愚民知道我们是与清影家共存的,要推翻清影家,对不起,先杀了堂天吧!”堂天虎目含泪,激动的在单子上写下自己和父亲的名字。

  方更几个也一一签名,斯菲浅靖羽更是陪著清影秀落泪,一边颤抖著手写下自己的名字。

  其实何止是清影家,他们的祖先为了人类也付出了多少代人的热血青春啊,而兰家,更是在人类灭种之际出了一个战神,相信再健忘的人也不会忽略这个家族的功劳。

  “我准备派杜老爹把这个单子背下来,在城里演讲,与那些唱反调的士兵争夺民心,他一个人不够,我们还要找一些忠於清影家的人类进行这项举动!”兰若云冷静的说道,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激动──他已经渐渐有乃父之风了,在****的年代里,总应该有人头脑清醒吧。

  “不,这些单子多抄一些,一边让杜老爹组织人手宣传演讲,一边我们大家亲自出去发传单,这样才更贴近民众!”堂天认真的说道。

  “那更好了,我还怕你们放不下架子呢!”兰若云哂笑道。

  “臭小子,都什麽时候了还放不下架子,不过还好你知道的历史多,否则我们和阿秀虽然很委屈,却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是一条好计策!”方更真心的赞叹道。

  “看来总军师发威了,希望若云快些进入状态,现在我们最需要的就是智慧了,只有堂伯伯一个人是不够的!”望川北说道。

  “我们大家应该群策群力,一定能度过这个难关!”斯菲坚定的说道。

  “阿秀,不用担心,至少还有我们支持你!”浅靖羽拍著清影秀的肩头安慰道。

  清影秀抬起头环顾周围的好友们,想说什麽却好像被什麽堵住了喉咙,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对他们点点头,好一会儿才轻声吐出一句:谢谢!

  兰若云看著她轻轻的笑了,为了这个眼前的女孩儿,自己还有什麽不能为她做呢!

  而清影秀,目光停在兰若云的脸上,眼神里充满了情意和希望,良久,直到──

  三声整齐的咳嗽在议事厅的空间里响起,清影秀回头看了不满意的堂天三个人一眼,脸上一红,低下了头……

  

第三十二章 风雨欲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