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潮

    杜老爹专门挑了一些大嗓门的小夥子,责令他们一字不差的把兰若云写的那张单子背熟,又特意进行了一番“表情突击训练”,让他们在演讲的时候做到睚眦愈裂、义愤填膺甚至痛哭流涕的表情。那种悲愤的样子就像是死了老娘被人鞭尸一样,天下最抠门的吝啬鬼被人欠钱时的表情也绝没有他们表演得逼真。

  就是这一队经过特殊训练的“演讲敢死队”雄纠纠气昂昂的开进裸兰的大街小巷,而杜老爹则亲自率领两个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占领了裸兰广场,看见哪个方位有兵哥哥在进行“反清影家洗脑宣传”,他马上挤过去,领著两个徒弟,三个人的高分贝嗓音立即抢下了所有大兵的风头。

  而他们所讲的内容也确实悲壮惨烈,听的老百姓们一个个汗流浃背,羞愧得到处找地缝想钻进去。而杜老爹年纪一大把,高声哭喊著的煽情演讲更让许多听众陪著他一起落泪。历史的沧桑,民族的无奈,人类的退步,倍受神族兽族欺凌的往昔,一股脑的全被杜老爹这一群人喷著唾沫星子抖了出来。许多人痴呆呆的站在太阳底下陷入了这痛苦的回忆,祖先们的遗志,收回七大陆的理想,一瞬间让裸兰市民们心血彭湃,也因此自然而然的想起了历史上清影家族的好处。悲己怜人,大部分的人都开始埋怨起自己的愚昧和无知了──普通百姓们往往就是这麽容易被一种思想所操纵,他们没有忘记片刻之前还争著吵著要把清影家赶下台呢!

  而当清影秀一席白色孝衣,在兰若云和堂天等一群年轻人的簇拥下出现在裸兰广场的时候,人群立时鼎沸起来,你推我挤的围了上来,准备当面向这清影家唯一的继承人表忠。

  清影秀站上高台,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还抹了一把眼泪,在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她显得那样的孤独,那样的无助,那样的想让人帮她一把……

  当裸兰市民们看见台上这柔弱的美女,正滴著晶莹的泪珠看著自己,眼睛里仿佛有一缕缕的丝线将他们的心牢牢捆住,让他们不由自主的狂热起来:“支持清影家族,与神族征战到底!”

  “清影家族永远是我们的庇佑者,我们也甘愿为清影精神抛头颅洒热血!”

  “清影秀是我们的女神,为女神而战!”

  “女神万岁,万岁女神,清影秀万岁,清影精神万岁,人类万岁!”

  有些青年男子更是马上就暗恋上了台上的这位美女,自作多情的以为她正在对自己笑,刹时一股热血直冲脑际,於是别有用心的大喊起来:“啊,女神,请接受你的骑士的性命,从今天起,他属於你了!”

  “别拦著我,我要报名,我要参军!”

  “哦,清影秀,好美,呜呜……谁再说她一个不字,老子跟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终身不娶,非你莫属,我的心滴滴流血,哦,冤家!”

  “我愿为你死,我愿为你亡,我愿为你颓废,我愿为你荒唐!”

  “……”

  於是,清影秀轻轻的往台上这麽一站,风靡万千,马上收回了一部分民心,而杜老爹的激情演讲和传单更是让半数以上的裸兰市民马上“墙头草,随风倒”的站在了清影秀这一边。

  当然,那些在战争中死了亲人的人和执拗自身利益的当权派却顽固的不肯妥协,於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裸兰市民渐渐分成了“支持”与“反对”的两派,两派人马各自形成了自己的组织,开始进行了公开的辩论,《裸兰早报》成了两方交战的最主要阵地:《没有硝烟的战争──裸兰一日,本报记者惊呼:好害怕呀!》《土门厅事件,反对派窃听大暴光──据目击者称,发现粘有不明物体的蓝色短裙》《三名神秘男子对反对派大楼进行“自杀式”进攻,“女神护卫联盟”宣布对此事负责!》《给清影秀的一封信──三十三名男子签名血书大公开》《反对派又出高招,酒吧********招徕顾客进行政治宣传》“……”

  迪斯罗利按捺不住了,在他的嘱意下,士兵们宣传“反清影家”的思想,从而导致如火如荼的政治场面,这都在他的意料之中,然而他没想到,对方争夺思想阵地的方法却更高明,正在把民心逐渐拉了回去。

  他决定现在就发动,“夜长梦多”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马上召开议会,把那些心怀不满的各部门二把手全都秘密吸纳进议会,一起密谋篡权夺位,而裸兰城大部分的实际权利如今都已经操纵在了议会的手里。

  後勤处副处长牛拉死在自己的浴室里,标志著迪斯罗利夺权行动的开始。

  牛拉是效忠於清影家的老臣,连浅靖文宇在世时很多问题都要请教这位老人,而他一直也是一个低调的人。很明显,迪斯罗利的在威逼利诱无效的情况下只有痛下杀手了,也有一种以儆效尤的目的。

  “牛拉之死”立即在裸兰城里掀起了轩然大波,人们无法忘记经常在黄昏里看到的那个踟躇在裸兰街边的和蔼老人,而他竟然身中十三刀,被人残忍的杀死,做了政治斗争的第一个牺牲品。

  而此刻坐在议事厅周围的这些青年人,都静静的看著堂峦。牛拉的死第一次让他们体会到了政治的残酷,这是最赤裸裸的血腥斗争,他们无法适应,只能不知所措的看著堂峦。

  其实迪斯罗利不来议事厅参加会议就已经证明了他的野心,但那时他只是躲在暗处,没有把争斗公开化,当他真正出手的时候,危险的气息便已经在裸兰的上空织成了一张网,让这些青年们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而堂峦,本身并不是兰如水那个类型的人,阴谋和算计并不是他的长处,他唯一能给他们的意见就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所以,斯菲和浅靖羽都住进了大将军府,而堂潇更是寸步不离的保护著兰若云。

  本来堂天也想住进兰府的,但兰若云却担心堂峦的安危,力主堂天留下保护父亲,不但如此,他还让望川北和方更也住进堂府,这个时候,如果再失去堂峦,他们简直不敢想象以後该如何与迪斯老贼做斗争,毕竟,老一辈人的存在让他们有了心灵上的依托。而兰若云自己,他不相信在人神战争的这个大前提下,迪斯罗利敢对兰家的人下手。

  牛拉的被害,使後勤部正常的工作立刻乱了起来,原先,浅靖羽只需要和牛拉打个招呼,所有的事情就会被处理得妥妥当当,而此刻,浅靖羽必须亲自上阵,一方面防止後勤部内部有人趁机夺权,另一方面,东西两线战场的後勤需要也必须及时解决。

  而斯菲,正在做民生处副处长占丝的工作,这个中年妇女现在犹犹豫豫,不知道该投向那边才好。两面的人都在拉拢她,在忠心与权利之间,她无法选择,只好中立,对哪一方面都不得罪,而斯菲,此刻就是想让她改变立场投向自己这面。

  监察处副监察长早就跑到迪斯罗利那边去了,望川北每天在监察处都要受一些窝囊气,他这名义上的监察长根本不能指挥动任何一个属下。

  方更此刻也是心有惴惴,因为外界盛传帝国护卫军的云光统领是迪斯罗利的人,那十万帝国护卫军早已经效忠迪斯家了。眼下,方更这方面是最紧急的了,如果没有这十万军队,议事厅里的这些“帝国重臣”们就毫无保证,迪斯罗利可以随时发动军事政变,夺取帝国的统治权。

  所以,此刻,众人商量的不仅是“牛拉之死事件”,更重要的是如何掌控住这十万部队。

  “不如让派一个人拿著令牌去试一试,如果可以调动军队的话证明云光是效忠我们的,反之,只有想办法──!”兰若云挥掌做了个砍的动作。

  众人没想到这样的话竟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一瞬间隐隐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些兰如水的影子,坚定而沈稳的表情一直是兰家的优秀品质。

  方更找了手下一个副统领,让他拿著令牌去调一万帝国护卫军来保护议事厅,众人焦急的等著。从议事厅到北门军队驻地只要半个小时,他们却感觉过了半个世纪。而方更更是後悔当初没有杀掉云光,长痛不如短痛,即使那时候很多军队统领会不服,但至少会有一部分人是效忠清影家的,可如今──当众人看见那个副统领回来时沮丧的表情时,心里立时凉了半截。

  “怎麽回事?”方更颤抖著声音问道。

  “云统领拒不见客!”副统领的回答彻底让他们绝望了。

  “怎麽办?”大家又一起看向堂峦,清影秀却盯著兰若云,她现在感觉只有他才能想出好办法。

  果然,堂峦叹息了一声:“如果当初杀掉云光就容易解决了!”这句话等於没说。

  “现在杀掉他也是完全可以的,只是,也许不止要杀他一个呀!”兰若云若有所思的说道。

  “现在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云光肯定有了防备,躲在十万部队中不出来,我们能把他怎麽样?!”堂天泄气的说道。

  “如果他死了,方更必须在第一时间赶到,才能把乱成一锅粥的帝国护卫军接管过来!”兰若云翻著眼睛,不经意的说道。

  “别说他会活的很好,就算他死了,以迪斯老贼现在在军队中的影响,我们也没办法比他先知道啊!”方更简直要哭了,自己说要保护清影秀,却一时心软,放了云光那家夥一马,结果现在,堂堂帝国护卫军的总统领,保护不了自己的梦中情人!

  方更说的是实情,大家心里也都明白,此刻,丧失了军队保护的要员们,陷入了绝望的沈闷之中。

  外面传来一片吵嚷声。

  “你瞎了眼睛,难道我们进议事厅也要先通报,滚开!”迪斯番趾高气昂的讨厌声音在外面响起,众人同时心里一惊。

  接著似乎是武器相撞的声音,议事厅的大门“砰”的被撞开了,一个卫兵满脸鲜血的扑了进来,倒在地上不动了。迪斯番提著一把沾满了鲜血的长剑,昂然走了进来,他身後,迪斯罗利一脸微笑的看著议事长桌周围的众人,然後走到自己的坐位旁边坐了下来。

  “啊,好久没有坐这个位置了,还真有点陌生,不过,现在我还真不愿意坐在这里!”迪斯罗利看向清影秀,“阿秀小姑娘那里坐著很舒服吧,哈哈哈!”

  众人一起变色,堂天、方更和望川北“嗖”的一声站了起来,拔出腰间长剑,堂峦赶紧拦住,示意他们坐下。

  几个人怒气冲天的坐下,眼中愤恨的火焰却已经把迪斯老贼烧死一千次了。

  “迪斯兄此刻应该在议会里商讨大计啊,怎麽有空跑到议事厅来!”堂峦心平气和的问道。

  “堂兄此言差矣!在议会里开会是罗利的本职工作,来议事厅却也是与工作相关,这里议长的位置可不是预备著看的!”迪斯罗利依然微笑著说道,显然心里快活至极。

  “迪斯兄,你既然已经决定张扬著来办事情,就不要再假惺惺的说这些无聊的话,说吧,你来这里想干什麽?”堂峦不耐烦的看著迪斯罗利,真想上去咬他一口。

  “哎呀,堂兄这是在鼓励罗利变得残忍了。也罢,人生苦短,我们一定要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顿了一顿,看著清影秀,不带感情的说道:“议会一致通过弹劾决议,认为清影秀小姐已经不适合再继续领导裸兰了,所以,从明天起,所有权力将直接归议会所有,议事厅自动解散!”

  “你──!”清影秀面色惨白的看著迪斯罗利,想著祖先创立的政治体制,执行了几百年最高决策的神圣的议事厅就要毁坏在这个人的手中,她气得真想一刀杀了他。

  “迪斯兄,据堂某所知,议会是没有弹劾总领的权力的!”堂峦沈住气,依然很平和的问道。

  “是议会成员们新成立的决议,已经全票通过了,堂兄不必再怀疑!”迪斯罗利奸诈的说道。

  “只有监察处和议事厅共同协议商定,才能修改宪法,议会有什麽权力涉及法律提案,你简直是在放屁!”气得满脸通红的望川北竟然破口大骂,年轻人的沈不住气表现的一览无遗。

  “你嘴里给我放干净点!”迪斯番挺著长剑恶狠狠的看著望川北。

  迪斯罗利向儿子挥了挥手,示意无防,但脸上的微笑却已经不见了:“议会是没有这个权利,但是我手中的三十万军队就有这个权利!”迪斯罗利“腾”的一声站了起来,“你们现在什麽也没有了,云光的十万军队早在我还在黄湖的时候就已经宣誓效忠我了,可怜你们还如在梦中,哈哈!”

  众人面面相觑,原来一直被这老贼玩弄於股掌之中,最可气的是云光那个混蛋,表演得惟妙惟肖,让大家都上了个大当。

  看著敌人茫然若失的表情,迪斯罗利又微笑了起来“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挽救,但是,我要和清影秀小姐一个人谈一谈,是否请大家回避一下!”

  旁边的迪斯番忽然喘息加剧,面色潮红,含情脉脉的看著清影秀……

  “我们先出去!”堂峦向几个年轻人挥手道。

  “阿秀很危险,我不出去!”堂天固执的不肯离开清影秀,而其他几个人也坐著不动,只有兰若云,嘴角还挂著他那招牌笑容,无所谓的起身欲走。

  “我迪斯罗利还不至於在这个时候下手,放心吧,我是谈一些私事!”迪斯罗利高深莫测的说道。

  堂天几个人看了看迪斯番那恶心的表情,又听他说是私事,更加不肯走了,直到堂峦大声的咆哮起来:“都给我滚出去!”

  在他心里,只要有一丝机会保住议事厅,就有机会东山再起,偏偏这些年轻人为情所困,不顾大局,这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吧!

  几个人不情愿的跟在兰若云身後走出去,却都守在门边,把耳朵趴在门上认真的听著。

  过了一会儿,就听“崩啷啷”一声响,清影秀用愤怒的声音大喊道:“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拿面镜子看看你那德行吧!”

  大门打开,清影秀满脸通红咬牙切齿的走出来,手里还拎著自己的长剑,忽然又回过头来大喊:“我死我活,我自己的命运,你迪斯家想搞掉清影家,尽管放马过来好了,清影秀可杀不可辱,皱一下眉头都不算是清影家的人!”

  迪斯番沮丧的追出来:“可是那‘蛋糕情缘’──!”

  清影秀猛的把长剑抬起,剑尖上射出一股凌厉的剑气:“你再胡说信不信我杀了你!”

  迪斯番痛苦的蹲下身,抱头痛哭:“阿秀,我好喜欢你,你为什麽要这样不理我!”

  迪斯罗利随後出来,上去踢了儿子一脚:“没出息的东西,给我起来!”

  转过头又对清影秀笑了一笑:“我给你一天考虑时间,明天这个时候,如果你不答应,清影家从此在历史上消失!”

  清影秀怒目瞪著他,不发一言。

  迪斯罗利拉起还在哭哭啼啼的迪斯番,转身离去,似乎说了一句话:“放心,她早晚都是你的!”

  众人差不多已经猜到迪斯罗利的条件是什麽了,但还是不约而同的看向清影秀,希望在她那里得到证实。

  清影秀低著头,怒气未消,冷笑道:“老贼让我嫁给迪斯番那个白痴,只要我答应,就可以保留议事厅和我名义总领的位置!”

  “这两个狗贼,真不要脸!”堂天气哄哄的骂道。

  “真是一只大赖蛤蟆,阿秀骂得太好了!”望川北解恨的说道。

  “什麽时候能轮到他,就算是#¥!%¥%!”方更脸一红,含糊不清的说著什麽,惹得堂天和望川北不满意的看著他。

  “不过,这也不失一个好办法啊!”兰若云笑呵呵的说道。

  失魂落魄的清影秀猛的抬起头,一道如电的目光仅仅锁在兰若云的身上。堂天几个人更是眼中窜出了怒火,狠狠的白了兰若云若干眼。

  “啊哈,别误会,我只是说是个好办法,又没说一定要这麽办!”犯了众怒的兰若云讪讪的说道。

  “我觉得若云的分析很对,也许可以先答应他们来拖延一下时间,兽族那面的厉抗统领肯定是支持清影家的,只要让他回军一定可以诛灭迪斯老贼!大不了我们放弃微山堡,退守到劳森壁垒!所以,我想阿秀应该为了大局而做一下牺牲”堂峦从大局上分析,觉得目前也只有如此了。

  清影秀眼中一股茫然的情绪闪过,自然而然的望向兰若云:“兰军师,你觉得这条计策可行吗?如果你也同意的话,我愿意做这个牺牲!”

  兰若云呆呆的看了她一眼,感觉她眼睛里有千言万语言,而最浓重的,竟然是一种混杂著“考验”在里面的不确定情绪。

  而堂天几个人,则握著拳头,威胁的看著他。

  一瞬间,空气似乎凝滞了,他仰起头,舒了一口气,他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呢,似乎,已经不用思考了……

  

第三十三章 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