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合作

    夜色渐浓,微雨打在火把上发出“嗤嗤”的声音,裸兰城几乎全民出动。暴怒的人群汇聚成汪洋大海,将裸兰城淹没了,更不断有江河湖海融入其中,很快,百多万的游行示威群众包围了以议事厅为中心的内战战场。

  “停止内战!”的口号声如惊涛骇浪,一波波的淹向战场中正激战的双方军队。人群的外延一直延伸到裸兰城外,使双方的後备部队无法动弹。而战场中,受反战思想影响的士兵们更是军心动摇,渐无斗志,不知道是谁先停了下来。接著,以战场中心为分界线,两方士兵戒备著,一步步的向後退去。军法处的监督部队也无心再砍杀自己人了,跟著他们一起後退,在战场中央逐渐形成一条丈几宽的分界,双方几千名士兵隔著这条分界线对望,战场上不闻兵戈交击之声,只剩下伤者的呻吟和双方士兵往下抬走尸体的忙碌声。

  而外围的游行群众,此刻的喊声也渐渐弱了下来──当双方战争的时候,他们迫於激愤奋而起之,可一旦战争止歇,他们又没有勇气敢於真正起来夺权,况且,他们也知道,这个时候真正把权利交给他们,谁又有能力带领他们打退敌人的进攻呢!杜老爹肯定是不行的,此刻他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如果让清影秀他们发现是他领的头儿,肯定知道这是兰若云在背後搞鬼,因此,当民怒一起,杜老爹便把领导任务交给了自己的宣传队,领著杜小妹回兰府换衣服去了,年纪大了,这次可把他累坏了!

  迪斯罗利在迪斯番的陪同下跃众而出,看向对面正走过来的清影秀一干人。双方停在分界线的正中,此刻似乎应该说些什麽。

  “阿秀侄女似乎还很执拗啊,你难道没有看到民心所向吗?”迪斯罗利阴测测的说道。

  “这句话正是我想对迪斯伯伯说的,您该觉悟了!”清影秀不卑不亢的反击。

  “图呈口舌之利似乎并不利於事情的解决!”迪斯罗利冷笑著说道。

  “所以我不愿意像迪斯伯父一样竟说些废话!”清影秀的回答令堂天几人心里大叫痛快。

  “你──阿秀,我劝你还是答应我们的条件,以免死伤人命!”迪斯番依然不死心,有些沈醉的看著清影秀。

  “滚回去!”堂天和方更一起大喊道,望川北则举起大刀威胁的虚劈著。

  迪斯罗利伸手拦住正要冲过去拼命的儿子,不动声色的说道:“眼下的形势,不如问问百姓们的意见!贤侄女以为如何?”

  清影秀看看堂峦,堂峦微微点头。

  “好,我们也正有此意!”清影秀表示同意。

  一个干干瘦瘦的小夥子被民众推举出来,他们找不到杜老爹,只好把他最得意的弟子,这个叫做孟三的年轻人拽了出来。但是很显然,他早已经有了准备,当然是兰若云教给杜老爹,然後又由杜老爹转教给他的。

  只听他说道:“我们要成立民众大会,监督议会选举,议会恢复下议院,下议院由百姓推举代表组成。上下议院选举的总结果就是当今的统治者,也是我们民众共同信服的,否则,我们将发动起义──!”

  “行了行了!”迪斯罗利打断他的报复性言论,“不过下议院两百多年前就已经关闭了,下议院的席位难道还是二十四席?”

  “当然,要和现在的上议院一样多,这是规矩,不能更改!”孟三惶惶的说道。

  迪斯罗利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控制了上议院里的十八个席位,而对方只有兰家、堂家、方家、望川家、斯家、浅靖家这六个席位。自己多出十二席,如果下议院里再有六席以上的拥护,那就赢定了,这应该不难!”

  想到这里,他点了一下头:“好,这个提议我接受了!”然後挑衅性的看著清影秀这一方。

  清影秀几个人也在商量,感觉自己这一方很吃亏,本身迪斯罗利掌控著议会,上议院是不可能有人支持己方了。那麽,下议院就必须要有十八席以上拥护自己这一方才算稳赢。清影秀求助的看向堂峦,堂峦皱著眉头在沈思,她想找出兰若云,却发现他根本不在周围,这更让她心里难过,知道兰若云因为自己不听他的见议而生气,此刻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你们打算怎麽选举下议院的议员?”堂峦抬起头看向孟三。

  “是由这次游行的几个领队和城里几个大家族的代表组成!”孟三恭敬的回答道。

  “哦?”迪斯罗利忽然看向孟三,小声道:“那麽阁下也是下议院议员之一了!?”

  “那是当然!”孟三有些得意的回答道。

  “以後我们可要多亲近亲近,回头到府上拜访,请问府上……?”迪斯罗利立刻拿出了政客的鬼脸,想要笼络住孟三。

  “不才现在住在兰府,呵呵!”孟三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

  迪斯罗利立时倒吸了一口气,忽然感觉到这整个计划全都是针对自己的一个阴谋,兰若云那个小子最近的活跃他也曾听说过。但他实在不敢相信当年那个疯疯癫癫的小子会搞出这麽高明的一招来对付自己,况且,如果真是这样,孟三也不应该把这个事实说出来啊!

  “是兰军师的府第?”迪斯罗利想要得到证实。

  “正是!”孟三的回答让迪斯罗利的心彻底凉了,他马上想反悔,不同意这个提案。但随後孟三趁清影秀几个人在商量的空当,低声又向他说了一句话:“兰少爷在府里等候迪斯大人的拜访,共商大事!”

  “哦?”迪斯罗利心里惊诧,小声道:“难道兰少爷他……?”

  “大人去了自然知道!”孟三神秘的一笑,退到清影秀那边:“不知各位商量好了没有?”

  “我们有一个条件!”清影秀朗朗的说道。

  “是什麽条件?”孟三问道。

  “下议院的议长也要承继两百年前的传统!”

  “两百年前的传统?”孟三和迪斯罗利一起惊呼。孟三是不知道这个传统是什麽,但迪斯罗利则是想起了那一段历史──下议院议长,那是由总领卫队队长封凉兼任的。

  只不过,战争过後,下议院的职责已经不是很明显,而且封凉本人好武恶文,让他兼任下议院议长只是表彰他的功劳,实际上他也做不来。因此,还是他主动见议取消下议院,然後专心守住自己的卫队队长本职。

  等到後来的两百年间,封凉去世,封家人才凋零,只是在军队中任些闲职。从来没听说过封家还有什麽高手,可是如今清影秀这样说,显然是封家还有一股力量潜伏著,这倒是他没有想过的。

  “封家还有什麽人吗?”迪斯罗利疑惑著问道。

  堂天拽过躲在自己身後的封远:“他是封凉的五世孙,怎麽能说封家无人?”

  封远显然没怎麽见过这种大阵仗,不好说什麽,只好一挺胸,露出一种不屑的笑容,然而迪斯罗利看来,那笑却是高深莫测的!

  他疑惑著,看向孟三,孟三向他点了一下头。

  迪斯罗利心道:“假如这是一个阴谋的话……大不了再发动一次军事政变,只不过晚一天而已,即使那二十万步兵赶到,分出十万骑兵也完全可以聚歼之,对我没有丝毫影响。可是如果这不是阴谋的话,我倒是可以趁此机会收服民心……!”

  “让开让开,紧急军情──!”就在迪斯罗利正沈吟之间,人群被一队骑兵冲开。当先一员将领滚鞍落马,走进场中,看到这种大场面,他心里也是一惊。

  猛然见到正在对峙的清影秀和迪斯罗利,他呆了一呆,不知道该向谁禀报才好。一方面,黄湖原来的守备军让他争取迪斯罗利带回来的五万神弓营,另一方面,明西请求总领派大兵支援。前线两路部队虽然政见不同,但因为共同抵御敌人,倒没有形成什麽派系之分,原则上还是支持清影家的。但在迪斯罗利守卫黄湖的那几个月,现任的很多军官都是他提拔上去的,因此,这些人还是心向迪斯家的,但是一些老将领却依然效忠清影。所以,现在这种微妙的关系其实纷纭复杂,只有在裸兰掌握实权者才能一呼百应,否则,以迪斯罗利现在的情势,即使有人想要跟著他,可是他原则上还只是个篡权者,难以服众。这也是他为什麽不惜发动内战来夺权的原因。

  尴尬的将领思考了这其中的一些厉害关系,想不通,干脆一股脑的胡乱报告一通:“神族发动大规模进攻,天使和异人部队已经全部出击。原守军伤亡惨重,明西院长带领的三十万海军不善於守城,目前紧靠三千多名军事学院的学生领著残兵们在苦苦支撑,请迪斯大人把五万神弓营尽快派回去支援,请议事厅派遣後援部队立刻出发支援东线,否则,不日内黄湖必将失守!”

  这个将领还是蛮聪明了,省略了“总领”这类敏感的称呼,只用“议事厅”来代替。众人也没有注意他的苦心,都被这个坏消息惊得呆住了。

  人群中消息不胫而走,立刻又哄嚷起来,催促双方赶紧决定,立刻援助前线。

  “好,就同意你们的条件!”迪斯罗利终於点了头儿,众人都松了口气。

  “今夜连夜选举出下议院的议员,明日一早就在此处召开民众大会,各位还有什麽意见吗?”孟三看看迪斯罗利和清影秀两方,见他们都没什麽反应,又道:“那麽就请各位明早来此处参与选举,事不宜迟,我们分头展开,告辞了各位!”

  孟三带领著平息了一些怒气的人流去选举他们的议员,两方面的军队暂时撤回本营去修整。清影秀也不和迪斯罗利打招呼,冷笑一声转身就走,轻声的对封远说:“去给我查查那个孟三的底细!”

  ※※※

  迪斯罗利刚走进兰府,兰若云已经从府里迎了出来:“啊,迪斯伯伯,如果小侄没记错,迪斯伯伯可是有十几年没有登过兰府的门儿了!今日光临,兰府蓬荜生辉!”

  “兰军师客气了,兰府战神故居,人间圣地,罗利怎敢以贱躯轻渎,此刻重临,实在是我的幸运啊!”两个人虚伪的笑著,客气的拉著手,亲密的登入大厅,分宾主坐下,迪斯番跟在後面却眼光恶毒的看著兰若云,兰若云只作不见。

  “不知兰军师让手下相召,有何要事相商?”迪斯罗利开门见山,倒是大大出乎兰若云的意料。

  “迪斯伯伯说什麽呢?!若云从未托人相召啊,我还以为是伯伯感念家父故交,来兰府怀旧呢!”兰若云笑嘻嘻的说道。

  一股冷气从迪斯罗利的头顶直灌下来,迪斯番更是气得就要拔剑,如果这是一个阴谋的话,迪斯罗利就迫不得已第二次起兵了,但那时,主动权已经不在自己手上了。绕是他如此老谋深算处事冷静,此刻脸上也失去了笑容,冷冷道:“兰贤侄,这可不是闹著玩的,你知道戏弄老夫的後果是什麽吗?”

  “迪斯伯伯息怒,我是没有派人叫过你,这一点您一定意会错了。因为如果是我派人叫您的话,您就没有选择了。反之,您大可以决定当初是否答应那个条件”看了看迪斯罗利愈见难看的脸色,又道:“不过迪斯伯伯想要的东西却一样也不会少!”

  迪斯罗利仔细一想,孟三确实只是说“兰少爷在府里相待!”但却没有说让自己一定要去,换句话说,兰少爷是在等著,但您老人家去不去可是在您自己的选择。如果不去,完全可以在裸兰广场上接著打,没人拦你!

  但此刻,他又说可以给自己想要的东西──迪斯罗利第一次领教到兰若云的高深莫测,虽然自己自负心机诡秘,却也猜不透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麽药。

  “那我们爷俩是不是此刻就应该告辞呢?”迪斯罗利站起身做了个欲走的姿势。

  兰若云微微一笑:“伯父既然来了,何必急於这麽快就走呢!像伯父这样的英雄人物,小侄是很想跟著您多学些东西的!”

  “我们这些上一代的,老的老,死的死,未来还得靠你们年轻人啊!”迪斯罗利慢慢坐下,心里想到:“跟著我,这是什麽意思,是语带双关吗?”

  “不然!伯父依然雄姿英发,论心机论智谋,整个天下又有多少人能是伯父一手之敌呢?遥想当年,若云与家父煮酒论天下英雄,家父常道‘天下英雄,唯悠星与迪斯也!’,迪斯伯父,一直是家父深深敬佩之人,堪与神族皇帝媲美!”兰若云站起身,躬了一躬,表示对迪斯罗利的敬意。

  “如水先生真是这样说的?”迪斯罗利心中窃喜不已,能与神皇并为天下英雄,那他不得不承认,兰如水还是蛮有眼光的。

  “当然,家父常说,迪斯伯父目光远大,智虑缜密,实是天下英雄之楷模啊!”兰若云似乎很真诚的说道。

  “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如水兄谬赞了!”迪斯罗利满脸笑意的说道,“还要多多仰仗贤侄的大力协助!”

  “那是当然,我等必当为裸兰尽力,共创人类美好明天!”兰若云恭敬的面北拱手,面色严肃的说道。

  “自然,自然!”迪斯罗利附和著说道。

  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丝不确定的东西,只不过,现在主动权在兰若云这里,使迪斯罗利感到很不安。

  两个人东拉西扯的聊了一会儿,迪斯罗利始终无法在兰若云那里套出他真正的想法,一边的迪斯番更是听得满头雾水。

  直到二人告辞出来,迪斯番才怯怯的问道:“父亲,你们究竟在说什麽,我怎麽一句也听不懂?”

  “连我自己都不太懂呢!”迪斯罗利气哄哄的说道。

  “那我们来这里干什麽?我一看那小子微笑的样子就来气,恨不得一刀宰了他!”迪斯番恶狠狠的说道。

  “你看你那点出息!”迪斯罗利把怒气发泄到儿子身上,抬脚狠狠的蹬了他一下,嘴里却喃喃的说道:“这小子究竟想干什麽?”

  ※※※

  民众大会如期举行。

  老百姓们的速度也真是够快的了,一夜之间除了封远议长是内定的,孟三几个游行领导人还好说,其他大家族的代表竟然能这麽快就选举出来,期间不知费了多少周折──谁不想在这样的大场合里露脸呢?

  还好杜老爹被冷雨浇得病倒了,否则以他的个性,如果兰若云不让他参选议员,还不得闹翻了天!此刻却只能躺在床上胡言乱语,一旁杜小妹细心照料。

  此刻,裸兰广场上人头攒动,万民空巷,全都挤到会场来看热闹。

  其实,真正的结果已经在夜里的民众选举下议院议员的时候产生了。这很容易理解,上议院除了当事方几乎全都支持迪斯罗利,那十八张选票是死票。

  要想获得胜利,只能在下议院里获得支持,也就是争取民心。

  当一大早大会开始之後,司仪念了例行条文,并让全体议员对著战神像发过了誓,四十八名议会议员开始举手表决。每一个人的表决都将被人在民众当中重复几遍,算是接受了民众的监督,如果民众有意见,或是认为不公平,他们可以在这个时候提出。

  首先是下议院表决:二十四个下议院议员一个个的走上高台,向著台下大声的宣布他们支持哪一方。

  首先是议长封远,雄纠纠气昂昂的跨上高台,此种场合,不复平常那种嘻笑得样子,大声喊道:“支持清影家,我,封远,下议院议长兼任帝国护卫军第一统领,以生命及荣誉向战神发誓,此言属实!”

  然後,十八个大家族的代表鱼贯上台,当他们宣布完自己的意见时,迪斯罗利差一点摊倒在地上──无一例外的支持清影家!

  “这其中肯定有猫腻!封远一定在捣鬼!”他恨恨的说著,眼中快要喷出火来了。

  他猜对了,作为议长的封远找出了祖上所留下的一些资料,上面有当年下议院议员的名单,而当时那些个议员也几乎都是裸兰城的大家族。时过境迁,这些人如今大多在裸兰城中还都有一定的势力,倒有一多半祖上曾经任过议员之职。封远按图索骥,找到了他们,而他们恰恰正在当选之列,很多人依然支持清影家,也希望能跟封远合作,再现当年下议院之雄风。有不支持的,封远便联合其余家族动之以利说之以情──这些人之间几乎都有商业来往,或者是姻亲关系,这样一联合通融,默契便在十八个家族当中产生了,那就是,支持清影!

  看著迪斯罗利愤恨的表情,迪斯番偷偷的说道:“父亲,我去调军,咱们血洗裸兰,直接杀了这群混蛋不就完事了!”

  “不忙,我们还有机会,如果真的木已成舟,我会那麽干的!”迪斯罗利眼中一股残忍的情绪毫不保留的流露出来,显然他也有点沈不住气了。

  “可是,只剩下五个人了,就算是全支持我们,也还比他们少一票啊!”迪斯番不解的说道。

  “闭嘴,你给我安静点!”迪斯罗利骂著儿子,心里稍稍解了一下气。

  孟三笑嘻嘻的走上高台,眼睛环视了一下台下人群,高声说道:“我,孟阿波,别号孟三,民众自治会常务主席。以生命和荣誉向战神宣誓,我,支持,那个,就是……”

  台下一阵起哄:“老孟,有屁快放啊,还在那里抻著什麽呀!”

  孟三满脸愁苦,心道:“老子当然是支持清影家的,可是……”

  他调整了一下声调:“我支持迪斯家!”

  “什麽?”台下人群好像没听清,孟三已经下台了。

  “老孟,你XXX的喊错了,快点上去重喊!”人群里有人提醒他。

  “我是不是听错了,他好像支持迪斯家,平时他不是还在对迪斯家吵打吵骂的吗,怎麽这个时候却跑去支持迪斯家,这不是玩我们吗?”有人忿忿不平的说著。

  此时,民心已经倾向清影家,民众中清影家的拥护者占多数,所以一向支持清影家的的孟三才能当上民众自治会的头头。此刻倒戈一击,让裸兰市民感觉上了大当,立刻就有鸡蛋和桔子皮向孟三飞了过来,羞得他满脸通红,一声不吭。

  而支持迪斯家的民众和上议院迪斯家的拥护者们则兴奋得大叫起来,之前十八个大家族联手推举清影家,每一次宣誓都让他们的心脏受到大力的重击,此刻终於有一个自己的声音了,虽然形势不是很乐观,但也在败局当中看到了一点希望,尽管不是很大,毕竟也蛮受鼓舞的。

  於是,反对派立刻欢呼起来,喊声震天,惹得他们的对立派立刻一阵咒骂,人群中起了一阵骚动。

  接下来四位民众领导人的宣誓更是让裸兰市民大跌眼镜,整个形势倒转过来,这些对清影家最忠诚的民众领导人竟然无一例外的宣誓推举迪斯家。

  空气里的气氛怪异至极,人们张大著嘴,不敢相信的看著这五个领导人,满身的臭鸡蛋和桔子皮烂萝卜的他们,似乎很羞愧的躲在一面“女神必胜”的旗帜下残喘著。

  而此刻,一个在他们心里骂了一千遍的比他们更麻烦的人,脸上却是红一阵白一阵的不安的搓著双手。

  “他们真的是杜老爹的手下?”清影秀不相信的看著封远,希望从他口里得到否定的答案。

  但封远的回答让她失望了:“千真万确,这些人本来没什麽本领,就是嗓门高,敢於在众人面前露面,是杜老爹一手调教他们才有今天这麽风光的地位的,裸兰城里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们,号称”杜老爹宣传队五虎上将!“

  “哦,是这样子的吗!”清影秀望向坐在另一边的兰若云,见他此刻似乎颇不安分,虽然裸兰市民还不太清楚,但清影秀这些人是明白的,杜老爹是兰若云的人,屡建奇功,大家一直都很喜欢他。

  看兰若云那个样子,似乎在为这些自己人阵前倒戈很愧疚似的,抬起头向清影秀看来,如触电般赶紧避开。

  清影秀嗔怪的看著他,心想:“我又没怪你,反正我们是赢定了,你干嘛那麽愧疚的样子,又不是你的错!”

  她又温柔而宽慰的看向兰若云,可是兰若云却并没有再看她,低著头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麽。自从上次在议事厅里与众人发生冲突之後,兰若云一直没有再与他们见面,使她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猛地,一个可怕的想法浮上清影秀的心头,她斜眼向迪斯罗利看去,却发现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败军之相。清影秀的心脏“砰砰”的快速跳了起来,简直要暴烈开来。她著急的向兰若云看去,可兰若云却再也没有抬起头来。

  上议院的宣誓开始了:迪斯罗利第一个走上台去,高声说道:“支持迪斯家,我,迪斯罗利,迪斯家主,裸兰帝国议会总议长,以生命和名誉向战神发誓,此言属实!”

  台下响起了一阵小声的议论,有一个人轻声说道:“如果此刻他宣誓效忠清影家的话不知道会引起什麽效果!”

  “除非他吃了过多的安眠药烧坏了脑壳,或者是其他人易容装扮,否则决不可能。如果他现在退出,那些依靠他的实权派军官会立即发动军变杀掉他!”一位文士条理清晰的分析立即否定了那位仁兄的假设。

  随在迪斯罗利身後的十七名议员当然也异口同声的支持迪斯家,尽管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台下的反对派还是大声的欢呼著,风水轮流转,终於到他们趾高气扬的时候了,报了刚才的被“嘘”之仇。

  轮到了新一代的议事厅成员们上台宣誓,名义上,他们继承父职,自然包括议事厅成员同时为议会议员的规定。只有堂天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因为堂峦依然还健在,这不禁让堂天多少有些失落之感──年轻人都是爱威风的,在这样的大场合出出风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我,堂峦,裸兰市长,以生命和名誉向战神宣誓,我推举清影家,此言属实!”

  “支持清影家执掌裸兰,我,望川北,帝国监察处总监察长,以生命和名誉向战神起誓,此言属实!”

  “我,方更,帝国护卫军总统领,以生命和名誉向战神宣誓,效忠清影家!”

  “我,斯菲,帝国民生处处长,以生命和名誉向战神宣誓,支持清影家!”

  “後勤处处长浅靖羽,以生命和荣誉向战神宣誓,效忠清影家,此言属实!”

  当浅靖羽走下来的时候,兰若云知道终於轮到自己了,他蹒跚的走著,毫无表情的脸孔泛著苍白的颜色,浑身软绵绵的似乎毫无力气……

  到此刻,裸兰市民们,包括那些反对派,都以为没有什麽看头了,最後这六票是清影家的死票──他们就等著看迪斯罗利怎样收场了。

  清影家的支持者们一个个兴高采烈的,看著反对派们哭丧著脸的表情,他们舒服得如沐浴著三月阳光中一样。而人群最後,由於离会场较远,信息传递不便,他们干脆在那里打起了纸牌:“我红心老K,你只是个小三点,输了吧,快让我亲一口!”

  “哎呀,我这可是同花顺,给钱给钱!”

  “我全梭了,看你能大过我吗?”

  “哇塞,我两点都能赢,你XXX的比迪斯罗利还倒霉啊!”

  “好小子,你出老千,按道上的规矩得剁手指一根,快伸手出来……!”

  “……”

  猛然,吵闹的前面人群忽然静了下来,静的简直落针可闻,可怕的寂静。

  於是,打牌的声音便显得那样的刺耳:“他XXX的,不给钱就想跑?!站住!”

  忽然感觉到了这股寂静,後面吵闹的人群也渐渐止了声,不断捅著前面的人的後背:“怎麽了,怎麽了,发生什麽事情了!”

  “我也不知道!”

  “那你怎麽不说话?”

  “我看大家都不说我才不说的!”

  “白痴!”

  “哄~~~!”一阵奇大无比的人群炸锅声喧然而起,後面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情的人们立刻捂著头蹲了下来,哭丧著脸喊道:“发生了什麽事情,我投降!”

  可怕的人生鼎沸的冲击力简直要震碎了广场上的战神像:“兰家怎麽会这样?”

  “不会吧,那不是……女神怎麽办?”

  “对啊,不是有婚约吗?”

  “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枉费清影家对他们兰家那样照顾!”

  “哎,我怎麽越看他越气啊,你看他那幅样子,谁说他长的帅了,我跟他拼命!”

  “看迪斯罗利那幅得意的表情,不过是平票而已!”

  “都怪那个白痴,什麽兰家的後代,死去吧!”

  “他是不是有什麽深意?”

  “我呸,如果我能娶到女神那麽漂亮的老婆,什麽‘深意’啊,我还‘生意’呢!”

  “也好,这下我们都有机会了~~!”

  “别做梦了,哎呀,女神怎麽了,快看!”

  “……”

  尽管聪明的女子已经猜到了他可能会说什麽,但实在不敢相信他真的会这样做,难道只为了那天的冲撞而“赌气”吗?自己把一颗心都给他了,难道他忍心这样对自己?清影秀受不了这种刺激,立即晕了过去,身边的斯菲和浅靖羽赶紧扶住他,一群人忙乱著往广场外走去──天空中,似乎依然弥漫著兰若云那断断续续的声音:“我,兰若云,帝国总军师,以生命和名誉向战神宣誓,我……我……支持……支持……我支持,迪斯家!”

  

第三十六章 合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