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遇刺

    咣~~~~下落的酒坛和突袭而来的寒芒狠狠撞在一起,发出沉闷的响声。

  结实的酒坛裂开了,酒撒了一地,那道寒芒也显露出真身,原来是一只碧绿的短箭。短箭在酒坛的撞击下,虽然偏离了它的轨道,但它的主人明显是一位高手,虽然被阻挡了一下,短箭却还是刺进了楚天的胸口。

  酒坛的碎裂声和胸口的剧痛让楚天一下子清醒过来,头脑中立刻闪过一个念头:决不能给杀手第二次机会!

  强忍着剧痛,楚天飞速地向小巷外的路口扑去。脚下移动的瞬间,双手也没闲着,接连从戒指中取出几个防护卷轴,不要命地把它们全部砸在自己身上!楚天一边跑着,口里一边厉声大吼:“有刺客!杀人啦!”寂静的夜空中,呼救声传遍了半个庞贝城。

  事实证明楚天的行动是多么的明智,卷轴砸下,数层五颜六色的防护罩在楚天身上出现,把楚天包裹在其中。与此同时,三道寒光排成一列,再次向楚天扑来。

  当!当!当!三声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随着声音,三只短箭被楚天的防护罩崩飞到一边。

  大地在震动!小巷的住户纷纷被震动吵醒,有几户人家已经亮起了的灯,没有亮灯的人家,则都是庞贝城的老居民了,他们都清楚地知道,这阵震动代表着帝都发生了他们没有资格知道的事情,这时是绝不能出头的,因为:凯撒帝国的皇家铁骑到了!

  震耳欲聋的马蹄声中,夹杂着军官们的呼喊。终于见到人了!从没有觉得凯撒军人是如此的亲切,防护罩中的楚天长出了一口气,引得胸口隐隐作痛。神秘的杀手再次失手后,好像发现了楚天身上的魔法罩不一般,便没有再出手。

  “弗拉迪诺侯爵,你怎么样!?”领头的军人跳下战马,走到楚天面前,关切地问候道,显然认识楚天。

  “赞美生命女神!我没事,感谢你们及时赶到!”顿了顿,楚天又快速说道:“马上封锁这里!务必捉到凶手!”

  “听到大人的呼救声后,我已经在第一时间封锁了这条小巷!”

  “嗯,很好!”楚天点点头,又引得伤口一阵疼痛!

  “你叫什么名字?”这个军官的反应能力让楚天十分满意,看了看他身后整齐地军队,数百骑兵挤在狭窄的路上却毫不显得凌乱。楚天心里赞叹:是个人才!

  “末将佩奇,四级青铜骑士,隶属于帝国禁卫军。现任帝都警卫团千夫长。”说完,佩奇挺直身躯,右手握拳,扣住左胸,向楚天行了个凯萨军礼。帝国法律规定:凯撒铁骑拥有不向任何人弯腰的权利!

  “我会记住你的!”楚天点头微笑道,没想到又扯动了伤口。

  看了看还插在胸口上的短箭:二尺多长,通体碧绿,火红色的箭羽,此刻楚天的鲜血正顺着箭身汩汩冒出!

  因为失血过多,楚天的脸有些苍白。作为兽医,楚天当然知道失血过多意味着什么。

  咬紧牙关,反手握住箭尾,“哼!”在低沉的哼声中,楚天猛地把短箭拔了出来,噗~~一股鲜血随之喷出。

  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楚天看了看手中的凶器,叹道:“还真狠毒啊!”短箭竟然是三棱型的箭头!三道放血槽上还沾染着新鲜的血渍!

  周围的军人们都被楚天的动作震惊了,在他们印象中,从没有哪个祭祀像楚天这样剽悍,不用麻药就敢拔出身上的利器!无形中,楚天的形象在周围的禁卫军心中上升了几个台阶!

  “诶呀!这不是弗拉迪诺侯爵吗!?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一个满头白发,仆人打扮的老者拨开人群,走到楚天身边。

  楚天抬眼一看,原来是右相安道尔的老管家,德克。

  楚天曾经在一次安道尔的家庭宴会上见过老德克,当时,精明强干,本分得体的德克还给楚天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苦笑了一声,楚天说道:“原来是你啊,”顺手把短箭塞进怀中,接着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噢,今天上午我们家老爷派我出城办事,现在刚回来,没想到却遇到了这种事。”德克看了看楚天的伤口,摇摇头,惋惜的说道:“谁跟侯爵大人你有这么大的仇恨啊?竟然把你伤成这个样子!”

  “我刚来帝都三个月,哪能得罪什么人,可能是凶手认错人了。我还要去疗伤,你老还是请便吧!”楚天敷衍着,现在他可没心情闲聊!

  “那就不耽误侯爵大人治疗了,我先告辞了。”德克向楚天行了个礼,转身走了。

  看着德克远去的背影,和蹒跚的步伐,楚天眼中寒光大盛,心中冷笑了一声:老东西来的也太巧了……

  ——————————————————————

  弗拉迪诺侯爵遇刺的消息震动了整个帝都,由卡纳斯带队,全城大肆搜捕了三天,但却一无所获,凶手好像消失了一样。

  帝国最高统帅部的三大巨头——作战大臣马科里,魔法大臣达玛尔,魔兽大臣贝斯特,加上情报局长巴里,正站在卢迪三世的书房里,恭敬地面对皇帝陛下,而卢迪三世面前的桌案上摆着的,正是刺伤楚天的那只短箭!

  五个人正在就楚天遇刺的事件召开紧急会议!

  卢迪三世现在可是十分重视楚天。幻兽大陆的上,魔兽的质量和数量代表了国家的最高实力,没有魔兽便没有一切,这已经成为各国君王的共识。而最近赤焰和十万独角战马相继出现问题,帝国魔兽的质量和数量都受到重大损失后,各个臣服的小国都出现不稳定的迹象,死敌雷斯更是蠢蠢欲动。这些都让雄心壮志的卢迪三世烦躁不已。

  关键时刻楚天出现了,一切难题在他手中都迎刃而解,在他的手中,帝国又恢复了傲视群雄的实力,边境也安静下来。魔兽决定国家命运!楚天决定魔兽命运!这种情况下,卢迪三世又怎能不重视楚天?!

  卢迪三世心中,楚天已经成了他称霸大陆计划中十分重要的一环!所以卢迪三世不惜血本拉拢楚天,不仅在三个月内把他由平民提拔成侯爵,更是默许甚至暗地支持楚天追求自己唯一的妹妹!否则,瑟琳娜怎么可能这么快接受楚天!?

  当然,卢迪三世精明,楚天也不笨,隐约猜到陛下的心思,楚天这才敢在各方面都消极怠工,放开手脚追求爱人!

  卢迪三世面色阴沉,凝视着短箭,低喝道:“巴里!查出什么了!?”

  情报局长巴里上前一步,低下头:“属下无能,没有任何线索。”见卢迪三世脸色更加阴沉,又补充道:“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刺客的兵器,根据这支短箭的形象判断,它应该是精灵射手专用的武器。而根据弗拉迪诺侯爵所说的情形,我认为凶手至少应是六级黄金箭手以上的精灵族高手!

  不过,自从精灵王国灭亡后,精灵族人便散居在大陆各国,其中的高手更是居无定所,难以统计。所以,属下一时很难查清。”

  卢迪三世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巴里的说法。眼光扫过另外三人,最后落在魔兽大臣贝斯特身上:“贝斯特,有没有可能是别国高阶魔兽做的?”

  “陛下,接到消息后,属下已经调动两只八阶魔兽到现场勘察,并没有发现高级魔兽的气息,但,不排除凶手是可以隐藏气息的九阶魔兽,如果是那样的话,只有请陛下调动库亚塔和赤焰才能调查清楚!”

  “算了,赤焰还在阿古拉山修炼,库亚塔肯定不愿去做这种小事,此事还是再议吧!”卢迪三世也很无奈,听命于卡纳斯的赤焰不在。而库亚塔是通过平等契约才为帝国效力的,除非大规模战争自己才能调用它。

  “陛下,老臣倒有些看法。”卢迪三世转头一看,原来是和左相格雷明并称帝国文武双壁的老帅马科里,“老元帅,你有什么看法?”

  “弗拉迪诺侯爵应该不可能是高阶魔兽刺伤的,现在各国主战魔兽都在情报局的严密监视之下,而且它们大多体形巨大,一旦潜入帝都,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至于可以幻化成人型的九阶魔兽,听命于大陆各国的加起来也仅有六位,其中只有埃尔森王国的安卡和我国的赤焰是有主魔宠,埃尔森与我国素来交好,是不会冒着被帝国铁骑攻击的危险刺杀弗拉迪诺侯爵的。而其余四位与库亚塔一样是通过契约收服的,不可能来做刺杀这种事情。

  所以,老臣认为,这次事件及有可能是敌国买通精灵族高手做的。目前我国最大的敌人是南方的雷斯帝国和东方岛国天海,而可能性最大的便是雷斯帝国。弗拉迪诺侯爵为国效力的时间虽然不过三月,但屡立奇功,尤其是他治好了战马既有功于凯撒,但也间接威胁了雷斯,毕竟我国铁骑对雷斯帝国的威胁最大,而天海国与我国隔海相望,根本不需忌讳我国的骑兵。因此,这次事件极有可能是雷斯为了削弱我国实力而策划的!”

  雷斯!卢迪三世咬牙切齿地念着这个名字!

  “嗯,老元帅说的很有道理,达玛尔你说呢?”卢迪三世忽然觉得有些冷落达玛尔了,便又转向了可爱的魔法大臣。

  此时的达玛尔,已经被同僚的分析说的昏昏欲睡,根本没听清他们说些什么,只是恍惚间听道,好像雷斯帝国又惹怒陛下了。不过这么长时间与楚天相处,达玛尔还是学到了点楚天的皮毛。

  心中反复念着楚天传授的为官之道,达玛尔肃然而立,面容严肃而又带着些许愤慨,大义凛然地说道:“我赞成诸位大人们的意见!雷斯帝国狼子野心,亡我之心不死,竟敢触犯陛下龙颜。但区区疥癣之痒,不劳陛下神威,微臣愿提一旅偏师,取回雷斯皇帝泰伦的人头献与陛下!”

  铿锵有力的话语掷地有声!仿佛从来不认识眼前这位魔法大臣,另外四个人全傻了,这还是那个稀里糊涂的达玛尔吗?

  看着皇帝和同僚们震惊的样子,达玛尔心中暗笑:弗拉迪诺教我的为官之道还真管用啊!第一,比自己聪明的同僚永远是对的,他们的话就算听不懂也要赞成!第二,陛下永远是英明神武的,陛下的敌人永远是卑鄙无耻的,时刻不忘赞美陛下更不能忘记诅咒敌人!第三,不可能的重要任务要抢着做!反正陛下又不会真的让自己上战场!

  卢迪三世最先清醒过来,古怪的看了一眼达玛尔:“爱卿忠心可嘉,不过此事牵涉很多事情,暂时不能让你上战场了。”

  呵呵,赞美弗拉迪诺侯爵,他竟然连皇帝陛下的反应都猜对了。

  

  

第十六章 遇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