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对重生

仙侠 · 现代修真 · 101.01万字

连载|更新时间 2024-02-23 04:32

小说源: 起点读书

书籍摘要:

作品简介

一觉醒来,灵山上下满门飞升。新人王洛自动替补成为下任山主。这就是不合群的代价吗?
章节试读
第1章 只有我没飞升吗

  一阵剧烈的头痛,让他从深沉的冥思中苏醒。

  他睁开眼,让世界扑面而来。

  只见白日高远,碧空如洗……仍是那片熟悉的天空,穹顶内的天空。

  这里是灵山百殿位列第二的定灵殿,殿内天地自成一统,揽九州地脉为己用,为闭关者提供源源不绝的灵气,是天下最富盛名的洞天福地。

  而他则在此闭关,以求一颗能直抵仙界天庭的万妙金丹。

  作为灵山山主宋一镜的关门弟子,他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天底下最为优渥的修行环境,也有足够的信心在最多三个月的时间里顺利凝丹,成为仙历万载以来最年轻的金丹真人。

  灵山是九州仙道魁首,创始人赤诚是首位飞升仙界、建立天庭的万仙之祖。当代山主宋一镜则是名副其实的凡间第一人……拥有如此多重的背景,他的修仙之路理应无往不利。

  但现在看来,凝丹之事似乎有了反复,他本不该这么早苏醒,醒后也不该茫然一片,仿佛失却了很多记忆,四肢百骸更是绵软无力,本应充盈如滔滔江海的真元也接近枯竭,丹田玉府中却仍是空空如也。

  这何止是凝丹不顺,根本是一败涂地,仿佛一夜回到了筑基初期。

  然而他并没感到气馁,仿佛天底下不存在值得气馁的挫折。

  凝丹失败,那就再凝一颗……只是闭关时准备的丹药素材已尽,修为倒退也多少伤了根基,殿内虽灵气充盈,却不适合疗伤。

  想到这里,他勉力起身,随口说道:“飞升录。”

  下一刻,一道温和的金光在他手边绽放,一本杏黄色的书册漂浮在他面前。封面以古朴的字体写着飞升录三字,下面却是他的个人签名。

  “哦,王洛。”

  看到那熟悉的字迹,他才终于甩脱了脑中的混沌,想起自己名唤王洛,生于灵州一个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却在幼年就被凡间国度的战火波及,幸得师父宋一镜路过,救下一命,并带回山中修行,从此开启了无上仙缘。

  而手头的飞升录,正是仙缘的明证。

  每一位入山的灵山人,都会得到一本山主亲赐的飞升录,既是灵山人的身份认证,也是辅助修行的无上法宝,其功能繁多,神通广大,足以伴随修行者一路飞升。

  而王洛眼下要的,是最基础的传讯功能。

  “师姐,凝丹失败,求安慰。”

  修行遇到问题,他第一反应并非求助师尊,因为山主宋一镜虽是天下第一人,对关门弟子也是真心实意,但他修行四百余年,距离飞升只差临门一脚,对凡间的事已经无暇分心了。

  事实上,真正指导王洛修行的,是代师授业的大师姐鹿芷瑶。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奇人。

  作为山主宋一镜的首徒,鹿芷瑶的天赋才情都是毋庸置疑的。在王洛入山前,她是公认的当世天赋最强,凝丹时便已百艺精通,成就甚至不亚于仙祖赤诚。

  但记忆中,关于师姐传道授业的内容其实很少,更多则是日常相伴的画面。

  因为鹿芷瑶的日常,画风实在过于清奇。

  王洛初入山门时,被宋一镜领着灵山众修士们见面,众人或热情、或冷淡,总归是自矜身份,把持礼节。

  唯独鹿芷瑶一声轻吟:“有正太!?”

  便将王洛抱起来举高高。

  一举便是高破云霄——她一时兴起,直接把王洛给丢上百丈高空去了,给初入灵山的小男孩留下了毕生难忘的第一印象。

  从思过台狼狈而归后,鹿芷瑶仍被安排代师授业,但在指导修行之余,她总喜欢讲些奇奇怪怪的故事。

  故事中,有很多莫名其妙的词语,比如正太和基佬。还有很多不合礼法的故事,比如正太和基佬。

  王洛听不懂时,鹿芷瑶还会亲切讲解:“比方说,你就是正太,宋一镜就是基佬。”

  虽然每次这般讲解,都会惹得山主宋一镜勃然而怒,但鹿芷瑶也总能在那个天下第一人的怒火中逃出生天,然后给王洛讲更离奇的故事。

  那些故事发生在另一個世界,那里处处都是令人摸不着头脑的陌生名词,比如单身肥宅管人痴;处处都是与现实迥异的社会组织,比如本子资源交流群;然而光怪陆离之余,这个世界却又自成一统,令人不由神往。

  ……

  一边下意识地回忆起师姐那精彩纷呈的故事,王洛一边等着对方的回应。

  漫长的沉默。

  王洛倒是不以为意,因为鹿芷瑶是个闲不住的大忙人,不是在惹是生非,就是在惹是生非后被师父宋一镜追杀的路上,并没有秒回消息的习惯。

  找不到师姐,退而求其次便是。

  “师父,我凝丹失败,准备再取一份丹药,请批条。”

  然而又过了很久,飞升录仍没有任何回应。

  王洛不由皱眉,开始联系第三人。

  “师叔,我凝丹失败,暂时联系不上师父和师姐,可否请您代师父批我一份凝丹所需的资材?”

  而后仍是漫长的沉默,于是王洛终于意识到出了问题。

  师姐和师父失联倒也罢了,但师叔宋一鸣作为宋一镜的孪生兄弟,代理山主,却是日常十二时辰在线,有求必应的。只是他性格比其兄更为古板方正,王洛一般不会找他罢了。

  却从没有找人找不到的先例。

  想到此处,王洛隐隐感到自己这凝丹失败,恐怕也有些说法……而这些说法,却不是在定灵殿里闭门造车能造出结果的了。

  于是他闭目凝神,将自己仍有些懵懵然的神识融入此方天地。

  开门

  冥冥之中,他发出号令。

  于是澄净的天空豁然洞开,一缕仙光自穹顶照来。

  一念之间,王洛已站在定灵殿外,双脚踩上了殿前的碎玉砖,触感细腻、微凉。

  不知是否凝丹失败的副作用,殿外那片永远澄净的天空,此时却显得灰蒙蒙的,宛如加了一层白内障滤镜,而举目四望之下,环绕定灵殿的青翠群山,此时正被茫茫云海覆盖。

  此情此景,让王洛不由想起两年前师姐脑洞大开,要引灵山天泉来制作仙人快乐水,结果在丹炉中充气时操作失误,当场炸炉,搞得满山都是甜腻的雾气……虽然第一时间,那些雾气就被代理山主宋一鸣打扫干净,但山中飞禽走兽却已遭殃,普遍发福,很多猴子都爬不动树了。

  但很快王洛就意识到,眼下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

  这茫茫云海,根本不见散的,而且云海中仿佛隐藏着什么令他心悸的东西,环视四周,那些云雾后面熟悉的山脉和殿堂的轮廓,竟隐隐透出几分狰狞……

  这很不寻常,身为灵山山主的关门弟子,没道理在灵山的土地上心悸。而灵山人们,也没道理让自家处于这等诡异狰狞的境况之下。

  于是他立刻唤起飞升录,消息群发。

  “发生什么事了?*3”

  良久,仍是没有回应,这让王洛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灵山虽然向来人丁稀薄,最鼎盛时也不过百人,到宋一镜这一代更是减少到区区20人,可每一个都有非凡天赋,机缘和造化更是技惊四座,更有灵山传承的秘密法宝给人带来意外惊喜……

  怎么也不该集体失联吧!?

  理论上,就算墨州赤荡山里的魔头倾巢而出,裹挟万魔来围山,也只需要宋一鸣带着两位弟子,把控护山大阵,就能轻松扫荡群魔。

  有什么意外,能让这样一群灵山人集体失联呢?

  带着浓浓的疑惑,王洛放下飞升录,迈步深入云雾之中。

  他要去启灵殿寻找答案,那是灵山百殿之首,也是灵山的中枢,这座九州第一的仙山究竟发生了什么,到了启灵殿自然一目了然。

  从定灵殿到启灵殿,需要经过一段崎岖而险峻的山路。照王洛正常的修为,本可轻松地腾云掠过,但如今凝丹失败,修为倒退不说……山中这云,也让他不愿去腾挪。

  严格来说,这乳白色的云雾根本就是有毒的,王洛置身其中,只感到胸前、背脊的皮肤微微发紧,眼球也有些发干……换作寻常凡间生物,在雾气中待上一时半刻,可能血肉都要融化掉。

  但他纵然真元枯竭,肉身却还是那具百炼之躯,对异常状态的抗性极强,这种轻微的不适并不会影响他的行动。

  很快,他就越过山路险阻,来到了启灵殿前。

  除去无处不在的云雾,一切都和记忆中一般无二,整洁而平坦的殿前广场,八尊象征至高道统的无形道像,以及最为重要的,那看似平平无奇,却稳居凡间至高之位的灵山启灵殿。

  走到殿前,只见大门紧闭,这让他不由再次皱眉。

  启灵殿地位非凡,殿门只有山主能够开启关闭,所以日常为了方便,宋一镜都是根本不关门的。

  而理论上,非灵山山主,要想打开此门……就算真仙下凡,也是千难万难。

  但就在此时,王洛却忽然看到,那紧闭的殿门,就在自己眼前,缓缓开启了。

  与此同时,飞升录未经召唤便在身边闪现出来,自行翻开,只见温和的金光之下,几段陌生的文字,缓慢又确凿地浮现在书页上。

  【检测到传承者王洛,启动传承程序。】

  【灵█山███错误……传承程序意外中断,启动备用程序。】

  【完成山主传承,确认山主权限转移。】

  【确认王洛为灵山第84代山主。】

  同时,启灵殿的殿门终于彻底敞开,发出一声沉闷声响,仿佛敲打在王洛识海中的一击重鼓。

  即便是被师姐鹿芷瑶那形形色色的故事锤炼过认知,王洛此时依然感到自己的认知能力有些不够用了。

  不过是去定灵殿闭关凝丹而已,怎么一转眼,世界就变得完全陌生了?师姐、师父等人集体失联,山中遍布毒雾,然后自己莫名其妙成了灵山山主?

  王洛并不怀疑飞升录的记载是真是假,因为这灵山特色法宝的根源是寄托在仙祖赤诚身上的,要诓骗、涂改飞升录,除非买通赤诚本人。仙历万载以来,就连历代山主都不可能在飞升录上造谣。

  何况身为灵山人,尤其是山主本人的关门弟子,王洛对山主之位格外敏感。

  宋一镜是把他当继承人来培养的……虽然理论讲,下一代灵山人中,以鹿芷瑶最为出色,但宋一镜曾明确发下狠话:下代山主就算传给一条狗,都绝不会传给鹿芷瑶!

  当时正是鹿芷瑶的隐秘作坊被查抄,大量宋一镜的同人本曝光于世的尴尬时候,所以宋一镜的话纵是气话,也很有可信度。

  总之,在飞升录上的字迹浮现的时候,王洛就很清晰地认知到自己的身份不再是一般的灵山人。

  他真的成了灵山山主。

  但这实在太反常了,就算宋一镜的确把他当继承人培养,这个培养周期也是以百年计的,如今才过了不到五分之一个周期,山中更有代理山主宋一鸣等上一辈的人在,怎么就突然轮到他来作山主了呢?

  说不客气一点,就以王洛闭关时的传承序位来算,除非灵山上下只剩一条狗,否则怎么也轮不到他继承大位。

  好在一切问题的答案,都近在眼前了,启灵殿已开,入内探查便是。

  王洛迈步进殿,却发现殿内情景,和记忆中大不相同。

  首先是空间狭小逼仄了许多,其次,启灵殿内,本该有琳琅满目的陈列仙器,有摆布护山大阵的青玉图,还有……总之现在是什么都没有了,像是被鹿芷瑶抄了家一般,只剩下家徒四壁了。

  而这时,王洛才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飞升录记载,他是84代山主,可宋一镜却是82代山主,那么中间的那位又是谁?

  就他闭关的这段时间里,灵山居然就已经做了一次权力交接了?

  想到此处,王洛再次翻开飞升录。

  “名录。”

  如今启灵殿沦为空室,那唯一的线索就只有这个凭空加塞出来的83代山主了……虽然就凭那熟悉的文风,他心中已经对83代的人选就已然有了猜测,但接下来翻阅一下名录,凶手就一目了然。

  然而下一刻,伴随飞升录的书页翻动到名录部分,一片金光骤然绽放,令人猝不及防。

  那是一片金灿灿的名字。

  而金色,在名录上意味着“此人已飞升”,是属于每一位凡间修行者的至高荣耀。

  灵山创立万年多来,收入名录中的正式修行人共有2023人,其中金色比例约为百分之十几,也就是总计300余人顺利飞升。这在大环境飞升率才万分之几的衬托下已经是如梦似幻。但其实很多灵山人非是不能,实为不愿,否则飞升率还能更高……

  尤其随着万年来的仙道繁衍,整个九州大陆的飞升率都水涨船高。仙祖赤诚开荒的时候,九州大陆可能几百年才有一两个飞升者,搞得赤诚本人在仙界都形单影只……但到了王洛的时代,灵山飞升率已经接近三成了,一个人能不能飞升,从金丹期甚至更早就能判断个八九不离十了。

  比如说,山主宋一镜宋一鸣就是稳飞升的,无非时间问题;三师叔周伏波就不可能飞升,他本人也早就绝了念头;四师叔胡万阳有力而无心,也可以算作无法飞升。

  本代灵山人中,鹿芷瑶是属于闭着眼睛都能飞升的,二师兄符离资质差一些,但仍有挣扎的空间,无非一个代价和取舍问题……四师姐和五师兄早就相约红尘轮回,无心飞升。

  然而此时,映在王洛眼中的名录末页,记录着宋一镜等人的部分,却是金光澄澄,几无杂色!

  从82代山主宋一镜,宋一鸣,到王洛前面的七师兄邢冲,每一个人的名字都金的令人头晕目眩。

  以至于最后那个默默无闻的白字王洛,堂堂山主之尊,此刻竟显得格格不入。

  “所以……”

  看着飞升录上那耀眼的金光,王洛终于明白灵山究竟发生了什么。

  从师父宋一镜到师姐鹿芷瑶,这些人不知出于何种动机,竟是集体飞升了!

  而唯一一个被留下来的,便成了灵山的光杆之主!

起点读书APP内搜索「敌对重生」继续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