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香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十六章 夺命幻香

  唐翎书的话如同一记重锤,让我的魂魄意识仿佛穿过层层云雾,终见晴空,我难以置信的呢喃了一句:“我中了夺命香?”

  唐翎书轻叹口气,说:“是。”

  “怎么会……”话说出口时,我似乎想明白了,看向唐翎书的眼神在说:居然是这样?

  唐翎书点点头:“此前我们的猜测可能错误,以为这只绿虫子和夺命香的制作原材料有关。不过目前看来,不一定。夺命香可能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气体,被你吸入身体内。但我们在场这几人中只有你中了毒,这其中的关键点,需要排除分析一下。”

  我和唐翎书两人的对话很小声进行,并不想惊动身边几人。而那几名护卫兵也正忙着检查冥兵营的人,可能我住在云府那段时间,他们一直暗中观察和追踪于我,所以早就见怪不怪。

  唐翎书示意我稍后讨论,他要先去小木屋里检查一下,因为刚才被他用石头打晕的冥兵营的人,可能被放置在里面。

  我难得还没回过神般,迷迷瞪瞪的跟在唐翎书身后,觉得有一丝丝费解。

  小木屋虽制作上简单粗暴,但方位和隐蔽性上很讲究:小木屋前院坐北,正门朝西,门两侧有灌木,正好遮挡南北两个方位的视野。

  唐翎书背身站在门侧,伸手推开门,等了两个呼吸的时间。因为只有我在他旁边,并且有门旁灌木遮掩,所以紫杉大人现身,原地消失进入屋内。我也看得不是很真切,大概动作是一个抬步、旋身转脚、往前无规律走位。我眨眨眼,每次都感慨真不愧是水氏排名第三的轻功。

  我等在门侧,很快,听到屋里唐翎书说:“进来。”

  走进房内,屋内的温度略低于室外,朝南侧墙有一扇很大的双开窗,引入丰富的阳光。布局上分为两个区域,一块是简单的生活区,有木床和木柜;另一块是工作区,有两排靠墙的木架,木架还零散保留几个大小不一的瓷缸,墙上挂着各式样的木质工具,看上去以捣锤功能为主。

  走了两步,就感觉脑瓜子清醒了很多,我眼睛一亮,第一反应是屋里有夺命香的解药,第二反应是也许因为屋内更凉快干燥。

  屋内除了我和唐翎书两人之外,没有别人。和唐翎书对视一眼,两人都明白被他打晕那人可能醒了,并且逃了。这不是很妙。

  还未来得及和唐翎书聊两句,两名云府护卫兵就一起走进来,他们还挺有心,留了俩人门口看守。

  “没有看见被我打晕的人,可能跑了。”唐翎书跟他俩解释说。

  两名护卫兵嘴上虽“嗯”的应一声,但视线却在一丝不苟的四处打量。

  唐翎书当然明白他们的意思,也不说破,顺水推舟说:“大家四处检查一下,看看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两名护卫自然欣喜,两人地毯式搜索,不放过一颗尘埃。

  虽然同伴们这么卖力,但也不能指望他们能把发现的东西完完全全分享,何况也不能保证他们就能发现所有线索。所以我和唐翎书也仔细搜查,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看了一圈,除了冥兵营疑似故意留下的一瓶解毒药之外,毫无线索。

  我甚至把木架上的瓷缸里外都刮了一遍,一点渣渣都没有,洗的还真是干净。

  “既然冥兵营的人可能是逃走,那么很有可能去通风报信,此地不宜久留。不过这木屋看着也差不多有十几年的历史,有可能和烟云涧一个时期。我见木屋院外没有绿植,但屋前有灌木丛,想必院外的泥土很特别,这门口的灌木绿植也特别。我们可以带上这两件东西返回,也算有收获。”唐翎书说道。

  这一段总结说到大家心里去,不用无功而返,也算有了交代。

  说走就走,护卫兵门口摘了两枝绿植,又装了院外的泥土。冥兵营的人还躺在地上,留给他们自己人善后。

  在出发前,云清麟给大家看了一眼地图。地图显示,幽谷只有一条路,就是我们进来走的那条古道。古道没有直穿山谷,而是停在山谷腹心之地,也就是我们所在的小木屋附近。如果按照地图走的话,我们需要原路返回。

  五年前,冷易君曾来过烟云涧,那个时候的这里,还是遍地毒沼、处处毒物,所以他也无法深入探查,他绘制的幽谷地图也大致无异,也只有这一段古道。

  所以综合两张地图,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原路返回,再次面对那些巨蟒。

  虽然大家都没有提起巨蟒,但明显感觉氛围有些紧张。确实,和冥兵营的杀手相比,来自大自然的危险更加的致命,这是一种来自物种的优势碾压。我摸了摸腰间的香囊,掂量大概还有三颗小珠,应该也是能撑到出去,就看向唐翎书,他明白我的意思,便招呼大家出发。

  此时太阳西行,穿过枝叶的光线努力对抗茂密山谷的阴暗。唐翎书带着我们几人沿着来时的路返回,我们计划在天黑前赶回大部队的驻扎地。然而,只走了一小段,林间的静谧突然被一阵异样的动静打破。

   “大家小心,有什么东西在接近。”唐翎书低声警告,眼中闪过一丝警觉。

   话音未落,路边草丛中猛地窜出两条巨蟒,足有水桶般粗细,嘴里吐出猩红的信子,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嘶声。我们来不及辨认是否为之前遇见的巨蟒,两条巨蟒见到就到的速度,从不同方向包抄过来,堵住我们的去路,并立刻朝我们进攻。

   “往后退!”一名护卫兵惊呼,迅速拔剑迎敌。他走在前面,后面的护卫兵反应慢,挡住他的行动。

  “不能硬拼,先找机会撤退!”唐翎书大喊,同时飞身挡在一条巨蟒最前,以唐府功夫一边应对着巨蟒的攻势,一边指挥。

  激烈刺激的战斗瞬间爆发,六人被迫分散开来。唐翎书与我分别对付一条巨蟒,另外四人则在我们的掩护下寻找突围的机会。然而,这两条巨蟒好像非常亢奋,显然比之前遇到的更加凶猛,它们的攻击配合默契,封死了众人的退路。

  我右手手腕一转,朝攻击最猛的巨蟒弹出一粒珠子。

  珠子在巨蟒的面部撞开,里面的汁液撒在它的脸上。巨蟒随即身体一滞,然而意外的忽然又要展开更猛烈的进攻。我注意到它的眼睛充血得有些不正常。

  “不行,必须换条路!这两条巨蟒有问题!”唐翎书沉声道,眼角余光瞥见不远处的一条溪水分支通向山谷更深处。他快速做出决定:“跟我来,咱们进山!”

  我迅速明白了唐翎书的意图,又甩出一粒珠子,为唐翎书几人开辟一条转瞬即逝的路。无路可走的我使出我的水氏轻功,躲过巨蟒,跟上他们。大家都使出轻功的最佳状态,当然除了唐翎书。我们脚踩未知的草地,身后压迫紧逼的恐惧让我们来不及思考脚下的危险,完全凭借唐翎书混迹野外的经验。巨蟒们紧追不舍,巨大的身躯在地上滑动,卷起一阵阵尘土。

  一条崎岖的小溪通向山谷的更幽暗处,跑了两公里后,四周逐渐被高耸的峭壁包围,仿佛一座天然的屏障,隔绝了外界的光线。密林深处,雾气氤氲,遮掩了前方的视野,使人难以看清道路的尽头。树影婆娑,随风摇曳,发出沙沙的声响,仿佛在低语着古老而恐怖的传说。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而腐朽的气息,混杂着不知名的花草的怪异香气,让人感到隐隐的不安。泉水从峭壁间奔流而下,发出低沉的轰鸣声,水流湍急,仿佛在警告着前方的危险。岩石奇形怪状,布满了青苔和藤蔓,地面坑坑洼洼,隐约可见一些深不见底的裂缝和洞穴。仿佛不时有低沉的兽吼声从远处传来,回荡在幽谷中,令人不寒而栗。又仿佛有各种不知名的生物在暗处窥视,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这里仿佛是自然的禁地,充满了未知的危险和谜团。每一步都可能触发潜伏的危机,每一个角落都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进入幽谷深处后,周围的光线骤然暗淡,四周高耸的山壁让人倍感压抑。幽暗的山谷中,空气似乎变得更加湿冷,回音隐约在耳边回荡。唐翎书带着我们一路沿着溪流前进,直至山谷深处,它汇入一池深潭中。

  长时间高速的奔跑让大家都疲惫不堪,一路紧绷的神经引得都有点偏头痛,四名护卫兵互相搀扶着,喘息不断,有的双腿已经开始打哆嗦。唐翎书静听周围动静,我也悄悄发动我的雪狼秘籍。

  通过倾听声音来打探周围的动静,是一种超感官的状态。耳朵成为唯一的信息来源,敏锐地捕捉着环境中的每一个细微变化。轻风穿过树梢,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风的方向和强弱在耳边逐渐清晰。耳畔传来微弱的低语,风吹过岩石缝隙,树枝突然断裂的声音。每一个声音都成为一条线索,通过它们,勾勒出周围环境的轮廓,感知到那些肉眼无法看见的动态变化。通过倾听声音来打探周围动静的关键,就是变成大自然的一部分,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敏锐地察觉到每一个细微的动向。

  我和唐翎书对视,交换结论,我们都没有发现异常之处。唐翎书看一眼天色,决定原地休息,暂定在这里过夜。

  此时夕阳西下,被群山环绕的这池深潭泛着轻柔的夕阳光芒。

  我和唐翎书走近深潭。

  只见潭水深邃而清澈,如同一块碧绿色的翡翠,微风拂过,水面泛起层层涟漪,波光粼粼。水底隐约可见奇异的水生植物在轻轻摇曳,仿佛在与潭水共舞。潭边,嶙峋的怪石错落有致,长满青苔的岩石上滴落着晶莹的水珠,发出清脆的滴答声,给幽静的环境增添了一丝灵动。深潭四周,野花盛开,色彩斑斓,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吸引着各种鸟类和昆虫前来栖息。偶尔,一只翠鸟掠过水面,留下短暂的倒影,转瞬即逝,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里与世隔绝,只有风声、水声和偶尔传来的鸟鸣声,营造出一种宁静而祥和的氛围。然而,潭水的深处不知是否隐藏着不可知的秘密,每一个看似平静的表面下,都可能潜藏着未知的奇迹与神秘。这个深山中的深潭,既充满了自然的美丽与和谐,又散发出一丝不可言说的神秘感。

  “要小心。”唐翎书说。我知道他指的是眼前的这片深潭。

  这一趟出来,我们几人都带了干粮。我们把各自带的吃的拿出来,大家一起分一分,得到一顿丰富美味的晚餐。

  不知是否错觉,深山中的夜晚,来得比较快。也就是一顿饭的功夫,白日转黑夜,深山里独有的黑暗恐惧开始生成。

  护卫兵们不约而同靠近彼此,虽是在休息,握剑的手却更加紧张。

  很快,月亮高悬,繁星点点。

  唐翎书悄悄用胳膊碰我,示意我看向深潭。

  月光下的深潭,一改白日的唯美,变得阴森恐怖。

  潭水漆黑如墨,深不见底,仿佛吞噬一切光线。水面静得可怕,没有一丝波纹,仿佛凝固了一般。偶尔有几片枯叶飘落其上,瞬间被无声地吸入潭底,令人不禁联想到隐藏在水中的未知危险。周围的空气中开始弥漫一股腐败的气息,混杂着潮湿的霉味,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偶尔,潭中会冒出几个水泡,仿佛有什么未知的生物在水下活动。这片深潭似乎隐藏着无数的危险,充满了压迫感和不安。

  我发现,潭中的水泡,开始逐渐变多。

花瑜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