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香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十七章 危险深潭

  入夜没多久,原本平静的水面开始泛起微波,不断有水泡冒出,伴随着一种低沉的咕噜声。大家俱是眉头紧皱,心中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一名护卫兵小声说:“大家都听见了吗?”

  “听见了……”

  “这不会是野兽的声音吧……”

  “太可怕了,不会是龙吧……”

  护卫兵们看上去已经有点后悔参加这趟行动了。

  考虑到远处是同样充满危险的密林,唐翎书让我们留在原地,静观其变。

  然而,深潭里的危险还没爆发,却骤然出现新的危险。

  突然,密林中窜出几只形似妖魔的生物,阴森的气息扑面而来。它们利爪锋利,眼中透出嗜血的光芒,让人感到一股寒意直透骨髓,如果对视,那仿佛是被死神锁住视线。它们看着我们,一步一步朝我们逼近。

  “这些很有可能是漏网之鱼。”唐翎书说。

  “指的是闲事先生没有发觉的畸变动物?”我问道。

  “对。这里距离烟云涧有些距离,而且是古道通达之外的地方。闲事先生去瘴去毒的工程浩大,这一片山脉连绵,肯定有许多隐蔽又容易躲藏的地方。”唐翎书解释说。

  “那听起来,得杀了它们,减少后患。”我说。

  “是这个道理,但我们要小心。”正因为唐翎书见过很多毒虫猛兽,知道它们的厉害,所以他很谨慎。

  “大家小心。尽量不要对视,以免刺激它们。有机会就斩草除根。留心深潭的动静。”唐翎书叮嘱我们所有人。

  “是!”护卫兵们回应道。

  猛兽没那么多耐心,它们很快开始袭击。

  一只嘶吼一声,扑向我。我心想,这没眼力价的,居然挑中我。我几个翻身躲开进攻,但只守不攻可不是我的风格,于是就在我脚触底的瞬间,一个借力反弹,冲向这只猛兽,抽出腰间软剑,内力集于手臂。只见刀光一闪,猛兽的喉咙被割破。鲜血四溅,我早早跳到远处,防止毒血沾身,淡定看着猛兽跌落地上,挣扎几下便死去。

  另一边,唐翎书几个剑花、几个出手,也解决一只体型不小的猛兽。

  旗开得胜,对护卫兵们是鼓舞和激励,但对其他的猛兽,是挑衅和刺激。

  其余猛兽们非常生气。它们红着眼睛疯狂进攻我们。大家的心脏狂跳不止,每一秒都感觉如同在刀尖上行走,一不小心就会坠入深渊。

  唐翎书的剑法迅猛凌厉,拼尽全力抵挡,但猛兽和人不同,它们力大无穷、速度惊人。几个来回的正面对决,任何人都会感觉到体力渐渐不支。四名护卫兵虽配合默契,但在这些猛兽面前,也显得有些捉襟见肘。每一次交手,他们都在生死边缘徘徊,每一个动作都可能决定他们的小命是否还能保住。

  “不行,必须尽快想办法,否则我们都得死在这里!”一名护卫兵恐惧的喊道。

  我心里明白,能和野兽抗衡的,只有兽性。

  此时,唐翎书默契的甩我一个眼神,他在警告我,不要暴露。确实,谁能说这就不会是个局?但人命难道就不重要了吗?

  好在我有个神秘水氏的身份。我施展作为正常人的轻功和武力的极限。

  寒潇剑法共有十三层,第十二层是寒,第十三层是潇。潇,胸襟开阔,大悲悯剑法;寒,冷若冰霜,凶狠无情。此情此景,潇不合适,寒虽不是最高层,却主题切合。

  我以诡异莫辨的轻功脚步和身法,加上满是杀意的剑法,作为冲锋,依次挑衅和打击这些野兽。野兽们被我激怒,疯狂输出,但占不到任何便宜,它们恼羞成怒、气急败坏,但也无能为力,只有越来越多的挫败感。几轮对决下来,野兽们的精力被消耗大半,攻击变得谨慎和畏手畏脚。

  护卫兵们对此精神一振,剑光如虹,配合直击野兽们的要害。唐翎书看准时机,从破绽和薄弱处下手。刀光剑影交错间,野兽们一个个倒下,它们带来的恐惧气氛也渐渐散去。

  简单自查一番,无人受重伤。不过大家来不及过多喘息,因为我们发现潭水也起了变化。

  “有古怪。大家小心戒备。”唐翎书目光锐利的扫向潭水,手中七星镖准备就绪。他目光如炬,直直盯着那躁动异常的水面。

  四名护卫兵聚拢在唐翎书身侧,他们的剑已出鞘,寒光闪闪。众人屏息凝神,彼此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突然,水面上涌起一个巨大的漩涡,随着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一条身披鳞甲的黑色大蛇冲出水面。

  “是龙!”一名护卫兵忍不住惊呼。

  “不,是因毒瘴沾染而畸变的蛇,”唐翎书解释,“小心有毒。”

  黑色大蛇扭动身躯,弹水面而起,带着腥臭味扑向我们。

  唐翎书手中的七星镖击出,考虑到蛇身上的鳞甲,他选中蛇的腹部。

  黑蛇当然知道自己腹部需要保护,所以它的走位快而多变,身体角度变化,确保腹部被保护起来。

  但唐翎书和一般人不同,他使出的七星镖自然也与别人不同:快,旋转,弧线。所以他一击即中。

  黑蛇难以置信的吃痛,而就在它被疼痛分神的刹那,我出手了:原地起跳,绕身旋绕,一个弹跳,软剑划过脖颈。而在这个过程中,唐翎书持续不断的射出七星镖,虽不再是每发皆中,但对于我的行动来说,掩护配合得极好。

  黑蛇重重摔落在地上,鲜血落满四周。

  护卫兵们此刻也是很有默契,他们两人一组,前队身形一展,已如离弦之箭般射向黑蛇;后队紧随其后,手中长剑寒光闪现,直指黑蛇。他们四人配合默契,节奏缜密,各展身手,剑光交织,对黑蛇进行第三重暴雨密集的攻击。黑蛇发出凄厉的嘶吼,仿佛地狱中的恶鬼。

  很快看明白护卫兵们的套路,我开始挥舞软剑,如同蝶舞般在他们阵法中穿梭,每一剑挥出,都会带起一片腥风血雨。自我感觉非常好,仿佛像是一只在黑暗中舞动的精灵。唐翎书则如一座屹立不倒的山岳,他的剑法刚猛凌厉,每一剑斩出,都带着无比的威势,仿佛要将黑蛇撕裂。

  大家虽然体力消耗极大,但更明白,一鼓作气斩杀的重要性。因为目标一致,并且劲也使在一处,所以没用特别久,黑蛇一命呜呼。

  深潭恢复了平静,空气中的压迫感也随之消散。

  护卫兵们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疲惫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唐翎书从附近找来比较干燥的树枝落叶,堆在黑蛇尸体旁边,他拿出火折子,刚想点燃,却犹豫了。

  “怕燃烧产生毒气?”我问。

  唐翎书点头:“不是很确定。这么大一条蛇,毒血已经开始渗透入土地,得尽早清理。现在一把火烧掉最好,但我们今晚只能呆在这里,先不说烧掉它是否有毒气产生,就单说气味,估计也能把我们熏死。”

  我眨眨眼,从行李包里取出一个小心包裹的物件,打开,乖巧的说:“我有这个。”

  唐翎书看清这是什么后,居然难得一见的神色一变,他连忙从我手中连着包裹拿过,声音有点明显的怒气:“这能随身携带吗?你知不知道它有多厉害?以后这种危险的东西不要碰。”

  我更乖巧的点点头:“遵命。”

  唐翎书也不是很相信我的保证,但敷衍好过忽略,他慧眼如炬,盯着仔细打量一会儿,问我:“这个已经用过一次?哪里得的?”

  有外人在场,我没法说得很真实,只能简单介绍:“路过,碰巧捡到的。”

  话说完,总觉得好像看到一双白眼一闪而过,细细想来,也许是错觉。

  “现在用,确实合适。刚才用的话,很可能不中,或者伤到我们自己。”唐翎书很可爱,在帮我找解释。

  护卫兵们纷纷点头,觉得唐翎书分析的好对。

  我也跟着点头,觉得唐翎书真是很懂语言艺术。

  我们几人合力,把之前袭击的野兽尸体也搬到黑蛇的尸体上,当然过程中我们保护好自己,没有直接接触尸体和血迹。唐翎书用剑在尸体上多划出伤口,血液流出交汇,此情此景,让我们既承受视觉痛击,又遭受嗅觉上的暴击。大家不用言语,也是惊人一致的迅速,很快搞定。

  唐翎书手起手挥,包裹中的蚀骨七星镖稳稳插入黑蛇的腹中。很快,七星镖上的腐蚀药物遇血产生反应,腐蚀融化黑蛇的骨血肉。不同尸体的血肉相连,腐蚀于是蔓延。时间不短也不长,一刻之后,黑蛇和野兽们的尸体化为乌有。深潭上时有夜风吹过,吹了一会儿,便连味道也没了。

  一旁的护卫兵们看得胆战心惊,甚至偷瞄了我几眼。对此,我非常理解:腐蚀力这么强的药物当然可怕,还被浸入暗器中,还是最常见的暗器,这以后再遇见七星镖,还不得紧张?况且,只存在传说中的恐怖不是真的恐怖,亲眼所见的恐怖才是刻骨铭心的恐怖。我装作看不见,假装认真看消失的黑蛇。

  “这水里,不,不会再出现一条吧?……”一名护卫兵怯生生的问道。

  这个问题道出了所有人想过却不愿意说出口的心声:不想再看见任何凶猛野兽。

  唐翎书没有立即回答,却看着我,眼神难得一见的温柔,看得我莫名其妙、有点想打他。他忽然笑了:“深水潭中向来多水怪。”

  所有人闻言瑟瑟发抖。

  “不过,”唐翎书慢悠悠的补充说,“刚刚的黑蛇被杀、尸体被融化,对周围观望的野兽们来说,也是一种警告。它们想来,但暂时不是很想来送死。”

  所有人按下砰砰跳的心。但在这个环境下,谁又能真正的放下心?

  唐翎书把之前捡的干树枝叶分成两堆,中间五步的距离,吹着火折子,点燃火堆。

  “你们休息,前半夜我来值守,后半夜水姑娘来。”唐翎书语气轻松的吩咐道。

  前两句还好,最后一句,也太不怜香惜玉、太不把我当外人了。我心里哼了一声。

  护卫兵们挺不好意思,支支吾吾说:“要不后半夜我们来?”

  唐翎书摆摆手,给拒绝了:“你们抓紧休息,养精蓄锐,万一又来什么新的,到时候再起来。”

  一句话,又把大家搞得很紧张。但护卫兵们明事理,也知道唐翎书这么安排是有道理的:我和唐翎书一看就是俩狠角色,经严酷训练而五感极好,只要人物战斗没结束,一口气坚持到最后;他们也是严格训练出来的,但目的只是作为护卫兵,并不是培养武林大家,所以他们有他们的优势,就是能做最靠谱的兵。所以护卫兵们也就不再推辞。

  按照唐翎书的安排,我和唐翎书坐在一边,护卫兵们在另一边,两边面对面,分别靠近两堆火,但我们所有人都坐在两个火堆之间的区域。这样一来,前后左右四个方向都能照看到。

  护卫兵们四周稍微布置几个警戒线,便和衣睡下。

  我和唐翎书并排坐在一起,唐翎书用一根树枝拨动篝火,控制火势,而我手托腮靠在弯起的双腿上,眼睛一眨一眨看着他。

  然后唐翎书又笑了。

  这人又笑!这次我可忍不了了,抬起手作出要打他的样子。

  唐翎书笑着把树枝放在一旁,拍了拍靠近我的那边肩膀,温柔看着我。

  这下换我笑了,忍住没笑出声:这人还怪会哄人开心的。

  我笑眯眯的屁股往他那边挪了一下,侧头慢慢靠在他的肩膀上,双手轻轻抱住他的胳膊,然后闭上双眼。我在感受此刻,感受第一次靠在紫杉大人的身上。虽然以前在水氏,他拉过我的手,也背过我,但那时候的我们,是战友。而现在不同,他已经将他的感情借我母亲的信告诉了我,他对我,不止是战友情谊,还有爱人之情,我是他愿意相伴一生的人。那我呢?一直以为自己停留在被冷易君拒绝的那一刻,初读完母亲信之后逃避抗拒,但会不会,其实我也早已倾慕紫杉大人许久,许久?

  我睁开眼,大脑放空,望着篝火,看着篝火中的火苗和迸溅的火花。然后唐翎书的手出现在我的视线中,白净修长,他的手轻抚上我的手,我有一丝紧张,手微抖了下,他轻拍拍我的手,然后我的手就不抖了。

  我抬头望向唐翎书,他正侧头看着我。唐翎书再一次笑了,他慢慢靠近我,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花瑜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