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香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十八章 倾诉衷情

  紫杉大人吻上我额头的这一刻,我看清了我的心,紫杉大人在我的心里,我的心里竟满满都是紫杉大人。

  很久以前,我觉得爱情是一件很容易得到的事情,因为似乎遍地都是,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能找到一个并肩走在一起的伴儿。而与之相反,想做并且有机会做喜欢的事情很难,难到不管你如何真诚与掏心掏肺的展示你的热爱,都没法获得机会给你开门。不过慢慢的,我发现爱情其实同样很难,因为爱情更多是一种信仰,一种对于唯美浪漫的自我升华的信仰。遍地都能看见的陪伴,其中的爱情成分有多少,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是将就、凑合,还是不得不,是折磨、煎熬,还是懊悔,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在我见过听过感受过很多的情感之后,我觉得世上还是有可能存在较为理想的爱情,但前提是双方的三观很正,因为当双方都能够尊重、理解、解决问题的情况下,就可以至纯至情的相处。

  所以前半夜,我倚靠在唐翎书的肩上,被他握住手,幸福的睡着。后半夜,我醒来,拍拍自己的肩膀,示意唐翎书也可以靠着我睡。唐翎书又笑了,他的腿虽长,但坐着也还是比我高出不少,靠在我的肩膀上着实有些为难。所以我想了想,让他枕着我的双腿。于是我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听了半夜的深谷自然之声。

  叽叽咕咕深夜出,叫声轻回荡。

  星辰光点点,明月辉耀耀。

  山谷风,潭面飞,面前过。

  心上有人,陪伴在侧,最是幸福。

  鸟儿们醒得早,几声清嗓子就喊醒了唐翎书。唐翎书轻声跟我说了句:“早安”。让我想到柳州春秋院的花如玉妈妈曾经对我和念碧雪说,男人们可以跟很多人说晚安,但却和很少人说早安。

  黎明时分,山谷凝起一层薄雾,深潭之上也是如此,在淡淡晨光照射下,朦胧梦幻,仿佛一片宁静的世外仙林,四周的山峦仿佛披上了一层轻纱,恬静,优雅。不得不惊叹,这白日里的景象和夜晚的恐怖杀戮氛围完全不同。

  随着时间的推移,东方的天空逐渐泛起鱼肚白,随后,一抹柔和的金色从地平线慢慢升起。初升的阳光透过山谷中的树木,洒下点点金光,映照在潺潺的深潭水面上,闪烁着璀璨的光芒。薄雾渐渐散去,微风轻拂,送来阵阵草木香与清新的空气。整个山谷仿佛苏醒过来,充满生机与活力,展示出它如画的美景。

  “啧啧啧,这里的景色就好像蛇蝎美人,看着真是美,但可怕也是真的可怕!”一位醒来的护卫兵幽幽的说道。

  “蛇蝎美人?形容的妙!蛇蝎美人外表艳丽迷人,犹如一朵带刺的花朵,让人既无法抗拒她的美貌,又心里痒痒的想被刺一下扎一下!她们眉目如画,肌肤如雪,然而,藏在这份美丽之下的是一颗冷酷无情的心。她们微笑如春风般温柔,却能在不经意间给人致命的打击。她们言语甜美动听,仿佛蜜糖,实际上却暗藏毒液。忍不住接近她们的人被她的美貌所迷惑,可直到陷入她们编织的陷阱中才意识到自己的愚蠢和无力。”又一名文墨不少的护卫兵接着话题说道。

  “这种美,既令人心驰神往,又让人心生畏惧,正如那毒蛇和蝎子,表面平静却随时可能发起致命一击。蛇蝎美人,真是名副其实!”第三名护卫兵也凑一波感慨。

  “看来大家都睡得不错。”唐翎书点评道。他拿起地上那根拨弄篝火的树枝,在地上画了幽谷的简易地图:一条只修了一半的古道、山谷小木屋、古道旁的那条分支溪流和溪流尽头的深潭。

  “咱们现在离古道的距离很远,返回既耽误时间,也不会有新的发现。这深谷中的凶猛野兽不少,既然古道那条路也能遇上,倒不如咱们选一条近道,离开幽谷。”唐翎书边用树枝比划,边跟我们说。

  我看着地上的手绘地图,感慨唐翎书的方向感、距离感和记忆力是真的好:他能够在那么命悬一线的危机时刻,挑选一条生机最大的逃生路,并且在生死存亡的逃亡关头,还记下方向和距离,还居然能分辨方向和距离!真是冷静得可怕,理性得匪夷所思,实力强大得让人五体投地。

  大概是感受到我的强烈的敬佩,唐翎书侧头看我,我立马表态:“我同意,你来挑路,我负责打怪!”

  唐翎书忍住笑意,看向护卫兵们。他们有些犹豫,毕竟远路虽远虽危险,但胜在他们更熟悉一些。

  “咱们熟悉,冥兵营的人也熟悉。同样的未知,就是优势。我分析地势,近道这片区域地势高,岩石多,沼泽湿地的可能性不大。条件相比现在和古道的区域,不算是野兽动物们的优选,所以按照它们的领地划分,应该攻击性稍弱些。”唐翎书详细解释说。

  这么一听,护卫兵们稍稍有了信心,他们内部嘀咕讨论一番,最后抱拳说:“听唐公子安排!”

  我挑挑眉,想着唐翎书还挺人性化,尊重大家的意见。

  事不宜迟,我们迅速收拾好行李,启程。

  唐翎书眺望远处山形走势,带我们进了一片竹林。

  竹子喜欢湿润的环境,但不耐水捞。所以它们能茂密生长的土地,多是排水好的沙质土壤。眼前是一片连绵的野生竹林,细长的竹身竹叶随风轻摆,宛如绿海。它们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然而,深入其中,便能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神秘与危险。高耸的竹子笔直挺立,仿佛无数静默的卫士,它们繁茂的枝叶遮天蔽日,使得林间光线昏暗,给人一种迷失方向的感觉。微风拂过,竹叶沙沙作响,像是低声的耳语,似乎在警告闯入者未知的危险。

  唐翎书还带着那根树枝,当作探路拐杖,小心谨慎的选路、探路,但脚速并不慢,我们跟在后面,差点儿就需要快步小跑。

  竹林间还弥漫着淡淡的雾气,朦胧中隐约可见错综复杂的小径,时而有诡异的阴影在竹林深处闪现,令人不寒而栗。偶尔,竹叶下方传来轻微的窸窣声,似乎有未知的生物在悄然移动。竹林深处的鸟鸣声不再显得悠扬,反而像是某种警示,提醒着行人不要轻易深入。

  护卫兵们的表情一个比一个严肃,大家一起呆的久了,又经历过几次生死,所以也稍微放的开些。有一人小声自言自语念咒:“怪物怪物,都离我远点,都看不见我……”他的声音小得恰好我们都能听见,所以我们都在不发出声音的笑他,这倒是给我们减少了很多恐惧感。

  虽然但是,未知的恐惧感还在继续。脚下是厚厚的枯竹叶铺成的地毯,每一步都发出轻微的声响,仿佛在打破这片静谧的禁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湿冷的气息,隐约夹杂着腐败的味道,能让人不由自主地打寒颤。这片野生竹林,在美丽与和平的外表下,暗藏着不可预知的危险,仿佛随时会将闯入者吞噬其中,令人又惊艳又害怕。真是,又一个蛇蝎美人。

  大家跟着唐翎书,把心提到嗓子眼,一边紧跟往前赶路,一边关注四周的动静。就在即将走到竹林尽头的时候,一排极快的破空动静朝我们撞来。

  “有埋伏!”唐翎书说话的同时,拔出长剑,几道凌厉飞速的剑花,打飞射向我们的暗器,银针。

  有银针被反弹插入竹子中,插入处的竹子立马变色、腐朽。

  “不好,这针上有毒!”一名护卫兵惊呼道。

  话音未落,又一波银针朝我们发射而来。

  不知道紫杉大人现在什么心情,但是我很生气。以银针作为暗器的彩七杀的杀手,很难不对这些假冒彩七杀招牌的人们不生气。我抽出腰间软剑,直接迎着银针飞来的方向冲去。一边挥舞软剑,一边以见到就到的速度出现在银针发射处。毫不惊讶的是,银针是由一套发射机关发射而出,所以它们的速度和方向都能保持一致;意料之外的是,机关之处没有操作人员,而是一根点燃的长长的引线,依次烧断激活机关发射,设计得很巧妙,一共可以发射五组。

  我把引线从燃烧之处砍断,把火踩灭。又向四周查看和倾听,没有发现有人埋伏的迹象。

  机关停止发射后,唐翎书和护卫兵们很快也赶过来,他们看到这个机关装置后很惊讶。紫杉大人可是木工高手,他一眼便看明白发射的原理,就连他也称赞不绝:“好设计,巧妙,精确,难得的机关。”考虑到银针有毒,这个机关非常有可能也沾有毒,所以不能接触,更不能拆开欣赏。

  “应该是点燃引线后,人就离开了。等我们走了之后,人有可能还会回来。”唐翎书分析说。

  “用银针,会不会是彩七杀?”一名护卫兵问道。

  我就知道会这样被误解。我和唐翎书眼睛一眨一眨,却也没法跟他们直接说:彩七杀的紫和蓝跟你们在一起呢,不是他们。

  “彩七杀的银针不会淬毒,他们以银针作为武器,点穴断心脉。”唐翎书委婉说道。

  护卫兵将信将疑,但仍然用手帕包了一根淬毒银针小心装进包裹里。

  取证很严谨、很全面。我虽然很认可,但是远离他跨了一步,担心被银针误伤。

  “继续走吧,可能前面还有埋伏。”唐翎书推测说。

  护卫兵们忧心忡忡。

  我想了一句安慰的话:“遇见人总比遇见野兽强。”效果挺好,士气大振。

  准备启程继续赶路,一个转身,忽然一阵眩晕感。唐翎书眼疾手快扶住我。

  “怎么了?”唐翎书关心问道。

  我眨眨眼,刚才的眩晕感一闪而过,似乎身体也并没有什么异常,于是回答:“突然眩晕,但好像现在也没什么特别的感受。”

  唐翎书抬起我的右胳膊,手搭脉,听探我的身体情况。

  “有问题吗?”我问道。

  唐翎书摇摇头:“都正常。”

  “没有被针射到吧?”唐翎书想了想,问我说。

  哎呀,他这个问题有点子伤人,有点子瞧不起人。我双手抱在胸前,用眼角看他,但话还是好好的说:“没有被射中的感觉。”

  唐翎书不放心,仔细打量我全身,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连衣角被划破或刺穿的痕迹都不放过。就这样也还不放心,问我要来我的宝贝檀香小折扇,用上内力扇动折扇、吹动我的衣摆。他盯着我的衣服,观察它们随风舞动的情况,排查确认没有银针遗留和没有银针穿过的情况。

  “先赶路吧,你注意一下,身体有情况随时告诉我。”唐翎书快速思考,如是结论。

  “好!”我和唐翎书有一个共同的猜测,认为这种眩晕感有可能是夺命香的中毒后遗症,这件事只有我和他两个人知晓,所以此时也就不放在明面上说,我俩心里有数就好。

  于是我们一行又继续赶路。

  出了竹林,是一片山断面的岩石山坡,坡上有绿植苔藓,踩上去脚底有些打滑。于是唐翎书牵着我的手,护卫兵们相互牵着手,朝山坡上走去。

  我的眼睛全程盯着唐翎书牵我的手,从中传递而来的力量感,就好像昨晚倚靠在他身上的安全感。我又想起在虹州他的家中,他递给我的那封母亲写给我的信,信中说,我和紫杉大人的婚事,她同意了,选择权在我的手里,如果同意,这段时间顺利过去后,就可以操办婚事。当时看完信后,我犹豫和逃避了,因为我一直没有正视自己的感情,之后我想了很久,回忆了很多,也逐渐明白了我的心意。

  于是唐翎书又一次手中用力,把我往前拉的时候,我借着力道跳到他的身边,另一只手轻轻握住他牵我手的胳膊,看着他,我小声的说:“等这段时间过去了,我们就操办婚事吧。”

  唐翎书明显身体一滞,外人在旁,他努力克制情绪,但眼中仍能看见他的喜出望外。

  我笑了,调侃他说:“就这么喜欢我?”

  唐翎书也笑了,没有直接回答,反问我:“怎么,对自己的魅力一无所知吗?”

  我努力忍住不笑出声,对他说:“我也这么喜欢你,可能一见钟情,可能日久生情。能见面的话,我很开心;见不到面的时候,我会想起你,期待再次见到你。我没有时时刻刻待在你的身边,因为我知道,每一次短暂的分别是为了更长久的相伴。不过接下来,我希望可以更多的和你朝夕相伴。”

  唐翎书停下脚步,示意护卫兵们继续往前走。他低头看着我,目光深邃得犹如无底之洞。他另一只手抚上我的肩,俯身下来,送给我一个温柔的带着淡淡茶叶体香的吻。

花瑜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