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香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十九章 空中迷园

  树林郁郁葱葱,岩壁怪石嶙峋。阳光透过树叶间隙,洒下一片片斑驳的光影。微风轻轻拂过,带来淡淡的花香。风轻柔吹拂着,溪水潺潺的流淌。

  唐翎书侧过身,低头看着我,他那清秀的面容在晨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明媚俊朗。我注视着、感受着他的目光,心中一阵悸动,脸颊微微泛红。他握住我的手轻轻握紧,仿佛有一股电流瞬间穿过我的身体。

  唐翎书另一只手轻抚上我的肩膀,我有些微微颤抖,感受到他手指上的力量加重,这种温暖的触感让我的心跳加快,脸上的红晕更深。唐翎书的手指轻轻滑下我的手臂,这个触感让我莫名有些紧张,又有些愉悦。气氛变得很微妙。

  我们两人目光交汇,四目相对,我看见他眼中闪烁着一种柔情和期待。他俯身慢慢靠近,呼吸轻轻拂过我的额头、我的鼻尖,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快,仿佛要跳出胸膛。我下意识闭上眼,感受他的气息愈发接近,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我们两人。他的唇终于轻轻触碰我的唇,带来一阵奇妙、快乐、特别、安心的温暖。

  这一刻,仿佛时间静止,只剩下我们两人的心跳和唇间的温暖。我那只没被握住的手揽上他的细腰,感受到他身体突然的紧张僵硬,我笑了,开始试着用双唇回应他的表达,这让他非常开心,因为他握住我的手、抚着我的肩的手都抓得更紧了些。紫杉大人这一吻没有很久,毕竟大家正在赶路,还有人在前面等着我们,但也足以让他的情爱传递给我,让我感受到他对我的爱恋。我俩依依不舍的分开,他用手指轻划过我的鼻子,柔情深邃的目光看着我。

  “调皮。”他对我说。

  我笑了。

  唐翎书牵着我的手,快步赶上护卫兵们。护卫兵们见惯了世面,又刚同甘共苦经历生死,所以很给面子的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但这一次的牵手,又和亲吻前的牵手不同,除了甜蜜温暖,多了一丝丝触感带来的悸动。不知道唐翎书什么感受,但我是享受在其中。

  我们所处的幽谷,是比较经典的人稀罕至的亚热带季风气候区的自然原始森林。在这种环境下,通常会存在一些典型的景观和特殊环境。比如密集的植被:包括乔木、灌木和地被植物。树木高大、种类繁多,层次分明,形成多层次的植被结构,就好像我们入谷后看到的遮天蔽日的古树和藤蔓。比如独特的气候环境:由于树冠遮蔽,森林内的温度和湿度通常较为稳定,昼夜温差较小,湿度较高。

  比如腐殖质丰富的土壤:地面覆盖着厚厚的落叶和枯枝,这些腐殖质为土壤提供了丰富的营养,有利于植物的生长。这点对我们行走来说,有些危险系数,在湿润和容易积水的区域,多有沼泽湿地,稍有不慎,就会踩陷入其中,很难靠自己爬出来。所以我们非常依赖唐翎书的带路,野外生存经验丰富的人本身就是无价之宝。

  比如丰富的生物多样性。通常情况下,由于人为干扰少,这些森林往往是生物多样性热点区,拥有大量的动植物物种。一些稀有和濒危物种可能在此栖息。不过这一点可能稍微见识不到,因为多年前的烟云涧自毁事件,许多动物遭遇灭顶之灾,侥幸逃脱的或多或少被沼毒涂害。苔藓和蕨类植物很常见:森林地面和树干上常常覆盖有大量的苔藓和蕨类植物,显示出丰富的湿润环境。正如我们脚下的岩石,因为它们的存在,所以容易打滑。有生命就有生存需求,于是存在复杂的生态关系:各种动植物通过捕食、共生、竞争等关系互相影响,维持生态系统的平衡。

  比如原始河流和溪流:原始森林中往往有自然流淌的河流和溪流,水质清澈,常伴有瀑布和小湖泊。我们昨晚见过的深潭已是较大的小湖泊,如今顺着一旁岩壁留下的,算是小小瀑布。唐翎书招呼大家用各自的木杯接水喝,喝完后装满。我和唐翎书默契的都多带了一个牛皮水袋,也给装满。

  比如自然的更新和演替:森林中会有自然的植物更新和演替过程,如倒木分解、自然火灾、风暴等自然事件,它们的存在于无形中塑造了森林的面貌和生态。好在我们很幸运,到目前为止风和日丽。

  当然,原始森林中最美的,莫过于一些城市之中见不到的独特的美景:空中花园。许多附生植物例如兰花、蕨类和苔藓会在树干、树枝上生长。而原始森林中常有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古树,这些古树树干粗壮,高耸入云,树皮斑驳,树冠广阔;又加上存在许多巨大的藤蔓,藤蔓植物盘绕在树木之间,有些藤蔓甚至粗如手臂,形成复杂的网络。于是附生植物生长在枝条或蔓延或攀爬的树木之上,就形成了空中的花园。

  “这些花儿怎么能在那么高的地方生长?它们不需要泥土吗?”有人问道。

  “上面的这些花草植物不依赖于地面土壤,而是通过空气中的水分和养分生存。”唐翎书给他们解释说。

  我见过不少美景,不过像这样美的空中花园也是第一次见,我看一会儿美丽的花草,又看一会儿身旁的唐翎书,感慨真是美上添美,美不胜收。

  我的眼神哪里躲得过紫杉大人的眼睛,他瞧向我,或许是想起刚才我们两人的初吻,也是情涌上心来,目光也是柔情似水。

  虽周围情况不明,但我们几人还是被置身其中的空中花园惊艳,忍不住放慢步伐仰头四处欣赏。

  果然,埋伏也算准了这一点。

  阳光透过高大的树冠、妖娆的藤蔓、空中鲜艳的万花朵朵,形成斑驳绚丽的光影洒在地面上。微风拂过,花香弥漫,树叶沙沙作响,仿佛在低语,又仿佛在轻唱。

  我突然停下脚步,敏锐的耳朵捕捉到了异常的动静。唐翎书也停下脚步,他示意我们所有人停下,警惕地四处张望。护卫兵们点头,将手放在腰间的剑柄上,眼神中透出一丝恐惧、也有一丝丝坚毅。

  就在这时,一队黑衣人从密林中扑出,手持利刃,眼中闪烁着凶光。

  依然是冥兵营的人,其中有一人眼熟,正是唐翎书之前打晕的那位。

  护卫兵们迅速拔剑,背靠背站在一起,准备迎战。冥兵营动作迅速,刀光剑影交错而至,护卫兵们此时配合更加默契,双方刀剑相接,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他们一个攻击一个防守,两队作战,动作行云流水,四人一心,天衣无缝。

  我一个跃身,借助藤蔓的力量凌空翻转,软剑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冥兵营的一名杀手应声而倒。一旁的唐翎书则稳扎稳打,剑法刚劲有力,几个回合间便击退了几个冥兵营杀手。

  四周的景象依然美丽如画,阳光穿透树叶,洒在大家的身上,形成一道道光柱。藤蔓上的兰花微微摇曳,像是在舞动,又像是在武动,它们鲜艳的花朵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迷人。

  一声清脆的鸟鸣打破紧张的气氛,短暂地分散了众人的注意力,大家都以为是对方的外援信号。唐翎书和我抓住机会,剑影剑光同时交错,冥兵营的人纷纷倒地,丧失了战斗力。

  尽管经历了一场生死攸关的激战,但四周的景色依旧美丽。阳光依然穿过树叶,藤蔓上的花朵依然摇曳,鸟儿的鸣叫声再次在空气中回荡。

  可惜还未等到我们审问,他们忽然提剑自刎,血溅了一地。

  我忽然愣了一下,和唐翎书对视一眼。

  “他们在干嘛?”我忍不住问道。

  唐翎书没有立即回答,一名护卫兵倒是好心回答我,说:“他们,自杀了。”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自杀?”我继续问道。

  唐翎书看着地上的冥兵营杀手,沉默不语。另一名护卫兵继续好心回答我,说:“想必是,任务失败?刺杀失败?”

  “对……无法交差?所以自我了断?”又一名护卫兵接上话题,说道。

  我摇摇头,心中生出一个谜团。

  见护卫兵们不理解我的问题和反应,唐翎书终于开口,边解释边梳理目前的情况:“冥兵营确实有任务失败就自我了断的情况。但是一般都选择服毒自尽,毒性快而猛,离去也不会有特别大的痛苦。用剑自刎,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何况冥兵营杀手的剑,都是淬毒的剧毒之剑,他们何必要这么为难自己?”

  众人随着唐翎书的话,一起看向地上的冥兵营杀手们,果然他们身上已出现中毒迹象,脖颈上喷涌的血液也由鲜红色变得暗红发紫。

  “听闻冥兵营的人残暴,却没想到对自己也是,这么……”一名护卫兵瑟瑟点评说,说话间,悄悄远离地上的人们一步。

  此时,血腥味四起,汇合花香草香,让人突然犯恶心。

  我按下反胃的感觉,视线特意避开地上的几人。不说这自虐的手段,只是这样的行径,我也理解不了。我皱起眉头:“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吗?非要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可是只有一次的生命?!”

  唐翎书答:“或许是被洗脑,或许是活着的下场更惨烈。”

  我不理解,又问:“有什么是活着解决不了的吗?”

  唐翎书又答:“对你来说,没有。但对有些人来说,可能困难超乎他们的认知和想象。”

  “虽不认同这种做法,但也理解他们可能无力抵抗。”我回道。

  “这样的美景,可惜了。”唐翎书说。

  “这位被你救过的人,才是可惜。”我指的是被唐翎书打晕过的冥兵营杀手,虽然唐翎书把他从癫狂状态中解救,但他依然很快结束自己的生命。

  唐翎书没有回答。

  护卫兵们知道冥兵营的人擅长用毒,也不敢轻易对他们搜身,只远远观察,并警惕周围的动静。

  “有一点奇怪。”我说。

  唐翎书点头同意:“我也觉得奇怪。”

  “什么奇怪?”一名护卫兵问道。

  “奇怪的是冥兵营的目的。”我回答说。

  唐翎书给护卫兵们解释:“我们一行人来烟云涧探查,有人在一旁监督、甚至破坏,这些都可以理解。奇怪的是,我们并没有什么发现,唯一的发现是知道有一拨人是冥兵营的人,这个发现并不十分重要,他们没有必要为了暴露身份和行踪,而对我们一再追击。”

  “既然我们并无发现,为何不继续一旁跟随,坐收渔翁之利?他们这样的袭击,没有好处,还折损这么多人。目的究竟是什么?”唐翎书继续说道。

  众人点头,都觉着分析得很有道理。

  “那唐公子推测一下,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一名护卫兵问道。

  唐翎书摇摇头:“并不清楚。我所能想到的,一个是他们以为可以除掉我们,分批除掉我们这些云府的同行之人;另一个是害怕我们撞破、发现他们的秘密。”

  这两个都是常人所能想象和理解的原因,所以护卫兵们也陷入迷茫。

  “不管他们目的如何,既然能让他们打破只在夜里行动的规则,肯定原因非同一般。我们按计划返回大部队,沿路能发现什么就发现,发现不了也没关系。”唐翎书总结说道。

  众人赞同。

  于是大家整理好衣衫和行李,准备继续前行。

  然而我好像有些不舒服。突然觉得四周的血腥味浓重的让我呼吸难受,空中花园落下的花香味也不再浪漫清香,和血腥味融合在一起,让我,窒息。我使劲用力呼吸,然后张开嘴大口喘息,眼前也渐渐发黑,我觉得我非常不对。忽然,我体内雪狼秘籍的蓝血被激发,我慌忙闭上双眼,无力的抬手,喊了声:“唐翎书……”

  话音刚落,被紧紧抱入熟悉的怀抱中,耳边听见唐翎书焦急慌乱的声音:“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快告诉我……”

  “我,我呼吸不畅,好浓的血味……花香,变得好难闻……我,我甚至……”我努力边挣扎呼吸边回答。

  感觉唐翎书凑近到我的眼前,我用尽力气张口对他小声说:“我的,我的雪狼秘籍,被激发了,我,我控制不了……”

  只等了很短的时间,唐翎书只安静了很短的时间,随即感受他收起手落,恰到好处的力量击打我的后颈处,于是我晕了过去,失去知觉。

花瑜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