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尔兴衰史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九章,天地大重奏

  灭绝重新回到了原本的领域,他不意外的发现战斗已经结束了。世界树恢复到了它曾经的荣耀状态,而苏尔特尔也从他的熔炉中重新站了起来,火之国恢复了。诸神们都集中在了这里,天父议会的所有议员还有他们所处的神系存在都在这里。

  迷雾已经被摧毁了,混沌神们围绕在周围,确保了奸奇的毁灭。亚空间中出现了空缺,但很快就会有新的混沌恶魔所替代了奸奇的位置,至少,如果他们会学到自己先辈的教训的话。

  “都结束了。”阿努比斯从灰烬中翻出奸奇的圣徽将它捏的粉碎,彻底分裂了它与亚空间之间还可能会残留的联系。

  这也导致了奸奇的名字在星界中遭到了毁灭,从此之后,再无奸奇。

  高处于晶层外的宇宙中,他们目睹了一抹璀璨的星光划破了阿萨托斯的躯壳,将这份荣光洒在了穆斯贝尔海姆上。天堂战争以来,星光就从未再次出现在这原始维度过了,可是宇宙终于还是重新站到了上风。

  “战争还未结束,看啊!末日之战!”曼威抬头指向了深空中的巨影。

  那是阿萨托斯巨大的眼睛,它正在看着他们,血液充满着它的眼睛,甚至仅仅只是目视就让所有在这里的诸神们都感到极大的不适。然而那不只是阿萨托斯,更是有那试图灭众生的深红之王,从黑暗深渊中爬出来的巨龙。超越神族的攻击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逐渐产生了更多的效果,面对无限力量的他们,至恶的红龙身上已经伤痕累累了。

  每个世界都参加了战争,战吼回响在所有现实之间,每时每秒都在修复到原本模样的现实从梦中破壳而出。宇宙强能加热着冰冷的太空,令那蠕动的奈亚拉托提普对宇宙下的毒药,那被称之为“暗能量”的幻影能量,开始被大量消耗,中和。

  恒星们从原始的气体聚集云中开始重生,变得不再被暗能量所削弱,他们的知觉开始恢复,为了宇宙而战,为了他们自己的生存而战。

  每个世界都有危机,天崩地裂追上了所有在思考的生命实体。不论看向何处,不论身处在何方,没有一个地方是和平的,即便是最为向往安宁的和平主义者现在也充当起了战争后勤的支援者们,为了多元宇宙而战。

  宇宙从它不可避免的死亡中复活了,拥有着宇宙意识的人们这时候感到身体像是打了一个颤,这宏大的维度交替在一起的网络中,它像是雨后的植物,疯狂的蔓延着自己的根茎。贯穿时空之间,震耳欲聋的一个声音响起了。

  阿萨托斯在富兰克林还有超越神族的攻击之下炸裂了,超旋流中所有的视角被集中在了这一刻,阿萨托斯身体内那被锁住的东西开始越演愈烈的更强大了起来,枷锁开始碎裂了。军队之中的核心开始颠倒了它的位置,越来越远离着阿萨托斯了,慢慢的,他觉醒了。

  一只巨手痛苦的挣扎着爆裂着从阿萨托斯的体内撕裂了出来。

  永恒回来了。

  “阿萨托斯!”永恒重新组合了自己,他的记忆全都回来了,并且立刻适应了眼下一千五百亿年战争的改变。“你的查毒我的毒液已经被去除了,你的王冠将会在现在粉碎!”

  随着外神之主的一声悲鸣,永恒彻底撕裂了它与阿萨托斯之间的联系,在外界,它面对了这憎恨不堪的,只是过去自己影子的外神。在超越神族们的共同努力之下,深红之王被粗暴的斥出永恒的身体中,巨龙的身体开始还原成为原本的碎片,并向下坠去,落入湮灭。

  “你们真的以为万物只是为了你们创造你们的主宰,才会有这么多概念和分化吗?”随着深红之王的排斥,永恒的身体开始产生了最后一次的变化。他的身体开始展现出分化,关于永恒和无限的真相也随之展现在他的敌人眼前。“你难道没有想到过,永恒和无限是一体的吗?当你面对永恒的时候,也是在面对无限。”

  永恒是第一个存在的直接后代,也是万事万物本身,更是所有抽象实体们的总和,他是自己,也是万物的权威。这也是为什么他与自己的姐妹,无限,是一体的。他们是宏伟巨匠打造的双重性,从腐化中崛起并且净化,精神和时间的终极结合。

  一个,瑞必思。

  一千个阿萨托斯,九百九十九个深红之王,现在都来到了这里。但他们都已经受到了来自多重现实的打击。外神现在都在孤军奋战着,他的军队已经不再如同曾经那番的伟大,残余的外神和他们的眷属仅仅只是残兵败将罢了。

  最后对他们的审判将会给这场终极战争的结局产生一个,持续发生的结局,一个永恒,无限的大事件。

  末日崩塌,灭绝他们硬生生的看到自己远离了站场,因为永恒离开了囚笼,多元宇宙自由了。剩下的战斗都是发生在超越了甚至众神们的眼界中,这是只有宇宙实体和抽象存在们才能够一战的。

  尽管如此,他们并不是完全的无力,当凤凰之力,麦卡恩,灭绝进入外界后,他们目睹了一整个多元宇宙,那令人乍舌数量的天神组还有古神们。另外一群为多元宇宙而战的旧日支配者们被修玛格拉斯组织了起来,这些来自他们原本的多元宇宙,而非与阿萨托斯同流,为了自己的生存甚至令它们也站在了一起。

  地狱领主还有至尊法师们也回来了,在众多古神还有天使之中,维山帝和幽灵是最为亮眼的。绝望促使了那些甚至超越了神明的宇宙级的文明也甚至离开了永恒的身体,即便是在这里他们不应该涉及的禁区,但是法则很幸运的站在了他们的一侧。

  绝望之第三天使,被称之为地狱机器的合成巨兽,虚空之手曾经的爪牙,但自从他们宕机后,天神组将他们改造成为了自己的武器。这一举动吸引了它的注意,这令虚空之手从他的王座上站了起来,前往了这里。

  如果生命法庭是造物主的仲裁官,那么虚空之手便是全能宇宙的处决者,其手即是虚无。

  真正的天堂战争现在终于结束了。战斗一直都在发生,没有一秒的时间之中是让凶器停下的时候。外神的王冠变得越发越清晰了起来,那冠于一切之上高耸的王冠进入了多元宇宙。外神们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只剩下了最终的绝望,他们部署了自己最终的王牌。

  主宰的胚胎。

  还未完全经过最后一位深红之王的腐化,不完整的混血。尽管还未完全重生,但它依然被部署到了站场上,为了给全能宇宙造成致命伤害,尸山完全遮蔽每一个宇宙的天幕,只剩下剥削和废墟的泪水。阿萨托斯已经不再关心自己所能够统治了,它现在唯一的执念仅仅只有最后一个,让他们死,让没死的活在痛苦和虚无里。

  主宰从它的卵壳中怒吼着,还未完成的身体迸发而出,尖叫着,拖着破烂不堪的身体席卷着众神。超概念的爆炸还有抽象的狂暴,重塑着主宰的身体。超越神族尽其所能的释放了全部他们的力量,而他们给永恒还有无限带来了属于他的万灵药。

  无限宝石。

  不可思议的无穷力量,第一存在的精华。一瞬间内,他似乎回到了曾经的独一存在般的强大。

  时间,空间,心灵,力量,灵魂,现实,辉煌的诞生。终极和反终极,卡巴拉和克里伯斯的较量。

  他们即便是简单的一击都是毁灭性的,宇宙力量令人深刻的至上冲突,从起源到现在的所有超时流,甚至是未来。

  距离成为了一种过时的概念,每当他们的存在前进,后退,都有众多新的维度诞生,超旋流被任意摆布。

  思想之间的战斗,每一个梦想和欲望,他们的冲突互相攻击着对方的思维,目的,迷之力的彻底敞开。

  无限终结和无限新生的力量,驱动着现实保持着自我同时又将他撕成碎片,而且他们的力量甚至还在协助着永恒的援军们的支援,令他们无所畏惧。

  念头之间的碰撞更是足够让目睹到的蛮兽变成圣人,圣人变成虚无者,生命和灵魂被扭曲不堪,改变,但又被自我修复,美好和残酷超乎思考的纠缠在一起。

  天堂和地狱不可思议的理性在现在被所有人都理解了,现实成为了不定性,造物主最初打造的现实作为了武器,科学和太虚之间诞生了全新的奇迹现实。

  即思即存在,两个并肩的终极,还有无穷多的战士,他们的思维,意志,此刻汇于一处。

  紧接着,似是被带动,似是自然而然,受扭曲显得悲伤的乐谱,此刻每个音节都重新回到了他们本来的位置,细小的偏差被纠正,框架顺理成章的修复。

  如今,不再是悲伤的乐谱,而是所有造物所理想的未来产生了与那混血主宰所对立的乐谱。这憎恨之物的毒针一次次的破坏着每根弦音的和谐,可是每一步举动都被更加强大的协和振动所抵消了。

  新的乐谱里,音乐变成了故事,讲述生死,爱恨,辉煌和暗淡,乐曲创造了扎根在全能宇宙中的一首壮丽的挽歌。

  接着,是结束的狂暴怒吼。

  所有世界,所有存在的开始了大合唱。不再是悲伤的乐谱了,每个音节都重新回到了他们本来的位置,细小的偏差被纠正,框架顺理成章的修复了。

  音乐变成了故事,讲述生死,爱恨,辉煌和暗淡,乐曲创造了扎根在全能宇宙中的一首壮丽的挽歌。一支由存在演奏的光辉乐队,天籁之音将外神暴行的喧闹中和了。全能宇宙的太虚中,所有人的努力造就了高声颂唱的交响乐。

  一支由存在演奏的光辉乐队,由每一个人每一颗心齐心协力所生的天籁之音,将暴行的喧闹中和了。全能宇宙的太虚中,所有人的努力造就了高声颂唱的交响乐。

  永恒从太虚中抽出了一道光芒,深深将其刺入主宰的心脏中。

  那是霹雳,亦是雷火,永恒的手高举着那光束,主宰几乎心力交瘁的反击也化作了乌有。乌黑的毒针从它的眼睛里刺出,但是被顷刻融化。妄图夺走造物王座的主宰,失心病狂的将通向那黑色高塔的大道变为硫磺和鲜血够成的废墟。可在永恒之手,这条腐败的道路像是暴风中的破布一般被吹走。

  属于梦想和创造的咏唱者的王座响起了欢乐颂迎接着它的新主人。

  急促的心跳,那是造物的至尊和弦,大爆炸回响的F升调钟。纯粹的激情,勤劳和智慧强大到构造了大团圆结局的节奏。滔滔不绝的,照亮灰暗,暗黑吞没。梦魔撒下了他的沙子,主宰的眼睛开始感到沉重了,从他那超概念的眼角旁边,一点沙子让它穿越终结的海湾,那是他的结束,也是外神们的结束。

  一首歌曲,其名乃:

  《天地大重奏》

  惊叹着奇迹,所有眼睛都看到了这一刻,恐惧在这一刻暂时的消失了。故事的结尾,奇迹机再次启动了,为飞跃无限的天堂中盛大的喜悦奏响了最后高潮。一个崭新的多元宇宙在这一刻诞生了,被称之为终极的永恒。

  第十多元宇宙。

  第十多元宇宙。

  ——地球919

  时间:11017AD,140年前。

  UE感到自己的眼睛正从一道强光中恢复着,他揉了揉眼睛,慢慢的适应着眼睛突然正在做的改变。但是奇怪的是,他确实能看得清楚周围的东西,即便是眼睛还没有完全适应。最终他终于调整了过来,眼前的事情瞬间就清晰了。

  他发现自己正坐在自己的老旗舰上,在天堂战争前的时候。在显示器外,那曾经对拜尔发动了毁灭一击的黑骑士号,在一道星际闪电,一道金色的幻影还有一道绿光的攻击下立刻被摧毁殆尽了。他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幸存者或者残留的数据痕迹,更没有奸奇的痕迹。

  索尔,亥伯龙还有哈尔乔丹出现在了感应器的屏幕上,他们的武器上还有身上都还保留着闪电与绿光还有太阳能。

  奸奇死了,他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了,因此战尊的肉体也在宇宙修复的时候消失了。他曾经的战友们感到了必要的帮助于是从时间线中来到了这一刻前来帮助UE。

  UE抬起手看了看自己,他尝试着做些什么来证明自己的想法。共生体立刻从他的身上涌现了出来,而另外一只手也具象化成为了灭绝的,这使得他立刻证明了自己的猜想。这一切确实发生了,而且伴随他的意识恢复到完整的状态后,他立刻感受到了宇宙意识的建立。

  熟悉的感受还有感觉让他立刻链接了整个宇宙的模样,所有的一切都回来了。天堂战争前的,天堂战争时的。所有死伤的人,除了那些站在了敌人一侧的人们都恢复了。两个宇宙巧妙的在新的宇宙诞生后将一切经历过的相同的人都融合在了一起,而那些独立的,他们则是来到了这新的宇宙之中。

  这些不是巧合,而是刻意的行为。奇迹机修复了宇宙的细节,让所有人的生活回到了正规,并且保留了那些为了这一切而付出的人们的。

  煞多卡的声影还在舰桥上站着,但是他展现着相当程度的错乱,他摸着自己身体,试图证明自己是真的存在着一般。不单是这位船长,同时还有所有在舰桥上的人们,他们在自己生命终结时的记忆都回来了。

  “我的朋友。”UE从王座上站了起来对煞多卡说到。

  “帝王?”煞多卡奇怪的转过头看向UE。

  “不要担心,一切已经变好了。”UE对他笑了笑说到。

  随后,两道光出现在了舰桥内的两侧,一个是红色的,一个是金色的,接着一群人从中走了出来。从左侧的传送门中首先出现的是无上之耀还有瑞秋,从右侧出来的则是不陨新城,多斯提亚和维尼娜。从她们的背后进来的则是亚普,艾佛以及永恒之火。

  “皇上!”

  “兄弟。”

  “父皇!”

  “父亲!”

  UE的家人们都安然无恙,甚至是他以为失去了的那些。他激动的张开了手臂,将扑向自己的三个孩子抱在了怀中。

  “孩子们!”UE激动的泪水流了出来,一切的努力没有白费,他的高兴超过了自己的语言能够所去形容的了。“哦,群星在上啊,宇宙在上。你们都没事。”

  此时UE也注意到了,瑞秋和维尼娜的样子依然保持着她们在最后一战时的样子,他意识到,她们也是从那一刻中回来的,就像是自己一样。

  “吾爱,还有我们呢。”瑞秋和维尼娜也终于从先前的模样变成了她们一般的时候的样子,两位皇后连同着孩子们一起抱向了她们的爱夫。

  “终于,结束了这一切。”UE欣慰的说到,他轻吻着妻子们的嘴唇还有孩子们的额头。

  战争结束了。

  可就在这时候,UE意识到了一件事情,他突然放下了孩子们,并开始左右观望了起来,他感到依然的,有一个人的缺席。

  “提兰亚在哪里?”UE问到。

  所有人似乎都也才注意到这件事,但似乎没有人知道,只是互相看了看对方。

  他立刻用了宇宙意识去感应了这个宇宙里每一个角落,寻找着自己的妻子,他灵魂的伴侣。不出一会他就发现了提兰亚的位置,她还在赛兰尔的轨道上。她的旗舰中,在转移人口的避难船队的护卫之间。

  “找到了,她在赛兰尔。”UE说到。

  “那就重新导航,准备前往中继。。。”煞多卡下达到命令给船员,但是UE制止了他。

  “不用,我去去就回。”UE说到,随后他便瞬间传送走了。

  顷刻之间他便来到了提兰亚的房间中,她正在和席拉还有帕西瓦尔等人在商讨些什么事情。

  “提兰亚。”UE说到。

  UE的到来让帕西瓦尔感到惊讶,他立刻就站起了身,但他并没有拿起武器。席拉和提兰亚则是停止了讨论,但他们并未感到特别的惊讶。

  “我的——”帕西瓦尔正打算说些什么,可是席拉示意到不用。

  “提兰亚,我的爱。以拜尔还有群星的名义啊,你没事就好。”UE十分高兴的走了过来,他张开了双臂试图迎接着提兰亚的怀抱。

  出乎意料的,提兰亚并未为此所动。UE这时候注意到她的脸上依然还是戴着那副他曾经见过的假面,那一副如同拜尔上的冰山般的笑容。那不是真的她,他很清楚这一点。这一瞬间,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瑞秋和维尼娜都保留着在天堂战争时的记忆还有力量,没有道理提兰亚不会继承那一个半世纪的经历。

  “提兰亚?你怎么了?”UE放下了双手问到,他稍微有一些感到不知所措。

  “独特存在陛下,你突然来到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提兰亚温柔的说到,可是他感觉不到里面有任何的感情在里面。

  “。。。”UE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尽管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似乎这个提兰亚并不是他所认识的他的妻子。“席拉,帕西瓦尔,你们能让我和女王独处一会吗?请你们了。”UE改变了说话的口气,以正式的口气说到。

  帕西瓦尔看了看提兰亚,她点了点头示意到。

  “好的,陛下。”席拉说到。

  随后他们二人便起身离开了房间内,轻轻的关闭了大门。

  UE一时感到了心中像是产生了一个空洞,像是湮灭在这一切之后,依然还持有着自己灵魂的最后一片。可是,他想到,这一切可能可以重新建立起来。

  “虽然很突然,但是,提兰亚女王。我想要向你提出婚约。”UE伸出一只手并做出了邀请的姿势。

  他明白突然在这种场合之下的求婚是如此的突兀,但是他十分清楚的是,宇宙现在已经安全了,再也没有什么会威胁到他们了。眼下的事情比起他们刚刚结束的并不是什么大困难。

  “。。。”提兰亚迟疑了一会后起身站了起来并背对着UE走到了一旁的魔法落地窗前看向了太空中,然后她给出了自己的答案“遗憾的是,我不行。”

  对提兰亚的回答,UE感到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他想到曾经在这个宇宙里的时候,她和自己之间似乎还未提到过感情上的联系。

  “噢。。。我明白了。”UE失望的说到。

  给出这样的回答他也是心知肚明的,即便他心中还是有着那么一丝的希望,她能够同意到。

  “我该怎么嫁给你?”提兰亚把左手抬起,从袖子之中抽出并放在了玻璃上露出了她无名指上的戒指,让UE看的清清楚楚的“如果我已经是你妻子了的话?”

  一瞬间的,UE就意识到了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他的嘴微微的张开,词语卡在了他的喉咙之中,但随后从他脸上露出来的,是纯粹的笑容。

  “你。。。都记得?”UE说到。

  “当然了。贝冈。我全部都记得。”提兰亚转过身,同时她的身体也逐渐改变了起来,变成了她成为龙灵女神后的模样。“这三千年来,我没有一刻忘记过。”

  提兰亚漂浮了起来,她回到了UE的身前,紧紧的楼住了他。她的声音也完全改变了语调,而且那份她常常所带着的面具,现在也灰飞烟灭了。UE意识到了所有的事情都联系到了一起,在最初赛兰尔上她那么轻易的知道自己的饮食习惯,她曾经在自己被恐虐影响时念出自己的内名时,在星梦城市时他们名字出现在雕刻石上时,她在狂怒之眼上时的所有亲切举动。提兰亚并没有和他们一样是被送到了现在,而是原本湮灭之日发生的时候,异形摧毁赛兰尔的那一天对于原本宇宙的时间。

  “哈!”UE也打开了双手将她抱进怀中“你又在和我开玩笑了。”UE高兴的说到。

  “你不喜欢吗?”提兰亚笑嘻嘻的看着丈夫。

  “不。你这样就好。”UE也笑了,随后他们便再一次的亲吻在了一起。“来吧,吾爱,多斯提亚现在正在等她的母亲回家。”

  “恩。”提兰亚点了点头。

  这位帝王,这位神明,这位抽象实体回家了。他真正的家,他的心之所在,他的皇后们在拜尔和赛兰尔等他。除了家人们的幸福,人民的安全,他再无他求。

  地球帝国因为所有的现实交融所见证到的真相冲击,导致了他们立刻联系了拜托尔人们,央求着独特存在与他们停战,他们愿意支付所有的损失赔偿,并且提供他们的援助支持。典型的地球帝国做法,但是UE并不对此感到厌倦或者反感,因为他已经对人类有了全新的看法,他们的祖先让他对这个种族现在只有尊重。

  未来在他们的面前无限展开,时空还没有准备让自己就如此的结束。一个崭新的宇宙正在等待他们探索,生活不会停滞不前,它只会不断的前进。牢记着过去,同时展望未来。

  因为未来才是生命所要度过的地方。今日所做之事会影响明天,并非反之。

  热爱今日,并拥抱明日。

  继续演奏着这首——《天地大重奏》

扯淡最健康 · 作家说

终于完结了!写了9年,从脑洞建立到写完这本书!

之后会在终章里写一写后话还有一些个人感想。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