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尔兴衰史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余章,黄金时代

  天堂战争结束后,宇宙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年代,而这位拜托尔皇帝也回到了自己曾经的时间线。

  拜托尔帝国因为受到了来自地球帝国的严重打击后花费了巨大的资源还有时间进行恢复。好在时间线重新融合后克林格还有拉耶尔戴森球并未严重损坏,尽管如此,真理炸弹的原型机已经处于毁灭的状态,无法修复,最终进行拆解。

  戴森球的资源生产能力使得即便是全帝国范围内四千个世界的沉重打击最终也在数个月的时间内修复完成。作为在武赫星系内第一个掌握了戴森球技术的文明,拜托尔帝国有着极大的潜力在未来的一个千禧年之间成为整个星系的霸权。

  赛兰尔和莫里亚在战后因为时间线的重合,很快的作为附庸国被整合进入了更大的拜托尔帝国中,但这一过程依然在进行的过程中,数百个恒星系,数十个星区的整合需要花费数十年的时间才能完全纳入。

  战争结束后的一周,UE重新召集了议会的程序,逃亡至星系边缘的国教成员,包括主教与教皇在内的成员都被传召回了首都,在五天后他们都陆续重新回到了首都,在皇宫的大堂中临时举办了关于湮灭议会在未来的情况。

  “以崇高的名义,帝王大人,我们强烈反对您的决定。”皮尔斯主教说到。

  “湮灭的存在使得我们在末日中得到了安宁,作为他的使者的您不能够就这么做!这是一种亵渎!”教皇说到。

  “我们不明白到底您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明白为什么你会突然宣布与赛兰尔女王之间的联姻,还有,维尼娜上校之间突然之间建立的婚姻。这些事情我们都可以忽略,但是解散议会?您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吗?”一侧的教会仲裁官说到。

  皇室上的联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正如同UE娶瑞秋时一样,这些看重于干预自己的爱情的政客们到了现在还想要左右自己。

  周围的文官小声的议论声在UE的耳中传播不断,他没有打断他们的说话,这一次。但他表明的立场已经很清楚了,因为这一次他已经让审判庭的人员还有禁军退下了,仅仅只是女皇们,构星者,帝国将军们在场。提兰亚,瑞秋还有维尼娜坐在最靠近皇帝周围的王座上,而将军还有构星者则是在外围,形成了一个显著的势力圈。

  从表面上向他们展现着自己展现出来的是他的大胆,甚至是那令人感到不安的甚至可以作为愚蠢的自信,然而他想要对方知道自己现在不需要护卫就可以做到强行夺走权威。现在的UE已经与这些对自己不方便的宗教政客们传达了自己最后的指令。

  “我已经说过了,湮灭的计划中最终是成就我。我将会是这个国家,这个种族的唯一真神,以一个神皇的身份。你们可以进行改宗,我也会运用资源帮助你们,而这个时间我也会从你们实际上的工作效率上给出宽松。不过,我也可以进行强行手段,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UE从头到尾都没有提高音量,他只是用平淡的口音说着。

  他已经经历过更糟糕的情况了,眼下这样的情况在他的眼里仅仅只是一场时间的游戏罢了。因为他现在并不需要去担心教会势力对自己的宗教惩罚,他也不需要担心军权的被夺走,因为他有着两个全新的附庸国的军事力量去弥补自己的,更不用提,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抽象实体了。

  “另外,从今往后,我将会成为神皇。你们将会把所有曾经名下为湮灭的命名改为帝国或者皇帝。这不是请求,这是命令。”UE平淡的说到。

  国教一侧的人对UE最后的这句话几乎像是中风了般的热议了起来,他们脸上露出了慌乱还有不敢相信这样的话。

  “你只是神的一个冠军罢了,你怎么胆敢自己作为神,还去替代我们的传统!”教皇的脸甚至要比平常更红了,他的面孔上充斥着蔑视。

  “不管你怎么想的,我现在是这个宇宙的基本支柱之一。物种的灭绝,生命的凋零,那正是我现在所掌握的。而你有算是谁,去与这个宇宙本身的意识形态相提并论?”UE反驳到。

  周围的文官们此时都发出了焦躁的神态,他们显然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有着自己可观的担忧。教皇的护卫们甚至是开始了自己的动作,看着皇帝的护卫还有禁军并不在此地,帝国元帅还有舰队元帅也不在此,他们心中稍生了侥幸,一些魔法道具被UE的眼睛余光所见。都是以前图姆用来对付自己的。

  对过去的自己还是使者的时候依然是威胁,但对于成为了黑王的自己,这些外行人的手段远远不足够对自己造成威胁,更不用说现在的他。

  “你们可能不会想要动手。”维尼娜说到。

  “安静,女人!我们还没有认可你地位的合理性。”教皇说到。

  但是维尼娜仅仅是露出了一抹藏刀的笑容还有一句话进行回复。

  “我是说你们真的可能不想要动手。”维尼娜说到。

  此时周围们准备攻击的护卫们注意到自己的胳膊开始重新生长,变成了植物的样子。而他们准备拿出来的魔法道具也被随后封锁在了他们手中。

  “这?!见鬼!呃啊!”护卫们试着阻止这些生长,但是他们很快就被自己困在了原地,变成了植物和生物的怪异混种。

  “放心吧,他们没死,我会把他们变回去的。当然,这是在你们同意了吾爱的条件后。”维尼娜说到。

  教皇还有其他还未动手的护卫们被眼前的情况惊讶到了,面对眼前的举动,他们无法说不。

  “看着,我明白你们到底在想什么,你们想要打着湮灭的名号让我作为你们的提线人偶,我明白。这几个世纪以来你们以为我没有注意到你们试着扩张教会的规模还有影响力吗?现在这个议会里已经有一半的议员都是你们的人了,除了审判庭势力外,我唯一掌握的权力仅仅是我自己的。”UE叹了一口气“我经历过了你们无法想象的灾难,一场你们连做梦都不敢想到的万物俱灭。而这也让我明白了我该怎么活着,该怎么去对待那些支持着我的人,而我也因此得到了如何去让他们,你们更好的未来所需要的知识。”

  眼下,教会即便心中都是不满还有怒火,但是在UE和他的爱人们拥有着如此神力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妥协。这一是个他们无法拒绝的提议,对此,在这一刻中他们只能选择妥协。

  “很好。。。我们接受你们的条件。”教皇无奈的说到,而这一次,也没有人再提出反对的看法了。

  随后UE和维尼娜互相对视了一下,确定了后她便将那些护卫们变回到了原本的模样。他们还在惊讶于自己变成了植物的事实感到不可思议,整个过程里他们甚至没有感到过疼痛,但这并不能掩盖所有的恐惧产生。

  “祝贺你,教皇。今天你做了一个你不会后悔的决定。”UE面带着笑容说到,但语气里终于增加了一些讽刺的感受。

  “我们走着瞧,陛下。”教皇随后便和其他的护卫们一同离开了皇宫。

  对于强行夺权,UE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在赛兰尔上时和灭霸曾经合作过一次,而在那日后他也常常听过灭霸所讲述过的,他长达百万年寿命的历史中,他做过的种种类似的事情,他建立了一个一万年之久的星际帝国,到最后他从内到外将其渗透并谋反了领导人。这只是灭霸那扭曲的个人恶趣味之一。可这些教会了UE很多,让他在现在这样所需要的时刻,进行自己的下马威。

  此次的政变没有溅起鲜血,UE十分满足于结果。但以后埋下的隐患,他依然在心中留下了一个心眼。在离开大堂,UE正在前往停机坪,他正要去接受其他巢都城的重建作业的场地,作为领导者和一个民心的鼓舞者。在路上,瑞秋伴随他同行。

  “瑞秋,将教皇他们以后的活动记录每个月都给我一份,或者他们有什么举动的话,都一样。”UE对一旁的瑞秋说到。

  “明白,不过现在不解决他们真的好吗?”瑞秋回复到。

  “让他们,我想要新的政权中少流些血。况且,如果他们做出了什么事情,我会叫艾佛的人会解决的。”UE说到。

  转眼之间,他们二人已经来到了停机坪前,一艘海妖号已经准备好了。尽管皇帝可以传送到目的地,但是如果皇帝与救援队一同抵达,这对于他的形象会有很大的正面影响。

  “你确定不想和我一起来吗?”UE在登上海妖号前对瑞秋问到。

  “不用了,加上我穿着这一身礼服的样子出现在救援区,给人们的感觉并不好。”瑞秋摇了摇头回复到。

  “那好吧。我会晚一些回来,人民可能需要我的时间可能会挺长的。我大概会错过晚餐。”UE说到。

  海妖号的引擎声发动起来,飞船准备腾空了。

  “那可不是个好兆头。”瑞秋轻叹了一口气说到。

  UE这时候意识到这正是几百年前他这段时间内去迎敌前说过类似的话,在他和瑞秋还有无上之耀晚餐后还未品用甜品前就离开了。没想到那一次便是末日的分离。

  “。。。确实不是。”UE苦笑着说到。

  但是他明白事情已经不同了。

  “那晚上回来回到卧室里,我有惊喜给你准备了惊喜。”随着海妖号慢慢升空瑞秋抬着头看向UE说到。

  “好的!”UE大声的回复到,海妖号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

  随后UE便走进了舱门中,伴随舱门的关系,质量效应场开始笼罩飞船的外侧,飞行器随后就爬升到了六千米的空中,朝着目的地加速飞行而去了。目的地在西南方的赤道附近,从北极到那里有将近两万公里。

  时间从中午很快就到了晚霞,拜尔本地时间过去了9个小时,在UE的帮助下,城市的一侧区域已经可以恢复运作了。这一侧正是城市的力场生成器,用于抵抗夜晚期间将要产生的四级暴风雪。这座城市在真理炸弹被摧毁的时候,一块两公里长的碎片从轨道上掉落摧毁了城市这一侧,如果没有在夜幕降临前修复的话,人们将会面临持续四天的极寒,数千万人将会因此而死。

  这时候拉耶尔也开始从地平线的一侧逐渐消失了,拉耶尔开始消失于远处的风暴云中。

  “陛下,晚上就要降临了,晚上外面的风速有每小时两百四十公里,我们最好现在就回到宫中。”执政官来到UE的身旁报告到。

  “好吧,那么就回去吧。”UE同意了。

  城外的天气将会在几小时内骤降九十度,城外的温度在普通的夜晚也仅仅只有零下二十度,但一旦暴风雪袭来,外界将会降低到令氯和氙都结冰。即便是在最初的人类战争中这些城市的护盾都没有降下来,在现在这关键时刻中这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很快的,不出一个小时就回到了北极的首都。大气内海妖号无法加速到全速,但也允许了二十马赫的极限航速。UE在一路上看着拜尔上四处的城市都在恢复的过程中,山脉般巨大的碎片被收割者移走。在路上遇到了修格梅尔,拜尔的旧日支配者正在协助恢复着这个世界的生态系统,他看起来比从前更大了,几乎和他曾经在新世界里从轨道上看到的他当时的尸体一样大了。

  他多半应该是和那个世界的他融合在了一起。关于修格梅尔的事情他打算过段时间再来于这位老朋友见见,即便是到了最后,它还在为拜尔而战,拜托尔人的家园。当之无愧的,这位支配者曾经是这个星球还有他的人民的守护神。

  海妖号降低了速度,但是船舱内完全没有感受到,这多亏了质量效应场将作用力的调整。外面已经进入了夜晚了,这里的时区比刚才他们所在的地方快了一小时,不是什么太大的影响。

  头顶上数千公里外的人工太阳也开始降低了出能,在这个季节中北极正处于极夜中,首都还要四个月才能进入白昼区,到时候收割者将会用质量效应云将拉耶尔的光偏移,使得即便是极昼的自然环境下拜托尔人也能有正常的生理钟运行。

  刚刚从飞行器上下来,UE抬头仰望向了天空中,看向了那深邃的宇宙深处。璀璨的繁星还有星河的光辉比任何时刻都要更清晰。

  当奈亚拉托提普对永恒下了名为幻影能量的毒药后,宇宙便开始走向了自我毁灭的道路。在这个宇宙诞生后的九十八亿年后,这些幻影能量开始被介绍进入宇宙,这是一种将会令宇宙无限膨胀下去的不可视的非常规能量,并不同于其他的暗能量是在宇宙诞生后便恒定的,这些幻影能量就像是病毒一样,会不断地自我复制。

  幻影能量产生斥作用力,直到整个宇宙的自我撕裂为止。这也是使得宇宙深处的光芒曾经一直都在不断地慢慢减少,减弱。每一秒的时间内,都有超过五万颗太阳,一百万颗星球消失在观测范围内。

  但是直到天堂战争的结束,永恒的体内暗物质与暗能量终于达成了一个平衡,这些被幻影掩盖的世界还有奇迹们开始逐渐进入了眼眸中。天幕中的星光只会随着时间越发明亮起来,再过二百七十亿年,大爆炸后的伽马射线地图将会被观测到。UE的眼睛已经透过了不可跨越的事件视界,从宇宙之外,他的眼睛清晰的看到了这份荣誉。

  当幻影能量的根除,恒星的纪元还会持续一百万兆年之久,一万倍于曾经的孤岛星系模型所展现的年代。尽管现在的时期也已经是超巨星光辉的终末年代了,但现在他们依然还会继续存在,诞生,死亡在现在的宇宙中,直到一千亿年后的未来,最后一颗超巨星会在一团高密度的气体云中诞生,然后两千万年后便会为宇宙带来最后一幕超新星后死去。

  现在的宇宙是主序星的时代,在之后的一兆中他们还会继续着自己的生死轮回,随着那些飞出星系的气体云开始慢慢被重力重新拉回星系中,为每个星系带来着数千亿颗新星所需要的原材料。某些程度上,宇宙会在短时间内看起来变得更加年轻了,这一时间将会为未来降生的物种带来全新的科学认知,一个宇宙黄金时代。

  但在过去的宇宙中,这些超巨星仅仅在未来的十亿年中因为物质的聚合而越来越多的消耗殆尽最后的轻物质,幻影能量加快了这些星神的死亡速度。大部分的主序星会在一千亿年之内被消耗殆尽,而红矮星也只能在接下来的一百兆年内慢慢全部冷却成为黑矮星,宇宙会提早进入它的热寂。

  即便热寂是不可避免的,因为UE的存在就是这件事的不可避免性。但是他深深的明白,这些事情不会如此之快的发生,他还有很久的日子去经历,度过。热寂的过程不必如此的迅速还有可怕,这不是从任何一个物种的人生角度,而是以更大的宇宙角度而言的迅速。余烬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把烈火,而这把烈火这一次将不会这么快的熄灭。

  回到皇宫内。

  UE想到瑞秋早些时候告诉他的,她为自己准备了惊喜,因此UE便直接就朝着房间走了去。拜尔皇宫,他的家,已经有一个半世纪他都未回到自己的家了,这里所有的装饰还有模样都和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毕竟从这里的角度上他仅仅只是离开了几周的时间,自然不会有改变。

  皇宫的走廊上十分安静,UE甚至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回荡在宫内,时不时他会见到几个根除者在门还有转角处站着。

  来到自己房间的门口,他只是靠近了后门就自动打开了。他走进了房间中,第一时间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料香水味,极为具有吸引力的花果香味。这样品值的香料香水价值非常高昂,只有贵族和皇室才会将其常常使用,即便对平民也是对外售卖的,但是嫌少会有人购买因为其价值。

  但是这种香料是物有所值的,因为其浓香的香味即便是未稀释的气味也并不刺鼻,令人心情舒畅,并且饶有兴致。UE看着大厅内并没有人在,香水味还有花香味是从他的卧室中传来的,橙色的暖光灯还有水晶吊灯从大开房门的卧室中传来,UE立刻就明白了瑞秋的意思,于是他将手放在下巴上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来。

  “哈,我真是爱死你们了。”UE于是脱下斗篷丢向了一边的衣架,并把礼服也解了开来丢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只剩下身上的纳米内衬。

  走进卧室,他看到的是三位妻子们身着着性感的内衣,都是精心设计过样子,体现着她们每个人身体的特色与性感的姿态,展现着她们的魅力还有身材的火辣。每一个金制饰品,每一颗珠宝的装饰都是在体现着她们身姿的美,所有的衣绳都是用微小的秘银还有金链组成的,毫无掩盖着材料的奢华和用心。

  “瞧瞧看是谁回家了。”躺在床上的瑞秋说到。她的声音是如此具有磁性,不仅仅只是温柔,而且声音中富含着爱意的情绪在其中,脸颊上也略带着一些粉红,透露出她那细嫩皮肤之下的热血。

  “今晚上我们可不会在你满足前就睡过去了。”维尼娜也正趴在床上舒服的伸展着身躯,就像是一只猫一般,伸展着她的手指与脚趾,尾巴也懒散的四处放着,灵活的像是蛇一样。

  “我已经期待了这一晚有三千年了,吾爱。对我们展现你的野性吧~”提兰亚鸭子座在床的边缘,最为靠近着UE,她扶着床沿的边缘像是准备对猎物扑食的掠食者一般。

  时间流动的很快,因为他们处于这等的盛宴中,在回过神来后,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夜晚过去了一半的时间。

  终于,在这一切之后他们所有人都终于做的满意了,在池床中的水抽干进行更换了后,四个人躺在水中,互相抱在了一起幸福的睡到了第二天。

扯淡最健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