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十五朝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三章、令归神殿

  安夜站在楼上,听到下面那些人如此说话,气的肺都要炸开了,直接从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放屁,黎筝姑娘不是这种人,你们难道忘记了她以前的狭义之事吗?再说了,她根本没有必要去私通邪教!”

  安夜将黎筝护在身后,却被黎筝一把推到了一边。她举着青月剑,愤怒的指向那位骂她的男子,声音颤抖,黛眉紧蹙。

  “你说我私通邪教,可有证据?

  是何人告诉你们的,可有证据?有谁看到过,可有证据?”

  黎筝的三声连问虽然是向那位嘴贱男说的,却把安夜问的低下了头。

  黎筝现在的处境,难道和安夜无关吗?不,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哼,你别在这里装清高,你们雪鸳派都已经将你从弟子名单中除去了,这难道还需要别人来证明吗?如果不是你做了那些事,雪鸳派会这样做吗?”

  嘴贱男从黎筝身上的气势上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因此,他不敢再继续靠近黎筝。但是,他已经放出了狂言,又不好意思退缩,只能用语言来反驳黎筝。

  “你骗人,我师傅她不会丢下我的,你胡说!”黎筝的情绪突然变得十分激动,只见她手中的宝剑一抖,寒光掠动,一道犀利的剑芒瞬间划过了那人的脖颈处,一道红线逐渐的放大。

  “不好,这里不能待了。”安夜急忙拉住黎筝,不顾他的反抗,飞快的向晋州城外奔去。出了城门后,一时间,安夜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那位被黎筝剑气划破喉咙的贱嘴男,呆呆的站在那里,眼中满是惊惧的神色。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一股血箭便噗呲一声,从那道划痕里飙射出来。这下可把他旁边的同伴给吓坏了,那人连忙上前去拉住他。

  然而,那人只是轻轻的摇晃了一下贱嘴男的身体,他的头颅便从脖颈上滚落下来。这件事,不久后在江湖传来了,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这都是后话。

  黎筝被安夜抓着手臂,用力挣扎了几下,便由着他拉着自己一路狂奔,一直来到城外的树林中他们才停了下来。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黎筝嘴里不停的悼念着这句话,眼神麻木的盯着安夜。这次的事情给予她的打击,不可谓不大。黎筝眼中那道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的安夜十分惭愧。

  “黎筝,你别难过,事情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刚刚那人是自讨苦吃,怨不得你。你先休息一下,等会我们才商议何去何从吧。”

  安夜将神魂未定的黎筝安坐在一块木头上,将自己腰间的酒囊解了下来,递给了她。

  “喝一点,这酒很香的。”

  黎筝麻木的接过安夜递过来的酒囊,看也没看,直接大口灌了一下,呛得她眼水都出来了。

  “为什么?师傅不会这样对待我的?难道她也不相信我么?”黎筝被酒水呛的伏在那里不停的咳嗽,一边擦拭着泪水。

  “黎筝,对不起,我也是昨晚才听说的。其实,你这次失忆和我有关,是我害了你!”安夜无法再隐瞒下去了,他实在无法忍受黎筝现在的这个样子。在他的心中,黎筝是仙子一样的存在,是微笑的精灵。

  “他们口中的邪教就是我所在的宗门,也就是你养病的地方。他们嘴里的邪教男子,就是指我!”安夜看着黎筝,低着头,等待着她的狂风暴雨。

  然而,当安夜说完这一切后,黎筝却笑了,那笑容,如同杜鹃花一般,惨烈却不失妖艳。

  “是这样么?这就是命吧!虽然我不记得你的过去,但是,现在的你在我眼中却是一个好人,这就足够了。

  而且,师傅虽然这样对我,但是我相信,她也是逼不得已的!”

  黎筝突然站了起来,快速的擦去了泪水,背对着安夜,在身上摸索了一番,便丢给他一块黑乎乎的东西。

  安夜接过来一看,顿时愣住了,这,这是黑铁令!

  “你是八神殿的人,而这块黑铁令是我从一个八神殿的滚蛋那里抢过来的,如今没用了,你替我还给他。”

  说完,她转身就要离开,而她离去的方向,不是怀州的方向,也不是雪鸳派,是潞州城的方向。

  “黎筝姑娘,你...”安夜想要挽留她,她却丢给了安夜一道模糊的身影。没有希望,没有留恋。

  安夜捡起黑铁令,将它握在手心里,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无意间的一个举动竟然让黎筝背负了如此大的痛苦。

  “如果当初我没有把黑铁令故意送给你,你可能就不会受到牵连了吧,最起码,你不会被大护法服下勿忘丹。”

  太阳刚刚升起不久,空气还是冰凉的。安夜二人的心情又何尝不是这样,一个万念俱灰,一个痴情难忘。

  “噗,噗,噗”,连续吐了三口鲜血,血水很快的浸湿了安夜胸前的衣服,让他看起来,脸上几乎没有丝毫的血色。

  他随意的擦去嘴角的血迹,立马展开神识探查,他打算继续跟着黎筝。因为,安夜从黎筝刚刚的话语中,似乎听出了一丝决绝,那不是他想看到的结局,他更不想让自己有任何的遗憾。

  黎筝奋力的奔跑着,没有方向,却依稀的在往雪鸳派方向靠近着,脱离了前往潞州的路线。

  太阳落下了,奔跑了一天的黎筝终于停了下来。也许是疲惫让她暂时冷静了起来,也许是迷茫让她迟疑不前。然而,此时伴随她的,却是黑夜带来的无尽孤独。

  黎筝提着青月剑,依靠在一颗柳树上,微风轻寒,随意的吹拂在她的额头,搅乱了她的长发,也吹乱了她的思绪。

  黎筝抬头仰望着星空,似乎在回忆着往事。青月剑斜刺在她的身旁,剑身锋利且轻柔,如同她以前的性格一般,冷酷却善良。

  “呼呲”,

  不远处的小河边,火堆在默默的燃烧着,偶尔会响起木材暴烈的声音。一张清秀的侧脸在火光的照射下,忧郁中带着洒脱。他冲着黎筝的方向看了看,便起身走了过来。

  “诺,吃点鱼吧,这里的鱼很鲜美的,特别是饿了的时候。”安夜将一条已经烤好的草鱼递了过去,自己也开始大口咀嚼起来。

  “你干嘛要跟着我?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黎筝拿着鱼,起身走到火堆旁坐了下来。

  她这样平静的对待安夜,越发让安夜觉得自己非常的自私。如果当初他不去遭惹黎筝,大家只是萍水相逢,也许现在的他们会过得更好一点。

  “过去的事我虽然想不起来了,但是,既然已经过去了,希望你也能够放下吧。”黎筝突然看向了安夜,小小的咬了一口烤鱼,连吃饭的样子都这么美丽。

  “这样啊,好。”安夜被黎筝突然间的询问给呆住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难道真的要离开雪鸳派吗?”安夜小声的询问了一句,他害怕再次触及到黎筝的伤心点。

  “我想去南方,那里远离战乱,有着小桥流水,如此安度余生也未尝不可。”黎筝突然笑了起来,虽然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痕,但是,那笑容在这片荒野中的火光里,如同一只浴血重生的凤凰,绚丽多彩。

  “南方,那里距离这里很远啊,具体是哪里呢?”安夜继续小声的询问着。

  “我也不知道,我就一直往南走,直到哪天累了,不想再走了,我就会停下来,在那里安歇。”黎筝用手指扯下一块鱼肉,仔细的品尝着,目光再次回到火堆上,呆呆的出神,不再理会安夜。

  “那,你会记得...会记得灵儿吗?”安夜的声音越来越小,轻轻的,颤抖着,这根本就不是他以往的风格。

  但是,此时的安夜在黎筝面前就像是一个罪人,他根本就不敢大声的和她说话,那种可望不可及的心情,也再次触动了绝情丹的药力。

  “噗呲”,鲜血直接喷到了火堆上,溅起一片火星,黎筝触不及防,被安夜的样子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黎筝立刻丢掉了手中的烤鱼,想要去扶起安夜,可是,当她即将要触碰到安夜肩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下,最终,她只是轻声的询问一下,并没有去扶他。

  “没事,只是吃鱼卡到了喉咙,黎筝姑娘以后也要多加小心。”安夜勉强的笑了笑。

  “天快亮了,我们就此别过吧。你别再跟着我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乱杀人!”黎筝站了起来,瞥了一眼东方微亮的天空,神情突然变得愉悦起来。

  也许,这也是勿忘丹带给她的一个好处。对于她以前的记忆,正在不停的遗忘着,包括哪些令她痛苦的回忆。

  “黎筝姑娘保重,有缘再见,一定要保重!”

  安夜知道,自己不可能再跟着她。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气息,她们是大护法派来神使。这意味着,又有新的任务在等着安夜。

  八神殿的杀手就是这样,只要你没有死,一个任务结束以后,等待你的就会是下一个令牌。

  “保重!”安夜掂了掂手中的令牌,一股余香环绕在上面,渐渐的,越来越淡。

渔樵客 · 作家说

最近有点时间了,会拼命的更新!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