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十五朝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四章、浮图法诀

  “你们不用隐藏了,出来吧。”

  安夜转身看向左侧的湖面,那里一片平静,并没有丝毫的异样。然而,安夜却是皱着眉头,眼神冷漠的盯着那片湖水,内力暗暗的运转起来。

  “哗啦啦”,三道人影,如同鲤鱼跳一般跃出水面,那是三位身姿窈窕的女子。她们脚掌轻踏水面,如同临波仙子一般,瞬间就飞掠到安夜的面前。

  “请夜神恕罪,我等在此恭候多时,由于时机不便,才一直没有露面。”说话之人,一身雪白长裙,由于她刚刚从水底钻出来,水珠正不停的从她的头发上低落下来,魅惑无比。

  湿漉漉的发梢虽然遮住了她的半边脸颊,但是那些露出来的部分容颜,足以让世间的众多男子为她疯狂了。

  一股股白色雾气,从三人的身体上快速的腾起,不一会,原本湿漉漉的衣服就干了大半。

  “什么事?”

  安夜自然无心去理会她们的小动作,他只关心这些人带来的任务信息。

  “大护法有令,让你南下暗中协助晋王大军,铲除豺狼派!这是解药!”

  “嗡”,一道赤红色的丹药被那位女子抛了过来,安夜眼神微眯,一把抓了过来,牢牢的捏在手里。

  “这次的任务和上次的是一起的,大护法说了,等这次任务结束了,你才能提交黑铁令!”

  话音刚落,那位跪倒在地的女子,不等安夜询问,直接起身离开。随着一阵烟雾炸开,三位女子的身影便显示不见了。

  “豺狼么,看来你们已经触碰到八神殿的底线了。”安夜摇了摇头,他对于豺狼的人,几乎没有任何的好感,既然八神殿要灭了他们,那就灭了呗。

  安夜握着那枚红色的丹药,并没有立马将它吞服下去,因为他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必要吃解药了。

  按照绝情丹的描述,在每一次绝情丹发作的时候,疼痛和折磨都会加重一分。可是,随着早晨这次爆发后,安夜觉得,这次的疼痛反而减轻了一点。当他悄悄的运转起七级浮图的时候,这种感觉就越发的强烈起来。

  “难道说,七级浮图功法具有抗毒的作用?”安夜心中窃喜,将红色丹药小心的收藏起来后,便就地盘坐下来,开始运转起七级浮图心法。

  后世之人也有专心研究武学的,可是,他们之中,甚至很少有人能够修炼出内力。然而,自从安夜来到了这个朝代,他甚至见到过将内力修炼到出神入化境界的高手。一举一动,就可以杀人于无形当中。

  “七级浮图

  人体百藏,一藏十功。

  功分七层,层层通天。

  ...”

  每次默念七级浮图里面的口诀,安夜都觉得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仿佛只要将它修炼到最后,安夜就能够达到心法上所说的那样牛。

  “嗡”

  就在安夜一遍一遍的运转七级浮图心法的时候,安夜的内心深处,也越发的空灵起来。随着他的投入,安夜的身体似乎正在发生着一些微妙的变化。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我的身体那么热。”突然,安夜对于自己体外的一切,再也无法清晰的去感知。他只能模糊看到,自己正身处在一片紫色的火光中。那火光,将他的整个身体都包裹在其中,不断的焚烧着。

  “这是?难道体内的紫光又出来作怪了?我要赶快醒来,不然会被它给烧焦的?”安夜着急了,但是,他根本就不能醒转过来,只能这样朦朦胧胧的观看着一切。

  最后,安夜冷静了下来,他发现,自己除了感觉到一股燥热外,并没有以前那种被紫色光芒焚烧的痛苦。

  “算了,这种紫光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与其让自己清醒后承受它焚烧的痛苦,还不如就这样看着它。我很期待,这次被紫光折磨后的身体会发生哪些变化。”

  怀州城内,李罕之遇害以后,整个怀州城就陷入到一片混乱当中。对此,安夜的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愧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要怪,就怪李罕之站错了阵营,跟错了人。

  怀州城北面,驻扎了一望无际的军营帐篷。夜晚时分,此处连绵不断的灯火,如同一条长龙,蜿蜒曲折,将怀整个州城都给包围了起来。

  “晋王,我们发现了一位可疑人物,他说有要事和你商量。”晋王正在查看兵书,突然听见近卫军的禀报,不由得好奇起来。

  “什么人?可有姓名?如果没有要事,明日再引荐吧。”晋王挥了挥手,示意那位侍卫退下。他随手放下了书卷,明显有些困倦了。晋王虽然身穿甲胄,却依旧坐的笔直,身姿伟岸。

  “等一下。

  晋王,此人可能是来献城的,你可以见一见他。”突然,在晋王的身后,一位略显佝偻的身影从围屏后面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小声的叮嘱了一句。晋王闻言,眉头一挑,心中对于这位深夜来访的客人,不由得好奇起来。

  “军师向来沉稳,如今还未见人,你怎能肯定此人是友非敌呢?”晋王疑惑的向身后那道人请教道。

  “哈哈哈,老夫随便猜的,晋王不妨把他带进来询问一番。切记,不可过于善待此人,多用激将之法。”说完,那位老者的身影慢慢的隐去,消失在角落里。

  “怀州城我已经志在必得了,从现在的战况来看,不用一周的时间此城必破。我还需要别人的施舍吗?”晋王摇了摇头,但是,对于刚刚那位老者的话,晋王向来是信服的。虽然他还是不明白军师的用意,但是他打算听从老者的意见。

  “禀晋王,此人还说,除非见到你,否则,他不会把秘密告诉任何人。”侍卫犹豫了一下,还是按照那人的原话回禀了晋王。

  “哦?他有什么秘密,去,立刻把他喊进来。记住,让外面的兄弟们精神一点。

  还有,皇子那里,你再派一些兵马去看着点,不能有丝毫的闪失。”晋王眉头一皱,略微沉吟了片刻,又继续吩咐了侍卫几句。

  “得令”,侍卫闻言,立马退下传达命令。

  晋王身穿甲胄,腰悬宝刀,金铠玉冠,威武不凡。他对着铜镜重新整理了一下甲胄后,拿起兵书继续观阅起来。

  “报,人已带到,请晋王发落。”侍卫俯首请命,动作连贯,一看就是身手敏捷,身经百战之人。

  “晋王果然英武非凡,手下士兵也是兵精将猛,这份气魄,横扫天下将指日可待啊。”

  此人面白唇红,身材欣长,眉心孤傲,一看就是擅长游说之辈。晋王听见此人的谈吐之后,心中略微有些失望。所以,他对于此人的奉承,并没有丝毫的回应,仍旧在看着自己手中的兵书。

  “咳,晋王,在下知道你很忙,但是,如果把这件事给错过了,我相信你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会变得更忙!”

  那位白面书生,见晋王如此轻慢自己,说话的语气不免有些生硬起来。

  “哦,先生有何指教不妨直说,来人,赐座。”晋王见此人如此易怒,不禁有些想笑,心中打算继续试探他一番。于是,他自顾自的端起美酒,没有再机会那个书生。

  “原来大名鼎鼎的晋王就是这样对待宾客的吗?看来,传言中的你也不过如此。贵人相投,连一些酒肉都不舍得拿出来?”书生见晋王如此傲慢起来,直接暴走了,说话间,也不再客气。

  “哦,这酒肉我自然有的是,只是,它们是用来赐给那些拼死作战的兄弟们的。先生初来此处,并无功绩,虽有良言,却迟迟不肯相告。本王给你赐座已是显尊,酒肉却还不够资格啊。”

  晋王端起酒杯,自顾自的饮了一口,神态平静,并无任何的不悦之色。

  “哈哈哈,相传晋王能听谏言,今日看来,果真名不虚传。草民多次顶撞,晋王却依旧谈笑自若,并无责怪,单凭此一点,草民也要助你一臂之力。”

  说完,那位书生模样的人,慎重的从怀里取出一卷锦缎,递交给一旁的侍卫。

  “晋王,请看。”

  “拿来给我看看。”晋王见此人前后言语反差如此之大,神情一愣,他对于此人拿出的东西不免有了几分希冀。

  “这...这是?燕云十六州的地图,你是谁?从何处的来?先生请上座,有何教诲,不妨直说。”

渔樵客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