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十五朝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一章、温情送别

  雪鸳派,是一个全部都是女子的门派。相传,她们的创教主师乃是唐朝时期的一位公主殿下。由于为情所困,便深居此处,独创了一门雪鸳剑法。

  凭借那套诡异莫测的剑法,那位公主殿下在江湖上罕见对手。她会经常帮助附近州城里的百姓,并且救助过很多女子,因此得到了江湖上正派宗门的认可。不久后,她便在这里创建了雪鸳派,并立下誓言,雪鸳派专为天下女子打抱不平。

  所以,整个雪鸳派上下,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美女,这是其他门派在闲暇之余最爱讨论的话题。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仇长老,你们五剑派打算给脸不要了吗?还是说,你看我一个老婆子好欺负,就带着这么一群人来这里闹事?哼,如果你再乱敢看我门下弟子一眼,我现在就挖了你的那双狗眼。”

  雪鸳派掌门人今天可谓憋了一肚子的火,自家徒弟被别人说成和邪教弟子私通,已经让她很难堪了。如今这五剑派的人还带人前来闹事,行为之猥琐,比之那些邪教还要猥琐。

  五剑派的仇长老见雪鸳掌门发火了,只能讪讪的退出了雪鸳派势力范围。

  雪鸳派这边的情况,黎筝等人自然不知道。但是,一个更大的危险,正逐渐的向他们逼来。

  “砰砰砰,”

  “夜神大人,大护法有令,不得让其他门派的弟子入住夜神阁,现在必须要清理出去,否则,格杀勿论!”

  安夜正和黎筝、灵儿两人说笑的时候,突然听到神阁外有人敲门。随后,一道密令在他的耳中响起。

  安夜冷着脸,呆坐在那里。一旁的灵儿和黎筝并没有听到丝毫的声音,所以,他们对安夜突然变得呆滞有所不解。

  “夜神哥哥,你怎么了?”灵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丝担忧的神色。

  “安公子,是不是我在这里给你带来了什么不便之处?你不用担心我的,我现在已经可以行走。在这里也打扰你们那么多天,我也该回门派了。”

  黎筝拉着灵儿的手臂,微笑着和安夜说道。

  她的聪慧,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了的,自己什么都没说,她竟然能够猜到一些。

  “黎筝姑娘,那我送你吧,不然我还是不放心,毕竟你才刚刚恢复不久。”安夜没有推让,隐晦的表露出如今的现状。不然,他私自让黎筝继续待在这里,真的会面临着生命危险,大护法的命令行他还没有能力去反抗。

  “啊,黎筝姐姐,你真的要走了吗?我会想你的。”灵儿苦着脸,拉着黎筝的手臂不放,那样子,她们二人的感情似乎很好。

  “嗯,那就有劳安公子了。

  灵儿,你不要担心,我这次出来是有任务在身。如今任务失败,自然要返回门派复命。师傅最疼爱我的了,她不会为难我的。”

  黎筝笑起来的样子,看的安夜和灵儿都精神一晃,仿佛整个房间里都开满了鲜花一般,明媚舒畅,让人恋恋不舍。

  “那好,你收拾一下,我们等会就起身。”安夜看了窗外一眼,天刚蒙蒙亮,朝阳还躲在云层里,四周一片昏暗。

  安夜起身离开了密室,让黎筝准备一下,他的眼中虽然满是不舍,却没有任何的言语。

  “嘎吱”

  石门被推开,黎筝和灵儿从石室内走了出来。安夜看到黎筝那如柳的身段,如雪的容颜,裙衫微动,美目顾盼的样子,心中的那份疼痛更加强烈起来,这正是绝情丹的功效。

  黎筝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一旁的灵儿却看的很清楚,一抹不舍,一点嫉妒,一丝难过的情绪,让她红了眼睛。

  “灵儿,有机会我会来看你的,虽然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你可以去雪鸳派找我。”

  黎筝拍了拍灵儿的头,她的身段比起灵儿高了半个头颅,就像一位大姐姐在和自己的妹妹道别一般,温柔,可爱。

  “嗯,安夜哥哥,黎筝姐姐,你们俩要保重,千万要照顾好自己。”灵儿没有多余的话,将安夜二人送出门外后,随手就将大门给关闭了。

  安夜和黎筝见灵儿这番动作,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快速的离开。

  八神殿所在的位置,安夜一再的叮嘱过黎筝,希望她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包括她的师门。黎筝在犹豫了一番后,认真的点了点头,答应了他的请求。

  此时的黎筝,依旧没有想起安夜是谁,只知道是他救了自己。所以,黎筝对于安夜有着很大的好感,但是,都是感恩的情绪。

  她还在心中想着,等回到门派以后,自己要准备一些礼物来报答安夜,然而,他们俩现在还不知道,如今在江湖上,早已没有了他们的立足之地。

  怀州城已经彻底的失控了,在李罕之被杀之后,原先驻守在怀州城内的朱家军队,由于无人看管,在短暂的安静后,彻底的疯狂起来。

  烧杀掠夺,无恶不作,更有甚者挨家挨户的随意征集粮草,几乎将城内的所有的钱粮都收刮的一干二净了。

  这件事,如果和朱温无关,没有人会相信。所以,此时怀州城内百姓,对于朱温的恨意,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而北方的晋王,岂会错过这样的机会,立马调集大军,趁乱攻来,双方在怀州城外陷入到焦灼的战斗当中。

  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却将这次的战乱归结于安夜的身上。所以,所有和安夜有关的人和事,突然被他们查了出来,并给予严厉的报复。

  甚至,安夜当初在怀州城居住过的那家酒楼,在那些正派弟子的搅和下,也被硬生生的给拆了。

  至于黎筝,不知道是谁放出的风声,说她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居然和八神殿的杀手苟合。而那些被放出来的清平联盟的一众人员,竟然没有一人肯为她澄清的。

  因为,他们当时确实看到黎筝是被八神殿的人被单独带走的,至今还不知她的下落。

  对此,雪鸳派的人也是恨得牙痒痒。一方面是江湖上对他们雪鸳派弟子的侮辱诋毁。二是,她们也在怀疑黎筝的下落和处境,不由得变得焦虑起来。

  毕竟,那些清平联盟的人,如今都被释放,回到了各自的师门,只有她还未曾回来。不禁让雪鸳派上下即担心,又烦躁。

  “师姐不是那种人,师傅,你万万不可轻信那些谣言。灵鹫敢保证,师姐很快就会回来的,我们再等等吧!”雪鸳派的议事厅里,一位美丽女子跪在地上,不断的向一位老妪磕头祈求着,那老妪背着脸,时不时的摇着头,叹息着什么,始终没有回复她。

  “灵鹫,你起来说话吧,你师姐的为人,我比你们更清楚。别忘了,是我一手把她养大的。

  筝儿为人善良,处处为人着想。此次她被八神殿的人掠去,其中就有蹊跷。我听七星殿的弟子说,她当初就是为了救那些人才被抓走的,如今她陷入到狼窝当中,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她澄清,只知道自己避嫌,当真是一群忘恩负义的畜生。

  此时,我只担心筝儿的安危。她孤身一人想要逃脱,恐怕很难保全了。”

  说道这里,那老妪不禁流下了眼泪,但是,她并没有一直沉浸在那种悲伤当中。

  “去,传令下去,各个山口严加把守,贴出告示,没有我们雪鸳派许可,任何人不得进入我山门十里之内,否则,格杀勿论。”

  “是,掌门!”

  地上那位叫做雪鹫的女子,在听到老妪的命令后,擦了擦眼角,起身跑了出去,香肩微颤,明显还在哭泣。

  “孩子,别怪师傅,人言这东西,可以在一夜之间成就你的无上功德,也能在一夜之间将你贬低到无底深渊。为了宗门的延续,为了其她弟子的名声,师傅只能这样做了!”

  老妪转身,向着烛火对面的一处阴影处点了点头,像是做出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一般,转身离开了大殿。

  春天的阳光是明媚的,也是香的,又在原野里,没有了人烟的打扰,这些野花开的更加灿烂,更加美丽。

  “安公子,你看,这里真是太漂亮了,你们宗门所在的地方,还真是隐蔽,如果不是你带着我走出来,恐怕我连往哪里有都不知道呢。而且,这里好美啊。”

  黎筝跑在前面,旋转着身体,不时的在一丛丛花草间停留下来。采摘一朵,闻了闻,便开心的笑起来。

  有时候她会忍不住的将一两朵花儿放在自己耳边,比划一下,笑的很开心。由于安夜在她旁边傻傻的看着,她又快速的把花丢了,羞怯的跑到更远处。

  安夜看到现在的黎筝,突然有一种在此终老一生的想法。但是,他知道,那只是一个梦。这里距离八神殿很近,不用半天的时间,他们的行踪就会被发现。

  安夜突然感到一股无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原来,平平淡淡的,才是真实的,幸福的。”

渔樵客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