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卷云舒亦有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十六章 破镜难圆?

  荟晨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后,立马回过头来,惊喜地抓住梓毓的手:

  “梓毓,原来你没事啊!他们说你……”

  梓毓却甩开她的手,一脸冷漠的表情看着她,用十分平静没有一丝波澜的语气说道:

  “说我什么,说我快不行了是不是?要不是他们这么说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打算再见我了?”

  荟晨难过地低下头,双手绞着衣服:

  “对不起……我当时也是看见我爹他……情绪太激动了,一时没有想那么多,你能原谅我吗,梓毓?”

  梓毓嘲讽地笑了笑,目光中满是凄凉:

  “原谅,呵呵,你当时差点杀了我,伤透了我的心,这么快就想寻求我的原谅,想的也太美了吧!”

  荟晨听了他这番话,垂头丧气道:

  “好吧!我知道你不会那么轻易就原谅我的,我会等你,梓毓,等你原谅我那天。你说吧!要怎么样你才可以忘掉这些!”

  梓毓邪魅地看着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除非……”

  荟晨听到这两个字,眼里立马闪过一丝希望:

  “除非什么?”

  梓毓笑了笑,立马揽住她的腰,把她抱了过来:

  “除非你同意跟我恢复夫妻关系,继续做我云梓毓的妻子,云府的大少奶奶。”

  荟晨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梓毓抱在怀里,被他霸道的吻堵的说不出话来,渐渐的,荟晨沉醉于梓毓的吻里面。

  梓卿和薏汐,涟漪三个人站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

  五个人终于又像以前那样坐在一起有说有笑,无话不谈了,刚才那个阻拦荟晨的仆人也走过来歉疚道:

  “大少奶奶,对不起,小的刚才多有得罪,我也是受人所托,您不要怪我才好啊!”

  荟晨笑了笑宽慰他:

  “没事的,我不会怪罪于你的。”

  待家仆离开后她还是忍不住推了梓毓一把,嗔怪他:

  “你啊,刚才吓死我了,一开始我以为你病入膏肓,把我急得啊!后来看见你好好的,我又怕你不肯原谅我,搞了半天你……哼!”

  说着她假装气愤地转过头,不肯理他的样子。

  梓卿和薏汐看见嫂子这样子,忍不住捂嘴偷笑,涟漪也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梓毓拉过荟晨的手:

  “好了!对不起嘛,我也是不知情啊!一直被蒙在鼓里。”

  梓卿笑着帮哥哥解释道:

  “嫂子,你要怪就怪我吧,是我想出的这个主意,我觉得你还是在乎我哥的,所以我也是在赌。

  但是说真的我哥他上次从你们府里回来以后,确实有病了一段时间的,那几天他一直高烧不退,嘴里一直喊的都是你的名字。

  所以我的话也是半真半假,不都是假话,我也是心疼我哥。”

  荟晨听了之后,转过身怜惜地看着梓毓:

  “对不起,梓毓,我……我当时脑子都是乱的,也没来得及细想这前因后果,就让你平白无故的受冤枉了。”

  梓毓释怀地笑着拉过她的手:

  “荟晨,我早就不怪你了,不,应该说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你当时痛失父亲,想不开这些也是情理之中,就连我不是也一样冤枉了你爹?

  所以将心比心,我不会怪你,我只是怪我自己没有好好的保护你,没有仔细调查就冤枉了你爹,让贼人有机可乘,最终害你们父**阳相隔。”

  荟晨感动地点了点头,眼里闪着泪光。

  梓毓看向弟弟问道:

  “对了,梓卿,舒伯父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梓卿拿出了一根沾有血迹的,细长的针放在桌子上:

  “我们让警察局的人帮忙验尸,结果在舒伯父的后脑里发现了这根针。

  应该是管家趁着混乱靠近他,把针悄悄插进去的,手速非常快。”

  荟晨看着这根夺命针,立马心跳加速,脸色发白,就是这根针夺走了她父亲的命,她怎能平静下来。

  梓毓看着她有点不对劲,连忙一边轻轻抚摸她的后背试图让她平复下来心情,一边问道:

  “荟晨,你没事吧!要不然我们改天再说?”

  荟晨却摇头,看着针的目光充满了愤恨:

  “不,我要查明我爹的死因,才好为他报仇。”

  说罢接着问道:

  “这么长的一根针插进去,我爹他没有感觉吗?”

  梓卿闭起眼睛想着当时的细节说道:

  “应该是伯父的后脑撞到桌子上之后,管家把针快速插了进去。

  因为被桌子撞到产生剧痛,所以伯父没有在意一颗细长的针,以为只是被撞到产生的疼痛。”

  梓毓听弟弟这么说也努力回想着整件事情的经过:

  “我记得当时我去找舒伯父对质,管家就在一旁煽风点火,可恨我居然还中了他的圈套。

  接着我和舒伯父打了起来,就在舒伯父的子弹要射向我的时候。

  忽然一个人喊了一句大小姐回来了,我这才得以脱险,推了舒伯父一把。

  现在想来那一句应该也是管家喊的。他表面帮我,其实目的是想造成我杀死舒伯父的假象,这样荟晨就会误会我,我们两家也会划清界限。”

  荟晨听他如此说来,心疼地看向他:

  “原来当时我爹差点杀了你,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跟我说,你这个傻瓜,是不是就想我杀了你啊!”

  梓毓云淡风轻地笑了笑搂过她的肩:

  “我当时也是实在内疚,就没想说那么多,好了好了,都过去了。”

  涟漪一脸笃定地分析着:

  “这么说来整件事情都是管家的阴谋,他先是假扮我爹杀了云伯父,再弄出一系列证据让你们兄弟俩怀疑我爹。

  以梓毓的性子肯定不会告诉荟晨的,肯定会自己去质问我爹,他再添油加醋一番激化矛盾,这样两个人就会发生争执。

  接着他再暗地杀了我爹,造成梓毓杀他的假象,引起你俩的误会,这样咱们两家就不会再合力抗敌……。”

  她这么说着忽然想起来什么,与此同时梓卿和薏汐,梓毓和荟晨也想到了,五个人异口同声道:

  “这么说整件事情的幕后推手其实是日本人!”

  梓毓忍不住拍了下桌子,气愤道:

  “对,一定是日本人,他看中管家觊觎舒家财产的心理,允诺他事成之后给他舒家的一半家产,然后加以利用。

  薏汐也点头分析道:

  “那这么说来管家也只不过是整件事情的棋子而已。

  日本人的真正目的是想吞掉云舒两家的产业和染坊,甚至吞掉咱们镇上的所有产业。

  但是我们两家拧成一股绳他没法下手,所以只好用这个办法各个击破,然而他们怎么可能自己动手,所以就利用了管家。”

  梓卿忍不住咬牙切齿,愤恨道:

  “日本人为了达到目的真是下了好大一盘棋啊!我要为我爹报仇!”

  五个人正说着,忽然听到院子里一片嘈杂,几个人透过窗户一看,日本人和管家已然站在了云府的大院里。

胖朵飞笔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