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卷云舒亦有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十章 花好月圆

  原来这个连长不是别人,正是梓毓当时所处监狱的监狱长,把他从悬崖边缘拉回来的监狱长。

  梓毓看着他,眼神中透着些许惊喜,同样开心的还有梓卿。

  他看着连长回忆着说道:

  “你就是那个把我从火场拉回来的人?上次还没来得及谢谢你,你就不见了。”

  连长笑着努力地点了点头:

  “原来你们俩就是云家的两个少爷啊,当时倾城告诉我你们是孪生兄弟,我才弄明白。”

  玉倾城只是在一旁捂嘴偷笑。梓毓感激地看着他,接着和梓卿不约而同地双双跪了下来:

  “你们二位的救命之恩,我和舍弟在此谢过了。”

  玉倾城和连长见状连忙把他们两个扶起来:

  “你们两个这是做什么,快起来,你们的心意我们已经领了。傻孩子,快起来。”

  连长笑着对兄弟俩说道:

  “你们别只顾着谢我,我还要感谢你们在倾城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了她呢!”

  梓毓摇摇头:

  “那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不足挂齿,话说您不是监狱长吗?怎么忽然变成抗日战士的?”

  这时玉兰在儿媳妇的搀扶下走过来嗔怪道:

  “毓儿,你们别老问来问去的,先让恩人进屋喝口茶呀!”

  梓毓这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和梓卿一起把这位恩人请到了正厅坐下,自己亲自斟了茶放在他面前。

  也是长途跋涉,真的渴了,连长端起茶杯喝了两口茶就放下来,给兄弟俩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原来他叫郑瑞文,本来也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后因遭人算计,父母双亡,家道中落,接着又被人陷害入狱。

  在狱中他认识了一个老革命干部,教会了他好多东西,又在老干部朋友的帮助下洗刷了自己的冤屈。

  出狱那天,他遇到了昏倒在地的玉倾城,把她抱起来并帮她找了郎中。

  玉倾城醒来后得知自己失去孩子嚎啕大哭。

  他感叹玉倾城和自己同是天涯沦落人,后期两个人逐渐互生爱慕之情,遂结为了夫妻。

  岂料婚后,玉倾城还是放不下心中执念,坚持要去云家报仇,两个人不欢而散。

  最终,他还是放不下妻子回来找他,玉倾城此时刚被梓卿救了出来,两个人再次见面喜极而泣。

  后来,他去了那所监狱做了监狱长,没想到还在机缘巧合之下救了兄弟俩。

  后来又加入了共产党,成为众多抗日志士当中的一员,由于指挥得当,身手和枪法极好,很快生为了连长。

  梓卿听着他讲完了自己的经历,忍不住拍手称赞:

  妙啊!太妙了,没想到命运居然把我们几个人安排在一起。

  玉兰也忍不住感慨道:

  “唉!如果我们家青山还活着的话,看到这一幕,他该有多高兴啊!”

  提到云青山,大家纷纷低下头不再作声,气氛也变得莫名哀伤起来。

  兄弟俩想到枉死的父亲,更是无语凝噎。

  忽然只听见外面一阵喧闹声,大家走出去一看。

  才知道是香罗镇的百姓提着自家最宝贵的东西要来和瑞文和他的队伍道谢。

  瑞文怎么会要百姓的东西,好说歹说这才把百姓都劝了回去。

  玉兰走过来说道:

  “郑连长,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就留在我们这里歇息几日再走吧!”

  瑞文摇摇头说道:

  “不,我怎么会嫌弃呢!只是还有别的地方需要我们增援,实在不便久留于此。”

  期间梓卿一直看着他和他的兵,一脸羡慕的眼神。

  薏汐怎么会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于是握住梓卿的手,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梓卿有些犹豫地看着她:

  “薏汐,谢谢你的理解,可我要是走了,你和锦鲤怎么办?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多不容易啊?”

  薏汐笑着抱紧了怀中的锦鲤说道:

  “你就放心去吧,家里有我们呢,锦鲤有我照顾着,你还不放心啊!”

  梓卿看着她和孩子,愈发感动,眼里浸满了泪水:

  “谢谢你,谢谢你薏汐,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我会活着回来见你和锦鲤。”

  这时梓毓也走了过来听到他们俩的谈话,忍不住嗔怪弟弟:

  好啊!你小子就这么走了,把这个家都丢给我了?

  梓卿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说道:

  “对不起,哥,我……”

  梓毓却笑了,他伸出手使劲拥抱了弟弟,声音带着些许哽咽:

  “好弟弟,哥看好你,答应我们,一定要活着回来,好么?”

  梓卿抱着哥哥,声音亦带着几丝不舍的哽咽声:

  “哥,我答应你,我一定会杀好多日本鬼子,然后活着回来,和你们团聚的。”

  梓毓抱着弟弟用力点了点头,接着不舍地松开了他。

  说着梓卿转过身来,用力地抱着妻子和孩子,似乎要把他们融进怀里一般。

  这时玉兰刚刚送别瑞文也走了过来,听见他们的谈话早已是泪眼婆娑:

  “卿儿,你这就要走了吗?怎么也不跟我们商量商量的,你叫我们怎么过啊!”

  梓卿看着年过半百,头发花白的母亲,泪水终于顺着精致的脸颊滚落下来:

  “娘,对不起,卿儿不孝,不能陪在您的身边。

  我不在的时候,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天冷路滑的时候就不要出府了,还有您的体质偏寒,平时要多吃暖食。”

  玉兰听着儿子说完这些话,早已哭成个泪人,她走过来抱了抱儿子,最终还是无奈地把她松开了。

  阿仁也走过来说道:

  “少爷,您身体不好,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要多照顾自己啊!少爷,要不您把我带去吧!我绝对不给您添乱,可以吗?”

  梓卿看着阿仁诚恳的眼神,最终笑着点了点头。

  阿仁开心地走了过来。

  梓卿回过头恋恋不舍地看了她们几眼之后,就和阿仁跟了上去,嘴里喊着:

  “郑连长,等等我!”

  郑瑞文连忙回头,看见梓卿叫住他,面露喜色,两个人简单交谈几句之后,梓卿就跟着郑连长一行人离开了。

  看着梓卿离去的背影,薏汐眼里的泪水终于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荟晨和涟漪见状连忙走过来抱住她试图给她安慰。

  玉兰却有些不理解地问道:

  “薏汐,这样真的好吗,你想清楚了?你一个女人怎么带大锦鲤?”

  薏汐流着泪笑着摇摇头:

  “娘,您放心吧!我不会后悔的,正如梓卿一样,他做出这个决定他也不会后悔。

  如果我不让他去,他终究会后悔一生。而且我相信他不会让我们失望的,我和锦鲤都等着他回来。”

  玉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儿媳妇的肩说道:

  “唉!希望你不会为自己所做的决定后悔。”

  说着颤颤巍巍地回了自己的房间,背影孤独又寂寞。

  两天后,玉兰在云府所有人的见证下宣布梓毓为云府的当家人,云氏染坊由梓毓继承。

  舒氏染坊则在舒府所有人的坚持下由荟晨继承。

  梓毓和荟晨则把云氏染坊和舒氏染坊合并,改称云舒染坊。云舒布也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传奇染布。

  几年后,一个年轻军官走进了云府,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

  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在笔挺军装的衬托下显得更是丰神俊逸,

  忽然一个眉清目秀,穿着粉色对襟小袄的小女孩跑了过来,却不小心跌倒在地。

  年轻军官连忙上前把她轻轻抱起,摸着她粉扑扑的小脸蛋,眼神中带着几分宠溺:

  “你今年多大啦?”

  这时走过来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五官和他倒有几分神似。

  他一过来就推开年轻军官,把小女孩一把拉过来护在身后,眼神带着几分警惕:

  “你是谁?为什么要抱我妹妹?你是不是想要拐走她!”

  年轻军官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却在想这孩子真是可爱,这么小警惕性却这么高。

  他正想着,忽然只听一个妇人的声音传了过来,这声音如此熟悉:

  “锦鲤,不许对客人无礼!”

  年轻军官连忙抬起头来看着那个妇人,四目相接之时,两个人皆是热泪盈眶。

  “梓卿!”在看清眼前这个人的时候,薏汐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跑过来哭着抱住丈夫。

  梓卿也紧紧地抱住妻子,流下了思念的泪水。

  七年了,每当他受了伤,熬不住,撑不住的时候,他的眼前就会浮现出薏汐那张美丽的脸,给予他无尽的信念和力量。

  机灵的小锦鲤眨了眨大眼睛,似乎明白了什么,也跑了过来问他:

  “你就是我的那个英雄爹爹?”

  梓卿笑了笑,松开妻子去抱起了儿子,刮了下他的鼻子:

  “对啊!我就是你爹云梓卿,不错,知道保护妹妹,不愧是我云梓卿的儿子。”

  小锦鲤扑进他的怀里撒着娇:

  “爹,您怎么才回来啊?您知不知道锦鲤和娘多想你啊!”

  薏汐笑了笑说道:

  “这孩子啊!跟你当年一个样,就喜欢做那些小物件,机关什么的。”

  此时,玉兰在大儿子和大儿媳妇的陪伴下刚刚逛街回来。

  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放下手中的东西走了过来,惊喜地叫道:

  “梓卿,你回来了?”

  梓卿回过头,笑中含泪的点了点头:

  “娘,哥,嫂子,我回来了,我再也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玉兰握着儿子的手喜极而泣: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老头子,你看见了吗?我们的卿儿平安回来了呢!”

  紧接着那个小女孩跑到荟晨和梓毓身边奶声奶气地说道:

  “爹,娘,我该叫这个人什么呀?”

  梓毓蹲下来抱起小女孩说道:

  “舒儿,他就是你的叔叔云梓卿,我给你讲过的,他杀了好多日本鬼子。”

  小女孩点了点头,走到梓卿面前伸出小胖手来:

  “叔叔,我叫云亦舒。”

  梓卿笑了笑说道:

  “这孩子跟嫂子小时候一个样,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是我的侄女。”

  梓毓往后看了看狐疑道:

  “阿仁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梓卿笑着说道:

  “阿仁他已经娶妻生子,回老家享受天伦之乐去了。”

  梓卿看着这几个人,忽然又想起什么,就在他要问的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云梓卿,不够意思啊你,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句,好让我们去接你啊!”

  梓卿循声望去,原来是涟漪挽着一个男人,还抱着一个小男孩走了过来。

  看着弟弟诧异的眼神,梓毓告诉他涟漪已经在五年前嫁为人妻,身边那个就是她的丈夫和孩子。

  看到涟漪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梓卿感到欣慰不已。

  忽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哎呀!要放花灯的,快去啊!晚了就没有位置了!”

  大家听到提醒,这才如梦初醒似的纷纷跑了出去,路上,一片欢声笑语。

胖朵飞笔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