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陵外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一章,东山再起?

  全韦愠此人颇具正气,不似李贽一样,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就如同眼前他也不愿趁人之危!

  看着这两人已入得临松城中,全韦愠这才下令攻城,好言相劝不得,自己已做的仁至义尽,接下来那便用拳头来说话吧!

  三十万大军兵分四路,齐攻临松四城,无论是应州军还是临海军,每一个人都神精紧绷,战事进行的如火如荼!

  然而北城这边,却颇显异常,只因坐镇北城的只有陶义一人。再看城下应州军,竟然搞起了操练,毫无攻城之意!

  待至其余三城战至胶着,北城之下的应州军才停止呐喊操练,在其主将陶仁的带领下,突然调转枪头,杀向东城而去!

  东城这边应州军主将乃第九军统领苏道崖,见陶仁率部前来,还好生纳闷,忙问道:“陶将军,北城可是有所变故?”

  “苏将军,北方狄夷来援临松,我部只好退却!”陶仁一边跑,一边疾声呼喊!

  苏道崖与陶仁同为一军之首,但平日间却也矛盾重重,只因陶仁乃郡军出身,却在数月间便同自己平起平坐,苏道崖遂心存嫉妒!

  此时听说北夷来援,身为北城主将,却不战而逃,心中更为鄙视,转念又是一想,顿然一惊,万不可让北夷大军同城中临海军汇合,否则己方指不定还要付出多大代价!

  想到这里,苏道崖顿时火冒三丈道:“陶仁,速回北城,务必拦住北夷大军!”

  可无论苏道崖喊的如何歇斯竭力,陶仁却不见又一丝回军之意,气得苏道崖只想就此宰了陶仁!

  陶仁亦有此意,早就看这厮不顺眼了,随后嘴角微微一咧,看的苏道崖浑身发毛!

  就在这时,陶仁飞身立马,抄起银头破甲枪,一个箭步自马上跃起,直奔苏道崖而去!

  苏道崖大惊失色,双眼越睁越大,急呼道:“陶仁,你干什……”话音未落,却只剩下“咕咕”的响声,最后一字再也吐不出来!

  就见那腥红的鲜血,如同泉水般自苏道崖咽喉处汩汩涌出,眼神之间透着不甘与迷惑!

  位于苏道崖身旁的一波偏将,这个时候,也已经呆呆的怔在了原地,似乎整个世界都被凝固!

  “陶仁造反了,快逃!”毕竟还有人清醒,顿时大喝一声,第七军将士这才发疯般地向南逃去!

  可这一逃,瞬间苦了正在攻城的那几万士兵,爬在城墙上,不知是上是下,索性一头栽下城去,若能侥幸活命,便跟着大部队逃吧!

  转眼之间,东城这边局势逆转,东城守军乃一万御龙军,御龙婉儿早知今日会有此一幕,当即率军出城,同陶仁兵合一处,紧追第七军而去!

  身在南城的全韦愠,眼看这边城防将破,却又得报:北夷大军已至临松,陶仁率部倒戈,这二则消息便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瞬间轰碎了全韦愠欲破临松的信念!

  “啊!啊!啊!”全韦愠撕心裂肺的仰天长啸几声,要将那胸中满腔怒火都发泄出来!

  迷茫、无助、凄凉、痛不欲生!一向隐忍不发,当你误以为他值得信任的时候,他却在这最后关头给予你致命一击,人世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全帅,下令撤军吧!”这声音那么的哽咽悲切!

  “全帅,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可再不下令,就要全军覆没了!”

  “全帅,……”

  这一声声发自肺腑的呐喊,终于惊醒了全韦愠,对,撤军吧!全韦愠咬牙切齿的挤出一个“撤”字!

  回说在中国历史上,唐末著名的农民起义家,黄巢同志曾经写过一首诗——《不第后赋菊》

  诗曰:“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或许此时全韦愠同黄巢一般,看着眼前的临松城,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同样有些它日东山再起,重回临松的信念与气魄!

  可是并非每一个人都是黄巢,黄巢可以做成的事,不见得全韦愠便能做成,原因便是他面对的是一个名叫李贽的人!

  全韦愠带着不甘,收拾收拾行囊,率领着十五万残军走了!

  可他不是临松前郡守郑叶,一遇不顺遂气急攻心,病危在床,他是谁?他是全韦愠!

  虽然三十万大军转眼之间就剩了一半,可全韦愠没有灰心,我还有应州,我还有我的皇帝李源,相信自己不会输给那李贽小贼!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此时他的应州,他最亲爱的皇帝老儿,亦生在水深火热之中,还指望着他前去救援呢!

良驹齿未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