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陵外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二章,釜底抽薪

  全韦愠率领部下,如同那长了翅膀的兔子,很快便来到了应州边境,后方的临海军以及陶仁所率第十军根本追赶不上!

  虽然说临越十八不见得追不上,但毕竟全韦愠帐下还有些十多万大军,即便是追上,人家一人放一箭,也足以将五千临越骑兵瞬间湮没,遂也认全韦愠一路南逃!

  应州郡北境,历城,此地乃应州军兵出临松时的大本营,城防坚固,粮草充沛,全韦愠欲以此城据守!

  大军还未行至历城界地,却有一骑自历城方向极速行来,看到前方大军行进,旌旗之上又绣着一个红色的“苍”字,这人虽有疑虑,却也不禁心中一喜,忙不得又扬鞭策马,速奔上前!

  “来者何人?”

  “我乃刘丞相帐下幕僚,应州危机,刘丞相特派小人前来求援,不知全帅可在军中?”

  全韦愠哪能不在军中,此时他就在军前,眼前这人方才所讲,他已听得清楚,他心中突然就想到了南安广元一部!

  “来人,此人谎报军情,将之拿下,斩于军前!”

  那人一听这话顿时一震,这是为何?忙呼道:“全帅,我要面见全帅,我乃相爷帐下幕僚,我看谁敢动我!”

  可是他却不知,下令斩杀他的正是他口中的全帅,眼看着几人已持兵冲上前来,报信这人并不想坐以待毙,遂拨转马头,先逃离此地再说!

  却在这紧要关头,这人胯下战马“噗嗵”一声躺倒在地,其人也被摔落下马,原来这马长时间奔行,如今已竭力而死。

  随后这人长叹一声,也不作逃跑,只是跪向应州军,大声言道:“前方的这位将军,应州受围,还望将军……”可是后方追来的几人已结束了他的发言!

  可怜这信使,带着刘宣的嘱托,带着应州城军民的希望,却在这半路之上,为己方军兵所杀,落得个死不瞑目的下场!

  信使所言是否为真,全韦愠其实心中早已有数,可是他却不得不将其斩杀,只因己方刚刚吃了败战,将士已生慌乱,若是再证实应州为广元所围,身后这十五万大军,指不定也会如同陶仁一般,生出些许变故!

  全韦愠想得周全,怪只眼前这位兄弟你不懂得如何报信吧!随后全韦愠率军进城,在历城搞起了城防!

  可是应州被围,全韦愠当真不救?那是不可能的!

  当晚,全韦愠又寻来亲信孟戈,暗中嘱托他分兵五万,由奉天郡与应州郡相壤之地,迅速袭向清水郡,来一招釜底抽薪!

  但表面却言称,孟戈一部驻守应州北境另一城定远,与历城遥相呼应,行成连防之势!

  等到安排好了这一切,这位谋略过人的全大元帅,搬出个香炉,点上三两根香,对着应州方向祈祷一番,当然这只是良驹调侃罢了!

  但全韦愠的确是该做的都做了,能不能躲过此劫,只能看老天怎么安排了,或者说看李源你能不能撑住半月,自己要不要再换一个主公重新效命!

  再说临松这边,陶仁没追上全韦愠这条大鱼,可还有一条小虾米游荡在临松郡内!

  这个小虾米名叫秦元东,诸位没有看错,就是此前陶仁的那个副统领!

  要说这人,在陶仁之前他便为任第十军副统领,本想着原第十军统领战死大青山,自己便可一跃为正!

  却不料半路上杀出个陶仁,抢了他的位置,秦元东虽然嘴上不说,心中可记恨的紧,便时刻盯着陶仁,欲寻出他的把柄,将一军之首重新夺回!

  当时,陶仁于帐中饮酒,正是此人密告全韦愠。而后来陶仁疯酒中军帐后,又闪进的那道黑影,也正是这位秦副统领!

  陶仁早已发现秦元东暗恨自己,他要倒戈临松,必须得先除掉此人,可若是这人一死,全韦愠必有察觉,届时则得不偿失!

  随后陶仁遂想出此计,让秦元东率军前往天门,又安排参将林帆于途中刺杀秦元东,夺回兵权!

  可是千算万算,没算到秦元东一直提防林帆,林帆遂未得逞,等到秦、林二人占得天门之后,秦元东竟将林帆抓捕起来,几番拷打逼问,得知了陶仁的诡计!

  可是秦元东即便知晓此事,却也无力回天,因为早在他率军出营以后,第二日全韦愠便兵败临松!

  秦元东是聪明人,他名白即便自己据有天门,也未必挡住陶仁与李贽,况且临海军对天门一草一木皆十分熟悉,若是自己强占天门,定然不会有好的下场!

  几经琢磨之后,秦元东遂觉得由林帆穿线,率军投诚,哪曾想此前用刑过重,却将林帆活活折磨至死,秦元东懊悔不已!

良驹齿未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