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陵外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二章,惊天迷局

  且说陶仁久久不见林帆回信,便知林帆已然出事,遂率军先赴天门,欲当面质问秦元东!

  秦元东心中明白,林帆与陶仁有着过命的交情,如今林帆死于己手,若是自己再落到陶仁手中,陶仁非得活剐了自己!

  几经权衡以后,秦元东随即决定,扔下这一万兵丁,独自绕开陶仁一部,乔装前往临松城,向李贽禀明事由,以求李贽将其收留!

  可是秦元东,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手中没有本钱,你如何能得到李贽的重视?

  相比于陶仁,秦元东的地位的确是不值一提,若是你死据天门,或许李贽还会考虑留你一命,以免底下将士不必要的伤亡,可如今你已无权可用,至于生死还是交给陶仁来处置吧!

  天门守军毕竟曾为陶仁部下,何况秦元东已不知所踪,随即重归了陶仁怀抱,可是遗憾的是林帆已死,盛怒之下的陶仁无处发泄,遂寻出审押林帆之人,将其痛打致死!

  就在这时,临松城又传来讯息,秦元东投奔李贽不成,反被李贽投入大牢,静等陶将军前去处置。陶仁大喜,归得临松后,便结果了秦元东这一小人!

  不久之后,李贽赐名陶仁一部为血甲军,与御龙军、临海亲军扎于临松,随即发兵南下!

  因为李贽已得到广元传信,我南安军已围困应州,该是夺回你应州的时候了!

  李贽这段时间一直在等待,等待北夷大军前来,此前陶仁谎称北夷南下,不过是为了恐吓苏道崖罢了!

  按理说,北夷大军若由琉域而来,近几日也应该抵达临松境内,可如今迟迟不来又是何故?

  临海众将皆以为严清过河拆桥,得了琉域便不顾临海军死活了,唯独李贽、卓阳及常宇始终坚信,严清定会来援,除非途中有所变故!

  果不其然,次日李贽便收到北方来信,北夷大军一路南下,却在琉域边境纳泰城,竟受到同等数量敌军阻击,几经打听才知晓,此乃老对头吴克用所率大军,严清一部遂与之相耗于纳泰,无力前援!

  如今摆在李贽面前的有两条路,要么北上要么南下,可能李贽是患有选择恐惧症,对于这两种选择很是头疼!

  偏偏帐下两位军师也是各执一见,卓阳以为北夷战力强盛,即便吴琳占据纳泰,却暂无覆没之险。

  但南安大军不同,虽说已围困了应州,可是己方若是再不出兵,全韦愠一部回撤应州,那么广元一部就要玩完!

  而小军师常宇认为,近年来金关郡常与琉域互通往来,虽说琉域已亡,可暗中势力庞杂,反抗者亦是随处可见!

  北吴既然敢出兵纳泰,必是有所依靠,万一琉域内部反叛势力同吴克用联合,严清一部同样是危机四伏!

  然而这不是最可怕的,听完他二人的分析,李贽突然觉得这是一场惊天的阴谋,是吴琳与李源合力搞出的一场大戏!

  李姓皇族尽数被屠,李源却偏偏得以幸存?难道真如传言所说,卫尉程通暗中放水,他才侥幸逃得一劫?

  无独有偶,这次应州被占,刘宣三十万大军浮出水面,李源是早有预谋,还是偶然巧合?

  临松受围,定然会求援北夷,偏于此时,吴克用兵出纳泰,阻断北夷大军南下之路,难道真是因为北夷曾攻取金关而存有芥蒂?

  李贽这一想却把自己吓了一跳,若真是这样,那不但北夷与南安两部军马危矣,己方这松、海二郡也危在旦夕!

  这真是一个天局,究竟该如何应对?李贽将心中想法告于卓阳与常宇二人,他俩人亦是大为震惊!

  话说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三人面面相觑,唯恐李贽猜测成真,后又相商得出三个应对之策:

  其一,迅速派人前往北夷,且告知严清收缩战线,暗访琉域民间反叛势力,彻底肃清以免为乱后方!

  其二,暗入金关,摸清北吴具体势力,并探寻前卫尉程通,是否为吴琳所杀!

  其三,全军南下应州,彻底消灭全韦愠一部,断绝应州祸患,以保存广元一部!

  在这三策之中,又以金关之事为重,必须得由机谨之人前往,否则此事难成,李贽细数临海众士,突然想起了庄通,遂问道卓阳“卓大人可知庄通现在何处?”

  卓阳回禀李贽,数日前来信,言称庄通正好身在金关,李贽随即决定此事由庄通处理!

  一旦得证程通未死,李贽便准备布告列国,以召起诸雄,共伐金关,也好解此危局!

良驹齿未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